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19、锁定目标(06)

219、锁定目标(06)


                虽然不知道这些通道是否和外界联通,但至少是一个机会,尝试过才能知道,幽灵当晚将这一层一半以上的区域探查完毕,制作了详细的内部结构图,城堡太大了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全部探查清楚,而且还有很多警卫把守森严的地方他根本就无法进入。? ??.?`

底层的情况可以用“荒凉”来形容,这里几乎没人来,闲置的房间和通道里满是尘土和蜘蛛网,空气阴凉潮湿,霉气很重,边缘地带是无数巨石堆砌的外墙,厚度甚至过了一层的城堡外墙厚度,幽灵根据上层的结构作为参考找到了从地下通过的排水管道的位置,管道已经完全埋入了墙壁,从外表上看根本找不到,但幽灵还是测出了具体位置做为备用。

小雨一连下了两天,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原因还是身体原因,总之正主一直没有露面,幽灵在这两天三夜里将整个城堡逛了个大概,基本结构已经摸清,至少三分之二的区域绘制了详细的结构图,除此之外三个晚上幽灵经常出入的就是后厨,厨房现很多做好的东西都不翼而飞,厨房的人却没怎么注意,只是单纯的以为是哪个馋鬼晚上饿了来偷了点食物当夜宵,反正幽灵却是吃的不亦乐乎。

第三天终于云开见日,清晨天色就是一片大好,重拳又说了在队伍中认可度非常靠的那句话:“总算出太阳了,再下雨老子都快霉了。”

“今天是个好天气,可能会有收获。”山狼看着透过窗户看着天边的太阳说道,“几天不见太阳,里面的那位我们尚未谋面的老板更怕霉,今天可能会出来晒太阳,好机会。”

“快出来吧,这个地方我已经呆腻了。”幽灵在单兵电台里着牢骚,两天里他过的虽然还算舒坦,但确实没啥意思。

“里面好吃好喝的,怎么还呆不住?”重拳开着玩笑说道。

“你来试试,你在外面吃喝不愁,自由自在,还有美女相伴当然不明白我的感受。”幽灵一边检查着自己的步枪一边轻声说道。

“只有你有这个本事能进入防卫森严的城堡,我们不行。”重拳开始夸奖幽灵,“要不是你,我们恐怕很难确认目标人物的真实身份。”

“别扯淡,现在还没确认,别给我戴高帽。”幽灵不吃这一套。

其实在入侵监控系统之后幽灵就可以离开城堡,因为一旦目标人物出现监控的多角度画面完全确认他的身份,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留了下来,毕竟人为确认才是最准确的,另外他们还需要城堡的结构变化,行动路线等一系列的信息作为今后行动的依据和参考,而且有一个人在城堡里在行动的时候作为内应对顺利进入城堡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在“黑血”幽灵要比其他人更“累”一些,这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身体的疲劳,而是因为他经常执行的一些危险任务的几率要远远高于其他人,重拳是个出色的尖兵,但幽灵却丝毫不比他差,两个人可以称作“黑血”的两个前出的拳头,探查敌情、开辟通道、偷袭、暗杀,两人可谓是一流高手,但轮作战能力重拳要排在后面,幽灵天生狡诈,让敌人防不胜防,只是格斗能力稍逊于重拳,所以两人的配合可谓是天衣无缝,说句让人不太顺耳的话就是如果“黑血”损失了重拳,对整支队伍是一种打击,因为他是一名出色的特种作战高手,若要失去了幽灵,那就是“黑血”的巨大损失,重拳可以撑起幽灵尖兵的角色,但他绝对撑不起幽灵在丛林中无可替代的能力。 .? `

总之,还是那句话,幽灵在“黑血”是无可替代的存在。

太阳慢慢的升上了天空,上午九点多露天花园里终于被阳光所覆盖,幽灵早已警卫们的交谈中得知今天他们的“老板”会出来晒太阳,所以今天的警卫们要比平时精神的多,认认真真的站岗,再也没人老天交谈,看得出他们是要给老板留个好印象。

没多久贝德从里面走出来,今天穿了一件俄军空降兵的迷彩背心,露出一身健壮的肌肉和令人触目惊心的伤疤,那是战争留下的印记和军人的热血勋章。

贝德一边吃着蛇果一边逗引着豹子,结果张牙舞爪的豹子又被他狠揍了一顿,这疯子每天和豹子嬉戏简直和野兽没什么区别。

“小伙子们,打起精神来,谁要是敢给我丢脸明天我就拿他喂豹子。”贝德大声说道,“最近相安无事,但我们不能大意,老板树敌无数,他的安全至关重要,很多人都在寻找他的下落,所以我要求每个人都要拿出作战的精神来完成每天的职守任务,给你们那么多的钱不是让你们来这里养尊处优的,明白吗?”

