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76、丛林冒险(08)

176、丛林冒险(08)


                可就在这一瞬间,树上的巨蟒身形一晃缩进了树冠里没了踪影,幽灵一愣又放下了枪,侧过头仔细的分辨那个方向的动静,足足过了两分钟他才终于露出了放松的表情:“走了。??.?` ”

“走了?”重拳皱了皱眉,“它是来打酱油的吗?”

“不知道,如果我说它觉得我们已经有了准备所以就走了你信吗?”幽灵擦了擦脑门上的热汗抡起蝎子开山刀将一条儿臂粗细的藤条砍断,“能长这么大的蟒蛇都有一定的生存智慧,它们能感知危险,懂得退让,它已经盯上我们了,蟒蛇记仇的很,它会报复伤害过它的任何东西。”

“你在扯淡吗?它找我们报仇我信,但它懂得避让我可不相信。”重拳将手里的安大略开山刀挽了个漂亮的刀花,一片挡路的枝枝杈杈被砍落,他之所以选安大略开山刀就是因为这种刀足够长,很适合他挥,因为他练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实用单刀。

“信不信由你。”幽灵一边开路一边说道,“说实话我不喜欢蛇,更不喜欢蟒蛇,它们太狡猾,但我并不怕蛇,因为我知道该怎么对付它们。”

“夸张了点儿吧?按照你的说法这些蛇足可以进化成人类了。”走在后面的树妖低声说道。

“错。”幽灵头也不回的说道,“蛇类进化的重点不可能是人类,最多是一种智慧生物,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这小子的话可信吗?我怎么总感觉他说的太夸张。”树妖问山狼。

“不知道。”山狼坦言,“但我相信幽灵。”

“没法判断他说的正确与否,因为我们都不是蟒蛇,但这小子的确是个丛林精灵。”赌徒抹掉顺着脸颊留下来的汗珠说道。

丛林里的夜晚要比白天凉爽得多,亚马逊丛林夜间的温度只有摄氏23度,可以说非常的凉爽,很快白天的潮湿闷热一扫而光,身上湿漉漉的衣服变得凉飕飕的贴在身上,感觉更不舒服,夜行动物开始出没,蜥蜴、蛇、老鼠、猫头鹰……总之丛林里的夜晚不比白天安静,旱蚂蝗不断的从树上掉下来落在众人的身上,劈里啪啦的就像在下雨,巨大的毒蜘蛛在树干上爬来爬去,粗大的毒蛇缠在树干上吐着信子,一只足有半米长的巨大蜈蚣从树上倒垂下来爬到了重拳的背囊上,而他却浑然不觉,旁边的幽灵现的时候巨大的蜈蚣已经昂起了头对着重拳的后脑不时的蠕动着触角。

幽灵反手就是一刀,巨型蜈蚣被拦腰砍成两截,刀锋贴着重拳的后脑停了下来,这一刀力道恰到好处,既砍断了蜈蚣有不会伤到他的一丝一毫,没有长时间的苦练是无法把力道拿捏的这么好的。

“妈的,差点被咬。”重拳不由自主地摸了摸后颈,被砍断的蜈蚣还在地上不停的扭动。

“在这种鬼地方千万要小心。”幽灵用刀尖扎住蜈蚣的头挑起来,“被这东西咬一口不死也得脱层皮。”

重拳吐了口气:“真是个鬼地方。?. ”

山狼将他们换到了后面休息,让树妖和莽汉开路,这活并不轻松,一路劈斩很耗费体力。

晚上九点队伍停下来休整,丛林中跋涉体力消耗很大,一路行进还算顺利,没有遇到太大的危险,当然蛇虫鼠蚁的骚扰是不可避免的了。

找个合适的地方生气篝火烤干衣服吃点东西,歇歇脚,经过长途跋涉之后没有比这个更舒服的了。

“都到我这聚会来了?”重拳用军刀从裤腿上挑起一条条的蚂蟥丢进篝火里,蠕动的蚂蟥因为找不到下口的地方到处乱爬,光他小腿上就有十几条。

“很久没吸血了,原本打算在你腿上开个宴会,结果什么都没吃到就被你火化了。”幽灵淋了点水在头上给自己降温。

“该死的蚂蟥。”重拳摘掉战术手套放在火边,带了一天早就湿透了。

“。”树妖脱掉军靴从里面倒出足有一杯汗水,他的脚掌已经被泡成了白色,到处都是褶皱。

“别动。”重拳猛地扬手,手里的军刀飞了出去从树妖的背后飞过插在了旁边的树干上。

“什么情况?”树妖一动不动的问道,他只感觉自己的背上仿佛被什么人轻轻地碰了一下。

“自己看吧!”幽灵看了一眼他的背后说道。

树妖转回身才现地上有一只已经被割断尾巴的蝎子在不断的挣扎,蝎子的个头非常大,足有五厘米长。

“什么时候上来的?”他挑起蝎子放在火堆上烤了烤塞嘴里,他一边嚼着一边拔下重拳的军刀递过去,“谢谢,我欠你一次。”

