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17、锁定目标(04)

217、锁定目标(04)


                虽然放弃了尝试进入中庭,但幽灵是个闲不住的人,让他守在一个地方等等机会恐怕有点困难,现在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敌人晚上最后一次换岗还有一个多小时,这段空闲时间中山狼给幽灵安排了一个任务,对城堡其他地方进行侦查,他深知幽灵是个不安分的家伙,在精力充沛的情况下他是不会停下来不动的,所以给他找点事儿做能让他少惹麻烦,所以幽灵又开始了到处“闲逛”,按照他的习惯到达一个新的地点之后也是要先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的。 .? `?

城堡太大了,幽灵沿右翼的通道漫无目的的前进,他的随身电脑已经和城堡监控数据同步,所以他可以清晰的看到监控传输的图像,他可以轻易的躲开即将出现的警卫,已经将行动中和敌人遭遇可能性降到了最低。一路上他看到最多的就是城堡苍劲、古朴,充满了岁月感,同时城堡内部很多地方都安装了现代化的设备,照明设备、现代装饰、监控设备,古老的沧桑和现代的奢华相差了千百年的岁月,在这里却有机的融为一体,看上去非常的和谐。右翼是靠近城堡的监牢区和仓库,这里人比较少,毕竟现在没什么犯人需要关押,也不需要储存太多的补给品,城堡里的百十号人消耗有限,所以大部分的仓库都是空的,偶尔有一些堆满了杂物,大多都是不使用的设备、家具和其他杂物,所以这很少有人来,就连警卫巡逻的频率都要比其他地方小得多,幽灵走得没什么目的性,他只是想熟悉一下环境,如果确认萨迪曼在这里,他们要在这里作战,光靠监控系统个i红的画面摸索是不够的,对实际环境的了解至关重要,虽然阿伦德尔手里有一份城堡的结构图,但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老图纸了,幽灵对比了结构图和现在城堡的实际构造之后现很多地方都大不一样,城堡的很多地方都经过了详细的改造,只有基本架构没有太大的变换,比如现在的监狱区已经缩减到不足原来的三分之一,只保留了少量的牢房作为一种纯粹的对古老城堡的尊重,而仓库区却向牢房区扩展,部分区域变成了杂物间,原本的仓库区整体向牢房区移动的同时大约缩减了二分之一的面积,腾出来的区域变成了类似于宾馆的居住去,驻扎着城堡里的佣人、保镖,再往前就是餐厅和后厨,然后是水塔和粮储存以及礼拜塔。

几乎整个城堡被改造成了几个逐渐缩小的环形结构,最外围是坚固的城墙作为第一道防线,里面是生活区和雇佣人员工作、休息和娱乐区,而最里侧就是中庭的露天花园和内庭的城堡主人的生活区,人员布置以中庭和内庭为中心的第二次区域,越往里防卫越森严,整个城堡如同一个受到层层保护的蛋黄,如同想从外围强攻进来难度可想而知,而且需要付出惨痛的代价,除非你先用导弹大炮将城墙摧毁,然后在集中火力压制防御力量的同时猛冲进来。

幽灵根据自己观察到的情况将阿伦德尔提供的城堡结构图一一进行了修正,为后期可能展开的军事行动工作准备,现在他急于找到的是一个从外部进城堡的突破口,能将伤亡降到最低的同时把人马运进来,但这的确有点难度,毕竟这是经过专业人员设计的层层防御,因为城堡本身就是为了防止被攻入而设计的古老建筑,所以想找到它的漏洞可想而知难度有多大。

幽灵借着监控设备的帮助将城堡二层的大部分区域都逛到了,但他没现任何可以不出现伤亡就能把自己人弄进来的地方,到目前为止他还没现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弄进城堡的方法,现在唯一能寄托希望那个的就是底层,但时间不够了,因为敌人换岗的时间快到了,他没时间继续在找下去了。

幽灵悄声无息的返回最靠近中庭的位置,最终选了一个回廊的夹角顶部隐藏了起来,这里视野较高,能看到整个中庭的露天花园,而且易于隐蔽。?.?

换岗时间到了,大批的警卫进进出出,熬夜的一脸困倦的回去睡觉,早起的也是满脸倦怠不太清醒的上岗,但是防御依然森严,这就是人多的力量,因为警卫们再懈怠也保持了密集的防御体系,任何人都无法从如此之多警卫力量眼皮底下通过,这就是防御的最终目的,不让任何潜入者有机可乘。

幽灵盯着不时经过的警卫,能看出这些人大多都经过正规的军事训练,其中还有很多人有着丰富的警戒经验,他们的枪都是上膛的,这是一种习惯,只有经历过长时间真正战斗的人才有的习惯,他们懂得如何去控制一把枪,哪怕枪里的子弹已经上膛,他们可以保证不出现问题,这就是其他人没有的经验。

“总算换岗了。”一个警卫打着哈欠对同伴说道,“夜班真难熬。”

“是啊,困的没精神。”另一个伸着懒腰说道,“回去吃点东西睡上一觉。”

“老板真是的,简直把自己当成囚犯,每天都布置这么多人站岗,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如此戒备森严的城堡他还不放心,难道他得罪的是外星人,真是无法理解。”警卫一脸的无奈。

“小点声。”另一个警卫四处看了看,“老板脾气不好,要是他听见你这么说没准把你丢进护城河喂鳄鱼,前一段执勤睡觉的那小子差点被队长打死,你忘了吗?”

