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25、突出重围(01)

225、突出重围(01)


                面包车变成了靶子,在这种地势开阔的地方,在一名专业狙击手面前,他们逃脱的可能性不大,下车会被逐个狙杀,留在车上同样可能被打死。? ? ?.?`

山狼努力的控制着车辆在开阔地上横冲直撞,试图以这种没有规律的行驶方式躲避敌人的子弹,可是在高行驶之下这很危险,车辆很容易生侧翻,但这是现在他们能做到的减小敌人的瞄准几率唯一办法,短短一千多米的距离,开车也就一分多钟,这短短的一分多钟足够生很多事情,敌人可以从容的在他们的面包车上钻几个窟窿,不提会不会击中车上的人,就算击中油箱或者动机,那后果就更加不堪设想。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放手一搏。”狮鹫给重拳系上安全带,“把所有的战术手电都拿出来,制造炫目光线。”

“这个距离?这么小的手电?能管用吗?”幽灵以为自己听错了。

“总比等死强。”幽灵翻出自己的战术手电,“黑夜中哪怕是一点光亮都能影响狙击手瞄准,希望我们的能做到。”

谁都知道他说的有道理,但谁都清楚这个距离这点光亮产生的效果是多么的有限,他们更相信这是狮鹫对他们的一种安慰,一种在没有办法的清醒的一种尝试……

“我有办法了,但要冒点风险。”山狼猛打方向同时踩刹车,面包车原地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因为度太快面包车差一点就来个大翻个。

“嘭……”面包车的左后视镜被打得粉碎,子弹穿过车门几乎是挨着山狼的屁股打进了车座,然后毫不停歇的击中了底盘,车子跟着一震。山狼挂倒挡,踩油门,开始倒车行驶,同时他打开了前大灯,一道刺眼的白光突然亮起。“。”别墅的巴基骂着立即将眼睛离开了夜视瞄准镜,“该死,居然用这招。”

夜晚中眼睛对光线的感知是非常灵敏的的,根本就无法忍受强光刺激,而通过夜视瞄准镜看到强光,就和带着夜视仪被闪光弹刺激是一个道理,只是汽车灯光没有闪光弹强烈罢了,但就算这样突然的亮光直照过来也足够让射手头晕眼花。“滚开。”贝德大怒,他一把推开巴基抓住了狙击步枪,他想亲自上阵,但就这几秒钟的时间面包车又远了上百米,山狼极限倒车度并不慢。“嘭……”贝德扣动扳机,但不知道是因为他手法的问题,还是i因为车灯闪烁阻碍瞄准,这子弹不知道飞到了什么地方。

“该死。”贝德大骂,继续忍者强光调整枪口射击,但又连续开了两抢都没击中。

“来不及了。”巴基在一边揉着眼睛说道,“三千米以外我都没信心击中高行驶的汽车。”

“,就这么让他们跑了。”贝德不甘心。

“通知镇子里的人注意这两辆车,短时间内他们不可能更换车辆。”巴基晃了晃头很佩服的说道,“这种办法都想得出来,高手。”

“好了,他们没机会了。”狮鹫拍了拍山狼的肩膀,“你真有办法,佩服。”

“都他妈是被逼的。”山狼又一个原地大转弯。

“应该是贝德。”幽灵看着车顶上的单孔,“还记得他杀人用的巴雷特吗?”

“在城堡里战斗到最后,只有他不知去向,应该是早就跑出来了。”山狼松了口气,但脚下继续加,在没离开这片开阔地之前他不打算减。

“居然让这疯子跑了。”幽灵摇了摇头,“他是萨迪曼的手下,总有一天还会碰面,到时候在解决他。”

半个小时后,他们到达预定地点,玛丽等人早已等在了那里,并且准备好了各种抢救伤员所需要的一切。

“附近安全吗?”山狼看着四周问忙碌的玛丽。“检查过了,没有问题。”玛丽摸了摸重拳的头,“他情况怎么样?”“初步确认是脑震荡,但需要进一步检查。”狮鹫将重拳放下,“交给你了。”说完到玛丽的他们的车上翻出m11o狙击步枪以及相应的备用装备,“我去放哨。”

“我的人已经在哨位上了。”阿伦德尔说道。

“这是我们的习惯!”山狼抓起一瓶水灌下去,“可以把你的人抽回来照顾伤员。”

“开启所有预警系统。”阿伦德尔敲着手臂上的随身电脑检查系统的开启情况,然后对山狼道,“我已经给你们提供了相应的权限,这里的所有防御监视系统在你们的随身电脑上都有显示。”

“知道了,先抢救伤员,我们来负责外部警戒和保护工作。”山狼从车里取出备用的弹鼓和幽灵一起出了门。

天很黑,没有月亮,漫天的星斗很漂亮,山狼深吸了一口气爬上了一侧的大树,不用分派、不用商量,狮鹫、幽灵和山狼三人就已经控制了这里的三个方向,如果重拳没有受伤,那四个人将构成一个严密的防御体系。

