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27、危机重重(01)

227、危机重重(01)


                本艾伦的话让山狼有些懵,他的确没想到事情居然如此的复杂,队长如此的谨慎究竟是在顾忌什么?美国人?他们究竟想干什么?身边真的会有内鬼吗?山狼不敢去想,因为那些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可以说都是有着过命的感情,以这样的关系又有谁会出卖自己的兄弟呢?

身边的几个人中幽灵是自己一路带出来的,绝对没有问题,山狼和狮鹫也曾经无数次和自己同生共死,他找不理由怀疑任何人,玛丽对重拳可谓是一片痴心,平子……

山狼突然想到平子到“护士团”的时间最短,这个人的一切还有待测试,但并不能以此作为怀疑她的理由,一切要靠证据,妄自猜测只是徒增烦恼,山狼感觉一阵头痛,他想不通,也想不明白,事情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麻烦的,听本艾伦那边的意思是美国情报机构一直在监视他们的动向,而且内部有人在向外泄漏他们的行踪,那情报机构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通话很结束的仓促,仓促到山狼没机会问一些关键性问题,所以他感觉一头雾水,他相信本艾伦,但他却无法相信身边存在奸细,而这偏偏有是本艾伦亲口说的,所以他内心很矛盾,矛盾到不知道该怎么办,矛盾到他更希望是本艾伦搞错了,只是情报有误,虚惊一场,但他更加清楚的是这种可能性不大。??.??`?

回到别墅的时候幽灵正在准备午饭加热的战斗口粮,因为他们几个之中除了重拳之外就没一个能做出像样的饭菜,在这种地方,几乎都是方便食品,基本上都是以战斗口粮为主,所以他们也懒得弄什么花样,基本上就是随便对付一口,不过阿伦德尔提供的战斗口粮种类还蛮对的,美国的、法国的、英国的都有,其中美军现役的二十四种口味都有,所以短时间内他们还真不可能吃到重样的,只是他们对这东西早就习惯了,至于味道,总归没有现做的好吃。

“什么情况?出去逛了一圈儿回来脸色就变得这么难看?”幽灵一眼就看出来山狼状态不再。

“你倒是很善于观察!”山狼应付着说道。

“屁,一起混了这么多年了,彼此还是能了解一些的,新人不敢说,咱们这批老家伙谁有心事什么表现我还是很清楚的。”幽灵很有自信的说道,“说吧,什么情况?应该不是敌人杀过来的了,也不是我们暴露了,难道是队长他们那边出事儿了?还是你的私人问题?”

“少来。”山狼摆了摆手,“只是不太舒服。”

“就这么简单?”幽灵不信。

“在你们面前我需要把事情弄得那么复杂吗?”山狼故作轻松的说道,“难道我便秘也要告诉你?”

“也是。”幽灵点了点,“这么多年的兄弟了,有什么都直接说出来,内部问题好解决,私人问题嘛,至少大家可以帮你分析一下,至于便秘的问题我可以送你一把勺子。”

“去你的,勺子留着你自己用吧。”山狼笑骂道,幽灵的表现让的心中有些愧疚,刚才在外面他还在逐个分析,判断他们中谁会是内鬼,现在看来,他宁愿相信是本艾伦搞错了,但话说回来,他还不至于那么感情用事,所以他只能将这件事深深的埋在心底,只能在今后的接触中多加提防,慢慢查。

“吃吧,全都加热好了。?.”幽灵将几袋加热口粮分给众人,“这种鸟地方没什么好吃的,只能保证吃饱,没法保证吃好,不过这里的美军战斗口粮种类齐全,我们可以挑着吃,而是几种总会有一种对口的。”

“要是重拳没受伤我们还有点口福,可现在……”玛丽看着单兵口粮摇了摇头,“这东西真是无法勾起我的食欲。”

“至少还有吃的,你知足吧。”幽灵一边吃着一边说道,“在林子里吃生肉的时候更加无法勾起食欲,但还不是照样吃!”

“情况不一样,没有可比性,这里可不是丛林。”玛丽并不买账,“不是我挑起,也不是我吃不下,只是我不太喜欢而已。”

“你吃的是什么?”重拳歪在床上问玛丽。

“肉酱意面。”玛丽一脸的苦想。

“我这是法国口味的鲑鱼饭,你要不要?”重拳晃了晃手里的单兵口粮。

“谢谢。”玛丽喜滋滋的和他交换,其实鲑鱼饭也不一定好吃到哪去,她只是觉得重拳对她够关心,所以才会这么高兴。

“吃吧,吃饱了算,味道就不再考虑范围之内了。”狮鹫到是不挑食,看他的表情,吃的还蛮香的。

“山狼,队长要我们在这里等到什么时候?”幽灵边吃边问。

“不知道,在没有新任务之前我们都呆在这里。”山狼耸了耸肩。

“那为什么不让我们会基地?在这种地方呆着很无聊!”幽灵苦着脸说道,“这里还在大搜捕,我们也不能出去,整天看着树林还不如回基地打靶来的痛快。”

