最强雇佣兵 / 229、危机重重(03)

229、危机重重(03)


                重拳从没想过自己会被俘,还是被警察俘虏,但今天他就遇到了,还是被一大群警察伏击,没办法,他没有武器,身上连一把刀都没有,因为进入机场之前他们把所有的武器都留在了车上。?.??`

从带上手铐到上车他考虑最多的是问题究竟出在哪里,看得出警察的行动非常有针对性,应该是得到了准确的情报,但从山狼他们能安全登机上判断警察得到消息的时间应该很短,自己自己所以被俘就是因为错过了上一班航班,也就是说,警察得到的情报非常准确,机场车站很可能在不久之前都得到了命令,并且有他们几个人清晰的面部图像,否则是不可能这么快锁定自己的。

知道他们行踪的只有美国的情报机构,因为美国人一直在监视他们,阿伦德尔通过专业的设备应该很轻易的获得他们的行踪,只是重拳不明的是美国人为什么要这么做?目的何在?

目前掌握的信息太少,无法进行准确的分析和判断,现在重拳最担心的就是山狼他们,既然卢森堡这边已经得到了准确的小心,那么就算他们在飞机上不会遇到麻烦在下飞机的时候也有可能遭遇警方的抓捕。

必须立即脱身,设法他们,重拳闭着眼睛盘算着脱身之计,他的手被铐在前面,这些警察很有经验,因为铐在后面重拳的双手会离开他们的视野,而两名壮实的警察又紧紧地抓着重拳的胳膊,这样重拳就没机会耍花样了,甚至连动一下都很困难。

一阵滴滴的喇叭声把重拳从沉思中拉回到现实中来,喇叭声很急,好像后面有车辆要过去,但被警车挡住了,所以狂按喇叭。

重拳的睁开眼睛,机会来了。

“该死的,这是警车。”开车的警察骂道,“今天怎么遇到了敢和警察叫板的疯子?”

“要不是今天要押送这小子我肯定下去扣了后面那混蛋的驾照。”康斯从窗户看向后面的黑色轿车骂道。

“说不定他真的有急事。”巴恩斯也转过头向那边看。

“什么急事也得给警车让路,这种敢和警车叫板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真想见识一下后面这位是谁?他以为他的总统吗?”康斯扶了扶警帽,对着前面开车的警察喊道,“不要给他让路,我倒要看看他能怎么样!”

“我根本就没准备让。”开车的警察故意放慢了度挡在路上,还叫嚣着说道,“有种你撞我啊,来啊!”

后面的司机飙一样狂按着喇叭。

“别玩儿了,快回警局交差。”巴恩斯敲了敲前面的小窗户,“我们车上的可是要犯。”

“你们回不去了。”重拳突然开后说道。

“什么?”康斯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你说什么鬼话?”

“你们听。??.?`”重拳侧着耳朵继续听着不断的喇叭声。

“没什么?”重拳一脸和无所谓的表情。

“你敢耍我。”巴恩斯大怒,轮圈的就要打重拳。

但就在这个时候后面的汽车猛地加一下撞在了警车的车尾,开车的警察习惯性的急刹车,车身一阵猛晃,后面的几个人一下被甩离了座椅,重拳突然以晃肩膀挣脱两人的手,一个肘击打在了巴恩斯的下巴上,这个两米多高的壮汉直接就昏死过去,因为重拳用的力量太大了直接将他的下巴打掉,鼎鼎大名的拳王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打晕了。

这时候一边的康斯还没弄清到底生了什么,他的注意力还集中在车辆追尾这件事上,等他转过头的时候巴恩斯已经被打倒,他一愣神的功夫重拳的双掌已经打在了他的下巴上,他整个人不由自主的飞了出去,后脑将后车窗玻璃撞了粉碎,半截身子也跟着飞出了窗外,整个人卡在窗户上也昏死了过去。

重拳从巴恩斯身上找到钥匙打开手铐,拎起自己的背包下车,玛丽已经将下车准备找她的警察打倒在地。

“来的还算是时候!”重拳一边抖落背包上的碎玻璃一边说道,“哪来的车?偷的?”

