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13、分头行动(03)

213、分头行动(03)


                重拳和玛丽很无奈的离开,他们要查清楚这里主人的身份,但他们不能打草惊蛇,所以他们将事情闹大,只能先离开,然后再想其他办法。??.? `

“……大厅摆放一些非洲特有的花卉,院子里有轮椅的轮印,见过的保镖中有四名黑人,猎犬中有两条非洲猎犬注:非洲猎犬号称杂色狼,十分凶猛,它生活于非洲撒哈拉到南非的大草原上,体型精瘦,四肢细长,头部宽短,是典型的犬科动物,因其前肢不是五趾而是四趾,所以与狗、狼、豺等略有不同。非洲猎犬的奔跑度在非洲大草原上仅次于猎豹,平均时5o公里。非洲猎犬成群出击狩猎,猎物从鼠类到大型草食兽。它吃下的食物并不马上进入胃里消化,而是回到雌犬和幼犬那里后,反刍给“妻儿”分享。狩猎成功回来以后,雄犬便梗着脖子,把吃下去的羚羊肉又吐了出来,一团团地喂到小犬们嘴里,它们同样也吐肉给母犬和留下来进行守卫的雄犬吃。,这猎犬在非洲贵族中很受欢迎,情报显示萨迪曼和你喜欢这种猎犬;从警卫巡逻的密度和频率判断这里至少有三十人左右的防御力量,监控器数量众多,还有生物感应雷达。”车上,玛丽正将自己的现告诉重拳,在重拳和波利交谈的过程中她仔细的观察了内部的设置和一些可能作为线索的细节,“另外在我们和波利交谈的过程中监控探头一直对着我们,这说明有人在监视我们的,他们对警察很在意,应该是很想弄清我们的来意。”

重拳点了点头:“从警局弄到的资料上看这个房子的主人是一名德国商人,而且是个安分守己的商人,资料上没有任何的污点和违法记录,但在没有见到真正的主人之还不能放弃侦查,这里的很多情况都太可疑了,从里面观察的情况看,这里的人很喜欢和非洲有关的东西,所以我们有必要弄清这个房主的真是身份。”

“那你打算怎么办?”玛丽问。

“得想想办法进去看看,弄清房主的身份,看看他是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说话间重拳将车开入一条胡同。

“我在里面装了窃听器,但只限于三十平方的窃听范围。”玛丽带上耳机,“不过从内部的布置看他们应该很少在大厅逗留,所以能听到什么只能靠运气。”

“我进去看看!”重拳从后备箱拿出一个包钻到后座换衣服。

“白天不太安全,何况里面还有监控设备和雷达。”玛丽一脸遗憾的摘下耳机,“什么都听不到,大厅里没人。”

“所以才要进去看看。”重拳换上一身便装带上鸭舌帽和口罩又背了个随身包下了车,离开之前他趴在车窗上对玛丽道,“我进去设法获得监控信号,然后利用无线设备传出来,如果有现告诉我,如果不行的话我再深入侦查,保持联系。”

“注意安全。”玛丽叮嘱道。

重拳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明白之后转身离开了,穿过主街道来到古堡的后身,仔细观察了一下监控设备的分布之后,他取出射器,将干扰器射出去,古堡内部的监控画面开始不断的闪烁,出现大片的雪花,开始负责监控的警卫并没注意到,但很快就被他们现了。

已经警卫拿起对讲机:“罗德姆,这里是监控中心,32号监控设备出现问题,请尽快前往检查,完毕。 .? `”

很快对对讲机里就有了回应:“监控中心,我是罗德姆,我正前往32好监控设备,完毕。”

“收到,不知道什么原因,信号很不稳定,雪花很大,应该是遇到干扰,去看看是不是哪个混蛋在下面打电话!”

罗德姆一边走一边说道:“应该不会,那种干扰不会严重影响信号传输,除非是有更强的干扰源,我去看看。”

“如果抓到是谁一定要让他好看,把他关进厕所。”

说话间监控画面闪了几闪恢复了正常,那名警卫松了口气,又拿起对讲机道:“罗德姆,不知道怎么搞的,画面恢复正常,完毕。”

“监控中心,你在耍我吗?”显然罗德姆有些生气。

“抱歉,不知道出了什么情况,现在已经恢复,辛苦了。”

罗德姆一脸不高兴的返回自己的岗位,但他不知道的是离他不到三米远的灌木丛后面藏着一个人。

重拳压在枪套的把守上注视着从面前经过的罗德姆,他的枪永远是上膛的,推开保险就可以直接射击,罗德姆根本就不清楚自己刚才差一点就没命。

绕开罗德姆重拳沿着墙壁前进,这里监控探头的位置太高了,他根本就够不着,所以他不得不继续深入古堡,监控探头都是可移动的,监视范围分非常广阔,所以他只能走走停停的躲避转动的监控探头。

