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81、生存筹码(03)

181、生存筹码(03)


                一艘豪华游艇在尼罗河上平稳行驶,度不快,船上只有少量的灯光,只照清游艇前后的河面,奔流的河水中游艇船上占满了人,可以说除了负责警戒狮鹫和赌徒,开船的水鬼和光,还有在准备早餐的重拳和树妖之外其他人都在船尾附附近看热闹。?.

船尾斜撑着一根长长的木杆,这根木杆是幽灵从船下翻出来的,不知道图拉索的游艇上放着根木杆有什么用,不过现在的用场是钓鱼,这不是普通意义上的钓鱼,因为木杆尽头的绳索上拴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原本这艘游艇的主人,昔日墨西哥的大毒枭,今日哥伦比亚边境的制毒大图拉索先生。

拉索被算在栏杆尽头的一根长绳上,头下脚上,头部离河面不到半米,如同一枚倒掉的鱼饵,行船溅起的湿了他的衣衫,不时有鱼儿跳出水面试图啃咬他,一侧的脸颊已经被挑出河面食人鱼咬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鲜血滴滴嗒嗒的流进河里,反而招惹了更多的食人鱼来凑热闹。

“图拉索先生,这真是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晨钓!”山狼站在船尾大声喊着,“如果你愿意合作我马上叫人拉你上来。”

图拉索不说话,因为角度问题,船上的人看不出他到底是个什么状态,究竟是咬牙闭口不言还是已经被吓晕了。

“我看看他是不是在装死。”幽灵猛地松开了手里的绳子,图拉索一头扎进了河里,他又一拉绳子把他从水里拉出来,鲜血混合着河水倒灌进他的鼻子,原本就呛了几口水的图拉索开始剧烈的咳嗽,一侧的耳朵已经不见了,鲜血顺着脑袋流个不停,幽灵大声喊道,“图拉索先生,装死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你该明白自己的处境,说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你还是听从我们的劝告为妙。”

“什么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一边的莽夫问道,他们这些老外很少有人明白这些中国民间俗语。

“有时间在和你解释。 .? `”幽灵摇了摇手里的绳子继续说道,“图拉索先生,你是个聪明人,该明白我的意思。”

图拉索还是不说话,典型的死猪不怕开水烫。

“我们是不是做错了?”山狼看着一言不的图拉索。

“错在哪里?”幽灵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我们应该把他翻过来,头向上,这样就不用担心他被食人鱼咬断喉咙了。”山狼拍了拍幽灵,“就这么办,把他翻过来。”

“你不是打算真的把他玩儿死吧?”幽灵吃不准山狼到底是什么目的。

“暂时不能把他弄死,在知道空骑下落之前不能。”山狼叹了口气,他已经没有耐心等下去了,空骑是他们这要目标之一,但到现在却连他的影子都没找到,这着实让他恼火不已。

现在捉到了图拉索算是个意外收获,可以说这是他们目前唯一一条能找到空骑的线索,他又怎么可能轻易将图拉索弄死呢?不过过从图拉索的表现上来看,这家伙看似怕死其实却很硬气,大有一副宁肯带着秘密去死的决心。

“恐吓归恐吓,注意手底下,别弄死了。”山狼低声叮嘱幽灵。

“知道了,这个你放心,我心里有数,一会儿保证这老小子吓个半死。”

“别玩儿的太过火。”山狼拍了拍他的肩膀,“这边交给你了。”

“放心吧。”幽灵将绳子踩在脚底下点上一支烟,丝毫没有将图拉索调转过来的意思。

“幽灵你打算怎么办?”莽夫在一边问。? ? ?.?`

“让他多吃点苦,在苏帝米亚偷袭我们的阴谋中也有他一份,我们可是死了好几个兄弟。”幽灵抽着烟说道。

“我听你们提起过那次任务,损失很惨重,有几个人都折在了那边。”

“是啊,他们再也回不来了。”说到这幽灵脚下一松,图拉索再次被丢尽河里,这次几乎整身体都落了进去,过了又把他拉上来,这次图拉索残透了,脸上到处都是口子和缺肉的血坑,身上的衣服也到处都是破洞,很多地方都被食人鱼撕破,不断的有鲜血流出来。

“怎么样图拉索先生?现在有没有兴趣和我们谈谈?”幽灵抽着烟说道,“在苏帝米亚我们差点就全军覆没,那个时候你有没有想到今天的下场?”