“是,长官。”警卫们大声回答道。

“嗯,气势不错。”贝德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为了保证大家的战斗力,下周我们要进行本年度第三次为期一个月的轮训,进行体能、生存、作战技巧的训练,大家做好准备,到时候……”

幽灵在暗处盯着这个疯子,正主迟迟不露面,这让他心里有点着急,他在这耗费了两天三夜,不能进入中庭和内庭已经让他有些恼火了。

“队长,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轮休,在这里实在是太无聊了。”一个警卫问贝德。

“集训之后会安排轮休,你们的休假会充分得到保证,这份酬劳丰厚的工作并不是那么好找的,放心,跟着我一切都会给你们最好的,金钱、居住环境、生活条件、美酒、美女、假期……总之,只要你们表现的好一切都应有尽有。”

就在这时候中庭的通道里出现了几个人影,贝德立即转身迎了上去。

“出来了。”幽灵也现了。

“终于把他等出来了。”山狼的声音有些兴奋。

“王八蛋,真他妈沉得住气。”重拳骂道,“先看看他长的什么鸟样再说。”

只见几个人拥簇者一名坐在轮椅上的黑人壮汉从里面出来,因为壮汉侧对着幽灵的方向,他的脸又被一名下人当着,所以幽灵看不到他的本来面貌,只能从手部皮肤的颜色上看出他是个黑人。? ?w?

幽灵立即低下头查看随身电脑,他打算通过监控设备看看这家伙的庐山真面目,但不巧的监控上也无法看到这家伙的正脸。

“老板。”贝德毕恭毕敬。

“嗯。”那人并没有多说话。

一名穿西装随从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汇报工作:“哥伦比亚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交易正常进行,我们已经拿到了酬金,市场趋于稳定,控制区鸦片已经开始收获;昨天两名政府军的间谍进入我们的控制区,被布卢萨上校抓获,钻石矿藏的开采正常进行,上月提高产量百分之五……”

那人躲在太阳伞之下,静静地听着下人的汇报,从监控里只能看见他的嘴和下巴,幽灵的位置只能从后侧方看到他的后脑勺和耳朵,至于他的脸不管是监控还是幽灵,都“无缘”相见。

从能看到的位置上判断这家伙受过不清的伤,脸上和后脑有很多伤疤,大的小的层层叠叠,交汇在一起狰狞可怖。

“娘的,这么邪门?”重拳看着屏幕骂道。

“能不能进行脸型对比?”山狼问一边的阿伦德尔。

“不行,能看到的部位太少了。”阿伦德尔摇了摇头,“他的伞很特别,卫星信号都无法穿透,他是早有准备的,就是为了防止被人认出来。”

“难道他每天出门都打着这把特质的伞?”重拳有些不相信的说道。

“一个人太谨慎了肯定有问题,他如此谨慎就是为了不被人认出来,就算他不是阿伦德尔也肯定是个大人物。”山狼托着下巴说道,“不急,他已经出来了,我们该有这点耐心,再等等。”

“这他娘的真吊胃口。”重拳骂道。

“对,在等等,他不可能不动。”阿伦德尔同意山狼的看法。

幽灵盯着三十几米外的目标:“先这家伙是黑的,这个可以确定,他的肤色不是画上去的,其次他坐着轮椅,说明他的腿是坏掉的,不管是怎么坏掉的,这两点都符合现在萨迪曼的基本特征,现在差的就是面部识别,我的位置特殊,我的位置特殊,所以早晚都会看到,给我点时间。”

“……虽然个方面的进展都非常顺利,但我们前期的损失过大,所以我们这个月我们的收入依然比往年少百分之三十左右,只能维持基本的开销。”那名西装男继续自己的报告,轮椅上的家伙一身不知的听着,附近的警卫也保持着安静,贝德坐在一边拿着一把军刀修着指甲,神情悠闲的如同西装男说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

西装男的报告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最后轮椅上的家伙只是挥了挥手,旁边的另一名随从立即低声说道:“好了,老板有些累了,把报告留下,你先下去吧。”

“老板,不舒服就先回去休息吧。”贝德抬起头说道。

轮椅上的人没理他,仿佛睡着了一样靠在椅背上。

四周一片安静,没人说话,没有任何声音,就连贝德都靠在了椅背上开始闭目养神。

一名随从拿出薄毯盖在轮椅上那家伙的身上。

“,居然睡着了。”守在屏幕前的重拳骂道。

“只是出来晒太阳的,不是出来健身的。”玛丽看着屏幕,“两天三夜都等了,这点耐心都没有?”

“只是看着他有气。”重拳点上一支烟,“不露脸也就罢了,孩不说话,摆谱摆的够大的,他是皇帝?别人都得看他脸色,!”