转到西侧之后终于现了一处适合攀爬的墙壁,而且位置靠近古堡里侧,处于监控探头照射的死角上。

重拳搓了搓手扒住墙壁上的缝隙开始向上爬,每条缝隙的宽度不过一厘米,深度不到半厘米,他依靠手脚的配合如同批虎一样爬了上去,度很快,没多久就到了第一扇窗户,这种古堡的建筑结构和普通楼房有着很大的差距,为了防止遭受攻击窗户一般都开得很好,所以第一扇窗户距离地面有七八米的高度,爬上去并不轻松,但也只是对普通人有难度,而这对重拳来说算不得什么。

窗户关着,里面空无一人,重拳单手挂住窗台用另一只手取出工具小心的撬开窗户,然后一缩身钻了进去,这是一间宽敞的卧房,面积很大,一侧是宽大的床铺,另一侧是梳妆台和钢琴,从布置上看得出住的应该是个女人,而且年纪不大。

重拳敲了敲麦克风告诉玛丽自己进来了。

“顺利吗?”玛丽问道。

“还好。”重拳压低声音说道,“我出去看看。”

“小心。”

“收到。”守卫重拳小心地向门口摸去,他准备找一条线路接上无线传输设备,他刚摸到门把手就听见外面脚步声正向这边靠拢,他弯下腰从钥匙孔向外看去,之间两名大约十七八岁的白人年轻女性正向这边走来,离房门只有不到五米的距离来。??.?`

重拳一缩身直奔窗户,但离着窗户还有好几米的时候脚步声已经到了门外,躲到窗外是来不及了,他急中生智的弯角掀起床围帘钻了进去,刚藏好房门就开了。

从下面的缝隙他能看见四条白嫩的小腿,脚上穿着网球鞋,在他这个角度两个姑娘短短的网球裙什么都遮不住。

“露丝,你的房间真大!”一个姑娘坐在椅子上大咧咧的叉开双腿,很没没女人味的说道。

“有什么用,再打也只是个睡觉的地方。”露丝耸了耸肩,打开了一边的冰箱取出冰饮递给另一个姑娘,“你是第一个来我家的同学。”

“能参观我们美丽的露丝小姐的闺房真的很荣幸。”姑娘俏皮的说道。

“少贫嘴,你的房间也小不到哪去,你父亲和是石油大王,在这里的有好几处房产呢!”露丝坐在床上把鞋甩掉,一双小脚在重拳面前晃来晃去。

“别提他。”姑娘脸色不怎么好看的说道。

“怎么了,我亲爱的安吉尔?那可是你的父亲。”

安吉尔嘟起小嘴:“他只会给我钱,冲来都不知道关心我。”

两个姑娘聊起来没完没了,重拳耐着性子趴在床底下,他现在根本就没法动,只能等着她们离开,可是看样子两个人好像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

安吉尔一边喝着冰饮一边问道露丝:“怎么从没见过你的父亲?”

“他很忙,这个古堡他们老板不常来,大多数时间只有我父亲在,所以很多事情都需要他处理。”露丝的声音有些无奈。

“原来我们都是缺乏照顾的人!”安吉尔的声音中充满了同命相连的惆怅。

“算了,不说他们。”露丝躺在床上,“过一段我可能就要离开这里了,所以请你过来坐坐,你是我到卢森堡这半年多时间里最好的朋友。”

“为什么要走?”安吉尔很意外。

“我父亲的老板要去别的地方,说这里不安全。”

听到这些重拳的心里一动,不由得竖起了耳朵,他更希望两个姑娘能多谈谈这位神秘的“老板”。

“还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安吉尔不太理解露丝的意思。

“不知道,不过我父亲的老板不太喜欢这里。”

“他究竟是什么人?”安吉尔问。

“不太清楚,我只见过一次,他给了我一枚一克拉的钻石项链,据父亲说他是个钻石大亨,在非洲有好几座钻石矿,非常的富有。”

“哇,出手好的大方!我怎么没没能遇到这么阔绰的老板。”安吉尔开始羡慕嫉妒恨。

“的确很大方,只是我并不喜欢。”

“为什么?”安吉尔又开始不理解了。

“我不喜欢他的长相,虽然我没有种族歧视,但他要黑得帅一点我也能接受,可他长得又胖又难看,看了就让我心里不舒服。”

黑人吗?重拳盘算着,桑迪曼也是黑人,难道他这次真的来对了?但这些还算不得什么直接证据。

“你又不是要嫁给他,干嘛在乎他的长相?”安吉尔一脸被打败的表情。

“只是不喜欢而已。”露丝耸了耸肩从床上站起来,光着脚在地上走来走去,她的小脚丫非常的细嫩,重拳虽然没有恋足癖,但还是怕自己管不住手会上去摸一把。

“你可以留在这里读书,不需要跟着你的父亲到处走!”安吉尔道,“你应该已经有权利决定自己的事情了。”

“不可以,我父亲是不会允许的。”露丝一脸的郁闷,“他管得很严,从不允许我独自在外生活。”

“这又是为什么?你又不是没有自理能力的小孩子。”安吉尔更加迷惑。

“他总算对我的安全问题不放心,所以到哪里都带着我。”露丝无奈的说道。

“唉……”安吉尔叹气,“看来我该给你准备分别礼物了!”

