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93、狂蟒之灾(04)

193、狂蟒之灾(04)


                几乎所有人都身心疲惫,当然除了刚脱困的赌徒和树妖,他们两个可算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船舱里出来,外面的场面下了他们一跳,到处都是残缺不全死蛇,密密麻麻的死蛇和鲜血几乎盖住了甲板,两条已经被打死的巨蟒还横在不远处,只剩下半颗头颅的蟒蛇身还在抽搐,毒蛇还不断的从头顶的树冠里落下来,附近的飓风等人已经累的浑身无力了,这种强度的战斗下很少有人能保证持久的体力,与野生动物作战的最大不同就是在绝对的数量优势面前你会被弄得手忙脚乱。?.?`

“怎么这么多?”赌徒夺过飓风手里的钢管开始抽打靠近的毒蛇。

“你他娘的总算出来了。”巨人甩着有些酸疼的手臂,“还好,落蛇的高峰已经过去了,最多的时候简直就是下蛇雨,那场面,你是没看到,毒蛇如同下雨一样从树冠里落下来,甚至很多直接落在你身上,缠住你……”

“听你们又喊又叫,没想到蛇已经多到了这个程度。”树妖拔出手枪不断点射,原本他想用步枪的,但他现活蛇和死蛇掺杂在一起很难区分,而手枪更适合这种近距离的射击。

“就算不被蛇咬死,我也得被累死,,这些蛇疯了一样,简直就是前仆后继。”飓风太累了,干脆躺在甲板上让身体完全放松,也不管甲板上到处是鲜血和死蛇。

“烟鬼,把火弄大点。”赌徒轮着铁管子喊道。

“这可不容易,能烧的东西都太潮湿,也不好采集,这藤条实在是太硬了!”烟鬼无奈,生机勃勃的亚马逊不同于沙漠的干燥,这里几乎所有的东西都生命的,是湿润了,水分充足,如果用这些东西当作柴,恐怕需要相当大的火势才能烧着,否则除了冒烟之后几乎无法着起太大的火苗。

“你需要加一点助燃剂。”说完树妖转身就跑。

“哪有什么助燃剂?下面开始大面放火的时候把能烧的都烧差不多了。”烟鬼将一脚死蛇踢进火堆很快就被烧的嗞嗞冒油,加上绿色植物燃烧冒起的浓烟,空气中散着一股很忒别的味道。

“还有一公里多点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大家加把劲。”山狼通过单兵电台给大家鼓劲儿,现在正是大家最累,士气低落的时候。

“按照我们的度计算,应该还有两公里左右的路程才对吧?”巨人气喘吁吁的问道。

“,你个白痴,刚过去的一公里我们就险象环生了,你就不能给大家点希望?”山狼大怒。

“关键是我们还不够白痴,希望很渺茫对吧,这些常识性的东西你是无法骗过我们的。?.”重拳通过单兵电台插话道。

“就是,计算距离是常识性问题,你该想点别的办法。”莽汉说道。

“好吧,我投降。”山狼丧气的说道,“我只是想让大家轻松一点,坚持一下,胜利离我们不远了。”

“刚才的一公里就差点要了我们的命,后面的两公里恐怕更难过,所以我不抱什么希望。”巨人的口吻更加丧气。

“操,你这个白痴。”山狼再次大骂,“我在鼓舞士气,你却在打击士气,你个白痴,给我闭嘴。”

“对不起长官,我不是故意的。”

“你给我闭嘴,再说话回去管你一周的禁闭。”山狼余怒未消,“不,应该关你一个月才对。”

“山狼,我只是随便说说,如果我们还能活着回去在谈禁闭的事儿吧。”

“你……”山狼彻底无语,巨人的几句话几乎把他鼓舞士气的一番话全部抵消,士气提升已经是枉然。

“回去之后我要喝醉一次,然后你在关我禁闭。”巨人懒洋洋的说道,“不让我喝醉,还不如直接让我死在这,还有,我要吃重拳做的鱼和蛇羹,幽灵做的野菜吨山鸡也不错,对了,有没有人愿意和我品酒?”

