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26、突出重围(02)

226、突出重围(02)


                呼啸的警笛声穿破夜空远远飘来,幽灵侧耳听了听:“还有两公里呢;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

山狼又扔了几枚手雷出去:“我说我们的援兵来了。??.?` ”

“什么援兵,我们在这里哪来的援兵?”幽灵推开里面的房门现还有两名伤员没有转移,玛丽和平子正忙得不可开交,应急通道的入口太窄了,昏迷的伤员运送起来很困难。

“没错,这边我们没有援兵,我说的就是这些警察,他们就是我们的援兵。”山狼看着盯着随身电脑观察着敌人的动向,现敌人正试图从侧面攻进来。

“你是想让这些警察和敌人混战?”幽灵仿佛明白了重拳的意思。

“混战不太可能,倒是能给敌人捣点乱。”山狼运动到侧面对着试图越过灌木丛的敌人开了几枪,将他们逼退。

“希望这些警察不会太白痴,不过从他们的反应度上看还行。”幽灵看了看时间,“我们在坚持三到五分钟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度不算快,我报警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分钟了,这个镇子才多大?十分钟才到,度太慢了,另外从警笛的声音上判断来的警察不多,而且没有特警,所以他们并没有把我说的话当真。”

“你报的警?”幽灵看着山狼。

“是啊,报警抓坏蛋,我们趁乱逃跑,多划算的计划。”山狼想了想,“时间差不多了,准备撤离;对了,给他们留点纪念品吧。”

幽灵点了点:“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是不会让他们白来的。”

“敌人和警察交上火了。”狮鹫侧耳听了听,“警察要倒霉了,他们只有手枪和散弹枪,这些用来对付持有自动武器的敌人简直是开玩笑。”

“这些敌人还真剽悍,直接和警察干。”幽灵又开始他的炸药作业。

“我们走。”山狼将剩下的手雷全都丢出去,然后招呼史密斯等几名特工开始从紧急通道撤离,最后就剩下装炸药的幽灵和负责掩护的狮鹫。

“好了,走人。”幽灵在里面对狮鹫摆了摆手,两人一前一后的钻进了紧急通道。

通道很短,出口在三条街以外一栋小楼的后院,两人刚钻出来就听见了剧烈的爆炸声,连续的爆炸将二层小楼彻底夷为平地。

“你放了多少炸药?”山狼问幽灵。

“备用弹药包里所有的炸药都用上了。”幽灵耸了耸肩,“不算太多。”

“疯子。”山狼骂了一句,“走,离开这个鬼地方。”

“你不是第一叫我疯子了。”幽灵很无所谓地说道。

“那以后你的绰号改成疯子。”山狼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算了,我还是很钟情于幽灵这词儿的。??. `”幽灵赶紧表示反对。

远处的警察和敌人还在枪战,听得出警察吃了大亏,众人穿街过巷离开了这片已经被搅得乱七八糟的区域。

和阿伦德尔他们汇合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停下将众人接走,悄声无息的向镇子外驶去。

“伤员情况怎么样了?”山狼问开车的特工。

“已经安置妥当,正在处理伤势,有些人的情况不容乐观。”特工说道。

“药品、医疗设备和医生都到位了吗?”山狼又问。

“我们的有自己的储备和相应的人手,所有东西都准备的比较充分,也有专业医生在场,但有人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抢救司机,所以……”

“该死的贝德。”幽灵低声骂道,要不是这家伙来捣乱伤员的伤情也不至于这么严重。

新的藏身地点在小镇近郊的树林里,一栋独立的别墅,空间宽阔,足够住下二十几个人,但现在的别墅里一片狼藉,到处都是鲜血和沾满鲜血的衣物碎片。

阿伦德尔的人已经占领了附近所有的制高点,为了保险他又调来了几个人负责这里的防御,所以山狼他们不再担心安全问题。

“情况怎么样?”山狼问正在忙碌的玛丽。

“还好。”玛丽根本就没时间和他说话端着手术器械就进了临时的手术室。

“看来不太乐观。”幽灵皱着眉说道。

“重拳在哪?”山狼四下张望,没看见重拳的影子。

“他在二楼。”玛丽出来说了一句又回去了,他在给主刀的医生担任助手。二楼一个房间里重拳躺在床上,身上臭气熏天的衣服已经被脱掉随意地丢在地上。“hi,伙计们。”重拳见众人进来有气无力的打着招呼。

“感觉怎么样?”山狼问。

“头晕。”重拳一脸疲惫,说话的力气不足,“还有,你们身上太臭了。”

“操,还有力气开玩笑,他没事儿。”幽灵骂道。

“的确太臭,找个地方洗洗。”山狼站起身。

“外面有水管,你们可以互相冲一下。”摩根趴在门口说道,“衣服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

