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08、天生吃货(01)

208、天生吃货(01)


                两人都是一愣,这条路应该只有自己人知道才对,哪里来的快艇?幽灵关闭推进器让船上降下来,重拳端起枪警惕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河岸两侧到处都是浓密的绿色植被。??.??`

幽灵观察了一下两岸立即控制快艇靠左停了下来,那艘无人的快艇就在几米开外,重拳先一步上岸,幽灵将快艇隐藏在浓密的草丛里,在情况弄清之前他不打算暴露两人的行踪,藏好之后才提着一把枪跟着上岸。

重拳正蹲在地上观察着四周的环境,幽灵越过他打着手势示意他跟上,两人一前一后的奔不远处的林子摸去,幽灵盯着草丛里的痕迹快前进,一切细微的差别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从痕迹上判断上岸的应该是两个人,体重在五十公斤左右,从脚印的尺寸上看应该是女性。

进入丛林大约三十几米他们就现地上的痕迹分别延伸向不同的方向,两人分开追踪,幽灵三晃两晃就消失在林子里,重拳没那度,他只能稳扎稳打的向前推进,度虽慢,但每一步都能准确的把握住痕迹延伸的方向。

走了没多远他就现痕迹消失了,人是不可能凭空消失的,只要经过这里必定留下痕迹,没有找到痕迹不代表痕迹不存在,所以重拳单腿在地上观察着附近的变化。

就在这时他感觉到背影有东西在接近,他一个测滚同时举枪对准了身后,却见人影一晃,那人缩进了树后,由于度太快重拳连对方的面孔都没看清,不过从身形上看应该是个女人,对方背后偷袭,有另种可能,一是她手里没有武器,至少没有枪械,第二就是她并没有打算直接干掉自己。

“出来!”狮鹫端着枪盯着敌人藏身的大树。

对方没反应,重拳小心的靠近,等他转到树后才现树后是空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他迅抬起枪口对准上方,结果依然看不到半点人影。

“!”重拳来了兴致,他觉得很有趣,这娘们是什么来头,灵活的像只猴子。

一阵细微的声响再次从背后传来,这次重拳早有准备,抢上一步迅转身,这次他看清对面是个年轻的女性,让他意外的是对方的面部特征和他类似,五官并不分明,黄肤、黑眼、黑。

女人动作比重拳想像的更快,他只觉得手中一紧,枪管被抓住,重拳没有打算将对方干掉,所以并没有扣动扳机,而是抬腿向对方踹了过去,对方不退反进,身体一缩避开他的腿直接抢到了他的身前,几乎钻进了他的怀里同时右肘横击,直奔他的太阳穴,招式有很有准。

重拳只能身体后仰,步枪横过来猛击对方的后脑,两人就这么近距离的肉搏起来,重拳干脆将步枪丢在一边空出双手和对方打成一团,他要看看这女人到底有多大本事,几个照明之后他现对方的手法非常熟悉,和他在国内受过的特种训练如出一辙,但大多数都是技巧性攻击,毕竟女人从力量上无法和男人正面抗衡,所以完全是技巧性的打,攻击要害和关节,每一招都是奔着将他打残下手,动作又准又狠。

两人你来我往打得非常热闹,重拳开始的时候还偶尔起进攻,但后来就只防守不攻击,他想看看这女人到底有多大本事。

“停!”女人喊了一声退到远处,重拳收手之后看着她不说话。? ??.?`

“你是谁?”女人盯着重拳。

“这就话应该由我来问。”重拳背着手盯着对方。

“你是中国人?”

“我为什么要回答你……”重拳突然觉得自己上了当,因为他们从开始到现在的对话用的是全都是地道的普通话。

女人狡诈的笑了笑:“北方人?”

“湖南妹子!”重拳眯着眼睛,“来这里干什么?”

“你是重拳!”女人背着手走上前,站在离重拳不远的地方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

这下反倒把重拳搞迷糊了,他盯着女人:“你到底是谁!”

“可以叫我平子,湖南人!”女人不露声色的收回右手,她清楚重拳还在怀疑她的身份。

“来这里干什么?”重拳皱了皱眉,觉得自己问的这个问题很不着边际,于是改口到,“你怎么会认识我?”

“因为我所以她认识你!”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重拳苦笑,他转回头,只见玛丽和幽灵一前一后的向这边走过来:“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不刚回来!”玛丽大方的走过来抓住重拳的胳膊,“有没有想我?”

重拳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玛丽脸色一边身手在他胳膊上拧了一把:“哄哄我会死啊?”

“我没说不想啊!”重拳苦着脸揉着胳膊。

“你也没说想,不解风情的家伙。”玛丽瞪了他一眼。

平子看着他们两个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这么漂亮的姑娘,白瞎了。”

因为她说的是普通话所以几个人里只有玛丽听不懂,她转回头问:“什么?说英语或者法语好吗?”