“去死吧,你这个该死的变态!”图拉索含糊的说道。

“回答错误。”幽灵将图拉索吊起来,让他的身体远离水面,然后从旁边拿起了一个小东西,等他转过身其他人才看明白他拿的是个盐罐,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从厨房拿出来的。

幽灵抓出一把细盐猛地扬出去,大部分的盐都落在了图索拉身上,很快图索拉就开始扭动身体,面部表情极度扭曲,很快就开始大喊大叫,这种痛楚不是那么容易忍受的。

“审讯犯人最简单有效的工具。”幽灵将盐罐丢到一边,“图拉索先生,我们还得继续钓鱼。”幽灵将木杆升高,离水面,高度控制着十米左右,让他高高的悬在半空。

“看来他是不打算合作了。”莽夫说道。

“没关系,我们时间充裕,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和你玩儿到底。”幽灵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继续抽烟,表情不温不火,看不出他心里是着急还是不着急。

“希望空骑一切都好,见面时和照片上一样帅气。”莽夫说道,他来的时候空骑已经失踪,所以他并没见过空骑本人。

“但愿如你所言。”幽灵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在盐的作用下图拉索不断的扭曲着身体,伤口火辣辣的剧痛让他无法忍受,虽然他是个经历过无数次生死战的老油条,但这还是第一次遭受刑讯的折磨。

“该吃早饭了,忙了一晚上还真有点饿。”莽夫站起身准备看看重拳给他们做了什么好吃的,他突然现幽灵将头转向一侧,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河岸。

“怎么了?”莽夫心里一惊,虽然接触时间不算太长,但他对幽灵的习惯却已经很了解,所以幽灵的表现让他紧张。

“它来了!”幽灵低声说道。

“谁?谁来了?”莽夫没明白他的意思。

“那条独眼巨蟒。”幽灵抓起了身边的枪,眼睛依然死死地盯着河边的树林,他按住通话器低声说道,“大家注意,独眼巨蟒就岸边的丛林里。

“你怎么知道?”莽夫赶紧拿过自己的枪,但他不明白的是幽灵怎么会知道,如果是在丛林里相对较为安静,他的听力乎常人,能比别人提前知道危险靠近,但在这马达声声河水阵阵的亚马逊河上他又如如何判别危险来临的呢?

“直觉。”幽灵端起枪瞄准了树林,“我在受训的时候曾经自学过生物学,每一种动物都有不同类型的生物磁场,两种动物的磁场交汇的时候会某种生变化,这种变化改变了生物本身原有的磁场环境,那是一种很难察觉的东西,也可以称之为第六感,可能你会觉得我在胡说,但直觉这东西人人都有,可不一定人人都灵敏,我就这么一说,你也就这么一听……”说到这幽灵突然扣动了扳机,他射的是枪榴弹,弹头击中树冠爆炸,无数的枝叶被炸飞,硝烟弥漫中什么都没有。

“游击小子,你搞什么?”飓风端着枪从船舱里跑出来,嘴上还油乎乎的,他应该正在吃东西,连嘴都没顾得上擦。

“它就在林子里。”幽灵重新推上一枚枪榴弹,“大家小心,这东西消失快一天了,今天回来肯定没好事儿。”

“伤成那让还不死?”飓风抱着机枪不知道该对什么地开火,在他看来两岸的丛林基本上没什么差别。

“如果你身上被打掉一层皮会怎么样?至少不会威胁生命吧?独眼巨蟒看似受伤很重,其实根本就没伤到要害,所以没死。”幽灵看着丛林,“而且昨天他刚吃完东西,现在体力正旺;它在跟着我们的船走。”

“刚吃完东西?你怎么知道?”

“笨蛋,骨鱼在他肚子里。”幽灵骂道,“对它来说难道那不是一顿美餐吗?一个接近两百磅的大汉,足够支撑它很长一段。”

“操,那是吃人。”

“在它眼里,我们都是食物,比他小的动物都可以吃。”幽灵放下枪摁住通话键,“大家注意,它在岸上跟着我们。”

“我什么都看不见。”站在游艇顶部的赌徒大声地说道。

“如果你能看见我就不用警告你了。”幽灵自信的说道,“相信我,它一直在林子里。”“天亮了,它已经没机会偷袭我们了。”莽夫看了看天。“它根本就没打算偷袭,现在只是跟着,但暂时不会动进攻,这种蟒蛇有智慧,懂得我们手里武器的厉害,所以不会轻举妄动。”幽瞄了一眼掉在空中的图拉索,就这一眼把他吓了一跳,不是因为浑身还在留血的图拉索,而是他现游艇后面的河水中隐藏着一个庞然大物……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