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14、锁定目标(01)

214、锁定目标(01)


                玛丽和重拳忙到晚上也没弄清楚这个古堡背后的主人是谁,主要是人不在这里,他们又得不到进一步的情报,所以才无从判断对方的身份是否和萨迪曼有关,不过今天他们将他们负责的这片区域除了这座古堡之外的其他建筑物清查的差不多了。? ?.??`

“转卫星传输,我们回去继续监视。”重拳活动着脖子说道,他和玛丽轮流监视古堡里面的动静都累的够呛,他曾经不止一次说过这不人干的活儿。

“晚上吃点什么?”玛丽看了看外面,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路灯闪着明亮的光,街上行人不多。

“随便,吃饱就行。”重拳将警车开上主路,现在他感觉有点累,所以对吃的东西没什么要求,能吃就行,吃完之后好回别墅休息。

他们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深夜,除了幽灵之外其他人全都回来了,山狼正在汇总众人收集的情报,加上他们上报的情之后山狼才现可疑地点居然有七八个之多,这倒是比他之前预计的多了一倍还多。

“情况不太妙,我们的人手太少,根本不足以应付这么大数量的监视行动。”山狼皱着眉说道。

“没办法,这里住的几乎都是有钱人,房屋建筑占地面积巨大,还有很多人不长住在古堡里,所以很多地点都无法详细侦查,从防御级别和防御水平上是无法判断其主人身份的,所以我们不得不将这些无法查清的地点标记为可疑。”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山狼摇了摇头,“这么弄我们压力太大。”

“阿伦德尔那边情况怎么样?他们会不会遇到和我们相同的情况?”重拳问。

“比我们要好一些,他们资源充裕,所以分析和处理情报的能力比我们强很多。”山狼将资料收起来,“我把这些传给他们,让他们帮忙分析,我们没他们那么多渠道,也没他们那么多情报来源和设备。”

“他们会帮忙吗?”重拳有些担忧的问道。

“我他妈怎么知道。”山狼叹了口气,“狮鹫,跟我走一趟,去拜访一下阿伦德尔。”看得出他并不愿意去求人,可是他又没有其他办法,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去试试,他这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

山狼和狮鹫离开不久幽灵单独返回,这小子一天神出鬼没的,谁也不知道他到底都去了哪里。

“山狼呢?”幽灵从冰箱里取出啤酒,对着沙上的重拳晃了晃,“有没有人响应一下?”

“去找阿伦德尔分析情报了。”重拳扬了扬手,“来一瓶。”

幽灵拿着几瓶啤酒坐下,然后从包里取出一些烤制的肉类放在桌上,这可是中国人最习惯的一种打无聊时光的方式。

“有什么现。 .? `?”重拳喝了一口凉啤酒,清凉的感觉不由得让他精神一振。

“没有什么特别的现,只是逛了逛有钱人的庄园和城堡,开开眼而已,你们怎么样?”幽灵大口地吃着烤肉,看样子他饿坏了。

“差不多。”重拳晃着酒瓶,“这样下去我们至少需要一个月才能将这里的情况彻底摸透,太漫长了。”

“着急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幽灵喝着啤酒一脸的享受,“这本身就是一份耗费时间的工作,我们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

“但是我们总不能将时间都浪费在这件事儿上,萨迪曼随时都有可能逃走,所以我们必须抓紧时间。”重拳靠在上生仰起头看着天花板,“他跑了,我们恐怕要话费更多的时间和经历寻找他的下落。”

“我奉劝你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之前不要太过于担心,那一点用都没有。”幽灵一脸的镇定,仿佛萨迪曼根本就不会跑一样。

“你们两个居然在这里喝酒。”玛丽和平子从楼上下来,“任务期间饮酒可是要被重罚的,小心我告诉山狼。”

“啤酒而已。”幽灵晃了晃酒瓶。

“啤酒也是酒。”玛丽不依不饶。

“太累了,缓解一下。”幽灵将瓶中酒喝光,然后继续吃他的烤肉烤肉,“一瓶,不多喝。”

重拳也将瓶中酒喝光:“真的很爽。”

“你们两个!哼……”玛丽不理他们而是带着平子直接出了门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这些点太多了。”重拳盯着地图上画圈的区域,

“没关系,至少说明我们搜索是有成效的,确认了一些可疑地点,这些地点并不需要长期侦查,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逐一排除掉的。”幽灵宽慰他。

“看看山狼那边能有多大的收获吧。”重拳甩开地图起身上楼,“洗澡,睡觉,妈的,真他们的比打仗还累。”