“我就是一说,可没懈怠……”

两名警卫聊着天走远了,看来他们的这种密集防御已经常态化,幽灵摇了摇头,这个所谓的主人到底是不是萨迪曼。

天亮之后城堡里活动的人多了起来,仆人开始打扫卫生修剪花草,处理积水,警卫依然在岗,但比晚上要轻松,他们可以低声的聊天或者吸烟。

幽灵就这么干等着,天气不太好,不知道那个坐轮椅的家伙会不会来花园。

上午九点多幽灵听到了一阵阵的低吼,他一愣立即转头看相了声音传来的方向,过了一阵四名警卫牵着两只花豹出现在他的视野里,这两只花豹皮毛油亮,非常的精神,四名警卫两人一只牵着花豹遛狗一样在花园里转圈。

“养豹子。”幽灵摇头,“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

“又遛豹子。”站岗的警卫和牵豹的警卫打招呼。

“是啊,这两个畜生的生物钟比我们还准,到点就不安生,闹着要出来。”牵着豹子的警卫无奈的说道。

“哈哈,不知道今天有没有戏看。”警卫大笑。

“别着急,老板在里面怒,不知道哪个倒霉蛋惹了他。? ?.??`”警卫牵着豹子进入花园。

豹子在花园里连蹦带跳,两名警卫拉着都有点吃力,没多久里面又出来一群持枪的警卫压着两个人来到花园,两人遍体鳞伤,一个年纪约莫五十岁上下,另一个比较年轻,大约三十几岁的样子,两人被几名警卫一阵踢打之后倒在地上,然后被拉起来双膝跪地抱着头保持不动,一个人已经别打得不断吐血,但没人理他,幽灵能清晰看到他被打穿的左腮的伤口上露出沾满鲜血的牙齿。

最后走出来的是个穿西装的银男子,一脸的凶悍,他刚刚站定就有人送来了一把椅子,他坐下身看着两名俘虏,俘虏一脸的木然,垂着眼皮谁也不看。

“两位就没什么要说的。”银男子取出雪茄,旁边立即有人帮他点上,很有普的看着两名俘虏。

俘虏不说话。

银男子吸着雪茄:“老板说了,只要你们交出私吞的钻石就放过你们。”

“我们没有私吞钻石,是收购者压低了价格,所以收入才少了五分之一,这不怪我们,外界对我们的钻石控制很严,很少有人愿意收购……”

年长的俘虏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的警卫一脚踹倒:“老板的朋友已经确认了你们吞掉了五分之一的钻石……”

银男子抬起手,警卫立即停手,同时闭嘴。

“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人,老板和买家的关系密切,不会因为市面上的原因而降低钻石的收购价格,你说的话连鬼都不信。”

“贝德先生,我们说的是实时,请不要相信那些人说的话,他们的确压低了价格……”

银男子皱了皱眉:“那就别怪我了;动手!”

守在旁边的警卫冲上去继续殴打两人,两人被打倒在地上不断的哀嚎,但没人停手。

“南斯贝德,俄国人,三十岁,特种部队退役军官,曾参与车臣针对俄军的战争,是个恐怖分子,已经消声灭迹多年,没想到躲在这里。”幽灵的耳机里传来阿伦德尔的声音,他们已经通过监控画面看到了这边生的一切,“这两个俘虏身份没有查到,应该是不入流的角色。”

幽灵敲着迈克用暗码问道:“这个人和萨迪曼有关系吗?”

阿伦德尔道:“目前还没现,不过资料收集工作还没有结束,稍后会有更详细的情报,他出现在这里,唯一能说明的就是城堡里藏了更多见不得光的人,我们正在对监控截取的图像进行对比,希望能有所收获。”

“内庭的情况如何,为什么没有那边的图像?”幽灵调整了一下接收到的监控画面问道。

“我们所截获的监控画面应该不包括内庭,贝德出来的地方没有内部图像,可能里面是个独立的监视系统,所以如果里面的那个老板要是不出来的话我们是无法通过监控确认他的身份的。”

幽灵继续盯着花园里,两名俘虏已经被打晕过去,地上到处都是鲜血,一名警卫提来冷水将两人淋醒。

“何必受苦,说出来吧,说出来的可以留一条命。”贝德吸着雪茄说道。

“我……我说……”年轻一点的俘虏呻吟着说道。

“哈金……”年长的俘虏打算阻止,却被警卫一脚踢晕过去。

“说。”贝德眯着眼睛说道。

“我说了你确定不杀我?”阿金喘着粗气坐起来。

“当然,我保证没人会威胁你的生命。”贝德肯定的点了点头。

“好。”哈金吐了口鲜血,“给我支烟!”

