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12、分头行动(02)

212、分头行动(02)


                昏暗的小马路上玛丽正和几名不良青年对峙,虽然已经有同伴受伤,但他们还没意识到他们眼前的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足够要了他们所有人的性命,他们还在错误的以为自己一方有着足够的人手优势,搞定这个小女孩不成问题。w?

玛丽放倒一名敌人后闪身躲开了几个人的包围背靠墙做出防御,她的右手反握着着一枝铅笔,左手半握拳状举在胸前,看上去楚楚可怜,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会相信刚才扭断别人手指的是这么一个小姑娘。

几个人小青年都愣住了,谁也没弄清楚刚才到底生了什么事儿,他们的确没看清玛丽是怎么动的手,之所以没跑的原因就是他们现在甚至还没弄清楚进青年的伤势到底有多重,他们还单纯的以为对面这个小妞只是趁着他们大意捡了点便宜罢了。

“小妞,听话,否则我在你的脸上割几刀!”一个光头青年凶神恶煞的掏出一把蝴蝶刀,熟练的在手里耍了几个圈儿,“别以为我们不敢动手……”

又是人影一晃,光头手里的刀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支贯穿他手掌的铅笔,鲜血沿着铅笔朝下的一段缓缓流淌,浓稠鲜红的血液快的滴在地上,然后他的喉咙上挨了一拳,整个人如同时树桩一样倒在地上,受伤的手扬在半空中不知道该放哪,另一只手捂着喉咙导气,很快脸色变得青紫,一点声音都不出来。

小混混们这下彻底乱套了,他们不得不重新评估眼前这个女人是实力,但为时已晚,就在他们惊惧的同时玛丽起了连续进攻,几名小混混很倒霉,腿上被插了一刀的同时脖子或者头上都挨了重重一下子,不是不出声音的倒在地上就是陷入昏迷,几个家伙从出现到被玛丽搞定连一分钟都不到。

现在最清醒的反倒是那名被扭断手指的金青年,他一捂着喉咙脸惊愕的看着玛丽,连逃跑都忘了。

“滚吧!”玛丽扬了扬手里的蝴蝶刀,“再不走阉了你。”

“你……”金青年忍着痛有些艰难的说道,他两腿抖几乎迈不开步,但他看得出玛丽是没打算要他们的命。

“少废话,赶紧滚蛋!”玛丽捡起自己的背包,“可惜了我的铅笔。”

这时重拳从围墙上跳了出来,见到这番景象有些奇怪:“怎么回事?”

“是来和我打招呼的,但用错了方式。”玛丽将蝴蝶刀拍着重拳手里,“他们用了这个。”

“一群王八蛋!”重拳大怒,抬腿就是一脚,正踢在一名刚醒过来的小青年脸上,这家伙直接被踢飞出去撞在了不远处的树上,这个倒霉蛋刚清醒过来就再次被踢得晕了过去,撞树的同时有断了几根肋骨。

“算了。”玛丽俯下身从光头手上拔下那根铅笔在他身上蹭掉血迹之后收了起来,“走吧,别在这里节外生枝。”

“走。”重拳拿起自己的包和玛丽一起从离开了这条小马路。

“有什么现?”玛丽边走边问。

“只是个富豪的私人古堡,好东西不少,但和我们要找的没一点关系!”重拳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 .? `”

“那你打算怎么办?”玛丽看着他,“有什么办法能更快一点?”

“我在想!”重拳皱着眉,“先吃点东西,我饿了,饿了脑子跟不上。”

“好,你想吃点什么?”玛丽看着四周,没现餐馆的踪迹。

“随便吃点,然后在走一段我们就回去。”重拳拿出旅游地图寻找最近的就餐地点。

说话间一辆警车呼啸而过,直奔刚才他们离开的那条小马路,不知道谁报的警,如果几个混混没醒的话该倒霉了。

“警察!”重拳抬起头看着警车消失的方向所有所思的说道。

“你在想什么?”玛丽在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这个办法应该不错。”重拳双眼精光的说道。

“干嘛,你到底是搞什么鬼?”玛丽想拦住他,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重拳度很快,无奈之下她只好跟在后面。

……

半个小时之后,一辆警车出现在街上,车上的一男一女两名警察有说有笑的开上了主路。

“这感觉不错,可以明目张胆的盘问任何人!”重拳开着警车说道,这车和制服是他们从警察局里弄出来的,神不知鬼不觉,警察知道丢车至少要明天早上,谁也不会想到会有人到警察局偷东西。

“小心穿帮!”玛丽整理了一下不太合身的警服,和粗壮的男警官相比他的确显得娇小了一些。

“今晚我们就把这两条街走完,看看能否有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说着重拳拿起对讲机,通过警方的平台调取了这条街上几个主要建筑的信息,他和玛丽逐一的进行“检查”,约见主人,希望从中能找到一些可能存在的蛛丝马迹。

