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24、突袭城堡(05)

224、突袭城堡(05)


                经过幽灵和山狼的搏命冲杀终于攻入了是萨迪曼最后的藏身之所,到处都是硝烟和枪声,狼藉的房间里横七竖八的倒着数具尸体,萨迪曼被幽灵拖出来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否认自己的身份。??.?`

“你们搞错了,我不是萨迪曼。”萨迪曼的声音非常的清晰,这倒是大大的出乎了山狼和幽灵的意料,因为他们之前的侦查中现萨迪曼从不大声说话,看似是因为喉咙受过重生导致声带受损,但现在看来恐怕不是那么回事儿。

“少他妈装蒜,别以为你否认我就不会杀你。”幽灵骂道,但为了保险期间他还是仔细看了萨迪曼的脸,没错就是这张脸,所有特征都附和。

“我只是个替身。”萨迪曼动了动居然从地上坐了起来。

他居然能坐起来,幽灵和山狼心里都咯噔一下,他们已经察觉到,事情好像正在向他们不希望的方向展,先不说这个萨迪曼的话是真是假,按照艾森布劳恩的话说,萨迪曼在莫尼比亚任务中被埋入了废墟,重创之下已经变成了瘫子,一个高位截瘫的残废,可现在他们看到的却完全不同,究竟是艾森说了谎话还是他了解的情况有误?或者这真是个冒牌货?山狼看着地上的萨迪曼,如果说这是个替身那这个人和萨迪曼长得也太像了,

“虽然他们打断了我的腿,但我和萨迪曼不同的是他是高位截瘫,但我只是无法走路,至少我还能坐起来。”说着他从容的捡起散落在地上的雪茄点上,“你们消化这个可能需要点时间,没关系,我详细那你们肯定有办法辨别我的真假,但我提醒你们,必须抓紧时间,现在我就说一些我知道的关于萨迪曼的事情,这里只是他多个藏身地中的一个,他还有别的替身,我,我们都是因为为身材和他差不多,而面部特征又很像,为了把我变成他的替身他甚至给我做了整容手术,相同的也会被他变成残废,他我们想要的一切,但他最不清楚我们真正需要的只是呆在家人身边。”

“别以为我们会相信你。”幽灵咬着牙说道,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在内心深处已经开始相信面前这家伙所说的话,只是在主观上不愿意承认罢了,有些时候人就是这样,明知道自己错了但还是想要找一个可以说服自己接受现实的理由。

“我不期待这一点,相信与否对我来说都一样。”萨迪曼吸了口烟,“反正你们会杀我,我又何必说假话?”说着他扯开自己的库管,“我这双腿是被打断的,你们应该能看出来,萨迪曼在废墟下面拔出来的时候腿骨已经断了很多节,而我的只有一处伤,这难检查。”

幽灵身手摸了摸,果然如他所说,他看了看山狼没说话,但目光里的东西已经说明了一切。

山狼摘掉防毒面具,用随身电脑调出萨迪曼的面照片打开手仔细的进行细节对比。

萨迪曼干脆扬起脸让他看个清楚:“虽然做过整容手术,但细节不可能完全一致。”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和脸上的伤疤以及左鬓角。

经过一番对比之后山狼果然现了差异,这个萨迪曼和照片上的的确略有不同,而且能看出他脸上的伤疤是后做出来的,耳廓形状也略有不同,这个人左鬓角处的髻下面缺少一块痣,如果是不是仔细的对比这个人和萨迪曼几乎一模一样。

“你他妈到底是谁?”山狼问道。

“我只是个倒霉的替身。”替身吸了口烟,“一个以教书为乐的小学教师,就因为我的长相和身材……”说到这他叹口气,“我的学校在萨迪曼的控制区,一年前我被抓走,萨迪曼以我的家人为要挟逼我成为他的替身,我不得不同意,于是他给我做了整容手术,队伍进行训练,但还没等我开始替身生涯他就出了事儿,他们又把我弄残,再次给我做整容手术,重新对我进行特训,让我适应轮椅上的生活,让我继续模仿那个恶魔的一切……为了家人,我别无选择。 ”说完他指着旁边的桌子,“里面一套设备,萨迪曼用他和我保持联系,我在这里怒骂人都由他指挥,我是彻彻底底的傀儡,我受够了,来吧杀了我,我等这一天很久了……”说着他闭上了眼睛,一脸的轻松。?.

