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30、危机重重(04)

230、危机重重(04)


                情况变得有些混乱,一组人马消失得无影无踪,另一组人马却漫无目的的在丛林里乱转的同时还要面对大批的叛军搜索队,虽然叛军的行动并非针对他们,但这仍然是非常危险的。??.??`

重拳现他们好像没什么目的性,找人?找线索?就算是弯刀他们还活着最大可能也就是全都变成了俘虏,就算是变成了俘虏他们可能会被带到任何地方,也就是说他们很可能已经不在这里,现在他们能做的唯一能做的就是查找他们失踪的原因。

“这叛军的营地分布格局很讲究。”重拳一边研究着地图一边说道,地图上已经标注满了叛军营地的所在,可以说完全控制了这一带的所有战略位置、制高点和险要之地,任何一个营地遭受袭击都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得到其他营地的支援。

用久了电子地图的重拳一时间对这种纸质的地图还有些不适应,他总想把地图当触屏在上面放大或者缩小,他不禁感叹自己的能力退化了。

“这种布局对我们很不利,只要我们暴露了之后就很难离开,敌人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对大部分地区的封锁和地毯式搜索,这种山地丛林地形完全没有合适的藏身的地点,面对大规模的地毯搜索撑不了多久。”狮鹫指着地图上的几个标注了红点的营地继续说道,“这些是我们已经探查过的营地,全都分布在弯刀他们最后消失坐标附近。”说着他的手指继续向前延伸,“这就是我们的搜索计划和方向,从这里一直延伸到米洛斯迪尔的大本营,勇士军营,一个有两千人助手的山谷营地,不提防守问题,光人数就是我们无法应付的。”

“在这种经历常年战争的国家,就算再不济的士兵也有丰富的战斗经验。”幽灵搓着脸,“所以我们这就不是冒险,这是自杀,像傻逼一样的自杀行为,但最让人无奈的是这是我们必须走的一条路。”

“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去这个地方,如果弯刀他们被俘很可能就在那里,如果米洛斯迪尔的手下俘虏了我们的人,他肯定会将他们押送到大本营审讯或者处死。”重拳看着地图说。

“那里太危险了,队长的计划是尽量从外部确认弯刀他们是否在大本营里。”说着幽灵在地图上比划着说道,“这里只有一条路能通向大本营,有大量叛军把守,很难通过,我们要进去就得翻过无数的悬崖峭壁,这些悬崖有没有叛军不提,光路程就能把我们累死,到了大本营的时候我们的战斗力还能保持多少?在看我们的装备,潜入营地的难度会很大,但如果我们能在外围找到线索就暂时不冒险进去,等订购的装备到达之后再考虑是否要到大本营去冒险。”

“后续装备?”重拳不太明白,“不是买不到合适的装备吗?”

“在到这里来之前队长通过中间商订购了一批装备,我们现有装备太简陋了,但装备到达的过程非常漫长,要经过几次的转运,价格贵的离谱不说,能安全到达交货地点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三十。? ?.??`”狮鹫吃着烤肉继续说道,“但是如果这批装备无法到达,而又能确认弯刀他们的位置,我们也只能展开营救行动。”

看得出本艾伦已经不计代任何代价的展开这次行动,现在支撑本艾伦一切行动的动力就是弯刀他们可能还活着。

重拳点了点头:“从你的话里我能听出,其实你们在潜意识里已经确认了弯刀他们已经被米洛斯迪尔捉了俘虏。”

“我们都希望他们还活着,这是最好的结果。”幽灵抹了抹嘴,“如果他们都已经死了我们就没不要冒险靠近大本营,别嫌我说话难听,事实如此。”

幽灵说的没错,他们现在需要证实的只是弯刀那批人还活着,还有营救的价值,如果他们都死了他们就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虽然听起来有些冷血,但这是事实,救活人,或者想办法给死人报仇。

重拳没有说话,他佩服本艾伦的冷静,虽然他担心另一只人马的处境,但他更加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他可以为兄弟做任何事,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但他同样绝不会为了死人干太莽撞的事情,如果弯刀他们死了,那他要做的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会果断的放弃搜索,然后直接转向复仇,所以他们现在要做的就只有两件事,一个是确认弯刀他们还活着,设法去营救,另一个是确认他们已经死了,然后设法为他们复仇,虽然这两件事都有可能导致他们走上一条死亡之路,但意义却完全不同,这也是他们为了这批失踪的人唯一能做的两件事,虽然看似鲁莽,虽然看似有些傻逼,但他们却只能如此,这是一种宿命。

当晚他们收拾行装去除痕迹向下一个搜索点进,本艾伦他们还是没回来,山狼更加担心,但现在我们缺乏远程通信设备,光靠简单的民用对讲机是无法联系上数公里之外的本艾伦。

“没有合格的通信设备实在是太费劲了。”重拳背上简单的装备低声说道,“你们就没能买到一台远程通信设备?”