两人忙到半夜没查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到是在他们的“管区”里出了一起盗窃案和一起抢劫案,重拳可没时间出警,他干脆不理,继续开着警车到处收集情报,这个身份基本上没人管,行动比较自由,只要不遇到相熟的警察认出车号基本上就不会有问题,所以他们两个简直有点有恃无恐,不停地敲着一些大户人家的门进去查看一番。

幸亏重拳事先做好了功课,调取了这附近住宅或者古堡的基本资料,这里是富人区,很多官员都住在这附近,其中就包括警察局长,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们还真没准会撬开警察局长家里的大门。

搜索到凌晨也没现什么线索,两人只能吃了点东西之后返回驻地,他们是最后一个归队的,其他人早就回来了,如果不是重拳提前打了招呼,估计放哨的人肯定以为出事儿了,要不怎么会招惹警察过来。

警车的定位设备早已经被重拳关了,所以不用担心不追踪,但为了保险他还是将警车停入车库,这样能防止出现不必要的麻烦。? ?.??`

“两位警官到来有何指教!”山狼看着两人进屋有些不满的说道,他考虑的是两人的行为有些冒险,这么做容易引起警方的警觉,反倒会影响到他们的行动。

“效果不错哦,我们把整个区域都搜索完毕了,没有现任何有价值是线索,现在可以排除一部分地点了。”玛丽摘下帽子丢在桌子上,“如果按照这个度计算最多四天我们就能完成对这个小镇的搜索工作,以官方身份进行,不容易被怀疑。”

“警察也不是傻瓜,丢人丢车肯定会满镇搜索。”

“我只偷了制服和车,所以不会引起太大重视,至少要明天早上他们才会知道。”重拳坐在一边,“车牌号码明天我会换掉,这个镇子的警察局不小,至少有几十辆车,没那么容易被现,但我们必须小心行动。”

“最好别给我弄出什么乱子来!”事已至此山狼也无话可说,反正补救是来不及了,不如趁机会利用一下,至于重拳擅自行动的事儿以后再说,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重拳和玛丽坐着警车开始沿街“巡逻”,他们利用阿伦德尔提供的实施卫星题图躲避其他的警察巡逻车,他们的目的很明显,就是先对重点区域进行明察暗访,以警察的身份为掩护进行例行检查与闻讯。

“这是第八个古堡了。”玛丽对照地图,“前面左转。”

“不着急,这种事急也没用!”重拳开着车按照玛丽的指示前行。

“就是这里。”玛丽指着一栋古堡说道,“请报上显示这里八个月前被人买下,买主身份不明,半年前入住,但只见过一些佣人和保镖出入,主人从没露过面。”

“过去看看!”重拳将车停入隐蔽的小马路然后带着玛丽直奔大门,门上的摄像头转过来对准了他们。

重拳按了门铃,很快门铃旁边的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中年人:“您好警察先生,我可以为你们做点什么?”

“例行巡视,有些事情我需要和房主谈谈。”重拳双手的拇指插进腰带瘪着嘴说道。

“对不起,之前没遇到过检查的事情,所以如果需要搜查请出示搜查令。”中年人很客气地说道。

“我们并不是要搜查,而是询问一些事情,希望你们配合!”重拳一脸不耐烦的说道,“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两位稍等。”中年人结束了通话。

重拳点上一支烟慢慢地抽着,玛丽来回地踱着步观察着附近的情况。

几分钟后大门一侧的角门开了,中年人出现在门里:“很抱歉让您二位警官久等了,我只是个下人所以有些事情必须经主人的同意才能做决定,还请理解。”

“嗯。”重拳大咧咧的点了点头,“没关系,我们只是来询问一些事情。”

里面很宽阔,不时能看见一些牵着狗的保镖,这些保镖都非常健壮。

“我是这里的管家,请叫我波利。”中年人将他们让进客厅。

落座之后波利叫人送来了咖啡:“两位慢用,请问二位向了解什么情况?我会尽力解答!”

“房主在哪里?怎么不出来?”重拳一脸不满的问道。

“主人在法国度假,这里有我负责,刚才和主人通了电话才得到的许可,所以请二位理解。”波利的话说的滴水不漏。

“你在开玩笑吗?”重拳沉下脸,“昨天我们得到的消息是他还在这里,怎么可能这么快出去履行?”

