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18、锁定目标(05)

218、锁定目标(05)


                贝德的残忍令人指,虽然幽灵在他人生的特殊经历中见惯了杀戮,他杀的人也不在少数,但对于这种以残杀可折磨为取乐的方式并不认同。? ?.??`

花园的血迹早已清理干净,刚才的惨绝人寰的一幕仿佛没有生过,两只豹子正趴在廊下悠闲的舔着自己的茸毛,温顺的如同两只刚吃饱的大猫,警卫们无聊的低声交谈着,刚才生的一切仿佛是一场短暂的演出。

贝德在花园离刚才豹子吃人的不远处的地方摆桌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欣赏着蒙蒙细雨,对他来说仿佛这只是平淡无奇一天的开始,尽管一大早他就弄死了两个人,但这仿佛就是在平常不过一样。

吃完之后他伸了伸懒腰叫人放开一只豹子,这时所有的警卫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这边,但没人感到意外,而是用一种看戏的目光盯着空地上的一人一豹。

贝德迎上去拍着手对豹子喊道:“过来小伙子。”

豹子注视着眼前的家伙很谨慎的靠了上去,贝德全身戒备的和豹子对视:“来吧,小伙子。”

豹子低吼着露出了长长的犬牙,看神情它仿佛很忌惮贝德,贝尔哈着腰慢慢的靠上去:“来小伙子,到爸爸这儿来。”

出人意料的是豹子开始低吼着后退,幽灵看得明白,豹子要进攻了,果然豹子在后退了两步后猛的四脚蹬地跃起直扑贝德,大张着嘴闪电一般咬向贝德的脖子。

贝德缩身侧头,豹子的前爪几乎是擦着他的头皮划过,与此同时他一个反肘上顶,准确无误的打中了豹子的下颌,然后手一番揪住了豹子脖颈的皮毛身体顺势跃起翻上了豹子的脊背,借着冲力一下将豹子按在地上,豹子四肢乱蹬想挣脱出来,但头颈处的传来一股大力,将它死死的按在地上,就算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无法挣脱,贝德压在豹子背上拍了拍它的头得意的说道:“动作慢了。”

两名警卫冲上来给豹子带上项圈之后贝德才将豹子松开,惊恐的豹子还在剧烈的挣扎,疯狂的举动让两名警卫几乎拉扯不住,

“畜生”贝德大怒,抬腿就是一脚踢过去正中豹子的肩胛,这一脚直接将豹子踢出去两米多远摔倒在地上,豹子挣扎了半天才站起来。

“一点长进都没有。”贝德点上雪茄喷着烟雾说道。

豹子畏惧地缩到一边,满眼惊恐地看着贝德,它已经被打怕了。

幽灵将整个过程看在眼里,前后不过五秒钟豹子就被制服,这个贝德还真不简单,这是个有实力的疯子,身手不错敢于冒险。

豹子被牵走,贝德百无聊赖的在花园里闲逛,天下着小雨,但他毫不在乎。 .? `

“这小子有两下子。”别墅里重拳很有兴趣的盯着屏幕上的贝德。

“能徒手制服豹子的确身手不错。”玛丽点了点头,“这只豹子至少有一百三十磅,他的力气不小。”

“贝德身高六尺,体重大概在两百磅左右,靠体重就能把豹子压住,但豹子有着非常强大的爆力,所以还是需要一些技巧的,另外豹子更加灵活,所以需要更加敏捷的身手才有机会。”狮鹫抱着肩膀说道,“总之这个人不好对方,残忍、谨慎、身手不凡。”

“要是能和他较量一下就好了。”重拳一脸遇高手不能交臂失之的表情。

“我更愿意一枪打死他。”狮鹫转身离开,同时又抛下一句话,“别把事情弄得太复杂,用枪能解决问题最简单。”

“你根本就不懂得格斗的乐趣。”重拳一脸的难遇知己。

“你又不是豹子,干嘛和他斗?”玛丽拍了拍他的胳膊,学着狮鹫的口吻说道,“小伙子,别把事情弄得太复杂了。”

“唉……”重拳一声长叹,“你们不懂。”

山狼盯着屏幕上的贝德一直没说话,他心里明白,这是个难对付的家伙,他隐隐觉得遇到了对手,这次行动必须谨慎小心。

阿伦德尔的人正在忙着分析城堡的结构,这些功课不能等确认了萨迪曼在这里之后再做,找到合适的入口是他们的最终目的,他不相信在现代化的科技面前这座城堡真的固若金汤。

在摩根的电脑屏幕上显示着不同时期的城堡结构图,包括幽灵重新探查区域,他在进行详细的对比,希望能从城堡无数次的改造过程中找到突破口。

平子一直在负责和幽灵的联系,虽然幽灵现在只能缩在暗处观察敌人的行动规律,但山狼却让平子随时注意幽灵那边的情况,其实他比任何人都担心幽灵。

足足等了一天正主也没露面,只是贝德闲来无事偶尔出来闲逛一阵,期间幽灵还现有人带着钻石、现金和毒品出入,在这里这些东西仿佛是在平常不过,一代代的毒品犹如白面一样装载塑料袋里随手拎着到处走,拎着装满现金布袋的人仿佛拎着一袋子的纸钱一样进进出出,这个“老板”还真富有。