“队长肯定有他的用意,别跟着胡闹了。”狮鹫放下吃光的包装袋,他吃饭的度几乎无人能敌,“觉得无聊就睡觉,正是恢复体力的好办法,在这种无事可做的时候我最担心的就是你,别给我惹事儿。”

“算了,我还是对着树林呆吧。”幽灵摆了摆手,他这个人有个习惯,就是每天你睡觉时间是固定的,不是时间固定,是长度固定,他每天睡觉最长不会多余五个小时,但三天不睡都没有问题,也就是说五个小时足够他恢复一切疲劳,所以这小子有足够的时间出去惹祸,如果你让他闲着,那他真没准会把天给你捅个窟窿。

“幽灵,你可以去练习我教你的单刀。”重拳抬起头,“这是个好机会,时间充裕,足够你练熟。”

“那玩意我早就里练熟了。”幽灵摆了摆手,“一点难度都没有,你是不是留手了?绝招没交给我?”

重拳笑了笑:“哪里来的那么多绝招,都是唬人的,告诉你先人们习武时最长说的一句话:熟能生巧。 ”

“这玩意儿有什么熟不熟的,我觉得我已经很熟了。”幽灵还是不相信。

“招数是死的,人是活的,你什么时候能练到可以灵活多变的利用每一招就说明你真的练熟了,到那时候你随手一刀都能变出很多招式,你什么时候能练到把刀法运用到其他任何武器上的时候就算有所成了。??.? `”

“没那么夸张吧?”幽灵挠了挠头,他并不立即重拳的意思,“会了和熟了差别就这么大?再说不用刀也一样杀人到是没问题,但是把刀法用在其他武器上……”

重拳举起手里的塑料叉子:“我说的是你的领悟和掌握能力,同样的东西在不同人的手里挥的作用也大不相同,你什么时候能把刀法用在别的武器上你就出师了,我能用这个东西在这个距离杀掉你。”

“开玩笑。”幽灵看了看那把比手指长不了多少的塑料叉子,“如果说近距离攻击我的眼睛或者喉咙我倒是相信你可能伤到我,但现在我离你至少有五米,你能做到?”

“当然。”重拳点了点头,突然将手里的塑料叉子弹出去,幽灵就感觉耳边一凉,等他回过头才现那把岔子已经钉在了身后的窗帘上,三根叉子尖已经完全刺穿了窗帘。

“我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不可能相信这是真的,塑料叉子轻的简直比纸张重不了多少,如果没有足够的力道是根本无法穿透飘忽不定的窗帘的。

不光是幽灵,在场的几个人都露出了不相信的表情,但事实摆在他们面前,由不得他们不信。

“只要你有足够的力量和技巧相配合别看叉子轻,但你想想,插入窗帘需要多大的力道,如果我用这种力量攻击你的颈动脉……你有多大把握能保住自己的命?”重拳看着他,“去练你的刀吧,练到能砍断我的头但伤不到我的头皮你就算练成手了。”

“我不练刀了,我要学这飞叉子……”幽灵瞪着眼睛说道。

“操……”重拳差点被气晕过去。

“怎么?不打算教我?”幽灵眨了眨眼睛。

“滚。”重拳翻了个身背对着他,“有多远滚多远。”

“为什么?”幽灵也不生气,“我只是想多学一样。”

“中国有句话你应该听说过,就是贪多嚼不烂。”重拳背对着他,“你先练会刀法,然后在说其他的。”

“这有什么难的。”幽灵站起身往外走,“史密斯,给我找一把开山刀。”

“重拳,你再次让我刮目相看。”山狼佩服的说道,“你这叫……”他搜罗了一下自己的记忆,“硬气功。”

“这叫弹指神通。”重拳又开始吹牛。

“跟黄老邪学的吧?”狮鹫在一边说道。

“黄老邪是谁?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但一时却想不起来……”山狼想了半天突然明白了过来,“你他娘个跟我扯淡,你怎么不说是跟洪七公学的。”

平子已经忍不住要笑出声来了,但还是拼命的在忍着。

“扑哧……”重拳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只是个小把戏,是技巧的一种,但不一定真的能杀人,我是看幽灵闲的蛋疼所以才拿出来逗他玩而的,没想到他会相信。”

“如果真用它攻击动脉,那会不会出现像你说的那种结果?”玛丽认真地问。

“这的确没试过,不过理论上可以,在绝对的力量与度面前一切都可以用来杀人,我师傅可以用扑克牌划断一个人的颈动脉,在他手里任何东西都可以变成杀人的工具。”

“你师傅是谁?少林高僧?”玛丽消化这重拳的话问道,在他们眼里中国最为神秘的地方就是少林寺,那里的和尚都是人,甚至可以躲避着的杀人于无形。

“我师傅只是一个普通的特种兵教官。”重拳翻过身,“已经好些年没见了。”

“很有意思,以后有机会肯定得到少林寺去看看。”玛丽悠然神往。

“唉……别扯淡了。”重拳慢慢地坐起来,“我们这次除了我都没什么大事,特工们损失却那么大,这会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合作?”

