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71、丛林冒险(03)

171、丛林冒险(03)


                游击队和毒贩突然变得活动频繁给“黑血”的行动增加很多麻烦,虽然骨鱼对这一带的情况比较了解,但谁也无法保证不出现意外,毕竟在九曲十八弯的河道里你无法预料下一个转弯后面会有什么。

骨鱼的办法很简单,进入密如蛛网的河道,远离游击队和毒贩的活动区域,但这里河道复杂,危机四伏,到处都是潜在的危险,树上盘踞的毒蛇,无孔不入的毒蚊,潜伏在河里的巨蟒和鳄鱼,危险无处不在。

山狼看着只比渔船宽不了多少的河道问骨鱼:“为什么游击队突然变得活动频繁起来?”

“不太清楚,据说是毒贩之间生冲突,所以有条件的就封锁河道,让对方的毒品很难运出去。”

“这里有多少毒贩?”幽灵问。

骨鱼耸了耸肩:“谁知道呢,据不完全统计这一带至少有几十支不同规模的毒贩、制毒武装在活动,亚马逊丛林太大了,是毒贩的天堂。这里有毒贩、游击队、纳粹残余、食人族、雇佣军驻地,几乎无法在人类社会生存的组织都会跑到这里来避难,一年死在这里的人根本就无法统计,丛林中有很多尸骨,有被绑架的游客,各种实力火拼的走卒,野兽袭击的行人,走不出去的迷路者,你永远都不会想到这生机勃勃的丛林中到底在生什么,这里和地狱唯一的区别就是有昼夜之分。”

“丛林有自己的法则,优胜劣汰,人在这种环境中只是恢复了最初弱肉强食的本性,个人如此,组织和集团也是如此,强者才有权制定秩序。”狮鹫闭着眼睛说道。

“没错,这里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骨鱼叹了口气,“这里是没有文明可言的,一切都遵循强者为尊的法则。”

“今晚我们能否到达目的地?”赌徒问。

“可能性不大,在这种河道里行船是很危险的事情,夜晚情况太复杂,如果在黑夜降临之前我们无法离开这些河道的话就只能等到明天早上,我不打算冒险到处乱闯,夜间很多东西都会出来,危险无处不在,晚上的丛林比白天更热闹。”

“这一带巨蟒多不多?”烟鬼问。

军医看向他:“你怕?”

“不,我没见过,只是想开开眼。”烟鬼赶紧摇头。

“见这东西是需要运气的,一条巨型亚马逊森蚺能把我们的船掀翻,当然还有更大的蟒蛇,人类的教科书上从没提到个的种类。”

“你见过?”烟鬼来了精神。

“那东西只要你见了一次就不再想见第二次。”骨鱼的表情阴晴不定,仿佛回忆起了什么很痛苦的事情,“我记得很清楚,那是在六年前八月的一个早上,我刚来这里还不到两年,我像今天一样开着破船在亚马逊河的某条支流里穿行,行进中一个庞然大物突然从树上掉下来横在我的船头,整条船几乎被压得立了起来,那是一条长度过十米的巨型蟒蛇,最粗的地方过汽油桶,我在他面前就像一只随时都可能被吃掉的老鼠,可能是马达的声音吓到了它,惊慌中压断了拖住它身体的树枝,直径三十厘米的树枝被压断了无数,河面上几乎绿色的枝杈铺满,我的船就像开上了树冠,它掉下来的时候就像是一颗倒地的大树,虽然已经无数次见过蟒蛇,但那是我才知道蟒蛇居然能长那么大,当时就吓傻了,等我拿起散弹枪的时候巨大的足有汽车座椅那么大蛇头已经探进了船舱……”

“吹牛,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蟒蛇,就算有你也不可能活到现在,早就变成蟒蛇大便了。?. ?`”烟鬼不信,只当骨鱼在吓唬他,其他人也露出了类似的表情。

“年轻人,你不是第一个不相信我的人。”说着他撩起了自己的衣服,众人这才现他的前胸后背各有一片非常可怕的半圆形伤疤,宽度从胸口一直到小腹,从疤痕的密集程度来看就像被一个半圆形的钉床狠狠地拍了一下,他指着伤疤道,“这就是那条蟒蛇留给我的礼物,我差点被他咬成筛子,当时肠子都流出了一大半。”

“你被它咬在嘴里?”烟鬼难以置信地问。

“是的,就像猫嘴里的老鼠。”骨鱼平静的说道。

“那你是怎么脱的身?”

“我用散弹枪轰瞎了它的一支眼睛,然后我就被丢进了水里,我醒来的时候它已经不知去向,我忍着痛爬上了船,用绷带将自己缠起来开船返回主河道得救,本来我以为自己快死了,但医生说我很幸运,伤的虽然很重但并没有伤到要害,它的牙齿没有刺穿我的内脏,背后的伤口紧贴着脊柱,队伍伤害最大的却是伤口太多而导致大量失血。”骨鱼抬起头仿佛从记忆力走了出来,他轻笑着继续说道,“我的命够大,所以能逃过那一劫。”

“蟒口逃生,你这足够拍一部大片了。”幽灵有些兴奋是说道,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时候如此的兴奋。

“狂蟒之灾?哼……”骨鱼并没有注意点幽灵的表现,他只是撇着嘴摇了摇头,“亚马逊。”

