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20、突袭城堡(01)

220、突袭城堡(01)


                万事俱备,一切就等行动开始了,幽灵开始进入休息状态,任务已经结束,剩下的唯一的任务就是休息,别墅里的人除了必要的执勤人员也开始睡觉,他们都在为晚上行动做准备,山狼和阿伦德尔却在制定者最后的行动计划,根据幽灵提供的城堡结构图两人制定了详细的行动路线,目的是以最快的度最短的路程进入萨迪曼所在的中庭。??.??`

“走左翼度最快,但遇到的抵抗也可能最猛烈,这一侧的敌人太多了。”阿伦德尔指着结构图上的一条新画出来的红线说道,“而走右翼却要浪费点时间,那边路程较远,大概要多走五分钟。”

“左翼冒险一点,右翼相对稳妥,只要我们动作够快,在和敌人遭遇的时候干掉沿途的哨兵就会减缓敌人的反应时间。”山狼拖着下巴说道,“其实两条路差别不是太大,一切都看我们的行动度和战斗能力,就看实际情况下我们的手够不够干净。”他完全是从战决的的角度考虑的问题,一路冲杀过去,为了保险,为了不让敌人出预警,见到的任何敌人都要在其反应过来之前干掉,这可以称之为心狠手辣毫不留情,但冲另一个角度讲,这也是为了将自己一方的伤亡降到最低,因为毫不夸张的说,这是你死我活的战斗,而且还是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想活着从里面出来,就没得选择。

“我们还是征求一下幽灵的意见,他在里面呆两天了,比我们更熟悉环境。”现在的阿伦德尔已经完全被幽灵的作战能力征服,相对城堡的结构图他更相信幽灵看到的情况。

“嗯,可以。”山狼点了点头。

联系了幽灵之后得到的建议是从两翼同时展开行动,给敌人来个突然袭击,让他们搞不清楚到底进来了多少人,尽快进入目标所在位置,争取在敌人反应过来之前将他们打得七零八落,这符合幽灵做事的封过,简单直接,不拖泥带水。傍晚阿伦德尔的人运来了大批的装备,让山狼他们最满意的就是每人一件的重型防弹衣和防弹头盔,这些能低于k47近距离射击重型装备是保命的好东西,虽然重量会消耗使用者大量的体力,但在这种面对大批敌人又没有长途奔袭的任务中绝对是不二的选择。

晚上八点所有人准时聚集到别墅的大厅开始做行动前最后的准备。

“防弹防弹。”重拳敲着防弹头盔,“你们是怎么把这些东西运进来的?”

“间谍当然有间谍的渠道,美利坚有无数的办法把人员和装备运往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阿伦德尔颇为骄傲的说道。“操,这可是个主权国家,你们这种行为和走私唯一的区别就是披着国家利益的外衣。”重拳一边将m41的大威力弹药塞进作战背心一边说道。

“国家利益高于一切。”阿伦德尔笑了笑无所谓地说道。“带上足够的弹药,今晚我们要面临一场恶战。”山狼这次使用的武器是m249伞兵型通用机枪,进入城堡他们必须保证强大的火力,毕竟敌人太多了。“我们加在一起也只有不到二十个人,动作必须做够快。”为了应付这次战斗狮鹫放弃了他的狙击步枪,使用的是和重拳一样的加挂榴弹射器的m41突击步枪,城堡的这种近距离战斗根本用不上狙击步枪。??.??`

“现在我最担心的是中庭和内庭的防御情况。”山狼一边收拾着自己的装备一边说道。

“过多的担心是没有必要的,不管多少敌人我们都杀过去,让他们措手不及。”重拳试了试自己的负重,“还能带上一些东西,多么历史悠久的一座城堡啊,今晚要陷入战火之中,真让人有种负罪感。”

“里面已经被他们拆的七零八落了,这个责任他们比我们大。”摩根提着两把枪从外面进来。

“你也参加战斗?”重拳看了他手里的枪一眼问道。

“当然要参加,这可是一次很难遇到的战斗,攻陷城堡,这种机会可不多。”摩根笑了笑,“已经很久没参与作战任务了,再不摸枪我的食指都不会弯曲了。”

“哈哈,小心走火。”重拳笑着提醒他,然后对阿伦德尔道,“炸药,我需要炸药。”“只有五公斤的c4,大家均分一下。”阿伦德尔耸了耸肩一脸的无奈,“我们只能找到这么多了。”

“足够了。”幽灵翻出炸药开始分成小块。

晚上十一点,任务开始,两辆面包车悄声无息的驶出别墅,车上坐满了人,他们要前往的地点是几公里外的一片河滩,那里正是城堡排污系统的出口,离城堡的直线距离大约三公里。

“钻臭水沟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记得上次进入排水系统已经是至少半年以前的事儿了。”重拳带上夜视仪和防毒面具,“希望里面不太难走。”

