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99、冰岛之旅(02)

199、冰岛之旅(02)


                雪地车借着黑夜的掩护默默前行,巨人已经咒骂了艾森布劳恩无数遍,咒骂他住在这么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让他们受了这么多的罪,最后巨人骂道口干舌燥才算作罢,幽灵说他分明是有病。 ? ? ?说 . `

经过几个小时的长途奔波,在离任务地点还有数公里的时候队伍就停止了前进,雪地车太招摇,如果敌人安排了瞭望哨很容易被现,雪地车被停在了较为隐蔽的地点,并仔细的做了伪装。

幽灵和重拳已经先一步出,探查地形永,担任尖兵,远是他们两个的任务,根据卫星地图显示他们离目的地至少还有数公里之遥,山狼带着众人沿着幽灵和重拳留下的痕迹快推进,冰川此起彼伏,这些是真正意义上的冰川,经过万年的积累形成的据他冰体,而每年都会随着降雪而慢慢的增加厚度,同时在风雪、低温和地震的作用下变得变得形状各异,千奇百怪。

十几个全身雪地迷彩的人影在冰川之间快穿行,只有天上皎洁的月亮默默的注视着众人的一举一动,四种安静的如同声音已经被从这个空间中抽离了一样,如果你不动什么都听不见,哪怕是一丝风声。

队伍拉开队形迅推进,靴子踩在硬雪上的沙沙声听起来无比刺耳,仿佛在几百米外都能听见,在绝对安宁的环境里任何声音都显得异常刺耳。

半个小时后前面的幽灵和重拳停了下来,再往前是一片大约一百米的开阔地,远处是一个三十米高的斜坡,坡上地形开始变得伏在起来。

“如果是我肯定在这里布置瞭望哨或者狙击手。”幽灵举着望远镜仔细观察着坡上的情况,“一挺机枪就可以将我们全部放到。”

“是个防守设伏的好地方,找暗哨这种事情应该让狮鹫来。”重拳通过单兵电台将狮鹫叫了上来。

“我试试。”狮鹫将枪放在一边,举起了望远镜,动作迟缓的一寸寸移动着,如同在观察一件非常稀有的艺术作品一样异常的仔细,巨人曾经戏称,被狮鹫观察过的地方连蚂蚁都会被他一枪打死,任何东西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谁也不说话,气氛变得沉闷了起来,就在幽灵和重拳即将失去耐性的时候,狮鹫终于说话了:“两点钟方向斜坡背影处,距离一百四,高度三十五,敌一名;九点钟方向,冰柱下面的雪窝里,距离一百一,高度二十九,敌一名。”“两个?怎么清理?”重拳挠了挠头,“距离这么远,必须同时下手。”“当然。”狮鹫将自己的dtsrs狙击步枪递给他,“帮个忙,一起动手。”“你不怕我打不中?”重拳也不推辞,直接狙击步枪开始调试。“除非你是笨蛋。”狮鹫拿过他的scrh突击步枪快拆卸,最后换上一根长枪管狙击型枪管。

“你用我的枪会不会感觉不顺手?”重拳已经调整好了姿势。

“枪都一样,差别在用的人。”狮鹫试了试枪,最后拧上消音器,“最后确认,注意距离、风、温度,扣动扳机的时候手要稳,防止枪身抖动,一定要保证一枪毙命。”

“用你的枪在三百米范围内打不死敌人我就别混了,找个地方撒泡尿把自己淹死得了。”重拳一边说一边将眼睛贴在瞄准镜上,“右翼,两点钟方向,距离一百四,高度三十五,斜坡背影处,妈的,这家伙手里的是巴雷特!。”

“我这边的也是。”狮鹫平静报出数据,“西北风,2级,温度28……”

“在这片空地上两支巴雷特的交叉火力足以干掉我们一大半。”重拳将十字线对准敌人的面部,他没狮鹫那种变态的,他可不敢保证次次都命中眉心,所以他瞄准的是面部,考下的位置,这同样可以保证一击毙命。

“最后准备3秒倒计时……”狮鹫声音平缓,重拳缓缓吐出胸中的闷气,手指搭在扳机上轻轻加力。

“2、1!”随着狮鹫的倒出两个人几乎同时扣动了扳机,“噗噗……”两声闷响中敌人的潜伏哨被解决掉,重拳负责的那名敌人半颗脑袋完全消失不见,只留下了下班连着身体上,而狮鹫干掉的敌人面部除了眉心一个小洞之外几乎没有太大损坏,尽管后脑已经开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但从脸上看死的并不难看。

“呼……”重拳轻出了一口气,“总算是完成了。”

“这就是差别。”幽灵放下望远镜,“这就是狙击手和突击兵的差别,你缺乏的不是准确度,而是信心。”

“有种你来。”重拳白了他一眼。“没这爱好,尽管枪法比你好,但我还是不习惯在敌人不知道的清醒起进攻,那很无聊,一点挑战性都没有。”幽灵不屑一顾。“别废话了,把枪还我。”狮鹫一把夺回自己的dtsrs狙击步枪。“又不是你老婆,那么紧张干嘛?”重拳撇了撇嘴,但说完他就后悔了,狮鹫老婆已经离世,他这么说的确不太合适,不过话一出口无从收回,他只能略微尴尬的道歉,“sorry!”