“这里到处充满了危险,大家一定不要大意。”山狼拨弄着火堆说道。

“我倒是觉得这是个食物丰富的天堂。”幽灵挑着一条已经切掉头的蝰蛇架在火上烤的嗞嗞冒油。

“你就是个疯子。”赌徒煮了点野菜蘑菇豚鼠汤正吃的津津有味,“但是个很有用的疯子。”

“疯子有疯子的好处。”幽灵撕下一条烤熟的蛇肉塞进嘴里,“疯子有疯子的快乐。”

众人6续睡下,按照时间计算他们只要在次日下午到达图索拉的营地外围就可以,行动在晚上展开,他们时间充裕,所以不必急于赶路,保持充足的体力才是最重要的。

幽灵将吃剩下的蛇骨插在火堆里烧出一股奇怪的味道,为了防蛇他们在营地周围撒上了大量的驱蛇粉,然后用几堆篝火隔开了野兽的必经之路,在中间形成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营地,幽灵采来大量的草药丢进篝火,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闻上去好像某种植物散的特有味道,这是一种草药配方,可以专门驱除附近的蚊虫鼠蚁,这也是有幽灵存在的好处,他可以充分利用丛林中一切为大家营造一个相对舒适安全的休息环境。? ?w?

幽灵闭上眼睛靠在树上听着四周的动静,在丛林里耳朵比眼睛更重要,因为林子太密你看到的东西有限,而耳朵却能听到更远处传来的动静,幽灵靠耳朵就能听出附近的情况,比如十米外穿行的老鼠正在和蛇打架,猫头鹰正在林子里徘徊,南侧大约三十米的地方一头野猪正匆匆走过……

进入丛林之后幽灵就像回到海里的鱼,他熟悉这里的一切。一天的跋涉下来所有人都身心疲惫,丛林中穿行和作战最大的区别在于战斗中你防备的敌人是人,而在这里除了敌人之外你要防备的大自然,有毒的植物、有毒的动物、小到蜘蛛蚂蚁,大到蜥蜴毒蛇,巨蟒、鳄鱼、美洲狮……在原始丛林中人类实在是太渺小了。幽灵一手ks,一手蝎子开山刀,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耳朵上,从表面色看他就像是已经睡着了一样,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他能向兔子一样从地上弹起来。

另一边的军医正守着火堆无聊的看着四周,他的任务就是不时的将幽灵采集来的野草丢尽篝火,保证这一带没有蚊子靠近,他有点担心幽灵真的可以利用耳朵确定附近的情况?虽然傍晚的时候他见识了幽灵的本事,但他还是有所怀疑,眼睛才是获取外界信息最多的器官,所以他见幽灵闭上了眼睛就立即打起精神不时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附近很安静,没有什么东西靠近,有篝火和驱蚊的烟雾这里还算安全,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进入丛林活动,但他对这种丛林并不熟悉,所以相对其他人而言他还有些不习惯,这一天下来他最大的感觉就是这里太热了,自己快熟了,而到了晚上又觉得脊背凉仿佛突然被人从热水里捞出来丢进了冷水池,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这么折腾下去他怕自己坚持不住,所以他打算提前吃点抗生素增加一下自己的抵抗力。

他回过头准备拿出自己的医药包,但他却现原本坐在不远处的幽灵不见了……

军医一个机灵,他用力眨了眨眼睛,幽灵的确不再,树下空空如也,旁边睡觉的树妖还躺在哪里。

这小子去哪了?出事了?不可能啊,就算真的出事儿也不可能一点深夜不出来,军医站起身,就在他由于是否该叫醒山狼的时候幽灵又出现在那棵树下,手里的开山刀上插着两只豚鼠和一条还在扭曲的蝰蛇,幽灵动了动嘴唇。

军医自己想看着他的嘴,幽灵用唇语说道:“没事儿,这几个畜生打架的时候闯进了防御圈,被我解决了。”

军用点了点头,悬着的心这才算放下。

幽灵把豚鼠和蛇弄干净放在饭盒里炖,添上野菜、蘑菇、食盐以及一些他在丛林里采集来的香料,很快就飘起了一阵清香,在丛林中行军,这绝对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他们各自弄了一大饭盒慢慢的吃着,味道不错,吃的热乎乎的非常舒服。

吃道一半的时候幽灵突然站了起来,军医一愣,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摸枪,幽灵对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动。

军医的手停在半空中,不知道是继续拿枪还是把手收回来,幽灵提起他的蝎子开山刀闪身又消失了,军力感觉情况有点不对,立即端起枪注视着四周,他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没多久幽灵又返了回来,这次他的刀尖上插着四条毒蛇,他告诉军医,这是在警戒线里侧现的,就是说毒蛇已经在向这边靠拢,虽然撒了驱蛇粉但效果并不好。

就在军医打算问具体情况的时候幽灵的脸上突然一变,他侧耳听几分钟才凝重的看折腾,这次他并没有用唇语,而是直接出声:“妈的,情况不妙。”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所有人都醒了,这些人是谁?第一反应是抓起枪做好战斗准备。