“如果没有防毒面具我怕会被熏死。”摩根深吸了一口气,“那味道系都洗不掉,,说实话我讨厌暗无天日,讨厌臭气熏天,讨厌狭小空间。”

穿过河滩到达不远处的河床边缘离着老远他们就闻到了一股难闻的味道,那是垃圾和排泄物混合在一起腐烂酵产生的气味儿,臭气熏天的令人作呕,干涸的河床上被这种黑色的胶状物覆盖,踩上去直没脚面,每走一步都很费力气。

“,城堡里的人真能拉,这足有十吨的大粪。”重拳一边走一边低声骂道。

“少废话,把最闭上。”山狼怒骂了一句。

“嗨,亲爱的,你就不能闭嘴?”玛丽在耳机里说道,他和平子被留在了别墅里担任后勤人员,原本她们是要跟着进入城堡的,但遭到了重拳和山狼的反对,重拳的理由是男人的事儿女人少掺和,其实玛丽非常明白这是他对自己的一种关心,毕竟这次行动太危险了,虽然不是很情愿,但还是心里很舒坦,重拳很少有这种让她感觉“体贴”表现。

入口的大洞足有一米多宽,上面手臂粗的铁栏杆早已经被切割下来丢在了一边,上下残留的断口在黑夜中看上去仿佛野兽嘴里的尖牙。??.??` “这比地狱的入口还难进。”来探过路的特工着牢骚说道,“大家跟上,里面会宽敞一点,注意不要碰头,小心脚下。”,重拳不记得这家伙的名字,代号也很奇怪,叫ox,意思是公牛。

通道里的污水足有膝盖深,水是黑黄色的,黏稠得不断冒着气泡,仿佛刚烧开的一大锅臭水,上面飘着很多东西,而且流很缓慢,带路的公牛说因为不是用水高峰,所以这里的水位还没到最高,从旁边墙壁上的吃水线上判断,最深的地方差不多已经接近他们的胸口位置,谁也不希望在高峰时期进入这种地方,因为不难想像大便从你面前近在咫尺的位置飘过的情形。

“大家小心,这里的水下很不平整,很容易摔倒。”公牛提醒大伙。

走了五六分钟通道里还是抬不起头来,虽然带着防毒面具,但那股味道似乎还是能透进去,防毒面具里有一句和那奇怪的味道,总之让人闻着很不舒服。

“你不是说这里贵宽敞起来吗?怎么……”重拳的话还没收完脚下突然一滑,整个猛地落了下去,身体直接歪倒在污水里,等他被狮鹫拉起来的时候浑身上下已经沾满了各种“奇怪”的东西。

“。”重拳大骂,“用大便洗澡还是头一次。”

“我说会变宽敞,没说会变高。”公牛头也不回的说道,“刚才警告过你注意脚下的。”

“你……”重拳甩掉糊在步枪上的大便最终还是把后半句话咽了下去,因为他感觉在这中地方才吵架有点白痴。

幸好他们之前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虽然重拳曾经在训练的时候有过整天都泡在粪池里的经历,还是不喜欢身上粘着排泄物前进。

“亲爱的重拳,里面是不是味道浓郁。”玛丽通过单兵电台笑嘻嘻的问道。

“只是它足够宽,能让我们过去。”重拳低声回答道。

“好好享受,回来我给你准备好吃的。”

重拳皱了皱眉:“行了,别在这种地方和我聊吃的,时间地点都不对。”

两侧都是巨石堆砌成的墙壁,非常的结实,经过长年累月的冲刷之后石头已经被腐蚀得坑坑洼洼,但依然兼顾如初,古代人应该不懂得偷工减料,所以这种简单的建筑才能经历岁月的冲刷。

通道比想像中的要长,特别是在这种压抑、黑暗潮湿味道“不同凡响”的环境中时间被拉长了一样,感觉走了很久,其实也就过了十几分钟,又因为通道高度不够,所有人几乎的是弯着腰前进,所以很容易疲劳。

公牛根据白天来的时候留下的几号带领众人走向目的地,最后一段通道很狭窄,高度不到一米五,他们只能曲着身子前进,通道开始上坡,脚下很滑,很多时候他们几乎是向前爬行,如果不看表他们肯定会以为自己在这里走了快一个小时了,最终他们在一面墙壁前停了下来。

公牛拿着探测器在墙壁前寻找着,很快他将手按在一个位置:“就是这里。”

摩根取出工具在上面做了标记,然后开始打孔,两分钟后上面出现了一个两厘米直径的孔洞,他又将一引爆线塞过去,早已等在对面的幽灵立即接在手里和已经安装好的几个炸药点进行连接,摩根在这边相同的位置也装好了计算好的药量然后按下了引爆器。

“嘭……嘭……嘭……”几声小的可以忽略的闷响过后,墙壁上出现了一个直径约有一米的大洞,幽灵站在对面看着他们,“欢迎各位。”

“终于到了。”重拳率先爬了出去,看了看说四周,这才现他们是从地下的一堵墙里出来的,他低声骂了一句之后据枪守在不远处的拐角。

“这里是第一下一层,没人来。”幽灵招呼众人,“动作快点。”

