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72、丛林冒险(04)

172、丛林冒险(04)


                大雨倾盆,黑夜无边,丛林仿佛被黑暗吞没了一样伸手不见五指,飘摇的渔船在丛林深处的河道上摇摆不定,黑暗中的一切都让人不安,大雨从上面倾泻下来敲打着任何东西上都会出很大的声音,因为雨点太大了,而且很多雨水会在树冠上汇集成大的水流再落下来,如果雨足够大,那水流就会如同一条条小瀑布一样落下来。? ??.?`

骨鱼依然在忙碌,他在加固船体,看得出他很害怕,上次的经历让他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那么大的蟒蛇就算看上一眼都会做几天的噩梦,更别提被偷袭过,而且差点死在那东西的嘴里。

“你为什么要吓他?”重拳问幽灵,他能看出幽灵刚才的话完全是在增加骨鱼的心理负担。

“是吗?蟒蛇的确很记仇,会偷袭曾经伤害过他们的任何东西!”幽灵不可置否的反问道。

“其实你并不确定是不是那条蟒蛇。”

“被你看出来了,我不喜欢见面时候他的表现,所以我要给他点颜色看看。”幽灵笑了笑,“我们需要休息,但更需要了解这里的人守夜,他正合适,今晚他都会尽职尽责的守住船只,其实我也是为了以防万一,如果真是那条蟒蛇这也算是防患于未然。”

“你真损,他可被吓坏了。”

幽灵也不生气,他只是笑了笑:“不过蟒蛇记仇这件事的确是真的,当年我也被报复过。”

“那后来呢?”重拳问。

“后来?后来当然是被我吃掉,我是绝对不会第二次放过它的。”幽灵轻松的说道,“被我咬断了脖子,然后架在树枝上考来吃掉,那家伙虽然没有这里的蟒蛇大,但也够我一个人吃上两天,已经忘了是什么味道,但总体来说不难吃,在丛林里就是这样,你不吃它,他就可能吃掉你,不要试图心存仁慈,大自然中就是这样,强者为尊,适者生存,如果不是遵循这个法则我早就死在了缅甸的丛林里。”

重拳摇了摇头:“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

“不知道就别说;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幽灵拉下帽子靠在船舱上,他守夜的时间在后半夜,现在大可以舒服的睡上一觉,虽然船舱里很潮湿,躺也躺不下,身上湿漉漉的并不舒服,但有充足的休息时间是最重要的,一旦投入战斗能否休息、什么时候休息,有没有机会都是个未知数,所以他们必须利用一切空闲时间休息,以保证充足的体力和旺盛的精神状态,随时准备迎接战斗。

虽然外面已经黑得一塌糊涂,但时间还很早,才晚上六点,如果没有这场大雨现在天还是亮着的,漫漫长夜身处丛林,睡觉是打时间最有效的办法。

骨鱼果然被吓得不轻,他一直抱着着枪守在舱口盯着外面的河面,巨蟒给他造成的阴影在这一刻充分显露了出来,另一边守着窗口的水鬼见状丢给他一包巧克力和一支烟。?. ?`

骨鱼冲他点了点头表示感谢然后点上烟慢慢的吸着,夜视仪下的河面很清晰,只是讨厌的落雨遮蔽了视线,河面上到处都是被冲出来的断枝野草和昏黄的泥水,偶尔还能看到一些动物的尸体。

“在想什么?”水鬼低声问骨鱼,船舱不是很大,所以两人距离并不远。

“什么?”骨鱼有些魂不守舍。

水鬼见状也没了和他聊天的意思,只是摆了摆手:“没事儿,放松。”

“我知道,我知道,谢谢。”骨鱼点了点头,看得出他在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态,只是效果不太好,这些年过去了他以为自己早就忘记了那痛苦的经历,但今天他才现,原来内心的那份恐惧其实一直都在,他不相信自己无法征服自己的恐惧心理,但他同样无法证明自己真的有这个能力。

“刚才你确定看到了一条蟒蛇?”水鬼又问,虽然看到了重拳现的鳞片和碎肉,但他并不相信会有那么大的蟒蛇,他这个人有些固执,不是自己见过的东西永远不相信,除非亲眼见过。

“是的,我确定,非常大,半截身体已经上船,但太黑了,看不清全貌。”骨鱼语气肯定,“所以我不确定是不是当年袭击我那条蟒蛇。”

“是同一条的可能不大,这里是亚马逊丛林,蟒蛇也有成千上万,在时隔多年之后哪有那么容易再次相遇?我是不相信,也许是顺水而下的蟒蛇被船只挡住所以才打算从船上爬过去。”

“希望如此。”骨鱼狠吸了一口烟,“这附近环境太复杂,是蟒蛇的乐园,自从上次出事儿之后我一直不敢靠近这一带,没想到今天运气不好,还是遇到了这东西,原本我以为早就望了这件事儿,可今天才现,我其实恐惧一直隐藏在我的内心深处,那次遭袭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内心恐惧。”

“知道害怕不丢人,谁都有自己害怕的东西,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你说袭击的那条蛇是从树上掉下来的,如果一条数百公斤的巨蛇怎可能有树木能撑得住它的体重那个?”