“,你的嘴还真馋。”弯刀在耳机里骂道,“不过蛇羹哪里有糖醋排骨和烤鸭好吃,回去一定要吃到,而且只吃,酒嘛,少喝,太多会破坏菜肴的味道。”

“我又不是你家厨子,没义务给你做擦。”重拳已经累的上气不接下气,“所以别指望,想吃我做的东西得看我的心情,我想吃什么就做什么,想吃的跟着一起吃,不想吃的我就不管了。”

几个人这么一调侃气氛顿时轻松了不少,山狼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分散一下注意力有助于缓解疲劳,经过刚才的战斗几乎所有人都累的够呛,这些蛇虽然没有人难对付,但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嘭……”驾驶室方向突然传来一声闷响,赌徒回过头的时候才现一条巨蟒已经冲破驾驶室的玻璃,整个头已经探了进去。

“,忘了后面;光!”烟鬼丢下手里刚砍断的藤条直接冲向驾驶舱。

巨蟒扭动着身体打算钻进去,但它太大了,小窗户将它大半截身体卡在了外面,光正躲在最里侧端着枪对着蟒蛇的头颅扫射,而水鬼却躺在驾驶室的门口生死不知,情况好像不怎么妙。? ? ?.

“他娘的,还懂得偷袭驾驶舱。”巨人的通用机枪几乎都要顶在蟒蛇身上的时候才扣动扳机,子弹迅穿透蟒蛇身体,而此时蟒蛇的后半截身体刚从树上下来,横扫中将甲板边缘直接撞的凹陷下去,驾驶舱在它巨力的作用下也开始变形,但这个倒霉蛋却被死死的卡在驾驶舱的窗户里,进退不得,只能徒劳的扭动身体。

“水鬼怎么了?”烟鬼将他拖到一边。

“蟒蛇出现的太突然,他被直接撞飞,可能碰了头。”光从驾驶舱里退出来,“,控制台被弄得稀烂,还怎么让我开船?”

“先干掉他再说!”巨人将一枚手雷塞进被他打烂的血洞,“卧倒,手榴弹。”

“等等……”光本打算阻止他,但已经来不及了。

“轰……”巨响中,蟒蛇的身体侧面开了一个脸盆大的血洞,狂喷的鲜血溅出去老远,蟒蛇一阵剧烈的痉挛,眼见是活不成了。

“等什么?”巨人从地上爬起来问光。

“你把它弄死了怎么把它弄出来?”光甩掉身上的碎肉,“它卡在前面我怎么开船?”

“,这个问题我倒是没考虑。”巨人看着卡在窗户里还在抽出的蟒蛇说道,“弄出来,好像得费点力气。”

“当然得费力气。”光冲进去检查设备,“赶紧弄出去,我们不能在这停船。”

“娘的。”巨人拔出野战刀看了看巨大的蟒蛇身体,“这刀小了点。”

“自己想办法,给你一分钟,不想死在丛林里就快点。”光很不耐烦的说道,他没兴趣和巨人扯淡,因为凌乱的仪表台就够他忙一阵的了。

游艇停了不是因为动力不足,而是因为失控扎进了从树冠上垂下来的藤条丛卡住了。

“多久能修好?”山狼通过单兵电台问。

“给我点时间,清理一下操作台,最重要的整个窗户被堵死了,我什么都看不见。”光很怄火的说道。

“那就快当,这可不是什么还地方。”山狼看着密匝匝的藤条至皱眉,这分明就是给毒蛇提供的登船阶梯。

“我知道。”光回了一声就不再说话。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幽灵冲上去猛砍藤条。

“这样挡不住毒蛇!”山狼提醒他。

“可以当柴用,生火,驱蛇。”幽灵会动开山刀一顿乱砍,大量的藤条落在甲板上。

“这倒是个办法。”山狼站在剃刀旁边帮他对付等上船的毒蛇,“去帮忙,我们要在三层甲板上都点起篝火,至少能挡住一部分毒蛇。”

“是!”剃刀一转身,也不知道拔出一把尼泊尔弯刀开始和幽灵一起砍藤条,不断出现的毒蛇也一并砍死。

篝火升起的时候游艇还没有开动起来,而登上游艇的毒蛇却越来越多。

“光……”山狼大喊。

“我知道。”不等他说完光就答道,“马山好;巨人,快把该死的蛇头移开。”

