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05、偷袭与暗战(03)

205、偷袭与暗战(03)


                “机枪,机枪!”山狼大喊,眼见着敌人已经开始了疯狂的进攻他心急如焚。

“没子弹了,全都消耗光了!”飓风无奈的说道。

山狼这才想起,飓风的机枪弹药早在直升机救援的时候消耗一空。

“。”山狼骂了一句,“所有能动敌人都给我还击,至少要阻碍敌人的进攻。”

“他们干嘛这么死缠烂打?拼命有钱拿吗?”树妖开着枪说道。

“谁他妈知道。”重拳翻开自己留在车上的背囊,从里面取出备用的枪榴弹,“最后的存活,给我省着点用。”

“来个齐射,火力覆盖敌!”山狼去过一枚榴弹塞进枪膛,“3、2、1射!”

“通通通……”六七枚榴弹打了出去,连续的爆炸在敌人的冲锋线上响起,场面很壮观,但效果却并不明显,敌人的散兵队形将爆炸的伤害降到了最低。

“嘭……”的一声巨响中,冲在最前面的那名敌人整个头颅突然消失不见,无头的尸体在巨大的冲力下猛地坐进了灌木丛消失不见。

“嘭……”不远处一名敌人右腿被打断,整个人因为惯性一头栽出去老远,除了撕心裂肺的嚎叫之外只剩下被他就地翻滚压倒的灌木丛。

“巴雷特?狮鹫!”山狼转回身,只见狮鹫正抱着枪向他摆手,“不是我,在盆地边缘,南侧,我们的三点方向。”

“那会是谁?”山狼不解。

“是幽灵,只有他在外面。”重拳打出一个长点射,车辆太颠簸,所以没什么准头,子弹连敌人的边都没碰到。

“别猜了,是我!”幽灵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出现在众人的耳朵里,“我只是去捡回了被为你们干掉暗哨的巴雷特狙击步枪,所以耽搁了点时间,你们尽管走,我来对付追兵。”

“艾森呢?”山狼问。w?

“在直升机里,放心,他已经被我打晕了,一个小时内醒不了。”

“别弄死了,我们好不容易才抓了个活的。”山狼叮嘱幽灵。

“放心,我手下有准,这一拳打过去他至少要昏迷一个小时。”幽灵信心满满的说道。

在幽灵的压制下敌人的进攻势头果然被压了下去,一个狙击手的威胁足以给敌人造成严重的心理阴影,因为谁也不知道下一个他会瞄准谁扣动扳机。

幽灵趴在高出从容地开着枪,将敌人的进攻势头压下去,不一定要枪枪见血,只要有机会他就干掉几个,其实巴雷特的射并不快,敌人也非常的分散,知道敌人被这巨大的威力震慑,在没找到有效的应对方法之前无法做出合理的反应罢了。

在敌人的枪声“欢送”中雪地车终于艰难的到达了山口。

“总算是出来了!”山狼松了一口气。

“伤员上飞机先走,其他人做好对付追兵的准备!”山狼检查了一下弹药,“伤员的弹药全留下,军医、水鬼、剃刀护送伤员先走。”

幽灵提着枪跑回来:“派别人开飞机吧,我留下!”

“剃刀开飞机!”山狼带上剩余弹药直奔山口,这是个有利地形,敌人要出来的必经之路,打一场阻击战的好地方。

“好久没开了。”剃刀抓了抓头皮。

“是不是因为总打飞机?”巨人取笑他。

“操,你才打飞机!”剃刀一巴掌轮过去,手在空中才想起他的手臂受伤,这才硬生生地收了回来,“看在你有伤的份儿上绕了你!”

幽灵将两个弹夹扔给狮鹫:“特种弹药!”

狮鹫接过来扫了一眼:“燃烧弹?”

“我用不上。??.? `”幽灵检查了一下自己剩余的巴雷特弹药,“还能维持一段你时间。”

“足够了。”狮鹫将弹夹收好,“狙击手有几十弹药就够了应付一阵了!”

“先断了他们的出路,至少让他们的车出不来!”幽灵蹲在一侧山口旁边注视着下面正在集结的敌人,“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如此积极的像我们进攻。”

“这群傻逼打了鸡血!”重拳嘲弄的说道。

“不要用汉语,不是所有人都能听懂!”树妖又开始抗议。

“我说这群愚蠢的生殖器打了兴奋剂!”重拳白了他一眼,“骂个人都得给你翻译一下!”

“为什么说他们是愚蠢生殖器?”树妖有开始钻牛角尖。

重拳彻底无语,他无法跟这个老外解释,以前有赌徒跟他纠缠这些问题,现在换成了树妖。

“闲聊可以,别忘了干活!”狮鹫在耳机里提醒众人,“不能放他们上来!”