“这个我不清楚,我不是爬行动物学家,不过我曾经听说有些蟒蛇喜欢盘踞在树冠上晒太阳,毕竟丛林中比较阴暗,而蛇类又是喜温动物,所以他们爬上树顶也开可以理解的,它们大多会寻找比较粗壮而且树冠庞大的树木,曾经有人在低飞的直升机上见过折冲场景,犹如一条巨蟒游动在一片绿色海洋之中,那场景非常的壮观。”

“我没见过太大的蟒蛇,最大的也只有五米长,所以对这种东西并不了解,但从资料上看有些蛇类喜欢在晚上出来活动,不知道你说的这种蟒蛇是不是夜行动物,不过我希望它不是。”水鬼盯着外面的丛林,夜视仪下丛林清晰可见,但雨水的落下将图像变得有些模糊,仿佛一张被人不断抖动的画布。

“我不在乎它什么时候出来活动,只要它不找我的麻烦就谢天谢地了。??.??`”骨鱼掰下一块巧克力塞进嘴里,他的眼睛依然盯着水面,有了夜视仪他们不必在依靠在雨中穿透不足的照明设备。

雨没有停的意思,他们甚至怀疑天空中的这块云彩里究竟聚集了多少水汽,能形成如此充沛的雨量,七点多几乎所有人都睡着了,就连页的水鬼和骨鱼都有了些困意,太单调了,除了雨水和雨声就是模糊的丛林。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骨鱼紧张心情多少放松了一些,他打了个哈欠无意中扭头看了一下右面的河面,那个方向已经被冲下来的各种漂浮物堆满,而且河面比较宽阔,有什么东西都能很容易的看到,所以不必特别留意,但他现有个东西好像动了一下,开是他以为是一截被洪水冲下来的原木不断的沉浮,但后来才现部队见,那东西浮出水面的时候异常的光滑,而且原木根本不会有那么多弯曲,他被吓得一个激灵,立即端起了枪,可他打算仔细看的时候才现那里除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细树枝之外什么都没有。

“怎么了?”骨鱼的异动被水鬼现。

骨鱼愣了一会儿才开口道:“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刚才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但一闪就不见了。”

“你确定看到了什么?”水鬼盯着他。

骨鱼摇了摇头:“不确定,只是一瞬间闪过,好像是一截弯曲的木头,但木条应该没那么光滑才对。”

骨鱼看了看幽灵,幽灵依然帽子遮在脸上靠着船舱一动不动,他打算问问幽灵,但现在又不好意思打扰他。

“应该是你眼花,别太紧张,继续监视,快换岗了,再坚持半小时。”水鬼转回头继续盯着自己负责的方向。

“但愿是我看错了。”骨鱼拍了拍头继续盯着河面,可他刚转回头的一瞬间又看见一个动心沉入了漂浮物的下面,因为时间太短,他还是没看清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他可以肯定那东西个头不小,他马上又端起了枪,但漂浮物的面积太大了,扎眼功夫他又无法确定刚才看到那东西的位置在哪里。

“搞什么鬼?”水鬼对他的过意反应有些生气。

“真的有东西。”骨鱼紧张的说道,“两次我都看见了,就在水里。”

水鬼皱着眉看向了他指的方向,什么也没有:“你是不是被吓出神经病来了?”

骨鱼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刚才的确看到了什么东西,但在这种雨点密集的模糊环境中他却无法肯定自己看到的到底是不是一根原木,不过直觉告诉他那东西就是一条在水中潜行的蟒蛇,但他又那不错任何证据,而水鬼又不相信他,所以他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

见他不说话水鬼摇了摇头:“好了,你去睡觉吧,可能是你太紧张了,休息一下就没事儿了。”

“可是……”骨鱼还想再说点什么,但他想了半天才觉,现在他在其他人眼里就是一个被蟒蛇吓坏的神经质。

“去睡觉吧。”树妖爬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现在连骨鱼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他转头继续看着那片堆满东西的水面,这次他看清了,那里的确有个庞然大物正探出头来对着这边。

“看,你们看。”骨鱼的头都炸起来了,他抬起手里的散弹枪连续扣动扳机,巨大的枪声将所有人都惊醒,那东西瞬间被打飞了半个脑袋,身体一扬直挺挺地倒进了水里。

而骨鱼却继续向着那东西倒下去的水面开枪,散弹将水面上的漂浮物打得到处乱飞。

“冷静,冷静!”树妖扑上去抓住他的胳膊,骨鱼呼呼的喘着粗气,手里仍死死地攥着散弹枪手还在指用力的扣动着扳机……

“放松,那只是一块木头。”水鬼晃着骨鱼的肩膀,“是木头,在水中侧倾部分露出了水面,你太紧张了。”

“木头?”骨鱼先是一愣,然后猛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我看到了,那是蟒蛇,蟒蛇。”

“它还在那里!”重拳无奈的指着水面,然后对这那个位置开了一枪,水面一番,一截被骨鱼打烂的木头翻出了水面,晃了几下之后又沉了下去。

“木头?”骨鱼愣愣地看着水面,“我看错了?”