贝德皱了皱眉示意旁边的人给他一支烟。

哈金吸了口烟平静了片刻:“是我们偷偷留下了一部分钻石,但没有五分之一那么多,只是取走了品质较好的一小部分,这是卡斯的主意”他指着地上昏迷的老者说道,“我一直都没有同意,但毕竟他是负责人,我也没有权利反对,所以……只是没想到的是老板认识买主,我们是不敢说出来,老板的脾气我们了解,他肯定会杀了我们。”

“那你为什么现在才说?”

“我……”哈金低下头,“我受不了了,我是被迫的,卡斯说如果我的那份这部分钻石就是杀了我,所以我只好参与其中,希望你能履行诺言不要杀我。”

“可怜虫!”贝德冷笑,“区区几百万就丢了性命,真不值得。”

哈金一哆嗦:“你,你说不杀我的。”

“当然。”贝德邪恶的大笑,“当然,哈哈哈!钻石在哪?”

“我的一份在我家书房的地板下面,他的存在银行的私人储物箱。”哈金哆嗦着说道。

“很好。”贝德点了点头。

两名警卫冲上来将哈金拖到花园中央的空地,哈金看到了守在一边的豹子……

“贝德,先生,贝德先生,你说了不会杀我的……”哈金剧烈的挣扎着,但还是被警卫丢到了豹子面前,两只豹子争先恐后的扑上去将他按在地上疯狂是撕咬,哈金痛苦而又绝望的惨叫不时响起,但很快就没了动静,一只豹子咬穿了他的喉咙……

“我说过不会杀你,我的人可没动手,这不算我食言。”贝德面目狰狞的说道。

“卡斯先生,该醒醒了,多么精彩的场面。”贝德对地上的老者说道。

“我无话可说,杀了我吧。”卡斯睁开眼睛。

“嗯,有骨气。”贝德颇为赞赏的点了点头。

“反正都是死,来吧。”卡斯闭上眼睛。

“不,你是个硬汉,我佩服你!”贝德竖起大拇指,“放他走。”

“什……什么?”卡斯以为自己听错了。

两名警卫上来拖着他就往外走,他搞不清贝德到底是要杀他还是要放他,但是等他被拖出城堡之后才觉,真的没人要杀他。

他忐忑不安的走过哨卡,过桥,没人理他,他回头看了一眼城堡这才现真的没人跟出来。

“就这么把我放了?”卡斯还是不相信,但他却不傻,只要还没死就不会放弃逃亡,管他真假先离开这里再说,他一瘸一拐地向前走,尽量让自己快起来,但无奈的是他的伤势很严重,根本就提不起度来,直到他心惊胆战的走出去几百米之后现没人跟来心里才算有了意思安全感,他不明白贝德为什么会放过他?这不合乎常理,贝德是个恶魔,他不可能良心现的,难道是上天眷顾?这个恶魔突然心情大好,没打算杀自己?

卡斯一边走一边胡思乱想,但他不知道的是城堡的高墙上贝德正举着望远镜注视着他的背影:“老家伙体力不错,还能走这么快?你们几个家伙偷懒,下手太轻了。”

“是队长,下次我们注意。”贝德身后的几个人诚惶诚恐的说道。

“开个玩笑,别因为我的一句话下次直接把人打死。”贝德放下望远镜继续抽着他的雪茄。

贝德抽了会儿烟问一边的人:“多远了?”那个人举着望远镜看了一会儿:“大约八百米。”“不等了。”贝德丢下雪茄,从脚下拿起一支m821狙击步枪架子城墙上,很快卡斯的身影出现在瞄准镜里……

“嘭……”贝德扣动了扳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过后,卡斯的一条腿被打断,巨大的穿透力几乎将他的大腿完全打碎,小腿连着膝盖大一部分飞出去老远,卡斯被巨大的冲力带得翻了筋斗重重的落在地上,卡斯连哼一声都没来得及后昏死了过去。

“妈的,打偏了。”贝德对自己的准头颇为不满,跟着又开了一枪,子弹直接击中了卡斯的胸膛,他的左半个胸膛连同肩膀消失不见,鲜血喷泉一样涌出来洒得满地都是,碎肉和骨头渣飞出去几十米远散落在一个很大的范围内。

“这还不错!”贝德满意的点了点头,“去收尸,别让他留在那里碍眼。”说完扬长而去。

“嘭……”山狼一拳将身前的桌面砸了对穿,“这个疯子。”刚才的一幕他看通过卫星传输的图像得清清楚楚,贝德的残忍简直令人无法忍受,用活人喂猎豹,狙杀俘虏取乐,这种以折磨人作为取了的方式简直令人指。“放心,他必须死!”幽灵在耳机里淡淡地说道。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