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23、突袭城堡(04)

223、突袭城堡(04)


                重拳的声音还没落剧烈的抱在就在豹子尸体上响起,每只豹子身上都绑着一枚炸弹,连续的爆炸将花园炸成一片废墟,一侧的墙壁开一条五米多长的口子,地面已经完全被炸穿,重拳被炸飞出去六七米远落尽通道里昏了过去。??.? `

山狼倒在地上几乎爬不起来,头嗡嗡地响,仿佛身体不是自己的,出了剧烈的头痛之外根本就感觉身体的存在,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被炸得只剩下脑袋还在,他看见狮鹫冲上来将他拖到一边对着他大声的呼喊,但除了嗡嗡的耳鸣之外什么都听不到……

“山狼,山狼……”狮鹫在他眼前挥着手大声地喊着,但山狼一点反应都没有,如同受到惊吓之后变成了白痴,狮鹫无奈身手给了他两耳光,“山狼,醒醒,山狼!”

“你敢打我!”山狼终于有了反应。

“终于回魂了!”狮鹫将他扶起来靠在墙上,“我去看看重拳。”

“我听不见。”山狼耳朵里除了嗡嗡声之外听不见任何声音,身体上的感觉慢慢恢复,剧烈的疼痛让他有种身体寸寸断裂的感觉,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痛楚。他很纳闷为什么爆炸的时候狮鹫离他并不远现在却毫无损的到处跑。

重拳趴在地上,鼻子、眼睛、耳朵嘴巴,到处都在流血,如同中了剧毒死亡的尸体,不同的是他没有中毒死亡那恐怖的面色。

“重拳。”狮鹫探了探他的鼻息又摸了摸他的脉搏,这才放下心来,呼吸微弱,脉搏也很弱,但幸运的是还没死。

“这是什么场面?”幽灵从后面带着史密斯和几个特工上来。

“守住前面。”狮鹫头也不抬的说道,他正忙着检查重拳的伤势。

几名特工快前出守住花园对面的入口,防止敌人突然出现。

“感觉怎么样?”幽灵蹲在山狼面前伸出两根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这是几?”

“滚开。”山狼一把打开他的手,虽然他听不见幽灵说什么,但对他要干什么还是非常清楚的,“有多远滚多远,老子还没白痴到不识数。”山狼挣扎着站起来,头痛得厉害,稍微一动就晕头转向,“重……重拳!”山狼扶着墙大声说道,几乎是在吼叫,人都有一个习惯,就是在自己听那个不见的时候不知不觉的提高嗓门,他也不例外。

“还活着!”幽灵在他面前晃了晃手,然后打手语告诉他。

“嗯。”山狼点了点头,“,这是什么玩儿法,豹群袭击加金属感应炸弹,这个贝德不愧是恐怖分子出身,花样翻新。”

就在这时守在前面的特工们和赶来的敌人交火,幽灵提着枪赶上去帮忙,重拳依然处于昏迷状态,狮鹫还在给他检查身体。

“情况如何?”幽灵问了一句。

“没有生命危险,不过短时间内不会醒,伤到了头!”

“有命在就好。”幽灵丢下一句话向前冲去,他现在的形象不比重拳差,脸上还有没干的鲜血。

“山狼,感觉怎么样?”狮鹫将重拳背起来,用绳索固定。? ? ?.

“我听不见。”山狼不理他,一瘸一拐的向前冲去。

“都变成聋子了!”狮鹫无奈,背着重拳跟了上去。

里面的敌人不多,但依靠有利地形将他们堵在了外面,手榴弹不断的扔出来,炸得他们根本无法靠近。

“扔闪光弹。”幽灵在后面大喊。

“抱歉,我们的闪光弹在外面的战斗中用光了。”史密斯无奈的说道。

“用光了?”幽灵一愣,随即骂道,“你们真浪费。”说完取出两枚闪光弹丢了进去,白光过后,幽灵又向里面扔了两枚催泪弹,最后对着通道顶部又打了两枚枪榴弹,爆炸中下落的碎石如同下雨一般。

“冲……”幽灵一马当先杀了进去,通道里到处都是碎石,敌人已经被催泪弹逼得退走,只丢下几具尸体。

“前面就是敌人最后一道防线了,大家加把劲。”幽灵冲过烟雾现里面是个巨大的展示厅一样的空间,里面摆着各种工艺品,油画、瓷器、雕塑……很多位置都空着,不知道是因为本来就空着还是在开战的时候被人收走了。

“私人珍藏?”史密斯咂了咂嘴,“不错啊,这……”

幽灵一脚蹬在他屁股上将他踹到在地上,几乎同时一排子弹从头刚才站着的地方扫过,打在墙上碎石横飞。

“在这地方呆,你他妈不要命了?”幽灵骂着冲到一个展台后面和敌人对射,展台是石头雕刻的,非常的结实。

“看看而已。”史密斯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跟着冲上去,刚才幽灵那一脚踹的很重。

“在给他们点催泪弹,他们没有防毒面具。”山狼冲后面冲了上来,“注意敌人火力,交替掩护前进。”