“不是我催你,但最好快点,我的弹药快用光了!”山狼说道。

“,在这个时候。”光嘀咕了一声,不过他心里清楚,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他们所带的弹药消耗的也该差不多了。

“闪开。”巨人冲进来扛着蟒蛇的头颅向外猛推,他已经将蟒蛇砍断,只要再费电力气就能将其弄出去。

因为停船太久外面的蛇雨越下越大,幽灵不断的挥动着开山刀,这场面让他想起了春天果树上成团的毛虫在受到惊吓的时候纷纷下落的景象。

有重型防护毒蛇奈何不了他们,但闷热的天气穿上这东西的感觉可不好受,再加上剧烈运动大量出汗,整个人就和蒸桑拿一样,身上热汗直淌,衣服黏糊糊的粘在身上,那感觉不用说尝试,光想着就特别的难受。

“再这么下去就快成梅菜扣肉了。”重拳感激自己身上的油都快冒出来了。

“减肥的最佳方式。”军医蹲在二层甲板的里侧喘着粗气,他们只能轮番休息,这种体连续的高强度体力消耗可没那么容易应付。

“这运动适合巨人,他一身的肥膘,减肥效果肯定好。”幽灵已经在甲板上放起大火,效果还真不错,下落的毒蛇越来越少,但他们几个也被火烤的浑身冒油。

“走走走!”游艇终于退出了藤条低垂的河面调整方向之后开始前进。

“太好了,继续战斗,我们就快离开这个地方了。”山狼大喜,一边对付登船的毒蛇一边给大家打气。

“大家继续放火,把火烧我旺,只要不把快艇烧了就没关系,蛇类也怕火,火势燃烧到一定程度他们也不敢靠近。”幽灵将大量的蛇类尸体踢进火堆,甲板上的死蛇太多了,踩在上面经常滑倒,接着火势少掉一部分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顶层的驾驶舱外面横陈着那条巨蟒的无头尸,现在已经没人去理它,巨人和刚醒过来的水鬼守在外面,其他人已经返回的后面的甲板上对付蜂拥而至的毒蛇,烟鬼点燃的火堆已经燃烧的差不多,他只能将一些从船舱收集的杂物丢尽去助燃,然后才随手从垂下来的树冠上折断一些枝杈或者割断一些藤条丢尽火堆。

“烟鬼,甲板都烧红了,是是该换个地方?”赌徒在后面问道。

“别说换地方了,现在保证火堆不熄灭都困难。”烟鬼将大量的新鲜枝叶丢在火堆上,他整个人都被浓烟淹没,不过还好他带着防毒面具,所以这些浓烟不会对他产生太大的影响。

恍惚间他看到前方的树冠抖了一下,不过烟雾太浓他也无法确定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他并没在意,因为经过刚才的一番遭遇他对这些已经习以为常,除了毒蛇就是毒蛇,树冠里爬满了毒蛇,他穿了防护,所以就算有毒蛇也伤不到他,他又现前方的树冠低垂,正好可以弄下更多的枝杈当作柴火使用,想到这他提起一边的消防斧准备大砍一通,这是他刚从驾驶舱去取来的工具,希望利用这柄消防斧斩下更多粗大的树枝,以保证火堆能继续燃烧下去,有火堆存在,他就可以少面对一些毒蛇,至少能提供一些休息的时间。

就在他举起消防斧要砍还没砍下去的时候,他现叶片的后面好像隐藏着什么东西,因为他现了一只巨大的眼睛正冷冰冰的盯着他。

“我去!”烟鬼被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不对,应该是热汗才对。

他的第一个反应并不是对比,而是轮着斧子直接劈过去,“咔……”一声脆响中,一大段树枝应声而落,一条手臂粗的树枝被他砍断。

“这……”烟鬼有些糊涂,难道是自己看错了,刚才明明看到一直眼睛,怎么就变成了一截树枝呢?

“喂,怎么了?”见他呆后面的赌徒大声问道。

“没什么,有点奇怪!”烟鬼看着刚经过的那片树冠说道。

“别愣了,快干活,蛇又多起来了。”赌徒的钢管左右横飞,几条毒蛇被他打死。“奇怪!”烟鬼还在想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在他呆的时候树冠里突然探出一条巨蟒,一口将烟鬼咬住退回了树冠里,只留下大片飘零的树叶……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