山狼和狮鹫返回的时候天都快亮了,两人一脸的疲惫,的确这份工作在他们看来比作战要累的多。

阿伦德尔那边还算配合,只是必须先完成他们自己的工作才能帮山狼他们分析情报,所以他们在那边至少等了三个小时,不过阿伦德尔还算配合,他的人继续加班才算把山狼他们带过去的情报分析完,综合个方面传来信息的对比之后将原有的可疑地点减少到四个,这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第二天早上山狼重新做了部署,平子留下负责对其中两个已经被入侵安全系统的可疑地点进行监视,幽灵完成剩下两个的侦查行动,其余人继续前往新的地点侦查。??.?`

重拳和玛丽继续开着警车到处逛,这样的工作持续十一天,终于有了眉目,狮鹫在一家医院的药物销售记录中现了线索,有人会定期的来取一些高价值的进口药物,这些药物是用来治疗瘫痪和神经性疾病的。

跟着这条线索他们查到了一个靠近山区的城堡,尽管在这个小镇中没有太过偏僻的地方,但一开始山狼他们的搜索重点都集中在了那些相对比较繁华活着价值比较高的地段,毕竟萨迪曼这种土豪是不会住在这种有内涵的地方。

“这是卫星拍摄的照片。”阿伦德尔将一叠照片丢在桌子上,“可以确认的是在这个城堡里出入的是个坐轮椅的黑人,他每天都会出来晒太阳,但他所处的位置都是从外面无法观察到的隐秘地点,只有卫星能俯视到他的,但这家伙每天都会带着一定大帽子,所有我们拍摄不到他的上半身,还无法确认他的身份。”

“这个必须近距离观察才能确认身份。”重拳翻着照片说道。

“有难度。”阿伦德尔摇了摇头,“防卫森严程度不亚于白宫,外表是看不见人,但实质上到处都是暗哨,外围有护城河,里面养着鳄鱼,城堡上遍布狙击手,几乎很难靠近,最要命的是城堡附近的树木全都被砍光了,根本无法靠近。”

“你们有没有无人机?活着侦查机器人?”幽灵问。

“没法用,城堡内部的雷达会第一时间现无人机靠近,侦查机器人是无法越过护城河的,而且在护城河内部有很大一片区域布设了电子感应设备,几指望一台机器人跨越这种区域?”阿伦德尔摇了摇头,“平时这个城堡只有内部人进出,没有任何访客,所有的通信、电力能源问题都是他们自己解决,也就是说他们使用卫星通信和电机,里面几乎是一个和外面隔绝的小王国,通过多日的内部侦查我们初步能判断出城堡里至少有六十名警卫。”

“那我们就没有一点办法进去了?”山狼托着下巴问道。

“目前还没有,或者说我们还没想到。”阿伦德尔无奈的耸了耸肩。

“你们能否提供屏蔽雷达的设备?”幽灵盯着照片上的城堡问道。

“可以,但那样会立即引起他们的注意,反倒会引起他们的警觉,得不偿失。”

“嗯。”幽灵点了点头,“能屏蔽就可以,我们现在只是缺一个机会。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是否在开始确认目标身份的同时采取行动,还是分开?”

“一起行动可能有点莽撞,但分开行动风险又太大,这个需要好好权衡一下。”山狼敲着桌子,“阿伦德尔怎么看?”

“我也在纠结这个问题,毕竟侦查需要冒险进入,虽然我不知道幽灵有什么办法,但冒险是不可避免的,如果分开行动我们就要二次冒险,而在侦查的同时采取行动又略显莽撞,除非我们找到不冒险进入侦查的方式,毕竟先确认身份才是最稳妥的方式。”

“幽灵,先说说你的办法。”重拳看着幽灵,“现在说这些都为时尚早,先看看你的计划在决定行动方式。”

“这个很简单,利用雷雨天气屏蔽敌人的雷达信号,然后潜入或者展开侦查,夜晚中行动可以避开敌人的监视,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经进入。”

“这太冒险了。”阿伦德尔摇了摇头。

“这可能也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山狼是说这说道,“但问题在于这种天气可不多见。”

“是,不过值得等。”幽灵站起身,“卢森堡总该比沙漠雨水充沛吧?另外根据我对天气了解的经验上看一周内会有降雨”

“现在还没到雨季,虽然不至于不下雨,但这种机会的确不多。”拉伦德尔说道,“至于你的推测我还是不太相信的,抱歉,我指相信科学依据,相比之下我更相信天气预报,所以万一等没有这种特殊天气,那无疑是浪费时间,别到最后我们才现里面的人根本不是萨迪曼我们就白等了,这随机性未免有点大。”

“在没想到更合适的办法之前这可以作第一方案进行讨论。”山狼看着阿伦德尔,“你看怎么样?”他必须征求阿伦德尔的意见,毕竟他们不存在谁领导谁,只是合作关系。

“可以。”阿伦德尔点了点头,“但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主意。”