“没什么。”平子摆了摆手敷衍的说道,“没有,我说他比你说的厉害。”然后又小声的说道,“就是一块木头,女人都不懂得哄。”

“平,拜托!”玛丽不高兴的说道。

“抱歉,我只是习惯了!”平子耸了耸肩。

一边的幽灵忍着没笑出声来,但从他的表情上看他忍的是相当难受。

“对了,忘记给你们介绍,这是平子,你们的老乡,中国人,绰号芙蓉,我们护士团的新成员。”玛丽向幽灵和重拳介绍,“怪我不该让她单独行动,这才和你生了误会,幸亏你们没拼命。??.?`”

“你好。”重拳对平子点了点头,“在这里遇到同胞不容易,特种部队?”

平子笑了笑:“可以不回答吗?”

重拳耸了耸肩:“这是你的自由。”他对平子的身份的确赶到好奇,但他还没到好奇的必须知道答案的地步,有些事情不是想问就能问出来的,如果平子不想说,就算在坚持也没用。

玛丽拍着重拳的胳膊对瓶子说道:“他我就不介绍了,路上已经和你聊的差不多。”然后指着幽灵道,“这就是幽灵,我们的丛林王子,游击小子,他的名字……抱歉,我也不知道!”

“你好。”幽灵点了点头。

“嗨……”瓶子对他摆了摆手。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重拳还是一头雾水。

“很简单,我们刚从外面回来,玫瑰带人去完成其他任务,我先回来,顺道去接了平子。”玛丽耸了耸肩。

“可你们怎么会走水路进来,为什么出现在林子里?”

“没什么!信使告诉过我们这条路,我们就摸着过来,结果到了才现有铁闸进不去,所以我们打算就近弄点野味然后步行回城堡,就这么简单。”

“和我们想的一样。”幽灵扬了扬眉毛,“我们就是出来打猎的,你们有什么收获?”

“还没!”玛丽耸了耸肩,“刚到你们就来了,差点弄出误会来。”

“那去打猎吧。”重拳捡起步枪。

“还是我来吧。”幽灵赶紧拦住他,“用枪是最没技术含量的捕猎方法,你们休息,我去狩猎。”

“哦?”重拳无奈地摇了摇头,“好吧,我钓鱼,你狩猎,晚上大吃一顿。”

“太好了。”玛丽双眼放光,对平子说道,“你不知道,重拳可是个好出事,手法一流。”

“男人会做饭不容易!”平子有些意外的看着重拳。

“没什么,个人爱好,主要是自己对吃的比较挑剔。”重拳弄了根长树枝,取出随身的渔线和鱼钩准备钓鱼。

河里的鱼非常多,非常好钓,很快他就弄了四五条,玛丽在他的指挥下生了火就地烤鱼,吃的不亦乐乎,钓了七八条鱼幽灵也回来了,带着几只野鸭和一头野猪。他们又在花了点时间采集了一些野菜和菌菇,经过几个小时的忙碌众人可算是满载而归,各种新鲜、纯天然的食材被他们带回了城堡。

“晚上吃烤鸭?”巨人吊着一条胳膊盯着幽灵手里的鸭子。

“不知道,吃什么得看重拳的,我们说了不算。”幽灵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吃什么都行,只要好吃。”

“可不可以点餐?”巨人吞着口水问道。

“不可以,想出什么自己做去。”重拳单手提着已经被幽灵捆成粽子的野猪走过来,“吃,不是我人生最大的乐趣,我人生最大的快乐是想出什么就吃什么,所以我学会了做菜。”

“你小子真该开餐馆,赚钱与否不重要,主要是你可以吃到任何想吃的东西。”

重拳将各种食材分类处理之后就进了后厨不再露面,没多久大家就问道了阵阵的清香,玛丽数次溜进去偷吃做好的菜肴,重拳只当看不见,而巨人进去却直接被他踹出来,搞的巨人连呼不公平。

对此所有人都笑他白痴,他却毫不在意,而玛丽却继续偷吃,还顺便带上了平子,还没开餐两人就吃了个半饱。

晚餐的丰盛程度过了所有人的想像,整头野猪被重拳烤的外焦里嫩,野菜炖牛肉的味道相当的诱人,鸭子被他烤好之后涂上香料塞进了烤野猪的肚子。

吃,是重拳最大的爱好,在他看来人生享受的时刻就是做美食和吃美食,所以他会吃,对吃很挑剔,虽然会做的食物种类有限,但他会不断的学习,他还能通过所吃食物的味道品尝出烹饪时加入了那些调料。

而其他人只知道吃着过瘾,味道往死里吃,吃的满头大汗沟满壕平,这群货真是让人无语,重拳看着他们的吃相有种快崩溃的感觉,因为他觉得这些人在糟蹋他的厨艺。

“味道不错,好样的!”巨人一只手吃的却不比别人慢,抢菜的度堪比抢劫。

山狼一个人几乎吃掉了烤野猪的整条后腿,那条后退的重量保守估计在2公斤左右,吃完之后他又意犹未尽的吃起了猪排,因为烤了几个小时之久,整头猪的油脂几乎全都被烤了出去,所以吃起来脆嫩却不油腻,所以他们吃的才如此的高兴。