“你完全可以以自杀的方式寻求解脱。”幽灵摸了摸他的脊柱,果然这个人的脊柱是完好的。

“你以为我不想吗?”替身摇了摇头,“如果是自杀那我的家人怎么办?虽然他们不需要我的照顾,但萨迪曼肯定不会放过他们,那才是逼迫我就范的筹码。”

“他每天都和你联系吗?”山狼取出那套设备,现是一台卫星通讯设备和一个微型耳机。

“每天两次,如果要在这里处理事情就不定时,他会通过城堡里的监控看到这里的一切,贝德负责监视我的一切行为,这里除了他没人知道我的身份,贝德是萨迪曼的亲信,他负责监视我在这里的一切举动。”

“那萨迪曼在哪?”山狼问。

“我真的不知道,我比人任何人都想杀了他,他毁了我的人生,用家人要挟我,但我永远也没有机会杀他。”说到这他无力地垂下头,“我会尽一切可能告诉你们向知道的,但你们好像时间不多了,想知道什么尽快问。”

山狼皱了皱眉通过单兵电台联系阿伦德尔:“通知的你的人准备撤离,敌人快到了,我们必须尽快离开。”

“这里是个陷阱吗?”幽灵问替身。

“应该不算,这里只是萨迪曼的一个藏身之处,他偶尔会来一次,但时间不固定,也不会住太久,很少有人能掌握他的行踪,他生性多疑,性情暴躁,只相信少数亲信,尤其是在莫尼比亚受重伤之后,他更加暴躁无常,那次醒过来之后他搞了一次大清洗,干掉了很多手下。”

“你在这里多久了?”幽灵又问。

“七个月零八天,从我接受完特训就被运到这里,以萨迪曼的身份存在,这段时间里他来过一次,住了五天,期间我一直被关起来,直到他离开,对了,萨迪曼的主要产业经营的所有指令都是从这里通过我出的,几乎认识萨迪曼的人都以为他在这里,带上那边的文件,里面很可能有你们需要的情报。”

“死之前还有什么要求吗?”山狼换上一个新弹夹问。

“没有,替我杀了萨迪曼那个砸碎。”他咬着牙说道,“这是我唯一的愿望,他让我失去了太多的东西。”

“为什么不求饶。”幽灵收起那套通信设备。

“你们来了,我要是不死家人肯定会遭殃,萨迪曼会认为我泄漏了什么,那混蛋多疑,我的死亡会换来家人的安全,这已经很值得了。”

“好。”山狼举起枪顶在他的头上。

“手底下干净点。”替身闭上了眼睛,一脸的从容。

幽灵开始搜罗屋里的东西,带走任何可能存在情报价值的东西,文件、硬盘……

“我改变主意了。”山狼收回枪。

“为什么?”替身居然露出了失望表情。

“如果真如你所说那我就让你死的有点尊严。 ”山狼捡起地上的手枪丢在床上,“我们离开之后你自行了断。”

“谢谢。”替身很惊讶的看着山狼,“感谢你的慷慨,作为回报你可以带走保险柜里的钻石,价值我不清楚,不过应该可以换来几辆法拉利。”说完他看相了墙壁上挂着的一副油画,“萨迪曼和贝德并不背着我,在他们眼里我只是一个可怜虫,就算给我一座金山都没用,因为我根本离不开这个地方。? ?.??`”

“带走。”山狼对幽灵使了个眼色。

幽灵点了点小心的取下了油画,保险柜居然没上锁,这并不难理解,在替身眼里这些钻石和普通的石头没什么两样,因为他根本就没机会将其变成现金,在这种封闭的环境中甚至还不如一顿可口的饭菜有价值。

“我不得不再次提醒你们,时间不多了,萨迪曼在这座城堡的外围布置了大约两百名手下,你们必须尽快离开,另外城堡顶部的直升机已经坏了很久,萨迪曼不在这里也没人修复,这里的人都很懒,你们还是想其他办法的好。”

“谢谢。”幽灵将一堆晶莹剔透的钻石塞进背囊。

“我们走。”山狼提枪出了很,一边走一边通过单兵电台联系阿伦德尔,“你们那边情况如何。”

“敌人的进攻狠猛烈,我们已经分批撤离,你们快点。”

“收到。”山狼有问留守在别墅的玛丽,“外围敌人现在的位置。”

“已经通过护城河正在进入城堡,你们的时间不多了,另外敌人开始搜索这附近的建筑物,我们也必须尽快离开。”