“就是木头,吵了我的美梦。”赌徒打了个哈欠不满的说道。

“木头,木头……”骨鱼有些神经质的重复着这个词儿。

“他快疯了。”山狼叹口气,“军医,给他打一针镇静剂。”

军医开始准备,而骨鱼却冷了片刻之后突然道:“我没事儿,没事儿。”然后看是往散弹枪里压子弹,同时平静的说道,“放心,我还没疯。”

“这……”军医看了看山狼然后扬了扬手里的药,不知道该怎么办。

山狼摆了摆手有对骨鱼道:“去睡觉吧!”

“睡觉。”骨鱼包着枪靠在一边闭上了眼睛,“你们放心,我不会精神失常。”

“树妖,重拳守夜,其他人继续休息。”山狼下了换岗的命令之后继续睡觉。

外面的雨多少小了一些,但依然磅礴如注雨水打在树冠上形成粗大的水流落下来冲刷着地面和河道,入耳的全都是嘈杂的雨声和水声。

船舱里再次安静了下来,黑漆漆的没有丝光亮,所有人都不说话,但经过这么一闹大多数人都睡不着了,重拳望着外面的河道吃着自热口粮,河面至少上涨了两米,到处都是冲下来的漂浮物,甚至还有倒伏的大树,巨大的树冠几乎沾满了整条河道,一路顺流而下贴着渔船冲向了远方。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雨,虽然不是第一次来亚马逊丛林,但这种下起来没完的大雨真的不多见,雨水如同天上直泻下来的瀑布一样狠狠地拍打着丛林,而且光有雨没有风,雨水直上直下的砸下来,如果在这雨中,剧烈的拍打几乎让人抬不起头来,就像有人站在高出将一桶水向你的头上猛倒下来。

重拳冲了杯溶咖啡慢慢地喝着,这玩意既能提神又能驱寒。

突然,旁边的幽灵猛地坐直了身体,同时端起了枪,这倒是把重拳吓了一跳,“黑血”的人都知道,如果幽灵有异常举动,那就说明肯定出了什么问题,他那乎常人的听力经常能先人一步觉有些特别的情况,只是重拳没想到的是在如此嘈杂的雨中他居然也会有这么好的耳力。

幽灵的一动几乎把所有人都惊醒了,除了刚睡觉的骨鱼之外其他人都睁开了眼睛,尽管他没出什么声音,但他身上散出来的那股威胁来临的气息感染了所有人,大家都没有轻举妄动,而是盯着他谁也不说话,在这种情况下他的直觉往往是所有人中最敏锐的。

幽灵侧着耳朵仔细的听了几秒钟猛地站了起来:“有东西在我们头顶的树上。”说完直接冲了出去,众人紧随其后,这以折腾骨鱼也醒了,他晕头转向的也跟着往外冒,出了船舱之后他才现所有人都抬头望着上面,他也跟着抬头望去,密集的雨滴打在夜视仪上视野很不清晰,过了几秒他才适应过来,模糊的视野中他看到高达的树冠上有个东西在缓缓的游动,因为雨太大了视角又不好,所以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那东西非常的粗壮,大半个身体隐藏在枝杈之间,但因为它太大了,很多粗树枝都被它压得过度弯曲,更多细小的枝叶被压断从上面落下来,太大的身体在很多时候反而会成为一种负担。

“噗噗噗……”也不知道是谁率先扣动了扳机,接着几乎所有人都加入了战斗,密集的子弹疯狂地扑向树冠里的东西,树冠一阵狂抖,然后传来了枝干断裂的巨响,更多的断枝数列落了下来,将众人的视野完全遮挡,恍惚间他们看见一条巨大的蟒蛇尾部所入了树冠然后沿着相连的树冠冲向了远方。

“妈的,没打死。”幽灵踢了一脚甲板上被鲜血染红的枝杈骂道。

“这么多支枪一起开火够它受的。”重拳蹲下身检查甲板上的断裂的枝杈,很多枝杈上都站着大量的血迹,看得出蟒蛇受伤不轻。

“真的来了!”骨鱼望着蟒蛇逃走方向的树冠出神。

“放心,这么一闹之后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那东西受伤不轻,不会再来了。”幽灵看了看表,已经快十二点了,必须抓紧时间休息。

“但愿如此。”重拳有些担忧的看着树冠。众人回到船舱,继续按照编排的顺序守夜,后半夜果然如幽灵说的一样相安无事,直到第二天早上雨才慢慢地减弱,此时的河面已经上涨到一个非常恐怖的程度,整个河面比下雨之前几乎宽了三倍,河道一下宽阔了很多。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