马丽道:“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方式,和皇帝的区别在于没有绝对至尚的权利,但能享受皇帝一样的生活,他就是这城堡里的皇帝,虽然没有千军万马,但也有几十号手下,就差几个美女相伴了。”

“他这德性有美女也是浪费。”重拳摇了摇头,“天生废才。”

“怪不得看不到美人,原来是他本身就是个废物。”史密斯大笑。

重拳明白他在笑什么,跟着也笑了,的确一个做轮椅的人和太监没什么区别。

“你们真无聊!”玛丽拍了重拳一下。

幽灵很无聊的盯着那家伙靠在椅背上的半个后脑,大约半个小时那家伙终于动了一下,只见他摆了摆手,随从俯下身将耳朵贴过去,他好像用非常轻的声音说了写什么,随从点了点头,然后抬头对其他人说:“送老板回去。”然后开始推着轮椅转向,就在轮椅转过头一瞬间幽灵清晰的看见了那人的脸。

一脸的疤痕,不可怕,可怕的他左边半张脸已经完全变形,幽灵一眼就能辨认出那是被大块的弹片消掉的肌肉和骨骼留下的伤痕,一侧的脸已经塌陷先去,那还是经过整容后形成的了,最接近人性的面部特征。

虽然一脸的伤疤,虽然面部已经完全变形,但幽灵还是一眼认出来那是萨迪曼那张狰狞可怖的脸,只是现在这张脸比以前更像恶魔。

另外他的脖颈上有一大块伤疤,看得出喉咙受过不轻的伤,怪不得他不说话,

“是他。”幽灵按着通话器,“确认,他就是萨迪曼。”

“真的可以确定?”山狼谨慎的问道。

“是的,我确定,我记得萨迪曼那张脸。”幽灵和你肯定的说道。

“好,这次的行动总算是没有白费。”山狼松了口气,准备行动,我们找机会进去。

“去探路的人还没回来,不知道那条通道能不能进去。”阿伦德尔皱着眉说道,他说的是根据幽灵投入城堡排污系统的那几部手机射是信号找到的污水口,但距离非常的远,虽然入口的确可以容人进入,但整条通道是否适合人通过还是个未知数,所以阿伦德尔派了人进入通道进行探查。

“就算那里能走估计也好走不到哪去!”重拳皱了皱眉,“排污系统里面的味道可不好闻,要最好被熏死的准备。”

“有路潜入就不错了,臭不臭不重要。”山狼在地图上将城堡和排污系统的出口做了标记,计算了一下距离,“如果是直线的话我们需要在里面行走大约二十分钟。”

“一般这种地下结构的排污管道是不会修的太曲折,那是给施工找麻烦。”重拳在地图上按照自己了解的建筑习惯划了几条线,“根据我的推测这可能是管道大概的走向,按照城堡早期规模修建,应该是根据城堡早年的排污系统改造的,管道只是前后一部分,里面的应该还是石头堆砌的通道,因为早起城堡里生活的人要比现在多得多,所以需要足够宽敞的排污系统才能满足每日产生废料和垃圾的排除,所以肯定能容纳单人通过,但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是,敌人为了防御的目的很可能会在一些主要部位加上粗壮的栏杆来防止外来者的入侵,所以我们需要切割工具。”

“推测的有一点道理,需要我的人回来核实一下,毕竟个排污系统已经有了相当长的历史,所以我担心里面会有塌陷,如果没有我们就走运了。”阿伦德尔看着城堡的监控画面,“这次行动我们必须谨慎,城堡里的敌人太多了,而且城堡外围还有大量的敌人,而我们却只有十几个人,一旦展开大规模战斗我们绝对出于劣势,所以必须战决,争取在敌人反应过来之前解决的战斗。”

“是啊。”山狼点了点头,“一切都要仔细考虑,稍后我们制定出主要进攻路线,争取最短时间内进入中庭和内庭,干掉阿伦德尔,获取他办公室里的情报资源。”

“幽灵,初步确定晚上展开行动,如果有变换在另行通知。”平子把这边的决定通告给幽灵。

“收到。”幽灵回答的很简单,“定下具体计划通知我。”当天萨迪曼不知道是因为身体原因还是其他什么再也没有出现,反倒是贝德精神抖擞的到处闲逛,检查了整个城堡的防御情况之后就在露天花园里晒日光浴,下午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个妖艳的小妞,两个人黏在一起丝毫不在乎附近众多警卫的目光。直到快天黑的时候阿伦德尔的派出去的人才返回来,路是探清楚了,但里面的情况比想像中的要复杂,那是一条主管道,里面很宽阔,但附近很多建筑的排污系统都排入这条主管道,所以里面的味道非常的浓烈,而且越往里走管道越狭窄,最终你根本分不清主管道和一些分支的区别,走起来很容易迷路,一旦走错方向就不一定会从什么地方出来,几个人在里面折腾了大半天才算找对了城堡的入口,但他们已经浑身都已经被里面的味道被熏得巨臭无比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