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11、分头行动(01)

211、分头行动(01)


                对于一些间谍装备山狼他们到是不怎么在行,毕竟他们是高搞作战的,而非专业的情报搜集人员,所以这方面的工作还得依赖阿伦德尔他们这些专业人士,虽然双方在昨天晚上似乎已经达成了“一致”,但山狼却对此持保留态度,毕竟双方还没有正式接触,合作起来是否顺畅还是个未知数,不管怎么样任务总得继续下去。 .? `

中午阿伦德尔总算是露面了,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双方都只字不提,两人客套了一番之后才进入正题,山狼取出早已准备好的卫星地图在上面画了一个很不规则的圆圈:“这是我们能确定的最精确的范围,这是线人提供的情报,为了保证萨迪曼不会逃走,我们已经放出消息说我们的线人已经死亡,希望萨迪曼还在这里。”

“这个范围有点大!”阿伦德尔皱着眉说道,“你的范围涵盖了这个小镇三分之二的面积,我们双方的人加在一起也不过二十二人,所以想在这么大的一个区域里找一个人恐怕不太容易。”“的确,一个几十平方公里的小镇里藏一个人的确不太好找,但这已经是我们能搞到的最详细的情报了,线人说过,萨迪曼多疑,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更换藏尸地点,这个小镇的地理位置也是他偶然间通过其他渠道得知的,但他可以用性命保证这个消息的准确性。”“还别说,如果不是你们说萨迪曼在这里,我还真不会注意这个镇子,这种小镇在卢森堡不在少数,的确是个隐居的好地方!”阿伦德尔叫人将这个镇子的3d地图绘制出来,“一个瘫痪的人是不会四处活动的,他可能常年呆在屋子里,顶多到院子里活着阳台晒晒太阳,但萨迪曼这种人肯定会不会放弃治疗,现在他手里的钱就是希望,只要能治疗他就不会放弃,所以医疗方面是一条线索,另外军阀出身的萨迪曼肯定非常注重安全,所以他的藏身地附近防御会很森严,这也是一条线索,但这个镇子太大了,到处都是古城堡、私人领地,这些地方搜索起来颇为麻烦,所以我们要找这么一个人需要耐性和运气,而且必须做好长期搜索的准备。”

“关于侦查方式我们听从你们的安排,毕竟你们更专业,很多东西我们都不懂,更没有多少这方面的经验,所以要看你们引导和帮助。”山狼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地方说道,“这之前我们已经做过一些功课,这些富人区和私人领地是最有可能是萨迪曼的藏身地,我们需要仔细侦查。”

阿伦德尔点了点头:“的确,作为有钱人他不会住在平民区,所以这些地点我们需要仔细点,另外一定要注意防卫森严的地点,我们先利用卫星扫描选出一些重点区域。”

“还有一点就是萨迪曼的手下人很可能认识我们,所以我们改头换面。”山狼看着阿伦德尔,“这也需要你们的帮助,面部伪装是你们的强项。”

“这个不是问题,我会叫人帮你们化好妆。”阿伦德尔依然盯着地图,“侦查工作可能时间会很长,希望你们做好心里准备。”

“没问题,我们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毕竟我们需要搜索的范围有几十平方公里大小,光住宅区和商业区就有百余个,所以这个过程会很漫长。”

“嗯,”阿伦德尔点了点头,“装备我们已经提供的差不多,有需要随时可以提出来,我会派我的助手和另外两名特工配合你们的行动,然后整个范围划分为数个小区域,然后我们逐个区域进行搜索,保证无疏漏的完成搜索行动。? ? ?.”

“这样最好,可以防止出现疏漏!”山狼点了点头,“那我们尽快开始吧。”

“好,我现在安排人帮你们化妆。”

又商量了一些细节之后阿伦德尔才离开,这次接触比山狼预想的要好,看来阿伦德尔似乎收敛了之前的那种不友好的态度,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至少现在有了个好的开始,所以山狼还算满意,至于今后的合作如何那就得看双方的是否真的有诚意了。

很快一男一女两名特工赶到别墅,两人大包小裹的带了很多东西,他们就是阿伦德尔派来给众人化妆的特工。

男的消瘦,一脸的病态,看起来很像一个吸毒过量的瘾君子,女人高挑,一脸健康的小麦色皮肤,长相颇为大众,甚至可以说缺少姿色,基本是那种走在马路上没人愿意多看上几眼的那种,不知道为什么,幽灵总觉得这个女人有些奇怪,某些地方看着有点不顺眼,但他又找不到问题究竟出在哪!