直到晚上九点多城堡内的活动人员减少之后幽灵才离开了藏身之处找了个没人的房间舒展一下筋骨,缩在那个狭小的角落里一天并不轻松。

“明天得换个地方。”幽灵嘟囔着说道,显然这一天他过的并不舒服。

经过一天的观察他现根本没机会进入中庭,对他来说这是一件极其郁闷的事情,对他来说应该没有无法进入的地方,但今天他确实遇到了难题,没办法,在没确认萨迪曼是否在这里之前不能硬来。??. `

“我出去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突破口。”幽灵休息了片刻就要出去。

“时间太早,先休息,过了午夜再说。”山狼不同意,现在外面到处都是警卫,出去太危险了。

“三天不睡觉都没什么感觉。”幽灵躺在床上无所谓的说道,这间房子没人住,但打扫的依然很干净,虽然床铺只铺上了一层薄毯,但和那个狭窄的角落相比这里简直就是天堂,起码他可以舒服的伸展四肢。

“中庭的警卫人数大约在三十人左右,受过专业训练,持有自动武器,至少有一半人有过作战经验,这三十几个人轮换执勤,和其他警卫不混合换岗,应该是他们老板或者贝德的亲信,内庭情况不得而知,按着这里的情况推测里面的警戒等级应该更高,很可能是比这里更受信任的贴身警卫。”幽灵闭着眼睛说道,为了不被人现他说话的声音非常轻。

“嗯,从监控统计的情况来看这里的警卫人数找过了我们之前的预计,城堡防御程度比预计的也要森严,我们遇到了个难题,就找不到进去的办法,我们没有大规模进攻的能力,更找不到潜入的办法,所以这个只能靠你了,希望你能在里面找到突破口。”

“我明白。”幽灵深吸了一口气,“找机会去下一层和底层看看,一般城堡都有排水渠或者暗渠,虽然很可能已经做了防御,但不可能做得太彻底,肯定有可以利用的漏洞。”

“希望你能有所现,但切记一点,不要冒险,你孤军深入不能有丝毫差错。”山狼叮嘱。

“我知道。”幽灵扭了扭脖子,“这里的情况比想像的复杂,城堡被改造的乱七八糟,除了外墙已经完全失去了本来的防御能力,越复杂的地方越容易出现漏洞。”

“嗯,底层的可能性很大,希望你能有所收获,不过下面一层的监控没有那么多,你要小心。”山狼的意思是监控少他们没法通过监控供给幽灵提供更多的信息,很多监控达不到的地方可能有敌人活动,会很危险。

“我知道,这更有挑战性。”幽灵看了看表,“我睡一个小时。”

结束通话之后幽灵检查了一下房门包着枪钻进了床底下,虽然这里没人住,但谁也无法保证没人突然跑进来。

“芙蓉,注意幽灵所在房间外面的情况,给他提供预警。”山狼叮嘱平子。

阿伦德尔那边的对城堡的分析还在继续,他们已经列出了几个可能存在原始通道或者可能被突破的地点,但在没进行实地探查之前也只是一种猜测。

山狼索要了这份图纸,他打算让幽灵去证实一下,现在幽灵算是他们中唯一的希望,但山狼同时也在考虑一个问题,在没有最终确定萨迪曼在这里之前这么做是不是有些为时尚早。

一个小时后幽灵准时醒来,不用看表,不用定闹钟,他的生物钟足以精确到秒,听来夸张,其实这是他的本能。

打开电脑接收了传输过来的数据之后幽灵小心的出了门,走廊里空荡荡的,他敲了敲通话键,耳机里立即传来了平子的声音:“监控一切正常,已经完成屏蔽,在城堡的监控图像里你出于隐身状态。”

幽灵又敲了敲麦克风表示自己收到然后向一侧的通道走去,这次的目的是前往下一层,其实下一层并不是底层,因为城堡底下还有一层地下空间,那里的情况却完全无法知晓,因为他们截获的监控画面上根本没有地下空间的画面。

通道很长,也有很多岔路,巨大的石块堆砌的墙壁非常的厚实,幽灵走的很小心,躲开了两支巡逻队之后幽灵到了通往一层的入口,入口有两名警卫把守,这里的通道举架都非常高,幽灵爬上墙,从两人头顶悄然无息的爬了出去,神不知鬼不觉,他爬出去的位置就在监控前面,如果没有之前的入侵监控系统他根本就没法在这里自由活动。当然除了幽灵之外换做旁人也无法如此灵活的在这些石壁上只有爬行,虽然其他也可以扒住缝隙在墙壁上爬行,但他们却无法向幽灵一样倒掉在通道顶部自由的爬行,光靠手指和脚尖就能将自己的体重固定在屋顶上的本事可不是那么容易炼出来的。