“没人喜欢吃猪头吗?”重拳看着快要被消灭的烤野猪问道。

“那东西不如里脊肉和猪排好吃!”树妖晃着脑袋说道。

“就是,猪头很脏,什么都吃,我不喜欢!”水鬼也摇头。

“一群土包子。”重拳一边摇头一边将整个猪头放到了自己的盘子里,用刀仔细的切成小块。

“这个是什么东西做的?”玛丽指着一盘溜肥肠问道。

“吃完再告诉你!”,“猪的大肠!”重拳和平子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只是重拳说的是英语而平子说的是汉语。

两人对望了一眼重拳摆了摆手,示意她别多嘴。

平子闷头吃她的半只烤鸭,而玛丽却没有因为没听懂她说什么而追问下去,因为她正吃的不亦乐乎。

其他人中一些会点儿汉语的人中除了山狼之外只有巨人和光听出了平子说的到底是什么,他们面色古怪的看着重拳,在他们眼里这些动物的内脏是很脏的东西,是不能吃的。

重拳对他们摆了摆手然后将剩下的半盘溜肥肠放在自己面前,盛了一份米饭美美的吃了起来,在这种地方想吃大米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欧洲人的不大习惯吃米,幸亏他平时外出的时候会注意采购大米,一点点的积攒起来备用,今天的只做了四人份儿的米饭,除了他自己还有幽灵、狮鹫和平子,其他人包括山狼在内都很少吃米饭,反倒是玛丽为了迎合他的习惯吃了小半份,重拳为此还特意把他的那份做成了牛肉炒饭配上一些蔬菜丝,结果玛丽吃上了瘾。

重拳吃的没享受,而巨人、树妖等几个不了解中国人饮食习惯的人都用一种非常古怪的目光看着他,因为他们实在想不通,猪头和猪的内脏为什么会如此的收到重拳的青睐,他们又怎么知道在中国几乎任何东西都能做成美味的食物呢?

幽灵和狮鹫吃的都很快,他们两个有个好习惯,就是不管多么可口的饭菜都不会吃太多,任何东西都会定量食用,从不过量,也不会因为饭菜的味道不和口味而少吃,很准确的保持一个进食水平和能量摄取标准。

女士们会吃饱,但不会吃过量,树妖等人却是大吃大喝,其中最郁闷的就是巨人,他因为有伤在身不能喝酒,所以他就把注意力全都击中在了吃上,说夸张点,他们几个吃的挥汗如雨真不为过,重拳几乎每道菜都吃到,他自己的手艺当然要尝一尝。

这顿饭吃了足足有两个小时,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晚上六点,喝的有点多的树妖嚎叫着咬去夜总会卖春,其他人轰然响应,结果两位女士立即退场,玛丽还顺带押走了重拳,这个每人敢管,其他人一窝蜂的冲进了车库,就连狮鹫都被树妖拖上了车,幽灵开上他的大越野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

结果是有伤的巨人被抛下,其他人扬长而去。

“一群王八蛋!”巨人大骂着独自一个人走会了城堡,因为他被踹下车的时候已经离开城堡两公里,有没有人愿意送他回来,所以他只能走着回来。

对此守门的几名新人也不干笑,只能闷着头放他进来,因为他们怕被巨人现他们在偷笑而挨揍。

众人走了之后城堡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重拳回房间冲了冷水澡之后又跑到城堡顶部的直升机平台架起来烧烤炉子,很快,烤鱼、烤肉、烤香肠开始飘向……

他一边烤这食物一边喝着啤酒,他的脚边放着里打啤酒,看来他是打算在这多呆一会儿。

没多久玛丽就闻着香味找了过来,重拳插了一根香肠递给她:“如果吃得下就继续。”

“如果你整天都在我身边,我所有的减肥计划都要失败了。”玛丽一边吃着香肠一边说道。

“你是因为你管不住自己的嘴。”重拳喝了一大口啤酒,“东西再好吃嘴可是自己的!”

“为什么你会有那么好的厨艺?这是跟谁学的?”玛丽一边问拿起一瓶啤酒,一把拧开盖子。重拳看到她的这个动作眉毛跳了一下,这小妞看似瘦弱的身材之下原来一藏着如此大的力量,居然可以两根手指就可以轻松的开启啤酒瓶盖!她那两根纤细的手指快赶上铁条了。“我喜欢吃,从小就特别嘴馋,没等菜做好我就会跑到厨房去看妈妈炒菜,时间长了我也就会做了,而喜欢看别人炒菜这个习惯却始终没改掉,后来我会做的菜越来越多了,就更加挑剔食物的味道和种类,不管走到哪里我都会关注当地的美食,如果对口味我就会学做,方便以后自己想吃的时候可以随时动手。”“嗯,你是个会享受的人!”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