“摩根。”男人自我介绍,然后指着女的说,“史密斯。”话语很简单也很直接,看样子他们似乎不怎么爱说话。

“麻烦二位了。”山狼点了点头,“我们的目的就是让认识我们的人认不出来。”

“这个很简单,只要改变一下面部轮廓和主要特征,你们会对我们的化妆术满意的。”摩根将两个金属箱放在桌子上,“我带来了足够的东西改变你们的面貌。”

“能不能交我们自己化?”平子看着满箱子不认识的东西问道,作为女人他对化妆很感兴趣。

“我可以交你们一些基本的伪装术,但时间太短,你们可能学不到太多东西,不过先你要区分伪装化好妆和女士化妆的本质区别。”史密斯也拎了两个金属箱放在桌子上,“女士化妆大多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漂亮,而我们却是为了改变容貌,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你的声音……”玛丽皱了皱眉。

“怎么?”史密斯也不抬头,而是忙着整理箱子里的东西。

“我是说你的声音有点粗,很男人。”玛丽斟酌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原本她没打算多嘴,但对方问道了她也就不在隐瞒自己的看法。

“你说的没错,其实……”史密斯摘下假,“我是个男人,我没有可以伪装我的声音。”

“怪不得看着你有点怪怪的。”幽灵看着史密斯,“妆化的不错。”

“还可以。??.??`”史密斯摘掉耳环,“我是也是在做一种尝试,看看自己能否做到,如果短时间内不被你们认出来那我就算成功了。”

“开始吧!”山狼坐在椅子上,“我们要求化妆度不能太慢,用最容易的办法做最大的改变,毕竟我们每天出门之前不可能花长时间伪装自己的容貌。”

“当然,我们不是去演出,化妆不会太久。”摩根取出一瓶不同颜色的液体混合在一起涂在山狼裸露的皮肤上,很快他的肤色慢慢转白,然后他又给山狼改变了型和色,带上隐形眼镜改变了眼睛的颜色,带上牙套改变了面部轮廓,最后仔细勾勒了一些皱纹之后山狼变成一个大约五十岁上下的白人大叔。

“还不错。”山狼照着镜子看了半天,“至少我觉得自己生了明显的变化。”

“不是十分熟悉的人是不可能认出你来的,这一套伪装足够你骗过大多数人。”摩根仔细看了看山狼的脸又做了一些修补。

“给我来个不用穿西装的!”重拳也坐下。

“好的。”史密斯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他的脸,然后开始动手,半小时不到的时间伪装完成,一个时尚的白人青年出现在众人面前。

史密斯仔细看了看重拳的脸:“不用担心,这种伪装药水能保持一周的效力,期间你可以正常洗漱,不会有任何影响,现在只需要一套休闲装作为搭配,我的车里有,稍后我给你找一套。”

“谢谢伙计!”重拳很满意的离开椅子。

六个人的伪装用了不到两个小时,这度已经很快了,让六个人改头换面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之后就是身份问题,史密斯现场用设备给他们每个人制作了一份身份证明包括护照、驾照和身份卡片,这些证件都是早已做好的只要加上相片就可以用,当然这相片可不是随便就能加上的,而是要通过一台特殊的机器,这种机器摩根的车上就有,所以还是很方便的。

“如果遇到警察这些东西不会有问题吧?”幽灵翻这自己的证件,现上面是个法国人的名字。

摩根提醒众人:“这些资料要两个小时之后才能传输到当地相关部门的系统中,所以在这段时间内大家尽量不要惹麻烦。”

阿伦德尔给他们准备了两辆车、摩根和史密斯就是他们的向导,离开住所之后史密斯也收到了搜索区域的地图指令,因为范围过大的原因所以搜索起来并没有什么重点,他们只能根据划分的区域逐一搜索,然后根据现的可疑区域进行进一步侦查,可以说这是个很干起来很麻烦的活儿。

艾森布劳恩提供的情报除了萨迪曼的具体地点之外大多已经核实过,原来本艾伦打算将这一情报也交给马丁进行合适,但他又担心老美会抛下他们单独对付萨迪曼,所以他才考虑到叫山狼带队来这里和老美一起行动,这样老美就没法跑开他们单独行动了。

所以山狼这次来卢森堡的任务并不简单,一切到要从头查起,还必须和阿伦德尔通力合作,否则想靠他们自己查到萨迪曼的藏身地恐怕不太容易。

古堡林立的卢森堡又被人成为“千堡之国”,再加上优雅的环境和达的经济,这是一个很适合富有阶层长期居住和生活的地方,在城堡这种私人领地中,你拥有绝对的和安逸的生活环境。

因为这种特殊的生活环境所以才导致了整个情报搜集任务存在着一定的难度,在高墙之内的古堡很难观察,大多数庄园也因为占地广阔而无法抵近侦察,所以想高清内部居住者的身份并不容易。

阿伦德尔通过官方和私人渠道收集情报,虽然这无法找到萨迪曼藏在哪里,但至少可以过滤掉一些区域,将收集情报的范围缩小,他又通过各种渠道收集线索,然后进行逐一分析核对,留下可疑的再进行重点追查。