“买到了,用了一天就坏了。”幽灵骂道,“是不是我们已经倒霉到极点?”

“日!”重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希望他们没事。”山狼简单的说了一句,但谁都能看出来他其实只是在安慰自己。

在这种叛军严防布控的地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生,就算在精良的作战小队也无法在这种地方保证万无一失,除非你是人,能随时飞上天。

没有夜视设备,一切只能靠双眼,这是幽灵的天堂,是他大显身手的时候,他如同猎犬一样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下一个搜索点在七公里之外,那里有一座叛军的军营,驻扎着一个营的兵力,准确的说是个远离和政府军交火线的补给营地,储存着足量的燃油和弹药,一个营的兵力虽然不多,但却处在几个营地的防守核心。 .? `

“队长他们知道我们的去向吗?”重拳低声问。

“他知道我们的搜索计划,完成那边的搜索任务之后会赶过来和我们汇合。”山狼取出地图用一块布蒙住手电仔细看了看修正前进方向,没有定位设备他们只能依靠地图。

山里的路并不好走,不时还会遇到叛军的巡逻队,每支巡逻队大约都有二十人左右,分属不同的营地,这种交叉线路巡逻的方式看似不起眼,但非常有效,几乎可以控制所有区域,一旦有事情生这些巡逻队会迅建立无数条防线,挡住外敌,可以在大规模的外敌入侵的时候给自己人提供预警,或者困死小规模入的侵者。在这种山林作战的情况下幽灵的能力完全凸显了出来,他每次都能在巡逻队还在很远的地方就做出预警,给对于的隐藏躲避争取更加充裕的时间。巡逻队中很多都是孩子,最小的只有十二三岁,但这些孩子早已习惯了沉重的k47到处走,巡逻或者杀人,这些娃娃兵中大多数人都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在常年的内战中他们过早的成长了在韩式,他们的作战能力和年纪根本不成正比,他们才是米洛斯迪尔军队的中坚力量,这些娃娃兵几乎占了他军队的百分之二十到三十,这些孩子很多都是被强征入伍的,他们被抓进进队,被逼着杀死自己的家人,变成杀戮的工具,在这孩子中幽灵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过去,他已经走了出来,而这些孩子呢?他们的未来恐怕比幽灵更加的可悲。

走了不到两个小时他们就遇到了三支巡逻队,这让山狼非常的无奈,他们正在穿越敌人的防线进入敌后的重兵防守地区,这是非常危险的,稍有不慎他们就会全军覆没。

和其他人不同的是幽灵,他显得非常的兴奋,东跑西颠,虽然这个词儿不太恰当,但他的确如此,只是他所有的行为并不鲁莽,都是有目的性的。

“今天的巡逻队比之前都多,好像不太正常。”幽灵对着对讲机低声说道。

“这里接近叛军的补给站,防御应该很严密,只要我们谨慎前进不暴露行踪就不必担心。”山狼低声回复道。

“这些巡逻队太骂娘的麻烦。”幽灵低声骂了一句,听得出他对这种缓慢的前进方式非常的不适应。

“稳住,我们不能冒进。”山狼叮嘱道。

“这些叛军设置的陷阱太没水准了。”没多久幽灵又开始牢骚,“根本就没什么技术含量可言,还赶不上专业猎人。”

“陷阱的目的是阻挡外来潜入者的前进度,固定线路上有叛军的巡逻队,入侵者是不会走的,只有这些设有陷阱的地方才是我们的必经之路,虽然很简陋,但他们的目的达到了。”玛丽的分析很专业,也很准确。

但在重拳看来幽灵并非不知道这些,而是他在泄自己烦躁的心情,所以他现幽灵现在的状态有些不对劲,除了兴奋还有烦躁。

显然山狼也看出了这一点,于是派重拳“配合”幽灵的行动,幽灵对这种“配合”很不屑一顾:“你最好跟得上我的度。”

“只要你不座飞机我就跟得上。”重拳跟着幽灵前进,他不必要做太多事情,幽灵几乎可以完全在他之前干完所有的活儿,所以说他在配合幽灵的行动并不恰当,他就像个看着淘气孩子的大人,只要孩子做的不过火就不需要他做什么。

过了午夜他们才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虽然一路上没遇到太多危险,但这种度的确是太慢了。