重拳趴在床底下耐着性子听着两个姑娘闲聊,虽然提到了一些边缘性的信息,但这些对侦查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所以他更加希望能尽快离开这个房间。

“看美女的感觉不错吧!”玛丽的声音在耳机里响了起来。

重拳没好气的弹了弹麦克风,意思是叫她别刺激刺激。

“你可真会选,怎么一进就进女人的房间,难道你有这方面的特殊能力?”玛丽继续开着玩笑。

重拳不理她,其实他也很无奈,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终于两位大小姐离开房间出去了,重拳这才如释重负的从床底下爬出来,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了,这时间浪费的真有点过分。

活动了一下手脚重拳打开冰箱从里面取出一瓶果汁随手拧开大口地喝了下去,这是违反不能食用活着饮用任务区域内的食物或者饮水这道规定的,他去不在乎,这算是一种出闷气的方法。

“你在违规哦。”玛丽耳朵比眼睛还好使,她听出了重拳的吞咽声,因为她清楚的记得重拳你离开的时候没有带水壶。

“我现在出去,注意接受信号。”重拳从门缝向外张望,确认安全之后推开了门,外面是一条宽阔的走廊,他计算着监控设备转动的时间迅向前推进,很快就到了城堡东侧的区域,现在他处的位置应该是书房、主卧室和起居室,到处都是监控探头,不得不走走停停的,这些监控线路的位置都非常特殊,他根本就接触不到。

无奈之下他只能继续向前走,前面是书房,重拳看了看上面的监控探头启动干扰设备,然后趁着监控设备受到干扰的瞬间钻进了书房,里面空间巨大,四壁都是三米多高的书架,上面摆满了琳琅满目的书籍,很多都非常古朴。

在确认了没有监控设备之后重拳开始搜索,希望正找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在书桌上他现了主人的照片,一个中年男人和露丝的照片,看来这里是露丝父亲的书房,照片上的男人和他在警局弄到的资料上的是一个人,那露丝所说的“黑”老板又是谁呢?

重拳继续搜索,没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却在书架后面的暗室里现了大量的现金、毒品和钻石。

“这倒是真的有点土豪风范。”重拳翻了翻现里面几封信和一些录音带,还有一个隐蔽的监控屏幕,可以通过这个屏幕监视外面的情况。

“找的就是这个。”重拳取出设备和线路相连,很快就获取了里面的信号,“情况怎么样?”

玛丽在车里不断地敲打着电脑,很快上面出现了图像,但效果不是很好,她反复调试图像上依然满是雪花,他皱了皱眉:“不太妙,换个地方。”说完她开着车转到另一条街上,这下图像清晰了不少,“好了,现在可以了。”

“收到。”重拳四下看了看将暗室里的东西恢复原状然后离开,剩下的只要依靠监控就可以完成了,不必在这里冒险。

现在有了监控画面重拳出来就方便多了,他按照玛丽的指引走走停停的原路返回,又从窗子爬了出去。

回到车里的时候玛丽仍然在盯着监控画面,见他回来玛丽开口道:“他们的老板果然不在这里,不过应该不是去法国履行,而是很少到这个地方来。”说着她将一个监控画面调大指着上面的一名中年男人说道,“他是这里名义上的主人,警察局的档案记录也是他,而真正的老板应该另有其实人才对。”

“现了,在里面我见过这个人的照片,真正的老板可能是出资者,为了避免麻烦而将古堡落在这个人的名下,从一些信息上判断这个老板在非洲拥有钻石矿,而且是个黑人,还现了轮椅的印,这一切都和萨迪曼的特征接近,但这些线索太少,还无法证实他和萨迪曼有什么直接联系,所以我们需要通过长时间的监控确认他们之间的关系。”

“这可不是什么好工作。”玛丽揉着眼睛说道。

“给个安慰奖。”重拳将一颗纽扣大的钻石放在玛丽的电脑键盘上,“送给你。”这是他从暗室里顺手牵羊带出来的。

“还不错。”玛丽拿起钻石,但脸上没什么惊喜的表情,她将钻石抛还给重拳,“等你把它镶在戒指上之后再送给我。”

这话说得太明显了,明摆着要重拳向她求婚,但重拳却耸了耸肩装作听不懂:“等着啊,不一定啥时候能找到和它相配的戒指。”“你个保持。”玛丽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哄哄我很难吗?”“不难!”重拳摇了摇头,“我只是不想骗你!”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