“真的很不凑巧,主人是一早上离开的。”波利一脸的一眼,简直就是在说你们要是早点来肯定能见到的表情。

重拳盯着波利:“别说我没警告你,有些事情你是做不了主的。”

“抱歉,我只能尽力满足二位警官的需要,如果出职权之外的只能等主人回来之后再决定。”波利的话语不急不缓,丝毫不受重拳的影响。

“好吧。”重拳也不好闹得太僵,他拿出一张照片在警车上找到的放在桌子上,“见过这个人吗?”

波利仔细地看了看照片摇着头说道:“完全没有印象!”

“有人曾经看到这个人进来!”重拳盯着他,“他是个危险人物,如果你看新闻就该知道这一点,所以你还是合作点的好。”

“这是不可能的,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波利很肯定的摇了摇头,“这是污蔑。”

“你说我污蔑你?”重拳沉下脸。

“当然不是。”波利赶紧解释,“我是指那些说见到这个进入我们这里的人。”

“你能保证吗?”重拳盯着他,“你能对你的话负法律责任吗?”

“这……”波利犹豫了一下,“当然可以,保证对自己的话负责。”

“你确定。”重拳面色不善的看着他,这个波利并不好对付。

“当然。”波利肯定的点了点头。

“你们这里一共有多少人?”重拳无奈,只好转移话题,这个波利太从容了。

“对不起警官,在没有律师在场的情况下我不打算回答太多问题。”波利依然和客气,但很明显他已经没什么耐性,但他说的每句话都很合理,让重拳照不出毛病。

“那好,等你的律师来了我再问。”重拳站起身在屋里来回走动到二楼楼梯附近的时候波利有事实的给他做出了提醒,“警官留步,这里是私人居所,所以如果需要搜查请出事正规的法律文件,否则我们有权拒绝合作。”

“嗯?”重拳很生气,但后果不严重,毕竟他是假警察,他不能闹得太凶,万一这里真是萨迪曼的老窝冲突起来他和玛丽两个人会很危险,所以他还真的需要收敛一点,不能闹的太出格。

“还有什么可以为两位效劳的?”波利下了逐客令,这话说的让重拳和玛丽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

“既然如此我们也没有再留下的比较,这样吧,下午我们会带着搜查令和更多的同时来拜访,向你们配合我们的工作。”重拳气哼哼的说道,“你不要忘了,这个人可是在你们这里出没过,所以你最好想清楚该怎么和我们合作,如果被我查出来你们和这个人有关系……哼哼,那你们的麻烦可就大了,贵房主的履行可能要泡汤了。”

这句话中明显带着威胁,波利是个聪明人怎么听不出来呢?但他却装作听不懂,对此却只字不提,只是让他方案的是他们还要纠缠不清,他心里的确有点不爽:“下午还要来吗?”

“当然,这是一个刑事案件,我们必须认真对待。”重拳撇了撇嘴,“你们这些人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安全。”

“好吧,下午我一定早早做好准备恭候两位的到来。”波利的话语中明显带刺儿。

重拳没理他,而是在屋子里四处闲逛,不说还有什么事儿也不说走,弄得波利对他非常反感。

“这是你的口述笔录,请签字。”玛丽拿了一份笔录给波利,“请认真考虑,你说说的一切都会记录在案,在法庭上会以证据形式出现。”做戏就要做全套,这是玛丽最大的优点。

“这个……”波利接过笔录认真地看了起来,对于这种事情他还真的不干马虎,在确认记录的真是准确性之后他才利索的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重拳和玛丽只好离开,其实他们已经没有留下的理由,是不得不离开,这个波利的确不好对付,他们没有搜查令所以根本没法到处转悠,就连重拳对这个波利的回答都找不出任何可以反驳的地方,在这个地方没有搜查令就是不可以乱来,最终更要的一点是他和玛丽不打算打草惊蛇,现在他们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找到萨迪曼,而不是惊动他。

二人离开之后波利叹了口气返回楼上对一名中年男人报告道:“先生,他们走了,从言谈举止上看应该不是针对您和姥爷。”

“嗯。”中年人透过窗户看着离去的警沉思了片刻,“处理一下这里的东西,我不希望下午他们再来的时候下拿什么破绽。”

“照片上的人我不认识,不可能是我们的人,所以我推测这两人应该是来找麻烦的,如果下午还来也不会带别人,他们可能是向要点好处。”波利毕恭毕敬的说道,“如果他们真的来检查是不会告诉我们的,之所以说就是让我们明白他们随时可以找我们的麻烦,所以他们可能只是想要点好处。如果真是这样就好办了,这种人是最好对付的,再来的时候给他们一些好处就行。”“嗯,分析的有道理。”中年人点了点头,“那好吧,你准备一些现金,如果下午他们来的话就送给他们,这种人尽量不要得罪,千万不要节外生枝。”“是,我会办妥。”波利点了点头,“您大可放心。”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