“当然不可以!”幽灵指着一边的一块冰岩,“这是我给他们准备的礼物。”

“怎么,你要给他们来个冰崩?”重拳盯着远处开过来的敌人的车队问道。

“怎么可能,这块冰岩至少有数百吨重,但你别忘了,上面的积雪可是足够厚……”

“嗯?”重拳仔细看了看那块冰岩,下上面果然又一层大约三米后的积雪,“,你够狠!”

“所以,现在就给他们来个灭顶之灾!”说话间幽灵按下了遥控引爆器。

“轰轰轰……”一阵连续的闷响过后冰川中部冒起了一连串的硝烟,不得不说幽灵的定向爆破技术很到家,连续的爆炸将冰川的盖轻松的掀开,大片的积雪慢慢的开始滑落,此时敌人的车队已经接近了冰川的下沿,开始的时候是蒙蒙雪雾,然后是犹如下雪一样雪片飞扬,然后是雪团,之后是大块的积雪,最后是排山倒海的积雪铺天盖地的倾泻而下……

这次人造雪崩足足持续了二十几秒,通往山口的路完全被埋住,敌人的车队至少有三辆车被压在了成吨的积雪下面,虽然还有其他一些小路可以离开盆地,但都不能走车,这下敌人算是彻底无法追上他们了。

“任务完成,可以走了!”山狼很满意这个结果,至少避免了一场战斗,这次行动幽灵功不可没,抓捕艾森布劳恩,拯救受困的队伍,阻击敌人,几乎所有关键时刻都是他出现及时解的围。

敌人一时半会是出不来了,他们可以从容的离开,上了车之后两辆雪地车开到最大度扬长而去,回程简单,不必细谈,无非是顶风冒雪穿越冰原,受一点寒冷之苦,忍一忍车辆颠簸之劳罢了。

有了图拉索的前车之鉴本艾伦隐瞒了活捉艾森布劳恩的消息,山狼在冰岛就地对其进行审讯,过程并不顺利,这个老油条很不好对付,几十岁的人了生死已经不在乎,任你如何用刑都无法撬开他的嘴巴。

“不要白费力气了,我是不会说的!”浑身血肉模糊的艾森声音微弱地说,这段时间他没少受折磨,但这老家伙就是不合作。

“我们有的是办法对付你!”山狼冷冷地说道。

“那就来吧!”艾森无所谓的笑了笑,露出已经被拔得参差不齐的牙齿。

“其实你不必如此。”山狼看着他,“我知道握手组织只是一个幌子,背后有人在支持你。”

“我什么都不知道!”艾森闭上眼睛。

“说,我给你个痛快!”树妖从火堆里拿出一根烧红的木棍点燃嘴里的香烟,然后直接将木棍插进了艾森的大腿上的伤口。

“啊……”艾森布劳恩一声惨叫,头一歪昏死过去。

“废物,这就晕了。”树妖丢掉树棍。

“把他弄醒!”山狼叹了口气出去了。

幽灵站在门外抽烟,见他出来问道:“进展如何?”

“不合作。”山狼无奈。

“不如交给我!”幽灵搓了搓手。

山狼摆了摆手:“算了,我怕你把他弄死,他是我们手中最有价值的线索来源,必须谨慎对待!”

“我的手有那么重?”幽灵挠了挠头。

“你手不重,但你太残忍了,经你审讯的俘虏没一个能挺过一个小时的!”山狼把烟头丢在地上踩灭,“守在这,别让树妖把他弄死。”

“是,长官。”幽灵敬了个绝对不标注的军礼。

对于他这种没正行的表现山狼早已习以为常,也不见怪,转身就走了。

两个小时后山狼返回,艾森依然无力的坐在那里,当然,他也没办法改变姿势,他和椅子是困在一起的。

山狼站在他的面前一言不。

“还有什么花招?”艾森轻蔑的看着山狼。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山狼盯着他。

“少废话……”艾森本来打算痛骂山狼,但他看到山狼手里的照片时却把后面的话全都咽了下去,因为照片上的人是他的女儿。

“崔西布朗,原名杰西卡布劳恩,23岁,现居瑞士,和母亲芭芭拉住在一起,还要我在多说一些和他们相关的信息吗?”山狼表情漠然。

“这和她们没关系。”艾森脑门青筋毕露。

“当然,如果你合作这件事就和她们没有任何关系,反之……”山狼撇撇嘴,“那就不一定了。”艾森不说话,看得出他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过了很久他才开口道:“你保证不碰他们?”“我保证!”山狼淡淡地说道!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