“收到。”山狼拍了拍留守在通道口的狮鹫示意他撤离,嘴里继续对玛丽说道,“你们尽快离开,我们在备用集结点汇合,注意安全。”

“嘭……”卧房里想起了一声枪响,是替身开的枪。

“幽灵。”山狼指了指一侧的墙壁。

“已经在做了。”幽灵不断难道取出炸药贴在墙上,他要把这里变成一片废墟,就算替身没有对着自己的脑袋开一枪他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原路返回是不可能了,不提堵在外面和阿伦德尔的人鏖战的敌人,就算你他们能突破这一防线外围赶到的敌人也会将他们堵在一层,他们根本就没时间进入地下,所以他们必须走捷径被豹子携带的金属感应炸弹炸开的那个缺口,他们直接下去,能节省一分钟时间,还能完全避开正在涌入城堡的敌人,这是他们离开唯一的机会。

“重拳怎么样?”山狼问狮鹫。

“刚才醒了片刻,又昏过去了,伤势不轻,但没有检查设备现在无法确定。”狮鹫回答道。

“嗯。”山狼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

缺口处阿伦德尔的人已经架好了绳索,几名特工已经带着伤员下去,这里可以直通一层最里侧的位置,离阿伦德尔他们潜入城堡的那条线不远。

“撤退。”山狼指了指幽灵,“我不希望敌人知道我们的去向,至少短时间内不该知道。”“这当然不是问题。”幽灵将大量的c4贴在敌人进入这里的必经之路上然后对正在远处阻击敌人的阿伦德尔大喊道,“走啦,别纠缠。”

“敌人太多了。”阿伦德尔边打边撤,“他们疯的进攻,现在已经把外面的通道完全占领,我们一撤走他们马上会跟上来。”

“用炸药。”幽灵打开重拳的背囊取出里面的炸药塞给一名特工,“要塌方的效果,让敌人短时间进不来。”

“知道了。”特工抱着炸药冲向了战斗地点,阿伦德尔拖着一名伤过来,“幽灵带上他先走,我负责阻击敌人。”

“你只有不到一分钟时间,外面的敌人已经开始进入城堡了。”幽灵提醒他。

“放心,我心里有数,不能让这些王八蛋占便宜,我要让他们好看。”阿伦德尔暴怒的喊道。

“我在下面等你。”幽灵可不会意气用事,他会准确的判断面临的困难,除非是山狼他们有生命之忧,否则他才不会为别人冒险。

一层找不到一个敌人,他们全都去上面攻击阿伦德尔的防线了,山狼一马当先沿着通道向底层飞奔,这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山狼,外围敌人已经进入城堡东区,可能会经过你们的预定路线。”玛丽继续通报情况。

“知道了,你们的位置。”山狼压低声音问道。

“已经撤离,我们在车上,别墅已经装满炸药,敌人不会捡到任何便宜,虽然现在不是时候,但我还是忍不住要问一下,重拳……”玛丽还在惦记着重拳,有一段时间没听到重拳的声音,她隐约间已经察觉到重拳可能出事儿了,但在任务中她并没有询问任何关于他的消息,直到现在,她终于忍不住了。

“还活着,回去再说。”山狼放慢了脚步,因为他听到前面有动静。

小心的走到转角,他看到了大批的敌人正从前面不远处经过,步枪、战术背心、夜视仪……一切设备携带齐全,敌人的准备非常充分。

“快快快……”有人催促着,“他们还在里面,动作快点,老板有令,一个不留。”

看来萨迪曼已经知道这里生的一切,他正在调动这里所有能调动的力量赶来,山狼不得不佩服萨迪曼的能力,躲藏在某个地方,看戏一样看着这边生的一切,然后遥控指挥这边的人。

山狼摆了摆手让后面的人放轻脚步,敌人太多了,一旦被现他们恐怕真的没机会离开这个地方。

狮鹫背着重拳跟上来向外看了看又无声的缩了回去,幽灵带着几名特工和伤员6续赶到,所有人都保持着安静,山狼等着前面,等待敌人经过。

“妈……的!”重拳很不是时候的醒了过来,含混不清的骂了一句。

狮鹫立即捂住了他的嘴巴,山狼心里一抖,外面的敌人很可能会听到。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山狼靠在墙上紧握机枪随时准备应对生的任何事情,但幸运的是敌人正忙于涌向上层,根本没人注意点这细微的声音。