“走。”山狼捡起地上重拳的脏衣服,“你好好休息。”“如果方便的话回来的时候给我带点水。”重拳摆了摆手,“洗干净,太臭了。”幽灵出门的时候对重拳竖起中指,重拳立即有气无力的回骂道,“,you。”

别墅门外几个人脱光了衣服用凉水冲洗身体,浑身的污秽一扫空,但幽灵还是能隐约问道一股臭烘烘的味道,不知道是没洗干净还鼻子被熏出了毛病。??.?`

换上干净的衣服之后几个人又回到了重拳的房间,这小子已经出于半睡眠状态,大家一进屋他马上清醒了过来。

“你的水。”幽灵丢了瓶装水过去。

“医生怎么说?”山狼问重拳。

“脑震荡,需要卧床休息。”重拳喝了点水精神好了很多。

“这次行动你算是伤的最重的一个。”山狼靠在旁边的床上,“幸运的是我们都活着出来了。”

“可是阿伦德尔的手下损失不小。”重拳揉着太阳穴说道,“刚才听玛丽说到目前为止他们那边已经死了五个,还有三个重伤,数人轻伤。”

“这次又白跑了。”幽灵低声骂道。

“萨迪曼跑了?”重拳一愣,因为陷入昏迷他根本就不知道后期到底生了什么。

“不,是那王八蛋根本就没在这里,城堡里的只是个替身,我们被骗了。”山狼颇为丧气的说道。

“真的?”重拳用目光向狮鹫求证,这几个人里只有狮鹫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狮鹫点了点头,重拳这才知道山狼的话是真的。

“我们被耍了?”重拳揉着太阳穴,“这完全是个陷阱,萨迪曼在玩儿我们?”

“应该不是。”幽灵摇了摇头,“替身曾经说过,这里只是萨迪曼的一个藏身地,并没有针对性的将这里设置成一个陷阱,虽然他在这里布置了大批的警卫,但这完全是出于对城堡的保护,所以这里还算不得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陷阱。”

“但至少他答道了陷阱的目的,我们差点被困死在里面。”重拳仍然坚持自己的看法,“那有没有关于萨迪曼的新消息?”

山狼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我们正在根据他和替身的通信设备进行反追踪,希望能找到他的藏身地,不过这需要时间。”

“萨迪曼已经知道这边出事儿,应该不会再呆在之前藏身的地方。”狮鹫抱来一堆战斗口粮分给众人,战斗了一晚上几乎所有人都饿了。

“希望我们下次找到的是他本人,而不是该死的替身。”幽灵叹了口气问山狼,“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等命令。”山狼一边吃着巧克力一边说道,“先休整一下。”

“出来这么久,不知道另一组人马怎么样了。”幽灵吃完手里的东西又摸起一袋,看样子他还没吃饱。

“还真是,有一段没联系那边了,不知道赌徒他们的伤势怎么样了,应该可以归队了吧?”重拳捂着头躺下,现在他头晕得厉害。

“应该差不多了。”山狼靠在床上,“听队长说他们已经是第二次出任务了,我们这边浪费了太多的时间。”

直到第二天早上对阿伦德尔手下特工的抢救工作才算结束,手术完成后总算是保住了几个重伤员的性命,其实在出前他们就预料到这次任务会有伤亡,但却没预料到会是这种结果。损失远远过了阿伦德尔的预计。

玛丽和平子帮着救了一晚上的人,抢救结束之后她们几乎累的虚脱,这个敌人还真够隐蔽的,在镇子里的特工传来消息,整个镇子已经被封锁,昨天晚上警察和贝德的人遭遇之后损失惨重,现在警方正在暴怒的飙,但他们却不知道昨天晚上到底是谁伏击了他们。

“一群白痴,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连点头绪都没有。”幽灵关掉电视,他没心情继续看官方新闻。

“你指望他们有什么现?这里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出现过大规模的枪战,这些警察很少有人有这方面的经验。”山狼靠在沙上说道。

“他们会不搜索郊区?”重拳有气无力的问道,一直处于头晕状态让他很不适应。

“怕什么,我们可以随时转移。”幽灵无所谓的说道。

“我现在就是不想动。”重拳躺在床上,“一动有晕得厉害。”

“我可以抬你出去。”幽灵过去拍了拍他头颇为戏谑的说道,“没关系,我们不会丢下你。”

“滚。”重拳一巴掌轮过去,结果幽灵早有准备,闪身躲开了。

山狼摇了摇头,没在参与到这无休止的扯皮中,他有自己的工作要干,关于这次行动的报告还没完成,不得不说这次任务非常的失败,浪费了大量的时间、人力、物力,只得了这么一个结果,不是他们太无能,是萨迪曼太狡猾,人说狡兔三窟,可他觉得萨迪曼何止三窟那么简单?