“有什么情况吗?”山狼钻过来问。

“一切正常,还有半个小时警卫换岗,一层的巡逻哨要十分钟开始。”幽灵取出防毒面具带上,一是为即将开始的战斗做准备,因为他们要用到催泪弹,二是众人身上的味道真是顶风都能臭出八百里。

“你的装备。”狮鹫将一个沾满污垢的背囊丢给幽灵。

“操,真的要和你们一样臭。”幽灵开着玩笑说道,他打开背囊取出重型防护装备套在身上,背囊是防水的,外面的味道并没有“波及”到里面的装备,所以幽灵还是众人中最“干净”的。

“走。”幽灵端起枪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十几个人排着一字队形跟着幽灵想一层摸去,地下一层没人来,所以相对安全,直到出口的位置幽灵才停下,他看了一眼随身电脑,确认前面除了两名警卫之外在没有其他之后才打了个手势和重拳同时摸了过去。

两名警卫在转角处抽烟聊天,丝毫没有感觉到死神即将降临。

“你是不是放屁了?”一名警卫问同伴。

“你才放屁了。”另一名警卫骂道。

“那为什么这么臭?奇怪。”警卫抽了抽鼻子,开始寻找味道的来源。

“噗噗噗……”一排子弹飞过来将他原本还算英俊的脸打成一堆糨糊,鲜血喷了同伴满脸都是。

“噗噗……”又是两枪,刚摸到枪把手的另一名警卫太阳穴中弹横着飞出去撞在了墙上。

幽灵和重拳各自拖着一具尸体返回地下,尸体被面朝下丢在角落里,幽灵取出一枚手雷拉开保险压在尸体下面。

一行人顺利的进入了一层,在一个岔路口幽灵指着另一侧的通道对阿伦德尔打手语:“右翼。”

阿伦德尔点了点头带着人转向了那个方向,幽灵对山狼打手语:“这边,跟我来。”

两队从这里分开,山狼他们只有四个人,走的却是最危险的一条路,这种突击战不在人多少,最重要的是他们能否在敌人反应过来之前杀出一条血路。

虽然之前阿伦德尔打算分出一部分人加入山狼的队伍,平衡两组人马在人手上的差距,但山狼还是拒绝了,毕竟两个组人马的作战习惯不同,彼此互不了解,配合上也存在问题,所以山狼宁愿人少点,他的理由是人虽然少,但目标相对也小,方便展开行动,这不是冒险,也不是自大,是多年磨炼出来的经验和胆识。

幽灵让重拳后退,自己走到了最前面,刚才生的事情引起了他的警觉,重拳身上的味道太臭了,离着老远就会引起敌人的注意,所以他不打算让重拳身上的味道“提前”和敌人打招呼,这种狭窄通道里的战斗他一个人就可以应付。

“,居然嫌弃我臭!”重拳在心里嘀咕,他有些郁闷,但他清楚这不是幽灵的错,是自己经过的经过的地方给他身上留下了太多的“纪念”。

幽灵动作很快,一路冲杀,一层的敌人数量并不多,监控他们几乎可以完全忽略,在入侵监控系统之后他们在敌人的监控画面上早已变成了隐形人,留守在别墅的人会根据他们行动的度和经过的地点分段的将监控画面做手脚,让敌人在画面上看不见他们,但是他们必须将干掉的敌人尸体处理好,因为他们经过之后那个位置的监控画面会恢复,如果出现尸体,敌人很快就会注意到。

每次处理敌人的尸体幽灵都会做诡雷,他不会给现尸体的敌人任何机会,就算暴露了也要让现尸体的人付出代价。

幽灵从随身电脑上看到一只巡逻队正向这边走来,四个人,带着长枪,他挥了挥手,示意大家躲起来。

几个人就近缩进了暗处,这里到处都是房间、杂物和岔路,所以藏人很容易。

四个警卫很精神的从里面走出来,这四个家伙并聊天,不知道是因为无话可说还是懒得开口,总之全都默不作声,而且四个人的目光都注视着不同的方向,看得出这四个人很专业,每个人负责一个不同的方向,虽然这里很狭窄,但四个人还是警觉的观察这四周,对专业人士来说这是一种职业习惯。

幽灵悄声无息的出现在四个人的身后,几乎同时手里的步枪扫出了子弹,正面的重拳也跳了出来,两人前后夹击,四名敌人瞬间被放到,几乎全都被打成了筛子。

“。”重拳踩住一名还没断气敌人不断颤抖的手臂,这家伙居然还在努力扣动着扳机,但是他的手臂的骨头已经被打断了,根本用不上力气,重拳对着他的头补了一枪,“浪费老子的弹药。”几个人迅将尸体拖到暗处,幽灵指了指前面打手语告诉山狼:“在前面的岔口右侧有个暗室,里面有敌人的哨兵,经过的时候必须小心。”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