幽灵上街之就下车单独行动了,重拳和玛丽一组去了最近的地点搜集情报,他们以游客的身份到处走动。

山狼和平子跟着摩根去了一个承包区活动,而狮鹫和史密斯却去了医院找线索,萨迪曼治疗肯定需要一些特殊的药物和设备,所以他们打算到小镇上的几家医院碰碰运气,希望能找到一些线索。

重拳和玛丽跟踪一大群游客的后面到处闲逛,这是个很好的身份掩护,两人举着相机拍个不停,他们最感兴趣的就那些私人名下的古城堡,越是不对外开放的越感兴趣。

自古以来,卢森堡就被挤在“诸强之间”。早在3世纪时,这附近的岩山上就开始修建城堡来作军事防卫了。

也许“防卫”就是卢森堡从历史里熬出来的心态。那也没办法,地处德、法、比之间的交通要道,地势险要,在历史上此地一直是西欧重要的军事要塞。它的重要性,甚至让它赢得“北方的直布罗陀”称号。所以这里才会有数不胜数的古堡存在。

1ooo多年前,古罗马帝国阿登公爵的弟弟西烈弗鲁克伯爵,就在这片双河交汇的河畔上,建了一座城,称为卢泽琳堡。意为小城,也就是卢森堡前身。

后来这小城逐渐展为市镇。14世纪时,卢泽琳堡升格为大公国,它的名字在传闻中不断改变,最后定名为今天的卢森堡大公国。

…………

导游小姐滔滔不绝的讲述着卢森堡的历史,重拳和玛丽却根本听不进去,他们的目的不是来旅游的,而是来侦查的,之所以跟着游客就是为了掩护身份,每经过一个古堡他们都会想办法进去看看。

方法很多,或是和导游交涉提出要求活着是直接找到城堡里的人,总之他们把导游弄得晕头转向,一再要求他们不要节外生枝,但其他游客也大多有着进入古堡参观想法,所以除了导游之外并没有多少人反对。

两人或明或暗的探查了几座城堡之后现这种侦查度简直是太慢了,要想将目标区域搜索完保守估计至少需要半个月时间。

“必须想个办法!”重拳冲出一栋古堡,“这样下去太浪费时间了。”

“那你打算怎办?”玛丽放下手里的相机亲昵的帮他擦去脸上的汗水,不知道她这是在演戏还是真情流露。

“还不知道,不过我们得离开这些游客了,导游似乎开始怀疑我们的身份!”重拳喝了点水,“走,这边。”

“去哪?”玛丽跟着重拳进了一条比较偏僻的街道。

“看看有没有其他办法,这栋古堡看上去好像有问题,刚才被人挡住了,我想进去再看一下!”重拳脱下外套带上一顶鸭舌帽子,“帮我把风。”说完观察了一下古堡的外墙,避开监控探头轻盈的爬了上去。

玛丽带上耳机,看上去她好像是在听音乐,其实他是在和重拳保持联系。

“安全。”耳机里很快传来了重拳的回复。

“小心点。”玛丽走到对面的树下坐在路边取出一块画板开始画画。

“里面很大,有守卫,配有手枪,我去上层看看!”重拳不断的把各种信息传出来。

“外面无异常。”玛丽画着画说道,这时他现有几个年轻人从一侧的路口转了进来,眼睛一直盯着她,她立即知道可能要有麻烦。

现在接近黄昏,街上人不太多,尤其是这种小马路,玛丽很有悠闲的起身,她现几个青年正不怀好意的向这边靠过来。

玛丽收起画板起身向来人相反的方向走,结果没走几步就现前面有两名青年转了出来,迎面向这边走过来。

看来躲是躲不掉了,玛丽有些无奈,说实话她真不想在这种地方惹事,万一重拳搜索的古堡里正是萨迪曼的藏身之处在这里闹出事情起不是打草惊蛇?

“嗨……美女,交个朋友吧!”一个金青年嬉皮笑脸的挡住玛丽的去路。

玛丽低着头准备绕过去,但另一名青年又堵了上来,就这么一耽搁后面的两名青年也到了,一共五个人将她堵在路边。

“别害羞。”金青年伸出手去摸玛丽的脸,“这么漂亮的脸蛋……”他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眼前一晃,然后手指传来一阵剧痛,这一切之后才听到一声脆响,他的是指和中指已经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扭到了一边,两根手指被玛丽在一瞬间硬生生的掰断。剧痛之下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张开嘴大叫,结果还没等出声肚子上就挨了一拳,惨叫直接变成了哼哼,整个人弯着腰抱着受不停的哼哼,脑门上瞬间疼出了一层细密汗珠……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