虽然这次他们损失不大,但从阿伦德尔那边却没那么幸运,估计队长和马丁都要面临美国方面的压力,这次任务开始的时候美国的情报部门就对本艾伦一直隐瞒消息的做法不满,现在终于找到机会进行指责,所以队长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现在山狼对下一步的行动有些迷茫,没有方向感,一直以来针对“握手”组织的复仇行动都处于这一状态,没有几次能明确而又顺利的完成任务,难道是情报收集能力方面出了问题吗?应该不是,有马丁这个情报官作为后盾就算不能提供详细的情报也布置让他们走这么多的弯路,何况很多任务他的人也参与其中。

想到这些山狼突然现一个问题,那就是所有针对与美国有直接关系敌人的任务都完成的比较顺利,而针对“黑血”仇家的任务却都困难重重,难道是老美在不关系自己利益的时候在放水?山狼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虽然他一直对马丁上级的故意隐瞒情报不满,但他却从没想过老美会因此而放水。

放下这些暂且不提,每次任务失败的主要原因都是情报的不及时与不准确,另外“握手”组织设下的陷阱和传递出来的假消息让他们疲于应付,虽然绝大多数任务他们都能完成,但实际上他们还没真正碰到“握手”组织背后利益集团,比如萨迪曼,比如另一股到现在仍然隐藏在暗处的势力。

山狼将自己的想法也附在了报告的后面,但过去之后没多久山狼就打来电话将他臭骂了一顿,职责他不相信盟友,并且警告他立即放弃这种想法。

山狼很郁闷,只是说了一些自己的见解,却被本艾伦骂的体无完肤,他觉本艾伦变了,虽然因为任务的原因和本艾伦相聚的时间越来越少,但每次回去他都会现本艾伦都变得与以往略有不同,最明显的就是没有耐性,开始山狼还觉得这可能是从事情报工作压力太大导致的,但现在想想,恐怕没那么简单,本艾伦好像隐瞒了什么,这一点让他觉得很不安。

报告交上去之后只得到了一顿臭骂,这让一直在外面浴血奋战的山狼心里多少有些不平衡,但这件事他并没有告诉其他人,作为一个队伍的长官,他更清楚队伍中的稳定性有多重要。

第二天本艾伦又打来点名询问了一下他们这边的情况,话语中本艾伦用暗语告诉他用安全线路联系。

山狼还没弄懂本艾伦的意思电话就被挂断了,但他还是立即准备安全通信。

所谓的安全通信是“黑血”内部特有的通信方式,他是信使设计的一种反监听通信系统,设备很小,使用的时候只需要和普通通信设备相连即可,通过过滤与加密来答道翻监听的目的,早期型号只有音频通信功能,而现在他们使用的第四代产品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实现音视频同步。

山狼不清楚本艾伦到底要干什么,但他明白,非紧急情况本艾伦是不会开启安全通信线路的。

带着疑惑的山狼出了门,他卸掉了所有装备,只带了一把手枪和一部信使提供的应急用的手机,这部手机从外表上看普通的甚至有点掉渣,但其内部功能却级牛逼。

山狼进入林子之后找了安静的地方拨通了手机,很快本艾伦那边就接通了,他应该是一直在等着山狼的电话。

“安全吗?”本艾伦问。“嗯。”山狼看着四周。这时候信使的声音闯了进来:“注意,使用加密频率3,随即确认密码nr96,线路98,无视频功能,屏蔽不明信号数量5,稳定度百分之四十,声音识别确认,通信安全度确认,你们只有四十五秒安全通话时间。”

听到这些山狼才明白原来之前本艾伦问的安全与否是对信使缩短的,同时通过这些内容山狼觉得事情变得严重起来,这是安全线路,怎么会有不明信号入侵?难道他们一直在受人监事?

只听本艾伦道:“山狼,听我说,我们的处境并不像想像中的那么安全,很多人在监视我们,包括美国的情报机构,所以一言一行都要注意,千万不要大意,现在这些机构的目的我还没查清楚,但能肯定的是短时间内他们不会威胁到我们。”

山狼不明白本艾伦话语中的含义:“队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会有人监视我们?他们的目的是什么?端起内不会威胁到我们是什么意思?”

“这些问题我暂时还没法回答你,你只要清楚一点,那就是我们并不安全,任何时候我们都被人监视着,包括现在我们的通话,他们正在努力破解我们的通信。”

信使:“你们还有二十秒。”山狼立即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保护自己。”本艾伦叹息着说道,“情况没明了之前不要引起他们的注意,敌方身边的特工,另外这件事我不希望除你之外的其他人知道,我们的队伍中并不如你想想中的那么纯洁。”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