“手榴弹。”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丢了两枚手雷过去,大厅另一侧的艺术品瞬间被炸得面目全非,思想者的头,维纳斯的胸,都被弹片削飞了一大块。

“这可是艺术品。”史密斯借机向前推进了一段。

“都他妈是赝品。”幽灵跟在后面,两人交替掩护效果不错,快推进了相当长一段距离。

“轰……”一声巨响,史密斯藏身那块展台上的大卫雕像被敌人的枪榴弹集中,雕像四分五裂,连着左半个肩膀的头颅掉下来正砸在他的头上,直接将他砸晕过去。

“。”幽灵冲上去以检查才现只是昏迷米,原来雕像是石膏的,如果是石头的那史密斯早变成馅儿饼了,“给你们点儿颜色看你。”幽灵转身对着敌人所在位置的屋顶连续射枪榴弹,两枚过去,无数被炸碎的东西落下来,虽然这些东西不至于将敌人砸死,但还是逼得他们抛投鼠窜,幽灵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他躲在展台后面不断的对逃跑的敌人开枪,很快就有三四名敌人倒在他的枪下。

借着这个机会众人一口气攻到了大厅的中部,大厅实在是太大了,他们不可能一下子全拿下来。

“这敌人可真顽强。??.??`”幽灵一边射击一边骂道。

“这里是他们的主场,我们没什么优势。”史密斯晃着脑袋冲了上来,谁也没想到这家伙醒的居然这么快。

“什么主场,就是靠人多。”幽灵抬头看了看现对面只有七八名敌人,“还有催泪弹吗?”

史密斯在身上摸了半天:“就剩下一枚了。”

“丢过去,他们真没防毒面具。”幽灵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弹药,消耗很大,但还足够用。

史密斯将催泪弹丢了出去,隔了几秒钟之后幽灵又丢了两名手榴弹过去,手榴弹凌空爆炸,弹片俯冲而下直接将打在敌人身上。

“走。”幽灵和史密斯一前一后的继续推进,山狼在后面向前望了望,现敌人正在后退,看来是顶不住了。

“幽灵,不要鲁莽。”山狼叫住他,“敌人损失不大,怎么就跑了?这肯定有问题。”

“杀过去看你就知道了。”幽灵躲在展台后面,“里面应该就是萨迪曼的藏身处,这里可能是他们最后的防线。”

“越往后越要小心,敌人不会坐以待不。”狮鹫也跟了上来,重拳还没醒。

“谨慎前进。”山狼的耳朵还在轰鸣,好在已经能听到。

“山狼,外围的敌人已经接近城堡,预计到达时间四分钟。”玛丽继续通报外面的消息。

“收到,继续监视。”山狼皱了皱眉对其他人道,“没时间了,加快进度。”

“走。”幽灵带着史密斯和另外几名特工快向前推进,现在时间紧迫,已经没时间顾及太多了,一旦敌人的援兵进入城堡他们恐怕连撤退的机会都没有了。

大厅尽头的敌人已经跑光了,幽灵端着枪杀进通道,对面是一扇紧闭的大门,通道却没有到尽头,开始转向右侧延伸,很长,看不到尽头。

幽灵指了指门史密斯立即带人冲上去开始往门上贴炸药。

“3、2、1引爆。”史密斯按下遥控器。

“轰……”门被炸了个粉碎,幽灵立即往里打枪榴弹,榴弹炸开的同时里面传来了喊叫声,“别开枪,我们投降。”

“双手抱头,滚出来。”幽灵大喊。

“别开枪,别开枪。”里面敌人喊道。

“快出来。”幽灵往里扫了一排子子弹,“再不出来扔手雷了。”

“别开枪,我们出来,出来。”说话间一个人抱着头从里面走出来,跟着又出来了三个人。

“趴在地上。”幽灵喊道。

几个人照办,史密斯立即带着人冲进了房间,里面是个休息室,搜索之后现没人了。

幽灵上去就是一枪把一个人打死然后用枪顶着离他最近的一名俘虏的脑门:“萨迪曼在哪?贝德在哪?”

“里……里面。”俘虏已经被吓傻了。

“说具体点!”幽灵用枪顶了顶他的脑门,“别耍花样?”

“里……里面有……一间起居室,萨迪曼就住在那里。”

“起来,带路。”幽灵把那个人揪起来。

“不……不,会死的,会死的。”俘虏哆嗦着说道。

“不带路,我现在就杀了你。”幽灵把枪管贴在他耳朵上开了一枪,“快点。”

“别开枪。”俘虏吓得一哆嗦差点趴在地上。

“走。”幽灵推了他一把,“别耍花样。”

俘虏哆嗦着往前走,度非常慢,幽灵用枪口猛戳了一下他的后背凶神恶煞的说道:“快点,我不缺带路的人,别逼我杀了你换一个。”

“是……是!”俘虏加快了脚步,刚走了没多远就被对面射来的子弹送上了一西天。

“妈的。”幽灵骂了一句举枪往里扫射。

地上趴着的另外两名俘虏被两名特工揪起来推到了前面。

“别开枪,是我们。”一个俘虏大喊,“别开枪。”

里面的人不理,继续向外扫射。

“看来他们不管你们的死活。”史密斯在后面说道,“里面什么情况?还有多少人?装备如何?”