“宁借老婆不借枪。”狮鹫淡淡地说道。

“少废话,走了!”幽灵提着枪跃出了藏身之处弯着腰向对面跑去。

“走!”重拳跟进,两人一前一后的冲出了藏身地。

两人度都非常的快,雪地上似乎刮起了一阵风,到斜坡下的时候幽灵突然守住了脚,伸出手臂示意后面的重拳停止前进。

这里是一片空地,而且前面是缓坡,在这个地方停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如果不是及特殊情况幽灵是不会选择在这种地方停留的,重拳小心的靠上去站在他身后不远处警戒,同时问道:“什么情况?”

幽灵蹲在地上仔细观察了一阵:“有地雷。”

“地雷?”重拳皱了皱眉,“密度多大?”

“还不知道。”幽灵仔细观察了一阵,“不在少数。”说完他开始向另一侧前进,很快就现地雷不只是一两颗那么少,而是成片都是。

“幽灵,能否排除地雷?”山狼通过点单兵电台问道,他们还在后面没动,在幽灵和重拳占领坡顶阵地保证安全之前他们是不会从藏身地点出来的。?.?

“我看看,这里的地雷很麻烦,埋在雪下,我要试试强度,重拳;你后撤到安全距离。”说着幽灵蹲下开始研究地雷。

“小心。”重拳迅后撤,到了安全距离之后端起枪对准坡顶,随时准备对方可能出现的敌人。

幽灵研究了一会儿之后取出了水壶不断的将水倒在雪地上,过了一会儿他居然站起来踩着地雷向前走了一步,他的这个举动把重拳吓了一跳。

“没事!”幽灵向准备靠近的重拳摆了摆手,“雪已经冻实,地雷被我淋了水,整体和雪地冻在一起,已经没有了任何威胁,现在它就是个冰坨子。”

重拳听听这么一说悬着的心才算方向,但同时又不有的大怒:“你个白痴,用自己踩上去试坚固程度吗?混蛋,大家都在担心你,居然做出如此冒险的事情。”

幽灵一愣,他做什么事情从来都很少考虑别人的感受,大多数都是一意孤行,任意妄为,觉得怎么顺心怎么来,但今天他才现自己的一举一动真的有人关心,有人担心,有一群兄弟在后面默默的关注着自己,这种感觉很奇妙,心里仿佛沉甸甸的,他想了想才开口说道:“很抱歉,让你担心了,我会小心。”

“快排雷,少废话。”重拳余怒未消的说道。

半个小时后幽灵将自己和重拳的水全用光后总算是在雷区中“开”出了一条通道。

重拳和幽灵快步冲上了坡顶,幽灵第一时间缴获了敌人的通信设备,这样他们就可以获得敌人的通信频率,监视敌人的一举一动。

两人守住坡顶山狼才带人迅跟了上来。

“在这么远就现了敌人的暗哨和雷区,说明我们已经完全进入了敌人的控制范围,还有一段路程,大家要小心。”山狼提醒众人。

“这个不是问题。”幽灵对照了一下卫星地图修正前进方向之后和重拳再次出,他们依然是尖兵。

前面是一大片纵横交错的大冰川,穿过之后就离艾森布劳恩的私人冰宫不远了。

“一点钟方向现哨兵巡逻队,数量五,持有自动武器。”幽灵站在一块突起的大冰块上观察着远处的情况,一对敌人正在离他大约两百米外的冰川缝隙中穿过。

“突袭,不留活口,全部干掉;树妖,巨人,弯刀,去帮忙。”山狼低声命令道。

“收到。”三人离队,快向幽灵和重拳的方向靠拢,五个人对五个人,敌人在明处他们在暗处,优势明显。

五个人散开迅向敌人前进的方向靠近,在敌人的必经之路上设下埋伏。

无名敌人尽职尽责的观察着附近的情况,虽然是深夜,但没有一个人懈怠,武器在手目光锐利的观察着四周。

敌人毫无察觉的进入了五人设置的包围圈……

“行动。”幽灵低声说道。

“噗噗噗噗……”一连串的闷响中五名敌人在第一时间被干掉,他们几乎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甚至都没搞清楚生了什么就被打成了筛子。

“山狼,清理完毕。”幽灵低声报告的。

“很好。”

山狼赶到的时候五名敌人的尸体已经被拖到了一边,我拿到和巨人守在附近,其他人三人已经继续沿着预定方向前进。

“山狼,一点钟方向一公里位置现敌人巡逻车一辆,可以利用一下。”重拳在耳机里报告道。

“收到,确认是否有其他巡逻队存在。”

“只有一辆车,满载五人。”

“好,化妆一下。”山狼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大家都是雪地迷彩,差别并不大,大冷的天儿又都带着面具和风镜,在晚上基本上看不出太大的差别,敌人不可能想到会有人化妆偷袭。