直到凌晨四点多他们才接近目的地,幽灵和重拳去巡查周围的环境,山狼带着剩下的人开始选择营地,在这种到处都是巡逻队的地方不适合再搭帐篷,他们只好找了林子相对密集的地方作为营地。

半个小时之后幽灵和重拳返回,两人看了看这个宿营地,表情还算满意。

“这地方不错,在叛军的巡逻线路旁边。”幽灵丢下自己的包。

“所以叛军才不会注意,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平子从旁边的灌木丛里钻出来,“除了无法避雨一切都还不错。”这一点谁都清楚,但只有她说了出来。

“情况怎么样?”山狼坐在一块石头上整理自己的东西,其实所有的东西都是按照他的作战习惯安排好的,但这是他在无事可做的时候的一个习惯。

“雷区、陷阱、大批的叛军巡逻队,重机枪把守的要道,除了这些之外还算干净。”重拳包着枪坐下。

“很不错,防御很严密,有挑战性,我们没有靠近补给站,但从远处看补给站的结构很紧凑,看得出是经过专人设计的,没想到米洛斯迪尔手下还有几个懂行的人。”幽灵摸出半块烤猪肉一边吃着一边说。

“选好进去的路线了吗?”山狼问。

幽灵吃着肉道:“我们要进去得费点力气,不对,是你们进去要非一些力气,我不同,给我命令,今晚我去探查一下,带个活口出来。”

“来不及了,你无法在天亮之前返回,等等吧,晚上再说。”山狼看了看天,“现在进去太冒险了。”“我可以在里面等到天黑,那么大个营地找个隐藏地点应该不是问题。”幽灵还是不在乎的说道。“幽灵,你是我们中最精明能干的,我们需要你的能力,所以你还是老实点好。”山狼把自己的k横在腿上,“我们已经有一半大人马消失了,剩下的每一个人都是无比重要的作战资源,我们已经再也无法承受更大的损失了,或许我们已经是黑血最后的力量,如果我们再出事,那黑血就完了,我从没想过黑血会遇到如此大的危机,黑血可能瞬间从极盛转衰,虽然我不希望队长、我、我们成为最后的黑血战士,但我们必须做好弯刀他们已经遇害的准备,所以每一步我们都需要谨慎,再谨慎,为了黑血的将来。”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在本艾伦的带领下黑血已经无比强大,但就在今天他们突然现,黑血其实很脆弱,或许黑血在佣兵界是个强大的代名词,但在“握手”组织面前、在强大的现代化技术科技监视面前黑血仿佛脆弱不堪,甚至不堪一击。

他们不知道黑血能否度过这次难关,不知道现在的做法是否正确,他们唯一明确的是只要还没得到他们弯刀死亡的消息就必须查下去,因为那是他们的兄弟,数年出生入死的兄弟,这种感情是外人无法理解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幽灵已经忘了吃那块烤肉,过了很久他丢下手里的肉:“我不是个乐天派,但我还是尽量让别人看着轻松,虽然我们不知道即将面临什么样的局面,但日子还得过,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任务要做,人要找,但前提是我们得活着,活着就别给自己找麻烦,轻松点兄弟们。”

这听着算不上劝告和开导,可从幽灵嘴里说出来就完全不一样了,从一个丛林流浪儿走到今天他似乎已经从地狱走向了天堂,但在别人的眼里他的天堂依然是地狱,一个充满杀戮和恐惧的地狱,但在他看来,这已经足够了,他将在这条道路上走下去,他人生的意义就在于不停的战斗,战争就是他存在的价值,钱对他来说价值不大,他孤身一人,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只有这些多年出生入死的伙伴,在别人看来这是悲凉的人生,但在他看来这是一种坦然和自在,是他生命的全部。

在重拳看来幽灵和“黑血”是一体的,不同于本艾伦对“黑血”的感情,不同其他人对所有的“黑血”的那种需要感,如果没有了“黑血”那他可能不会在加入任何组织,也不会给任何人打工,“黑血”要是没了,那他“家”也就没了,一个悲凉的勇士。

“睡吧。”山狼轻轻的说道。

气氛沉闷的让人无法忍受,恍惚间重拳仿佛在其中看到了“黑血”的结局,隐约间他仿佛看到了“黑血”所有的人都坐在一起,恐惧、开膛手……所有已经战死了人也都在,所有人都不说话,然后本艾伦笑了,接着所有人都跟着笑了,笑的非常的坦然,跟着所有人都飘了起来,如同一群要奔向天堂的灵魂……重拳现自己居然不觉得奇怪,看着一大群人越飘越高,突然恐惧开口道:“我们上不了天堂,杀了那么多人,都该下地狱……”突然所有人都从空中掉落下来,直接没入地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