幽灵耸了耸肩,一脸胸有成竹的说道:“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虽然没有什么好办法,但他们的还是开始向目标地点附近转移,那里才是他们今后的工作重心,落脚点的个别墅,虽然是三层楼宇,而且跨度也很大,但与附近的古堡和庄园相比这个小别墅显得有些寒酸。

“站在屋顶可以看到目标所在的古堡,另外我还要提醒诸位,这附近很多房产都在古堡神秘主人的名下,所以里面住着的可能都是他的手下或者保镖。”拉伦德尔点上一支雪茄说道,“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我们可能会遭遇监控,所以一切都要小心,低调行事。”

“那为什么他不买下这栋别墅?”瓶子看着宽敞的别墅问道。

“应该是因为这栋别墅太小了,根本就看不上眼,与附近的庄园和城堡相比,这别墅就是富人区里的贫民窟。”幽灵放下自己的背包直接上了二楼,他要观察一下附近的情况,这是他的个人习惯,也是“黑血”所有人的习惯,说白了就是生存的本能,他们要知道附近的环境,方便在遇到突事件的时候做出应急处理。

这次阿伦德尔带来了十一名手下,包括史密斯、摩根和他的助手,还得是专业情报人员,他们带来的大量的间谍设备,而山狼他们相比之下就显得有些寒酸了,除了一些武器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而这些武器还是阿伦德尔提供的那一批。

他们必须尽快找到一条安全通往古堡的路线和时间,这只是第一部,然后才是想进入古堡的办法。

当夜除了山狼之外所有的“黑血”战士全都出去侦查,当晚他们就找到了三条前往城堡的最佳路线和行动时间。

第二天早上众人将自己的现一一做了详细的汇报。

“……这是一条最佳路线,虽然要经过两个有人把守的庄园,但这些把守全都形同虚设,警卫大多数时间在闲聊或者睡觉,最重要的是没有狗,所以我们能很轻松的穿越这些防御线路,在最短的时间内接近城堡西侧的那片茅草从。虽然草深不3o厘米,但在夜晚几算是在敌人的夜视设备之下我都有信心借机护城河。”幽灵指着地图上刚画出来的一条红线说道,“我观察过护城河里的情况,鳄鱼的确是偶,但个头不大,如果在它们吃饱的情况下我们还是有很大机会不伤一人的游过去,然后从这个位置爬进去,经过一夜的观察我下您这里的警卫数量最少,巡逻间隔过半小时。”

“路线倒是不错,不过你别把我们想得和你一样,我们和没你那变态的身手,从杂草地靠近护城河这一项我们倒是可以应付,但游过护城河太冒险了,鳄鱼可不是吃素的,而进入城堡的办位置我们会继续评估,直到找到最合适的地点。”山狼在幽灵标记过的地方画上明显的红圈,这些是存在异议的地方,需要重新考虑。

“这些初步方案,所以我们需要重新评估进入别墅的难度,一夜的侦查之后你们也现了附近很多地方都有警卫,这些人中至少有百分之五十是为城堡的主人效力的,所以我们现在就处在敌人的包围之中,也就是说一旦暴露我们很可能连撤离的机会都没有。”阿伦德尔敲着桌子强调道,“我们要对付的不是一般的敌人,而是个狡诈的军阀,他能活到今天可不是光靠运气那么简单,所以我希望大家打起精神来,正确认识我们现在的处境。”

“虽然我们看上去有点儿不着边际,其实我们很重视这次行动,这种状态是一种放松,不代表不重视。”重拳看着阿伦德尔,“放心,我们不是傻瓜,知道现在的处境。”

这番话说的有些不客气,阿伦德尔皱起了眉头,还没人敢和他这么说话。

“好了,不要在纠缠这些事情,阿伦德尔好心提醒我们接受,从现在开始我们都要转变态度,正确面对面前的困难。”山狼拍了拍手,算是给了阿伦德尔一个面子。

阿伦德尔张了张嘴,最后摇了摇头不再说话,他对这些家伙吊儿郎当的态度的确不满意,不过他也清楚这只是表象,作为雇佣军中的强者“黑血”并非徒有其名。

众人继续制订方案以及讨论行动计划,这次任务的确有些难度,所以他们要谨慎考虑目前所面临情况。

因为情况过于复杂所以他们争论到晚上也没能得出一个让所有人都满意的结果,对此山狼和阿伦德尔都很无奈,他们只能举手表决,最后还是由幽灵进入侦查。

幽灵看了看天:“后天晚上会有雨,可以掩护对城堡雷达的屏蔽。”“你需要多长时间的雷达空白?”阿伦德尔问。“两到三分钟即可,只要在我越过护城河进入城堡这段时间不被现就足够了。”幽灵点上一支烟看着城堡的3d图像,“其实两分钟就足够了,但为了保险还是长点的好,至少没坏处。”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