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86、遭遇叛军(03)

186、遭遇叛军(03)


                “,战斗结束?”这是重拳醒来的第一句话,没听到枪声的第一反应就是战斗已经结束,他像猴子一样从地上跳起来,只是因为头部受到震荡导致他一起来之后紧接着就开始剧烈眩晕和恶心,人晃了两晃就又倒在地上开始干呕。? ??.?`

“你脑震荡,别乱动。”军医拍了拍他的肩膀。

“脑震荡?”重拳晃了晃还有些眩晕的脑袋,半天才反应过来,“我到底是被什么击中?”

“一大块迫击炮弹的残片,幸亏你带上了头盔,如果你还带着奔尼帽估计半个脑袋都没了。”军医扒开他的眼睛仔细检查了一下然后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你需要卧床休息。”

“卧床个屁。”重拳挣扎着要站起来,可一阵剧烈的眩晕让他不得不再次坐下。

“躺下吧,现在没什么要紧事儿。”山狼从外面进来,“敌人已经被甩掉,只有一艘渔船跟在后面,已经无法对我们构成实质性威胁,我们在想办法干掉他。”

“船快了。”重拳躺下之后突然说道。

“是,快了很多,否则我们根本就没机会甩掉岸上的游击队。”军医一边给他做检查一边讲述了他昏迷时的生的事情。

“巨蟒和毒蛇堵塞螺旋桨?真新鲜!”重拳头脑胀,感觉很不好。

“的确很不可思议,不过幽灵亲眼见到并排除了故障,我们不得不相信。”

“,这些蛇真的成精了。”重拳骂了一句。

“没办法,这次遇到太多怪事。”军医耸了耸肩,取出针管给他打了一针,“好好休息,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生龙活虎的。”

“就这逼样的还生龙活虎,我现在就是头晕。”重拳拍着脑门说道。

“逼样,是啥样?”军医懂一点中文,但对这种具体的“形容词”并不了解。

“操……”重拳无语。

“好好休息。”军医也不追问,而是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其他人怎么样?有没有伤亡?”重拳问。

“有几个人轻伤,幽灵最重,左臂被鳄鱼咬了一口,但没有生命危险。”

“,伤的重不重?”重拳一愣,“那到底伤的怎么样?”

“伤口很多也很密集,但没有伤到筋骨和动脉,希望不要感染。w?”军医有些担忧的说道。

重拳这才放下心来:“没事儿,只要不是致命伤这小子都能挺过去,别说被鳄鱼咬了一口,就是毒蛇咬了他没有解毒血清他都不会死!”

“这有点夸张吧?”军医不信。

“当然不跨出,这小子在丛林里的那些年被毒蛇咬过很多次,他都能利用一些野草的特性化险为夷,这种疗法不是一般人能掌握的,另外他本身也有一定的抗毒能力,一般毒蛇是无法对他构成生命危险的,当然就算不死也会严重削弱他的体力。”

“你说的是人吧?我承认幽灵与众不同,但不至于神到这个地步吧?就算能利用草药解毒,但也不至于对蛇毒免疫吧?”军医还是不信的摇了摇头。

“他这种不叫免疫,是对有些蛇毒有了抗性,虽然不至于完全无视蛇毒,但至少可以保命,因为他在从里流浪的时候多次被毒蛇咬伤,很多时候用药都不太及时,但他还是活了下来,你说这不算是抗毒能力强吗?否则他早就被毒死了。”重拳闭上眼睛,“你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考虑他,因为他不是一个常人,或者说他完全异于常人,用异类这词儿形容更适合,虽然不太好听,但的确如此。”

“这个人倒是值得研究一下。”军医思索着说道。

“研究他?”重拳表情古怪的看着军医,“小心他宰了你,这小子神经不太正常,你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考虑他的行为,没等你动手说不定他一刀砍过去要了你小命。”

军医不相信的说道:“不至于把,做研究,又不是把他当试验品,吸取经验对我们新人受训有好处。”