山狼摇了摇头:“应该不会,这损失又不是我们造成的,他们不该把怨气归咎到我们头上。”

“可这毕竟是我们的任务,他们是奉命配合,所以……”狮鹫摇了摇,“这还真的不好说。”

“他们也对萨迪曼感兴趣,应该说这是一次合作任务,但谁都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任务失败责任不再我们。”

“如果这个萨迪曼是真的那还情有可原,可是却弄出了个冒牌货,所以他们很可能将这一切归咎在我们的情报不准上。”狮鹫颇为担忧的继续说道,“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恐怕么有那么简单,他们很可能会找我们的晦气。”

“不行我就走,有什么大不了的。”山狼本来想说些狠话,但想起本艾伦的提醒又咽了回去,万一他们现在真的被监视着,那就得注意自己的言行,本来关系就不那么牢靠,所以没必要这个时候火上浇油,还是谨言慎行的好。

第二天山狼向阿伦德尔辞行,他并没有说要去什么地方,只是简单是说换个地方,因为任务已经结束所以阿伦德尔也没有挽留,双方就此平淡的分开,阿伦德尔给他们准备了一辆车,之前提供给他们的武器也没有收回,说是送给他们防身。

山狼之所以这么做是有目的,他想证实一下是否真的如本艾伦所说的那样有人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我们去哪?”重拳将步枪拆开装进背囊,现在他的状态已经恢复的不错,虽然偶尔会头晕,但只要做剧烈运动就没什么问题。

“三十公里外有个小镇,我们在那里落脚。”山狼上了车。

“为什么突然要走?”狮鹫感觉有些蹊跷。

“没什么,只是不想再给他们添麻烦,我们可以照顾自己。”山狼一边说着一边打手语告诉众人,“小心说话,可能有人监听。”

“至少我们可以不用整天吃作战口粮了。”重拳皱着眉应付的说道,同时打手语问,“谁,美国人?”

“你想吃什么都可以。”山狼用手语回复,“不清楚,只是感觉。”

所有人都不说话,山狼心事更重,他不清楚这么做对不对,测试是否受到监视会不会惊动身边的那个人?他不清楚,直到现在他还不相信身边真的会有人是潜入“黑血”的内奸。

进入小镇之后他们住下了一栋独门独院的小别墅,山狼带着平子出去买了足够的衣服和食品,进入别墅之后他们换掉了所有的衣服,同时检查了武器,确认了没有窃听工具之后才算放下心来。

“你是不是太多疑了?”重拳问。

“不知道,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但一直找不到原因。”山狼点上一支烟,“但愿是我多疑了,不过还是小心点儿。”

“除了老美也没别人,只有他们能监视我们的行动,不过我倒是想不通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幽灵将拆散的武器重新组装。

“队长为什么不让我们回去?这里很无聊!”重拳斜在沙上,“难道给我们放大假?”

“做梦呢吧?”幽灵将步枪一一摆好,反问道,“我们现在有假期吗?”

“无事可做就是变相休假。”重拳打着哈欠,“什么时候能不头晕?”

“等你可以安心静养的时候。”玛丽摸了摸他的头,“别动,护士姐姐给你检查身体,听话。”

“你别给我孩子待遇行不?”重拳有些郁闷。

“你还真不如孩子听话。”玛丽一边给他检查身体一边说道。

“你还不如直接把我送回小学。”

“如果有这种可能也轮不到你,我早回去了。”玛丽给他做了一番检查之后又说道,“没什么大事儿了。”

“除了重拳之外晚上轮值,不要随便外出,我去联系队长。”重拳站起身上楼。

“我也可以参与执勤。”重拳抗议,“别把我当伤员,玛丽说了我没已经没事儿了。”

“亲爱的,我是说没什么大事儿,可没说没事儿。”玛丽拍拍他的脸,“不要偷换概念好不好。”

这次山狼依然使用了安全通信频率,但这次他使用的是视频通话。

令他意外的是出现在屏幕上的是信使而不是本艾伦。

“山狼,我们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听完下面的消息你要冷静。”信使面色凝重。山狼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到现在“黑血”已经无数次面临危机,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往往在关键时刻能保证自己有一个沉稳的心态。信使见他没什么反应就开口说道:“半小时之前接到的消息,我们的另一只人马失踪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