“你们都需要检查身体。”耳机里狮鹫轻声地说道,“爆炸中你们都出现了内出血,需要及时进行检查。”

“没什么大不了的。”幽灵很无所谓地说道,“我的身体我最了解,伤势不重,不必要检查。”

“没事儿,我还能坚持住,我倒是很奇怪,你就怎么没受伤呢?这一点我们都要像你学习。”山狼淡淡地说道,其实他已经非常的疲劳,浑身上下痛的要命。

“运气。”狮鹫简单的回答,看得出他没想过多解释。

山狼叹了口气将这边所遭遇的一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本艾伦,对此本艾伦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他只是告诉山狼,注意安全,寻找合适的藏身地等待进一步的行动指示。

“写一份详细的报告交给我,在新的命令到达之前寻找安全地点休整,必须保证自己的安全。”说完本艾伦结束了通话。

“队长是不是已经麻木了?”幽灵对于本艾伦的平淡反应颇为不满。

“难道你希望他大呼小叫?”山狼抽了抽鼻子,“,这身衣服太臭了。”

“至少我们有命逃出来。? ?w?”幽灵摸出一带作战口粮就着身上的臭味儿吃了起来。

“我们可能暴露了。”狮鹫低声道。

“什么?说清楚点!”山狼没听懂。

“有车辆正在向这边靠近。”狮鹫动了动狙击步枪,“九点钟方向,黑色越野车,停下来之后就没见有人下过车。”

“车里的人在监视我们。”山狼举着望远镜观察了一阵,“应该是四个人,具体情况看不清。”

“怎么找到我们的?一路上我并没有感觉到有人跟踪。”幽灵将吃了一半的口粮收起来,抹了抹嘴继续道,“难道他们也有卫星追踪设备?”

“不要把问题搞的那么复杂,他们应该还没那个实力,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镇子里应该有他们的眼线,这个时间段在外面活动的车辆本来就不多,我们车辆和刚从阿富汗打完仗回来的没多大区别,特征实在是太明显。”狮鹫将瞄准镜的十字线定在越野车的驾驶位置,“所以,只要在镇子的几个关键位置布置好人手,稍加留意就会现我们进入镇子。”

“玩儿这套,居然跟到了间谍的身上来,看来我们是达意了,忽略了这一点。在这之前我还以为他们都被埋在了城堡里。”幽灵摸了摸自己的战术背心,还有四个弹夹,因为是出来放哨的,所以他没带那么多。

“山狼,要不要动手。”狮鹫盯着驾驶位上的司机说道,只要有命令,那家伙就没命了。

“等等,先弄清他们来了多少人。”山狼很沉稳,并没有急于动进攻,他按着通话键联系阿伦德尔,“我们暴露了,准备撤离。”

“不可能,这里是我们最隐秘的藏身地,不可能这么快就被现。”阿伦德尔根本不相信,但山狼的话他又不得不信,最后他提着枪爬到屋顶亲自观察情况。

按照山狼的指引阿伦德尔很快现了情况真的有些不妙,他沉吟了片刻通过单兵电台对山狼道:“这里不能就留,我们走。”

山狼道:“我们还能去哪?你的伤员怎么办?他们能否禁得住再次颠簸?”

“重新选择地点当然没有问题,这些伤员……”阿伦德尔叹了口气,“总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我开始着手准备撤离,外面就拜托你们了,我马上派人帮助你们对付敌人。”

“行了,动作快点,我们还不清楚敌人会不会进攻,没准他们只是负责监视我们。”山狼盯着敌人的车辆,“希望他们的人说已经在城堡之战中消耗的差不多了。”

幽灵颇有信心的说道:“城堡最后一次爆炸至少能炸死他们几十人,伤员数量无法估计,但应该不在少数,至于还有多少人有战斗力这个我也没法估计,不过短时间内能撤出来并投入战斗人肯定不会太多。”

“都不重要了,现在我们只要弄清敌人来了多少人,我们该怎么对付他们。”山狼坐在树枝上调出这一带的卫星图像,一看之下他才现,还真有不少车辆正从不同方向向这边汇集过来,他苦笑着骂道,“真没想到,敌人居然还有这么多人可以调动,所有人注意,敌人正在赶来,预计到达时间三分钟,准备战斗。”

“三分钟?你在开玩笑吗?”阿伦德尔道,“我这边的伤员转移至少需要十分钟。”

“那是你的问题,敌人更希望你不走。”幽灵顶了他一句。

“幽灵,闭嘴。”山狼喝止住他继续说道,“情况有变,你们必须抓紧时间,战斗打响之后我我们会尽量拖住敌人,但在敌人的包围圈形成之前你们必须离开,否则我们只能一起在这等死。”

“好吧,我尽力,外面的事情拜托了。”阿伦德尔倒也干脆,既然时间来不及就更没必要在废话下去,有这时间还不如去帮忙运送伤员。

“你们打算怎么走?”山狼了个很关键的问题,敌人的兵力几乎已经合围,撤离是个问题。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有应急通道。”阿伦德尔道。

“太好了,有了这个就方便多了!”山狼大喜。

“好了,不说了,我去组织撤离。”

“初步估计敌人数量大约在十四人左右。”山狼对照卫星图像反馈的信息说道,“我们时间不多了,狮鹫,准备给他们来过警告。”

“好吧,什么时候动手?”