“我们之前的车已经被警察拖走了。”玛丽从晕倒的警察身上搜出一把格洛克17手枪和两个弹夹,“我们的武器全没了,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变成全国通缉犯,所以还是尽快离开这里的好。”

“妈的,我们的枪都没了。”重拳赶紧上车把巴恩斯和康斯的手枪和弹药搜出来。

“走,这里不宜久留。”骂了看了看四周,附近的人虽然不多,但已经有人报警。

“真奇怪,是谁泄露了我们的行踪?”重拳背上自己的包和玛丽一起离开。

没多久他们又搞了一辆车上了高公路向北部进,很快他们就从收音机上听到了关于自己的通缉令,他们被描述成了袭击城堡的恐怖分子。

“该死,居然把我们说成恐怖分子。”重拳骂道。

“现在城堡的主人居然成立受害者,我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掩盖自己的。”玛丽也很纳闷,“看来萨迪曼能力还真不一般,居然可以单方面摆平这件事,把责任都归在我们的身上。”

“现在全国通缉犯,肯定会四处设卡,我们必须想其他办法。”重拳打开随身电脑的地图,“对了我们还得伪装一下,不能再顶着这长脸到处走了。”

“你可以直接把伪装卸掉,保证没人认得出来,只要换一本护照就是了。”玛丽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他们现在使用的护照是到这里之后摩根重新制作的,而他们来的时候也带了另一套护照和相关的证件,同样是伪造的真护照,之所以这么说就是因为马丁他们伪造的护照完全可以乱真,甚至能在该国的系统在查到。??.??`?

“问题出在哪呢?”重拳看着窗外呆,现在他认为嫌疑最大的就是阿伦德尔他们,但他又找不出阿伦德尔出卖自己的理由,虽然他对美国的情报机构并无好感,但现在的确如山狼所说的,双方正处于合作阶段,而情报机构暂时还没必要将他们抛出去,至少现在他们还有用。

“在没有证据之前不要胡乱猜测,那会影响你的判断力。”玛丽仿佛看出了他的心思。

“嗯。”重拳点了点头,开始去除脸上的伪装,肤色、色、眼睛的颜色全部变回原来的样子,他又进行了一下相应的休整之后已经完全不同于之前的样子。

玛丽也做了针对性的化妆,两人几乎是大变样,当晚他们在一片树林里露营,重拳联系了信使,说明了这边遇到的情况,信使也是一头雾水,搞不清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更让人担心的是山狼他们一直联系不上,不知道在下飞机的时候会不会出问题。

直到第二天他们才联系上山狼,奇怪的是山狼他们在下飞机的时候兵没有遇到什么问题,对于重拳和玛丽的遭遇山狼也是一头雾水。

“我们只能走其他途径过去了,可能要晚很多。”重拳无奈的说道。

“没关系,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尽快赶过去,我们在坦普亚汇合,注意自己的行踪,我们现在在哪里都不安全。”山狼又叮嘱了一番才结束了通话。

重拳和玛丽用了两天时间才穿越了边境从比利时,这才算是从被追捕中摆脱出来,两人赶到坦普亚的时候已经是几天之后了,他们又穿越政府军的防区前往事地,直到和接应的平子汇合之后重拳才算是多少放了点心,和山狼他们汇合的时候已经整整晚了三天。

他们的停留地点是在一片山林里,几个简单的帐篷就是他们现在的营地,营地里只有山狼和幽灵在。

“还没有消息吗?”重拳问山狼。

“没有,队长出去探听消息,到现在还没回来,已经两天了。”山狼有些担忧的说道,“太奇怪了,我们查不到一点线索弯刀他们消失的最后坐标地点离这里不到五公里,但我们几乎搜遍了整片林子也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不可能吧?”重拳挠了挠头,“幽灵也找不到痕迹?”

“根本就没有痕迹。”幽灵骂道,“对了,有山羊和牧羊人的脚印,但已经很模糊了,那附近有个村子,应该是村里人留下的。”

“附近到处都是米洛斯迪尔的叛军,这是我们更换的第三个营地。”山狼指着地图上的一个位置道,“弯刀他们的信号就是在这里消失的,离叛军的一个营地很近。”

“把衣服换上。”平子拿来两套丛林作战服,“我们现在没有任何后援,所以一切从简,没有防红外作战服,没有防弹衣,没有夜视设备,没有单兵食品,没有……”

“平子!”山狼叫住她,“不要在抱怨了。”“那我们有什么?”重拳脱掉自己的登山装开始换衣服。“五成新的k47和老掉牙的手枪。”幽灵从屁股底下的木箱里取出两支k47和两支马卡洛夫手枪。

“这枪他娘的快赶上我爷爷年纪的大了。”重拳拿起老旧的马卡洛夫无奈的说道。

“对,我们还没有消音器。”幽灵拿出一个矿泉水瓶做的消音器放在桌子上,“自制产品,效果一般,用的时候有点麻烦。”“。”重拳无语。“因为我们这次行动完全是依靠自己,所以没有了马丁的帮助我们拥有的装备将大打折扣。”山狼拿出两个民用对讲机,“这里是战乱国家,我们又找不到合适的军火商,所以只能依靠这些装备,很多都是民用产量,gps设备还没运到,要知道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除了k之外买任何东西很难。”“我们不是有随身电脑吗?那总比这种民用装备传输距离远抗干扰能力强。”重拳有些奇怪。“已经不安全了,我们的系统很可能已经被入侵,所有随身电脑已经剥离了所有的远程功能,只保留了电子地图,连上面的gps都不能再用,那可能会暴露我们的行踪。”山狼揉着太阳穴,“所以,我们遇到的麻烦可能比想像中更大,装备匮乏,我们不得采购一些民用装备,在这里一些民用电子产品的价格比外面的军用设备还要贵。”