几分钟后,重拳、树妖、幽灵、巨人和山狼上了敌人的巡逻车,开始向冰宫的方向前进。

转过大冰川前面是以大批起伏坡度不大的冰梁和冰脊,在一个向下的巨大凹陷的小型盆地,盆地中部矗立着一座晶莹剔透的冰宫,冰宫的旁边是一个大约一公里直径的绿洲,温泉飘散的热气在盆地上空形成大团的云雾,温泉附近长满了绿色的植被,花草丰美,灌木丛生,零星还有几株大树点缀其中,因为温泉可影响的范围有限,所以这些大树并不太高,但巨大的树冠却非常的壮观。

“注意,进入峡谷的路口有哨兵把守。”后面已经进入制高点的狮鹫将看到的情况传递给前方为撞车敌人的山狼等人。

“收到,其他人继续跟进,只要不被敌人现就尅,不要离得太远,我们搞定哨兵占领入口,注意,动作一定要快,不能让他们出任何警报。”山狼一边开车一边说道,转过一条弯道,他们终于见到了入口位置的哨兵,不宽的路面被路障拦住,两名哨兵正在来回的走动,里侧的冰台上架着一挺机枪,射手和副射手正坐在射击位上抽烟聊天,能见到的敌人只有这么多,他们现车辆靠近并没有表现出任何警觉性,继续闲溜的闲溜,聊天的聊天,他们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人来偷袭。

“狮鹫,一共几名敌人?”山狼通过单兵电台问道。

“目前只现四名敌人,如果只有四个人那只能说明敌人的预备队或者休息室离这里不远。”

“明白了。”山狼结束了通话,然后继续对着麦克风说道,“弯刀,带领其他人靠近哨卡,我们打响之后赶过来。”

“收到,随时准备靠近哨卡。”弯刀重复了一遍命令。

“准备战斗。”说完山狼拉下面罩,“幽灵、搞定记机枪射手,重拳、树妖,干掉暗哨。”

“游戏时间到。”幽灵有些兴奋,他又开始犯疯病了。

山狼有强调道:“注意,静默战斗,绝不能让敌人出任何信号。”

“那是当然,这一点做不到我们真的白混了。”树妖最后检查了一下武器,“准备就绪。”

山狼不再说话,而是继续开着车向哨卡靠近,两名巡逻的哨兵停下来看着准备,山狼故意没有变换灯光,哨兵的双眼几乎看不到任何除了灯光以外的东西。

“该死的,你们在玩儿什么?”一名哨兵用手遮住眼睛不满的大骂。

“斗牛,你小子是不是欠揍了,赶紧关灯,否则别想过我这关。”另一名哨兵也开始叫嚣,只是他们根本看不到的是开动中的雪地车侧门已经打开一个人已经从车里站起了身,枪口正对着这边,黑夜中灯光几乎完全遮蔽了他们的视线。

平台上的两名敌人停止了闲聊,他们已经注意到了下面情况变化,两人站起身向下张望,因为位置比较高,所以他们受到车灯影响要比下面的两名哨兵小的多,隐约间他看见车里出来个人,但就到这个时候他们还是没意识到死神正在靠近。

“噗噗……”幽灵的两个短点射直接将平台山的机枪射手和副射手式放到。

“噗噗噗!”重拳和树妖也先后扣动了扳机,子弹轻松的穿过哨卡外面两名敌人的尸体。

山狼熄了灯跟着其他人下车,五个人迅进入哨卡,巨人一把将横杆周到了一边,他们在哨卡里侧的冰壁后面现了一个依靠冰壁开凿的小屋,里面有五名敌人正在睡觉,外面还听着两辆雪地车,看样子这是外围警卫的休息室。

山狼对幽灵和树妖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两人点了点头一前一后的进了冰屋,里面相对比外面暖和的多,几名敌人睡的恨死,可以用鼾声如雷来形容,两人各持军刀对这些敌人逐个下手,捂嘴、割喉,动作纯属干练,在他们眼里这些人和牲畜没什么区别,杀人不眨眼形容他们一点都不过分。

连两分钟都没用,五个人就在梦里被干掉,两个人出来的时候手里的军刀上还冒着热气。

弯刀带着其他人6续赶到,两组人马立即上了雪地车继续向冰宫的方向进,这是到达冰宫之前的最后一道防线,里面他们要面对的就是流动哨和暗哨,这种固定的哨卡再也没有了,之所以坐车就是为了利用车辆做掩护。

狮鹫最后一个到达,他一个人向盆地中进,他的任务不是冲锋,而是选择制高点给全队提供火力支援,所以他并不急于前进,而是一边走一边观察附近的情况,按照地图指引结合实际情况确定自己的狙击阵地。两辆雪地车载着十几个人迅进入绿洲,进入绿色植被区域之后众人立即将身上的白色伪装收起来塞进背囊,露出里面的丛林迷彩,在这绿意正浓的绿洲里白色伪装简直就是给敌人当靶子。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