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22、突袭城堡(03)

222、突袭城堡(03)


                战斗陷入胶着状态,敌人前后夹击,山狼和阿伦德尔带着手下人被敌人疯狂的进攻打得抬不起头来,这还真像是个陷阱,幽灵的这一嗓子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 ?.

“什么陷阱,你在说什么?”山狼在后面骂道,“把话说清楚。”

“这条通道……”幽灵观察着两侧的墙壁,“肯定有问题,之前我守在外面的时候就觉得奇怪,通道很长,但从来看不到人往里走多远就很快就消失了,当时我以为自己走神了,可现在看来,他们应该根本就没往通道深处走,墙壁上应该有暗道。”

“你确定?”山狼问。

“确定,昨晚上我贝德进来的时候我看到通道的墙壁鼓起来一块,当时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等我再仔细看的时候一切就恢复了正常,妈的,现在想像他应该是开了墙壁上的暗门进到里面去了。”

“那就快点找,再啰嗦我们都得被困死在这儿。”山狼提着枪转到另一边的墙角对重拳和狮鹫吼道,“火力掩护给幽灵争取时间;拉伦德尔,后面交给你们了。”

“敌人太多了,再这样下去我们就完了。”阿伦德尔气急败坏的答道,“后面的敌人还在增加。”

“坚持不住我们马上就得玩儿完。”山狼骂了一句机枪向对面猛扫,他现在的目的是要压制住敌人的火力。

他们控制的通道很短,不到三十米,幸亏两侧的墙壁有着足够的凸起让他们躲避敌人的子弹,否则他们早就完蛋了。

幽灵东敲敲西看看最后在一块墙壁前停下来:“就是这里。”说完他取出了炸药一边往墙上安一边喊道,“退后,退后。”

“,这么屁大个地方你用炸药?”重拳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不要命了?”

“不想死的就离远点,我没时间找机关。”幽灵的疯劲儿上来了,他的话还没说完一枚子弹贴着他的脸飞了过去打在墙上,炙热的气浪扑在脸上烫的他一缩脖子,脸上瞬间冒起了一股焦煳的肉香,“,还能不能让老子安心干点活?”

敌人的攻击越来越猛烈,子弹泼水一样狂扫过来,重拳身上连中五枪,疼得他死去活来:“这防弹衣还不如不穿,死了都不至于遭这么大的罪。”

“你要是想死现在脱还来得及!”山狼丢了两枚手榴弹出去只退回来换弹鼓。

幽灵那边已经做好了准备:“准备起爆,倒计时,3……1!”

“,没你这样的,数完3直接跳到1,2让你吃了?”重拳大骂着扑到在地上,几乎同时距离的爆炸在不远处响起。

连续的爆炸扬起了大量的碎石,硝烟弥漫中一道墙壁被炸出了一道三米多长的口子,空气中满是弥漫的硝烟。

“快进来。”幽灵一马当先冲进了缺口,里面是一条富丽堂皇的通道,墙壁灯还亮着,这里居然有独立的公共电系统。

“退入缺口,快。??.?`”山狼一边用机枪扫射一边后退,胸前不断中弹,他硬挺着愣是没有倒地,就连他都惊讶自己居然有如此之强的定力。

“,幽灵我跟你没完!”重拳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的冲进豁口,刚才的爆炸中一块石头砸在了他的头盔上,差点把他砸晕过去。

“有命出去再说吧!”幽灵提着枪往通道里面冲,敌人居然没有在这里做防御,一个人影都看不到,这不正常。

“阿伦德尔,快进来。”山狼守住缺口吼道。

“退入缺口,快!”阿伦德尔对着还在和敌人对射的手下狂吼。

“给他们来点激烈的!”摩根冲进缺口翻出遥控器,“都进来,快点。”

“你要干什么?”阿伦德尔扫了一眼他的遥控器问道,“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玩儿这个?”“让他们尝尝什么叫碎石横飞,我在刚才停留的几个地方装了c4。”摩根向外望了一眼,“足够他们死上几次了,现在就等他们过来!”

“可恶,什么时候你有了这种癖好?”阿伦德尔骂了一句,“那就然他们好看。”

“是他们自找的,居然敢阴我们!”摩根咬着牙说道,“别他妈以为我们人少就好欺负!”

“别在这浪费时间,继续前进,小心萨迪曼跑了!”山狼在前面招呼道。

“守在这。”阿伦德尔拍了拍摩根的肩膀,“别浪费了你的炸药!”