“我说过,不能用常规思维来考虑他的行为。”重拳看白痴一样看着军医,“所以,我劝你最好不要尝试。”

“有机会和队长商量一下,这个是好事儿。”军医有些固执的说道。

“那随你便,不过别说我没提醒过你。”重拳拍了拍脑门。“以我现在的状态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

“人脑的复杂程度乎想像,在没有专业设备检查之前我也无法做出判断,一个小时、一天或者一周,都有可能。”

“操,等于没说。”重拳摆了摆手,“让我自己呆一会儿。”

游艇在经历了一场大战之后损毁严重,多处被迫击炮和火箭弹击中,原本豪华漂亮的游艇现在已经变得破烂不堪,很多船舱被炸出了“天窗”或者“侧门”。?.

“,上千万的游艇弄成这样,该死的游击队。”树妖看着狼藉的游艇骂道。

“损伤不大,修好也不是问题。”山狼站在一边,“找个地方修修弄回基地,叫机械师他们改装一下这就是我们的水上力量重型巡逻艇。”

“这倒是个好主意。”飓风检查了一下弹药,消耗不小,他又看着跟在远处游击队渔船继续说道,“这家伙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让他跟着我们吧?”

“找机会干掉,一艘渔船而已。”山狼进了船舱。

“没有重武器干掉他还真有点难度。”飓风皱了皱眉。

“应该没什么问题。”莽汉提着桶从后面走过来,游艇在战斗中很多地方起火,他刚刚担任了一下消防员。

“话说的轻巧,他们可是有火箭弹,刚才算我们幸运游艇的动力系统没有受到损坏,万一再来一下把推进器打坏了我们只能不行穿过丛林,那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岸上还有一条独眼巨蟒等着我们呢!”飓风给机枪换上满的弹药箱,“妈的,弹药消耗接近百分之五十,再遇到一场这样的战斗我们恐怕连子弹都不够用。”

“子弹带着就是用来消耗的,这个问题不必太担心,我们弄下渔船,补充点弹药。”莽汉点上一支烟,“在下一个河湾处设伏,应该可以搞定。”

“那的看山狼是否同意你的作战计划了。”

“我这就去申请一下,渔船跟在后面早晚是个祸害,妈的。”莽汉转身进了船舱。

“游击队。”飓风看着远处的渔船吐了口唾沫,“妈的。”

自从幽灵排除游艇的故障之后船得到迅提示,可是居然没有将渔船甩掉,看得出渔船经过改装,据观察估计渔船上还有二十几个人,全副武装,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船头重新架起了重机枪,不知道是从船舱里弄出来的还是刚从岸上搬上船的,开始的时候重机枪不断的进行骚扰射击,但现在重机枪后面已经没人了,因为连续三名射手都被狮鹫掀飞了脑壳,再也没有人敢往机枪后面凑。

“独眼巨蟒怎么不来帮个忙,敌人也是人,难道它还真的分得清谁是谁?”烟鬼一边抽着烟一边说道。

“当然不是,它记住了我们的气味儿。”幽灵靠在船舱上说道,他光着膀子,受伤的手臂上涂满了绿色汁液,那是他在丛林中采集的草药的一部分,他拒绝了军医的消炎针和镇痛药,只是将这些东西捣碎涂在了伤口上,按照他的说法就是伤口一片清凉,疼痛也在慢慢的减轻,药效虽然稍慢,但没有任何副作用。

“你这种草药还有没有?”水鬼从外面进来。

“有,干什么?”幽灵转头看他,没现他身上有伤口。

“在拆解推进器的时候受了点小伤。”水鬼伸出手,其他人这才现他是两根手指已经完全脱皮,手背上还有一条长长的口子。

“确定没伤到要害?”幽灵取出一些草药递给他。

“皮外伤,不影响活动。”水鬼动了动手指,结果又出了不少血。

“嗯。”幽灵又取出两种草原递给他,“加进去,这是止血的。”

“怎么用?”水鬼看着满手的各种古怪叶片问幽灵。

“嚼碎了涂在伤口上?”幽灵看着他。

“嚼碎?”水鬼皱着眉,“是不是不太卫生?”