重拳一愣:“入侵?信使可没说这件事儿。”

“在你进入这个国家之后信使就使用他的权限关闭了你随身电脑上的大部分功能,直至你和芙蓉汇合之后,就连通信功能都被他关闭了,目的就是为了让追踪者无法通过我们的随身设备确定我们的位置。”

“日。”重拳取出随身电脑丢在桌子上,“那这东西还有什么用?”“所以我们已经不需要这东西了。”山狼将电脑拿起了丢尽身后的火堆。“没了高科技我们一样是战士。”幽灵拍了拍自己的k47,“这可是老伙计,合作愉快。”

“去,走哪算哪,干啥样算啥样,晚上吃什么?”重拳干脆不再去想这些,反正事已至此想也不解决问题。

“野猪肉。”幽灵取出一大块野猪肉架在火堆上,“本次行动在某种意义上让我们重新体验了一次纯正的野外生存训练。”

“吃饱喝足,晚上我们向南部进,那边是叛军的控制地点,我们要去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山狼看了看表,“我们还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所以大家抓紧时间干自己的事儿。”

“生活不错。”重拳做到火堆边开始检查自己的武器,这是他的习惯,“我们要搜索的面积有多大?”

“大概两百平方公里,希望他们还在这附近。”山狼提前去,“我去换岗。”

“两百平方公里!”重拳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么大的面积我们要搜索到猴年马月才能完成?”

“没那么快。”幽灵转动着火堆上的野猪肉,“别忘了,这里是叛军控制点,到处都是叛军,所以我没搜索起来非常的困难,其实我觉得弯刀他们多半是被叛军俘获了,或者……”他没有在说下去,重拳也明白他的意思,弯刀他们被俘或被杀的可能性各占百分之五十,但在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之前他们都不能放弃。

“那和美国人的合作问题以及我们受到监视的问题现在怎么样了?队长什么做了安排?”

“没有安排,队长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他的心全都在找人上,现在基地只有信使和十几个新人留守,其他的一切完全处于停滞状态,萨迪曼、握手组织,我们已经顾不上了。”幽灵拨弄着火堆,“自从阿富汗遭袭到现在我们就一直没翻过身来。”“这件事情不彻底结局我们将永无宁日。”重拳从自己的旅行袋里取出水壶,“我们和握手就是你死我活,不干掉对方谁心里都不踏实,只是我们现在处于劣势。”这时狮鹫从提着一支svd狙击步枪从外面进来,看了重拳一眼没理他,而是直接对玛丽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我不是透明的,你个重色轻友的家伙。”重拳抗议。

“如果轮到我替你担心你就不是重拳了。”狮鹫放下枪做到火堆旁,“这是信任,不是无视。”

“就你会说。”重拳从背包里取出一带盐,“看我带了什么!”

“好东西。”幽灵大喜,“我带的盐已经不多了,没想到你会带这东西来。”

“我预见到会用得上。”重拳得意的说道。

“别听他的,路上我们也曾经打猎,这是用剩下的。”玛丽又开始揭他的老底。

“有盐吃就更美味了。”幽灵用刀片下一层烤熟的猪肉,“自己动手啊,吃不到可别怪我。”

“最近的叛军里我们有多远?”重拳又问。

“大约五公里外就有一个叛军的营地。”狮鹫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狙击步枪,“昨天晚上我潜进去搜索了一下,没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没抓个活口问问?”

“这几天我们已经弄死了五个俘虏,可什么都没问出来。”幽灵一边吃一边说道,“我们的搜索自北向南,一路过来什么都没找到。”

“村子里呢?”重拳切下一块肉递给后面的玛丽。

“村里也搜索过了,你还别说真找到点东西,该是弯刀他们留下的。”幽灵从一边拿出一把已经变了形的生存力递给重拳。

“飓风的刀。”虽然刀子的握把已经少了一半,刀刃上也出现了一个大缺口,但重拳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缺口是枪打的,他们经历过战斗。”“是一个村民在离左后坐标两公里外的林子里捡到的,但那里出了羊群留下的足迹之外没现其他东西,很可能是牧羊人在某地捡到之后随手丢弃在那里的。”幽灵颠了颠手里的建议军刀叹了口气说道,“没有趁手的刀子吃饭都别扭。”“其实我们现在搜索的主要注意力的都集中在叛军的军营上,这是目前我们的要目标。”狮鹫割下一块肉慢慢的吃着,“你知道我们的人太少了,行动进展缓慢,所以收效甚微。”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