“听我命令。”山狼甩掉臭烘烘的外调将战术背心直接穿在防弹衣上,“所有人准备战斗。”

阿伦德尔将史密斯和摩根以及另外两名特工派给山狼配合他们的行动,这已经是他们能抽出来的最多作战力量,剩下的人大多人人带伤,现在完全是由轻伤员照顾重伤员,没伤的都出来参与作战了,从这一点上看阿伦德尔在这次任务中损失不小。

“他们正在准备行动。”幽灵通过望远镜看到车里的人正在检查武器,“看来他们真的要干一场。”

“可能是我们在城堡里的表现把他们惹毛了。”狮鹫盯着刚出现的一辆车,“这些人不是城堡里的,应该是外围没有进入城堡的一小部分。”

“又是一场硬仗,看来难以避免。”山狼揉着太阳穴说道,他已经很累了,爆炸中身体受到的伤害颇重,让他有种身心疲惫的感觉。

“史密斯,你们四个守住后门,不要让敌人攻进来,记住只要敌人不动手我们就不主动攻击,尽量给伤员们争取时间。”山狼看了看前面的车辆继续说道,“幽灵,只要敌人有异动就动手,争取第一轮攻击就将他们打懵;狮鹫,负责寻找敌人的指挥官,我想贝德那混蛋应该会来这里,找机会干掉他,另外他们有巴雷特狙击步枪,我不希望那东西伤到我们的人……”

山狼紧锣密鼓的布置着任务,谁也说不准敌人会在什么时候动手,他必须尽快将一切安排妥当。

“玛丽,你们还需要多久才能撤走?”山狼问。

“大约五分钟,已经走了一部分,剩下的正在转移,这已经是最快度了,再给我们点时间。”

“知道了,这边交给我们。”山狼刚想和阿伦德尔取得联系,就在这个时候街道上突然常来了一声巨响,他转头望去,现敌人的一辆吉普车已经炸成了废墟,而更多的敌人已经出现在街道上,敌人开始行动了,后门的方向也传来了枪声,史密斯他们也已经和敌人交火。

“一颗枪榴弹干掉四个人,这才叫爽。”幽灵在通信频率在大声欢呼着,现在他又变成了一个疯子。

“注意,我们是以阻拦敌人为目的,不要过于纠缠,外面危险退入大厅。”山狼呼喝着对众人说道。

“敌人火力太猛了。”幽灵从树上滑下来推进了大厅。

“没现贝德。”狮鹫在干掉三名敌人之后果断更换阵地,之前的位置不能再呆了。

“他不还没露面,大家小心,他手里可是有巴雷特狙击步枪,在那玩意儿面前我们的重型防弹衣还不如硬纸板。”山狼提醒众人。

“我可不想被那东西击中,连个全尸都留不下。”幽灵一边对着靠近院子的敌人射击一边说道。

“敌人太多了,我们坚持不了多久。”史密斯在耳机里喊道。

“必须坚持到伤员全部撤离。”山狼拖过备用弹药袋从里面取出手榴弹不间断的往外扔,只要能延缓敌人靠近的度他不在乎将所有的手榴弹都扔出去。

手榴弹的爆炸此起彼伏,正面的草坪和喷水池瞬间被炸得面目全非。

“效果不错!”幽灵蹲在一边换着弹夹说道,“还有多少手雷?”

山狼瞟了一眼武器袋:“不到十枚。”

“足够了。”幽灵伸头向外看了一眼有迅缩回来,“嘭……”一枚子弹在他头上不足十厘米的地方飞过,如果他动作再慢一点,这一枪能直接击中他的头颅。

“,巴雷特出来了。”幽灵吓了一跳,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大家注意,敌人的狙击手出来了。”

“在三百米外的那栋别墅二层。”狮鹫蹲在角落里说道,的早已弄清楚了敌人所在的位置,“大家小心,这里的所有墙壁都挡不住巴雷特的子弹。”

“,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这个时候出来,真他娘的会添乱。”山狼大骂一气之后又喊道,“投烟幕弹,让他看不见。”

几枚烟幕弹在房间里炸开,几乎所有的窗户都向外冒出乳白色滚滚的浓烟。

“这他妈和烧房子差不多。”幽灵带上防毒面具继续向敌人扫射。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凄厉警笛声远远传来。“警察来了。”狮鹫开了着枪说道,在所有人中他对敌人的威胁是最大的,每次枪响他几乎都能放到一名敌人,那边是隐藏在远处的敌人也无法幸免。“不。”山狼笑了,“那是我们的援兵!”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