“里面有四个房间,一间萨迪曼的卧房,一间贝德的卧房,外面两间里住的都是是他们的亲信,一共有五个人,但刚才你们攻进来的时候由四五个人退了进去,现在里面大约有十个人左右,武器……武器。”俘虏顿了一下,“大概有七八支冲锋枪,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弹药,他们还有多少弹药?”

“不知道,不过不会太多,你们来得太快,我们没机会带上太多,加上之前的消耗应该已经剩不多少了,估计快用光了。”俘虏很合作有什么说什么。

“谢谢。”史密斯突然抓住他的头猛地撞在墙上,俘虏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这个怎么办?”另一名特工问。

“杀了他。”杀了他,史密斯非常干脆的说道。

“不……不要杀我,我知道他们在哪,我知道他们多大年纪,我知道……”俘虏吓得语无伦次,“我是基督徒,我有孩子……”

“嘭……”特工一枪打爆了他的脑袋,在这种情况下没人会听他废话。

山狼、幽灵、史密斯还在和敌人对射,手榴弹不断地往里扔,但敌人顽强的很厉害,他们清楚这是最后的防线,一旦被攻破他们都得死,只要坚持到外面的援兵到达他们还有一线生机。

“操。”山狼被逼急了,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给他们浪费,他把身上所有的手榴弹都扔了进去,然后接着敌人躲避的空当端着机枪一边扫射一边冲了进去。

“你疯了?”幽灵大骂着跟上去和他一起往里冲杀,阻拦已经来不及了,他不能让山狼一个人冒险,山狼是他的恩人,如果没有山狼自己现在还在缅甸的丛林里游荡,是他给了自己新生,他曾经过誓,这条命就是山狼的。

敌人显然没料到他们会用这种玩儿命的方式往里冲,等明白过来山狼和幽灵已经接近最前面几名敌人,爆炸结束之后他们刚伸出头来准备反击赫然现两个人已经冲到了进前,就一愣神的功夫山狼的机枪已经扫过去,两名敌人瞬间被干掉,幽灵盯着身上中弹的剧痛一头装进了身边的房间,他几乎是压在敌人的身上闯进去的,两个人一起倒在地上,倒地的时候幽灵回手就是一个重撞肘顶在了敌人胸口,然后一脚把敌人蹬开横过枪扣动了扳机,子弹推着敌人的实体滑出去老远撞在墙上才算停下来。

幽灵迅从地上爬起来端着枪扫视房间,确认空无一人之后才一屁股坐在地上,身上的剧痛弄得他死去活来,近距离数次中弹的感觉可不好受,防弹衣能救命,但不能抵消子弹巨大的冲击力。

“山狼……”幽灵靠在墙上大喊,外面的枪声还在继续,山狼没反应。

“。”幽灵爬起来回到门口,现山狼正靠在另一边墙壁的凹陷处和敌人对射,他在身上摸出最后一闪光弹大喊着扔了出去。

闪光弹砸在墙上转了个弯直接飞进了敌人藏身的一间房间“嘭”的炸开,里面的敌人一阵惨叫,就在敌人一愣神的功夫幽灵跳出去身体借着冲力猛地倒在地上向前滑行,同时扣动扳机,敌人扫除的子弹大多数都从他上空飞了过去,而幽灵射出的子弹却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敌人的身上,然后他有对着最大的那扇房门打了一枚枪榴弹,房门直接被轰成了碎片。

门被炸碎的同时幽灵的人也到了,直接滑进了房间,敌人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守在右翼房间里的敌人一阵混乱,而大多数人还没从闪光弹的攻击者反应过来,瞎子一样趴在地上乱叫。

山狼冲上去对着里面的敌人一通狂扫,四五名敌人被他打得血肉横飞,之后他转身冲进了最里面幽灵进入的房间,刚进门胸前就挨了一枪,倒地一瞬间他看见两名敌人正缩在墙角向这边扫射。

“趴着别动。”幽灵在旁边大喊。

“,你怎么不早说。”山狼滚到一边。

“我哪有时间?”幽灵骂了一句腾空跃起手里的步枪连续开火,世界将两名敌人干掉。

“好样的,今天潜力打。”山狼从地上爬起来,这才看到角落里除了敌人的尸体之外还趴着一个人,萨迪曼。

“屁潜力,被逼的。”幽灵冲上去将萨迪曼刚举起的手枪一脚踢飞然后拽着他一条胳膊拖死狗一样拖出来。

“萨迪曼将军,这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山狼摘掉防毒面具说道。

萨迪曼没带夜视仪所以他什么都看不清只是瞪着眼睛看着他们。

“你的死期到了。”幽灵把枪顶在萨迪曼头上,“说,空骑在哪?”“你们搞错了,我不是萨迪曼!”萨迪曼冷冷地说道,声音清晰浑厚,根本就不像是喉咙受过伤的人能出的声音……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