很快大批的敌人经过,山狼松了口气摆了摆手带着人继续前进……

“轰……轰……”上一层响起了剧烈的爆炸声,阿伦德尔狂奔着跟了上来,是他引爆了第一批炸药。

伤员数量比预计的要多,阿伦德尔他们经历的战斗非常惨烈,在数倍于他们的敌人疯狂境况下他们的死伤过半数。

一路奔波他们终于返回底层的下水道入口,伤员先进入之后山狼指了指幽灵又指了指上面。

幽灵点了点头取出遥控器按了下去,瞬间剧烈的爆炸接连不断的响起,整个城堡开始不断的颤抖,屋顶不断的有尘土落下来,爆炸的冲击过于剧烈,这一层很多地方开始生坍塌。幽灵最后一个进入下水道,随手在墙上按了一块c4,这是阻挡敌人追击的最有效办法。

众人在下水道里狂奔,臭水中再也没人抱怨什么,他们现在能做的就是跑,逃离这里,只有远离这个范围他们才是安全的,下水道空间太小了他们根本提不起度,在跑出去几百米后幽灵引爆了洞口的炸药,这次爆炸的声音很小,幽灵控制了药量,目的是封堵入口,所以没必要用太多。

城堡的爆炸还在继续,整个下水道都在跟着颤抖,很多地方都有碎石落下,这次爆炸的威力不亚于一次小型的地震,城堡里的敌人可算的倒了大霉。

从排污口出来之后他们回头看城堡,现城堡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样子,原本挺拔的城堡顶部已经被消去了三分之一,很多地方都在冒火,偶尔还有爆炸声响起。

“上车,我们走。”阿伦德尔甩掉粘在脸上的卫生纸头也不回的直奔停在不远处的面包车,这次他的损失不小,光死在城堡里的就有四个人,伤员数量还没法统计。

“怎么他妈这么臭?”重拳含糊的说道,这家伙已经是第三次醒过来了。

“我们出来了。”狮鹫将他塞进面包车,“还没脱离危险,保持安静。”

“干……”重拳骂了一句开始呕吐,吐得满车都是。

“脑震荡。”幽灵翻开他的眼睛看了看,“头晕?”

“很……晕!”重拳含混的说道。

“我们走。”山狼拍了拍驾驶位上的特工。

两辆面包车一头扎进了夜色,为了保险他们没开车灯,现在他们还在敌人的控制范围内,不得不小心。

穿过一片杂草地上了主路之后再走两公里就能离开这片区域,那里是敌人控制的边缘地带,希望敌人已经将注意力完全投入到了城堡那边。

“嘭……”车顶一声巨响,紧跟着开车的特工头颅突然不见,鲜血碰得满车厢都是,仪表板上被打出了个大洞,尸体压在方向盘上,面包车瞬间失控,开始横冲直撞,幸好这里是开阔地才没有翻车,山狼扑上去抓住方向盘努力控制住方向。

“巴雷特,他在我们后面。”狮鹫看了一眼车顶的大窟窿说道。

“,他尸体弄出来。”山狼大吼,旁边的特工抓住无头的尸体向后猛拉,但急切之间却怎么也弄不出来。

“嘭……”一枚子弹贴着面包车的车顶飞过,在上面撕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一公里外的一栋别墅顶部,贝德抱着巴雷特m821从容的扣动这扳机……

旁边的一名手下举着望远镜担任观察手:“他们的车太快,很难击中。”

“怎么可能就这么让他们跑了?”贝德努力的将面包车套进瞄准镜的十字线,但面包车不停的晃动,他根本就没机会开枪。

“队长,我来!”一个人爬上屋顶站在贝德的身后。

“太好了,巴基,你是我们中最好的。”贝德大喜,起身让开,“动作快点,别让他们跑了!”

“愿意效劳。”巴基将眼睛贴在瞄准镜上……

尸体终于被从驾驶位上拖了出来,山狼挤过去猛打方向控制着面包车躲避敌人的射击。

“他们在那栋别墅上,距离12oo,加,还有7oo米我就能脱离他们的有效准确射程。”幽灵趴后车窗上盯着别墅的方向。

“如果是精准射手我们在3ooo米之前都无法摆脱他们。”狮鹫回过头也看相别墅,“一辆车比一个人的目标大很多。”

“嘭……”面包车的后侧一角被轰飞,风呼呼的灌进来。“3ooo米……,在这之前他至少还能开五枪。”幽灵看着狮鹫,“这里是开阔地,我们恐怕没多大机会能逃开,至少要死一半儿……”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