“出什么事了?”山狼低声问。

“有很多蛇在向这边靠近,驱蛇粉已经挡不住它们了。”幽灵侧耳听了听,“南面,非常多。”

“蛇?”树妖学他的样子侧着耳朵仔细听,结果什么都没听到,四周一片寂静,原本略显嘈杂的丛林夜晚变得寂静无声。

“非常多,从声音上难以估计到底有多大的规模。”幽灵又仔细听了几秒钟才继续说道,“还有五十米,我们最好尽快离开。”

“你能听到那么远?”莽夫不相信。

“不能。”幽灵托了托自己的背囊,“蛇太多了,所以声音传播的远。”

“我怎么听不到?”莽夫掏了掏耳朵。

“等你听见蛇都该咬到你的屁股了。”山狼见众人都已经准备好又问幽灵,“往哪边走?”

“跟我来。”幽灵提着开山刀钻进了一侧的丛林,山狼将剩下的一些草药全都丢尽了已经熄灭的灰烬,虽然已经无法燃烧,但余温能继续烘出草药的味道,这对阻挡毒蛇的靠近有一定的帮助。

“怎么会有大群的毒蛇同时移动?难道是在迁徙?”赌徒低声问。

“不知道,一般动物只有在面对灾难的时候才会大迁移,比如火山爆、地震以及大洪水,蛇类也不例外。”幽灵侧耳听了听,“我们得快点,蛇群的移动度很快。”

“这里火山爆的可能性不大,洪水也刚完,地震就不好说了,我们不至于这么倒霉吧?”

“洪水这里每天都会有,大小不同而已,火山我不知道,地震应该也不太可能,我们并没有现其他动物逃亡的迹象,所以自然灾害的可能性不大,至于什么原因把蛇逼得到处跑我就不知道了。”

十几个人在丛林里狂奔,一两条毒蛇他们并不在乎,可要是成群结队的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在铺天盖地涌来的毒蛇面前谁会保证不被咬上一口?

在丛林里人的度永远要低于野生动物,它们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而人类只是外来者罢了,密集的丛林并不适合两足动物,所以他们的度根本就比不上行动如飞的毒蛇,被追上只是时间问题。

“是不是你昨晚上吃了蛇肉人家来报仇的?”树妖满头大汗的问道,他们已经跑了很久,但蛇群依然在追着他们不放。

“去你的,你吃的不比我少。”幽灵大骂。

幽灵带着众人不断的修正方向,之所以修正不是因为方向出现偏差,而是因为蛇逼得太近,他不得不选择更安全的方向前进。

“别他妈废话,快走。”山狼在后面踢了树妖一脚,“我们改变了几次方向它们都跟在后面,看来它们的目的就是我们,缠着我们不放肯定有原因。”

“真倒霉,进一次林子遇到这么多事情。”赌徒将驱蛇药喷在经过的树上,希望这东西能阻拦后面的蛇群。

“幽灵,想点办法,我们不能光逃。”山狼大声说道。

“没办法,蛇太多了,成群的蚂蚁可以吃大象,何况这么多毒蛇,不用吃掉,被咬一口就会没命,现在逃跑是最好的办法,最好能过一条河,至少能拖慢这些蛇的度。”幽灵摸出几枚催泪弹丢在四周,“希望这东西能遮蔽我的气味儿。”

“实在不行放一把火,让它们变烤蛇。”莽汉着狠说道。

“不行,这里林子太密了,一旦着起来我们都得被烧死。”幽灵辨认了下附近的环境转头钻进了另一侧的林子,“跟我来。”

“还有多远?”

“不过四十米,度快的可能已经在三十米范围内。”幽灵一边跑一边说道。

“,倒了大霉。”巨人挺着机枪像个小坦克一样横冲直撞,他经过的地方很多东西都被撞断了,后面的人可以轻松通过,正跑着前面的幽灵突然停了下来,巨人为了不撞在他身上侧身躲向一边,结果连滚带爬的翻出去老远,他从地上爬起来大骂道,“游击小子,你什么神经?为什么突然停……”话说道一半他就闭了嘴,因为他现幽灵正一脸凝重的注视着四周,仿佛现了什么情况。

幽灵如同僵尸一样站在原地,不时的转动着脑袋,熟悉他的人马上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他可能现了有危险正在靠近,而且还不是一个方向。

“它在这!”幽灵低声说道。

“什么……”山狼没明白他的意思,就在他打算问个清楚的时候一侧的树冠猛地一抖,一个巨大的身影突然从上面俯冲下来,瞬间他就看清了,正是那条巨大的独眼巨蟒,整个蟒蛇的头部全都是大小不一的伤口,血盆大口直直的冲着他咬了过来,这一口了去能将他整个吞下去。这一刻附近只有幽灵和巨人,其他人还都在后面没跟上来,虽然幽灵正侧对着这个方向,但刚爬起来的巨人却挡住了他的视线,而巨人却面对这幽灵背对着山狼。巨蟒的血盆大口转瞬及至,山狼就如同一只突然遭遇袭击的老鼠,根本就避无可避……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