“你是说草药不卫生,还是嚼过的东西不卫生?”幽灵正了正身,轻微的活动了一下受伤的手臂。“当然是嚼过的东西。”嘴里细菌很多容易导致感染。“错了,唾液中的溶菌酶、免疫球蛋白、硫氰酸盐、乳铁蛋白等均具有杀菌或抑菌作用,其中被称为“唾液腺激素”的成分还能促使细胞的生存和分裂。”幽灵继续活动着手臂,“别以为我的这些土办法没有科学依据,如果你不相信把草药还给我。”

“用,我用。”水鬼赶紧把手里的草药塞进嘴里大嚼,可没嚼继续就皱起了眉头,但他还是忍住没吐出来。

“又辣又苦是吧?”幽灵看着他。

水鬼一脸痛苦的点了点头。

“那就对了,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我保证你一周之内没有口臭。”幽灵取出几片叶子和花塞进嘴里嚼碎涂在靠后面的伤口上。

“噗……”水鬼吐出混合的绿色汁液涂在伤口上,“味道真怪。”

“良药苦口。”幽灵给自己的胳膊重新吐沫了药物之后开始缠蹦到,“放心吧,用这个你的伤口绝对不会炎,六个小时之后再来找我重新涂药,换个药方。”

“换药方?你这药还分很多种怎么的?”

“当然,不同的药物搭配会有不同的功效,刚才我给你的是止痛止血,六个小时后增加伤口愈合成分,保证把你的痛苦降到最低的同时促进伤口愈合。”说话间幽灵缠好了伤口,“这是我和一越战老兵学的,他爹是个中医,在丛林里打仗那些年他摸索出很多一书上没有的药方。”

“越战?我认识很多越战老兵。”水鬼也开始包扎伤口。

“两码事,我说的中越战争。”幽灵取出几多很小的花塞进嘴里,然后开始穿衣服。

“哦,明白了,你吃的什么东西。”水鬼才明白为什么幽灵的师傅是个学中医的,在希望人眼里的越南战争是六七十年代的那场战争。

“提神草的花,味道不错,来点?”

“谢谢,算了!”水鬼赶紧摆手。

“不识货。”幽灵摇了摇头。“我听说中医的功效以调理为主。”水鬼继续说道。“如果单是调理那古代中国人没有青霉素的时候是怎么治病的?中药功效慢一点,但没什么副作用。”说着幽灵提起了自己的ks改。

“你这状态了还拿枪干嘛?”水鬼指了指他的伤臂。

“战斗还在继续,我不放心那条独眼巨蟒,它快成我的心病了;再说这点小伤也算不得什么,没事儿。”幽灵背起枪出了船舱。

“奇怪的家伙。”水鬼摇了摇头,他对幽灵的话只是半信半疑,之所以找幽灵是因为他现幽灵的伤口虽然很深,但活动起来还很灵活,所有有点相信幽灵药物的药效,不过对幽灵的话他却还是持保留意见的。

幽灵出了船舱之后直接坐到了独眼巨蟒出么一侧的船舷边上,步枪横在腿上盯着苍茫无际的丛林。

“怎么样?”山狼递给他一杯咖啡。

“谢谢;它还在。”幽灵喝了一口咖啡。

“我是问你的伤。”山狼坐在他旁边。

“你看我像了受伤吗?”幽灵活动了一下伤臂。

“这和像不像没关系,身体状态如何你自己知道,不要勉强。”山狼看着丛林,“看来今晚我们是走不出丛林了。”

“没关系,我们可以借机解决这个宿敌,为了下一次来亚马逊扫清障碍。”幽灵将咖啡喝光顺手将被子都进河里。

“图拉索看到非得吐血不可,这可是上等的杯子,每只几百美元。”

“那么有钱还在乎一个杯子。”幽灵不以为然。“是啊。”山狼笑了笑站起身,“离天黑还远,我们还是想办法先解决后面的尾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