“遵命,我的大人。”摩根喜上眉梢。

另一边幽灵已经冲进了中庭,不远处是双开的大门紧闭着,他知道这次走对了方向,就在他准备把大门弄开的时候,陡然间眼角的余光现一个黑影从侧面窜出来,度非常的快,劲风中幽灵闻到了一股野兽的味道,是豹子。

幽灵上步回身一枪托砸过去,“嘭……”豹子一下被砸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之后一滚身又爬了起来,龇着牙瞪着眼准备再扑上来。

“噗噗噗……”幽灵根本就不给豹子第二次扑上来等机会,抬手一个三连射扫过去,将豹子的头颅打得稀烂。

另一只豹子哪去了?幽灵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就在这时候身后劲风扑到,幽灵心道不好顺势一个前滚,背上还是重重地挨了一下,豹子的度太快了。

落地、回身、举枪、扣动扳机,幽灵的动作也不慢,但就算这样枪口也几乎顶着豹子的胸膛开的火儿,中弹的豹子一下扑到了他的身上将他压倒在地。

“该死!”幽灵将豹子的尸体推到一边从地上爬起来,这才现背囊上已经被豹子锋利的爪子撕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妈的。”幽灵收起掉在地上的炸药随手贴在了门上。

“什么情况?”山狼冲上来看到地上的两头豹子问道。

“没事儿。”幽灵摆了摆手,“后退。??.??`”

“这门你也要炸?”山狼赶紧后退,对幽灵的疯狂举动他还是很了解的。

“炸!”幽灵的回答简单直接。

“轰……”还没等他动手巨大的爆炸声从身后传来,是摩根引爆了通道里的炸药,他等了半天,就是等敌人冲上来,现在他终于如愿以偿了,数名敌人被埋在了废墟的下面,更多的敌人被飞石和气浪击中。

“妈的,居然抢在我的前面引爆!”幽灵骂着按下了引爆器。

“轰……”幽灵引爆了门上的炸药,两块门板直接向里面飞去,硝烟弥漫中密集的子弹直接扫了出来,无数的子弹扫出来打在墙上火星四溅,看来里面敌人早就准备好了。“果然有埋伏!”幽灵将一块装了遥控引爆器的c4炸药扔了进去,跟着按下了起爆按键,剧烈的爆炸产生的气浪将山狼掀了个跟头,身体重重的拍在了墙上,他爬起来骂道,“你他妈疯了?要是把这里炸塌了我们都得玩儿完。”

“我心里有数。”幽灵嘴硬这有扔进去一块。

“。”山狼翻滚着冲向一侧的角落,还没等到地方爆炸的气浪又到了,他整个人再次被掀飞起来撞在了墙上。

“我日你大爷!”山狼干脆躺在地上不起来了,他怕幽灵在扔炸药。

连续两次的爆炸之后里面彻底安静了,幽灵借着弥漫烟雾的掩护冲了进去,里面是个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的大书房,到处都是炸成碎片的家具,敌人离破碎的尸体被抛得到处都是,满地的鲜血,景象及其血腥,靠角落的地方一名被炸断胳膊的敌人靠在墙上不停的抽搐着,这家伙满头满脸都是血,双眼空洞洞的盯着前方,已经完全被炸得失去了意识。

幽灵对着他的头上补了一枪了解了他的生命,然后直接冲向了对面的大门,还没等他到进前大门突然炸开,碎裂的门板被气浪推着撞在他身上,把他掀飞出去五米多远,又将半截破碎的桌子砸了个粉碎。

“可恶,他们居然学我!”鲜血不断的从幽灵鼻子耳朵里流出来,这种强度的爆炸没要了他的命真是奇迹,他挣扎了半天也没能从地上爬起来。

“整天玩儿炸药,今天怎么被炸药炸了?”重拳将他从地上拉起来,“能不能站稳?”

“你说什么!”幽灵晃了晃脑袋,努力从眩晕中清醒过来,现在他双耳轰鸣根本就什么都听不见,只是自顾自的骂道,“,居然……居然,学我!”

“行了,在后面休息,我打头阵。”说着重拳从一句尸体身上取出四枚手雷拉开保险一股脑的丢尽了对面那扇破门。

“轰轰轰轰……”火光四溅中弹片横飞,重拳一头扎进走廊随手又来了一枚枪榴弹,“轰!”榴弹直接击中一名敌人的后背,那家伙的半截身子瞬间被炸得四分五裂,血雾迷蒙中重拳杀到。

里面是一个圆形的巨大厅堂,中间的长条桌很有点古代欧洲贵族使用餐桌的味道,房间布置得奢华古典,到处都是金灿灿的金色器皿,前面的敌人还在往里逃跑,重拳一边追一边扫射,动作稍慢的敌人都做了他的枪下鬼。

“重拳,不要孤军深入!”山狼在后面大喊,“你前出太多了;小心头顶。”

重拳本能的一个测滚躲向一边,几乎同时巨大的吊灯重重地拍在了他刚才停留的地方,长条桌被砸得四分五裂。

“水晶吊灯,至少值3oo万,真奢侈。”重拳爬起来冲到厅堂的另一头守住出口对后面的人喊道,“动作快点!”