下一层比上面要破败的多,看来这里的新主人只是将自己生活所需要的空间,之所以选择这里只是因为城堡的坚固性和防御性,并不因为这里住着舒服,但是他还是最大限度的改造了城堡,努力让自己活的更好。

一层的很多地方都废弃了,其实说废弃并不恰当,因为这些地方只是被闲置不用,还没达到废弃的地步,所以这里显得十分破败和陈旧,到处都是浮土和蜘蛛网,正因为如此这里的监控设备才没有那么多,只是在必经之路上才有。

幽灵对照阿伦德尔提供结构图开始寻找可能存在的防突破点,这些所谓的突破点是以城堡最古老的格局而选择的,其中有几个是早期的排水系统,在古代这些早起的排水系统使用的和外界相隔的大多都是巨型的铁栅栏或者密集的石柱,毕竟那个时候没有炸药,很难破坏,而今天就不一样了,现代化的切割工具完全可以在悄声现在将之断开。

幽灵一一进行了对照,现这些原本在城堡底部和外界相连的排水出口早已经被现代化的混凝土堵死,坚固程度丝毫不比原本厚实的巨石墙壁差。

靠近左翼的可疑点已经完全被堵死,这让幽灵并不感觉到意外,毕竟这些明显的漏洞连傻子都能看得出来,更别提向贝德这种精通作战和防御的疯子了。

城堡基座的墙壁厚度过五米,这是连炸药都很难炸开的厚度,所有想从外面强攻太难了,幽灵沿着最底层的墙壁一路走向里侧,越往里走越破败,原本非常辉煌的一层已经不太有人愿意来了,二层才是他们生活的主要区域,而大门正对着的一层区域已经进行了改造,直接修造了延伸到二层的楼梯,下面通往一层的空间已经被墙壁隔绝,只留下了备用的几扇门,另外一层一侧被改造成了车库,里面停着三十几辆车,从法拉利跑车、加长轿车、房车到悍马吉普车应有尽有,这里的车全都价值连城,绝对的奢华。

警卫只是守在出口的位置聊天,所以没人注意到幽灵在里面闲逛,经过车库的时候他顺手将几块只有指甲壳大的炸药贴在了一些车辆的油箱北侧。

他的下一个目的地是几个下水管道,如果这些管道和外界想通那就好办了,只是幽灵依然不抱太大的希望,这些明显的漏洞敌人不可能注意不到。

警卫不多,但巡逻哨很频繁,这些讨厌的家伙经常“不合时宜”的出现在幽灵附近,迫使他不得不提前躲藏,很多时候还没等他干活平子就通知他藏起来,巡逻哨到了。

“这些该死的东西,没了固定哨,巡逻哨安排的这么频繁干什么,。”幽灵暗中大骂。

“他们安排的是十分钟间隔不间断巡逻,每组四个人,六个小组每间隔十分钟出一组,巡逻一圈之后回去休息,每组人马都能休息将近一小时才能开始下一轮的巡查。”山狼盯着监控说道,“他们是以此来弥补固定哨的不足。”

“太妈他的讨厌了。”幽灵低骂,“每次巡逻都要经过我想去的地方,,这是哪个混蛋设计的巡逻路线,简直不给活路。”

“这就是他们的目的,就算有入侵者进去被现的可能性非常的高,这种密度的巡逻在没有监控设备帮助的情况下入侵者不可能完全躲开。”

幽灵让过一批暗哨继续前进,再有两分钟就能到达第一个下水系统的入口,等到了他才现入口已经被巨大的铁链封死,而且上面还设置了震动报警器,虽然锁难不倒幽灵,报警器他也有办法对付,可巡逻间隔这么短他根本几没机会进去寻找另一侧的出口在哪,幽灵无奈,看来必须想其他办法。找到其他几个下水系统的入口之后他才现情况几乎完全一样,他根本没机会进行进一步的侦查,但他现这些排污系统完全是新建的,并不是古老的城堡建筑,所以这东西肯定是有出口的,毕竟城堡里的污水不可能全深入地下,肯定要排到某个地方,这可能就是他们的机会。可是该怎么侦查呢?幽灵皱着眉想了半天终于有了主意,对每个下水系统都做了编号,然后将位置图了回去,他返回到二层,在警卫的休息室偷了几部手机,进行简单处理之后将这些手机分别投入了几个不同的下水管道的主管道,比如厨房、厕所、洗衣间等等,为了保证手机不进水他给手机缠上了从厨房偷来的保鲜膜,这样一来手机不但防水还能增加浮力,所以只要手机能离开城堡出现在某个排污系统的出口阿伦德尔就可以根据锁定的手机信号找到出口的位置,这可能是他们进来的最佳方法,虽然城堡里的主入口已经被封死,但别忘了,幽灵还在这里,有他做内应何愁无法进入城堡?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