山狼和狮鹫先后到达,三人交替掩护前进,很快追了进去。

“山狼,外围的敌人已经开始向城堡进,最迟十分钟到达,你们必须抓紧时间。”耳机里玛丽说道。

“知道了。”山狼回了一句,然后对其他说道,“动作快点,我们时间不多了!阿伦德尔,搞定后面的敌人。”

“收到,我们正在建立防线,稍后会派一部分人进去支援你们!”阿伦德尔回复道。

“这地方到底有多深?”重拳一边往前跑一边骂道。

“根据对城堡的整体空间计算我们无法观察到地方大约有五千平方。”狮鹫一边跑一边观察这里环境,“这里有监控设备。”

“娘的,他们能看到我们的一举一动。”山狼也现了墙壁上的摄像头,举枪就打,几枪下来数个摄像头被打得变成了零件。

“重拳,想办法中断这里的电力。”山狼守在前面的岔路口低声说道。

“这很容易。”重拳沿着墙壁走了一段取下墙壁灯顺利的制造了一次短路。

走廊里瞬间黑了下来,山狼拉下夜视仪端着枪小心的向前摸去,狮鹫在他后方五米的地方,重拳紧随其后,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这里一个敌人都没有。

就在他们奇怪的是前方出现了宽大的环形回廊,中间是半人高的花草,中间是一个小喷泉,这里居然还有一个小花园,虽然和外面的露天花园没法比,但这里的花草全都是盛开的,空气中弥散着鲜花的幽香。

这个地方有些不同寻常,山狼没有冒险前进,而是摆了摆手让后面的人停下,他打算先看看情况再说。

“你们还是找到这里了。”贝德的声音突然从对面响了起来,位置应该是在花丛的方向。

“别以为设了陷阱我们就会被你们弄死。”山狼摸出一枚手雷,拇指插进了保险环里轻轻一挑,保险环就被拔了出来,但是他没有丢出去,而是握在手里等机会。

“的确有些嘀咕你们了。”贝德的声音很悠闲,“不过你们应该清楚自己的处境。”

“当然,但你更应该清楚自己的处境并不比我们好多少,我想这里应该是封闭的吧,这个地方应该没多少人能进来,因为你们的极度不信任,这种分层次的守卫方式虽然能保证身边全都是亲信,但你们也在无形中把自己的力量分割了。”

“的确,这是我的错!”贝德很坦然,“不过没关系,你们是达不到目的的,这个地方可不是你们想像中的那么简单。”

“我拭目以待。”说话间山狼突然将手雷丢了出去,他已经找到了贝德的藏身之处。

“轰……”手雷在花池中间爆炸,无数的鲜花和泥土被炸飞起来。

“真没礼貌!”贝德并不生气,“既然没得谈那你们就等死吧。”说完对面就再也没了动静。

“他的话是什么意思?”重拳有些莫名其妙。

“谁知道!”山狼摇了摇头,“小心前进,走。”

说完他端着抢先一步进入回廊,跨过栏杆向花池靠近。

“等等……”重拳叫住他,然后侧着耳朵仔细听里面的动静,“虽然我不知道要生什么,但我感觉不太妙。”

“确定……”山狼皱了皱眉小心的退了回来。

“没法确定。”重拳摇了摇头,“只是感觉,感觉不好。”

“听……”狮鹫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说话。

一阵很轻微的,几乎无法察觉的声音从里面穿了出来,好像是脚步声,非常的轻又非常的密集,仿佛来了很多只穿袜子走路的人。

“后退后退!”山狼也觉得蹊跷,为了保险他们立即退出了回廊。

声音越来愈近,密密麻麻的让人听起来非常的不舒服,三人守住暗处紧张的注视着对面,突然声音消失了,这让他们非常的意外,从声音停住的地方判断那些东西应该已经靠近了花池的位置。

就在他们纳闷的时候,花丛里突然伸出一颗头颅,黄绿色的眼睛泛着亮光,尖尖的耳朵,满脸细密的半点。

“美洲豹?”山狼一愣,他没想到出现的会是东西,但他随即又反应了过来,刚才的脚步声可不是一只美洲豹能出来的。

但还没等他多想,那只美洲豹突然纵身跃起向着他这边就冲了过来。

“噗噗噗……”离着还有老远山狼就扣动了扳机,豹子毫无悬念的就被杀死。

“操,就这东西。”重拳骂了一句,可就在这个时候又有四五只美洲豹从花池后面跳了出来,向这边猛冲。

“,萨迪曼是驯兽师吗?养这么豹子?”重拳骂着扣动了扳机,但这些豹子太灵活了,就算是三人同时开枪也被弄得手忙脚乱,幸好豹子在离他们七八米的地方就被全都干掉了,尸体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大片。

“,玩儿这个,,用豹子威胁咱们,是谁他妈想的好主意?”重拳有些不屑。

“豹子背上有东西?”狮鹫盯着不远处的美洲豹尸体说道。

豹子的背上鼓鼓囊囊的就像穿了个马甲,黑糊糊的看不出是个什么东西。“操,它们也是穿着战术背心来的?这是城堡警卫力量的一部分?”重拳骂了一句端着枪谨慎的靠上去打算看个究竟,就在他离着豹子还有机米远的时候突然站住,很疑惑的按了按耳机又小心的向前迈了两步,猛然间他一个急刹车,跟着向后猛退,同时大声喊道,“跑,是金属感应炸弹……”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