“据说世界上最大的蟒蛇能长到十五米。”烟鬼看着丛林有些怵的说道。

“我相信有更大的,只是没被人类现罢了,亚马逊,一个神秘的地方,隐藏了太多人类不知道的东西。”骨鱼看着远方的丛林,“人类还无法真正征服大自然。”

“这里蟒蛇很多吗?”重拳问。

“看运气,运气好的时候一天能见到几条,运气不好的时候几天一条都见不到。”骨鱼看了看天,“这种天气它们不太愿意出来。”说话间一滴雨水落在他的脸上,“下雨了。”

“河道变窄。”狮鹫指着前方说道。

“没关系,虽然很就没来了,但我还是记得两边的河道被疯长的植被覆盖了,深度足够,我们能过去。”骨鱼不以为然,看得出他对这一带非常的熟悉。

重拳看着他:“看来你很了解这里。”

“对,我在这里住了快五年了,这里的每条河我都熟悉,在遭到蟒蛇袭击之前我常进入这里的小河道。?.??`”

水鬼问道:“为什么一直呆在这种地方?你的工作应该在城市。”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每种工作都有你意想不到的工作地点,都有人无法理解的目的。”骨鱼很模糊的答道。

山狼道:“他需要接触毒贩,游击队,购买情报,贩卖武器,走私违禁品,这也是情报人员工作的一部分,为政府创收,或者为情报部门创收,也可能赚点外快,获取毒品的流向和生产规模的相关情报,可以为打击毒品生产和拦截毒品运输的时候提供情报支援,也可以为捣毁毒品加工厂提供必要信息。”

骨鱼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

雨越下越大,众人只能缩进船舱,骨鱼也找了地方停好船进仓避雨。

“好大雨。”骨鱼脱掉雨衣丢在一边从角落里拿出一瓶酒,“有没有人想来一杯?”

大家都摇了摇头,这个时候谁都不打算碰这东西。

“酒是好东西,有时候它可以是安眠药,是镇静剂,也是麻醉剂,它还可以做成燃烧弹。”骨鱼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满脸享受的说道,“爽。”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天空仿佛漏了,雨水直接从破洞倾泻出来,然后扑向地面,水位迅上涨,船体来回的晃动,“嘭……”船身一震,有什么东西撞在了船上。

“浮木?”光看相骨鱼。

“是鳄鱼,凯门鳄。”骨鱼继续喝他的酒,“这里的凯门鳄多如牛毛,它们很喜欢在这种天气出来散步。”

军医道:“好大的劲儿。”

“黑凯门鳄最大能长到4。5米,水中霸主,只有亚马逊森蚺能和它一较高下。”骨鱼打开窗户指着外面的河面,“看,这场面多壮观。”

在雨水敲打的河面上密密麻麻的全都是鳄鱼的脊背,数量之多难以估计,至少有几十条鳄鱼在水里来回的游动。

“这里向前五公里的地方有一个水潭,里面足有上百条鳄鱼。”骨鱼放下酒杯从一边拿起自己的散弹枪,“给你们看点好东西。”说完对着河里的鳄鱼开了一枪,一条鳄鱼的头被直接打碎,尸体扭曲了几下就肚皮朝天的不动了,附近的几条鳄鱼迅游过去开始抢食尸体,瞬间将将其四层了碎片,骨鱼连续开枪,更多的鳄鱼被打死,河里如同开了锅一样,倒是都是翻滚抢食的鳄鱼,河面上一片血红。

“感觉不错吧?哈哈!”骨鱼拿起酒杯一边喝一边欣赏着外河面上的杀戮。

“靠,真该用一条上来解解馋。”幽灵舔着嘴唇说道,如果没有这句话做铺垫而光看他的表情谁都会以为他是个想去和鳄鱼抢食的疯子。

“如果你想吃这里的鳄鱼多的是,能把你吃到吐为止。”骨鱼打着酒嗝关上窗户,“各位,这场雨会下很久,所以大家该找点乐子。”

“还不如睡觉。”狮鹫拉下帽子靠在船舱上。

“里面有我储藏的烤鱼、火腿和牛排,想吃的自己动手。”骨鱼指了指里面。

“说说那条巨蟒吧!”幽灵对刚才的故事有些意犹未尽。

“那东西有什么好说的。”骨鱼伸了个懒腰,“我可不想在回忆那痛苦的经历,你知道一个人拖着肠子开船是什么感觉吗?那时候真希望自己马上死掉,因为活着太痛苦了。”

没多久船顶开始漏雨,船舱里开始下小雨。

“真的很抱歉,这艘船实在是太破了。”骨鱼披上雨衣靠在了船舱上。

“这雨要下到什么时候?”见外面的光线越来越暗树妖有些不耐烦了。

“可能马上停,也可能下到明天,放心,雨越大我们越安全,只要不被洪水冲走没有任何东西会来打扰我们。”骨鱼闭着眼睛说道。

“嘭……”船身又是一晃,这次比更猛烈,整个渔船一阵剧烈的摇晃。

“还是鳄鱼?”军医看向骨鱼。骨鱼皱了皱眉:“奇怪,我出去看看。”说着披上雨衣提着散弹枪出去了,没多久就听见外面一阵连续的散弹枪吼叫。“出事了。”重拳第一个起身冲了出去,同时已经将k12上膛。

外面已经黑得一塌糊涂,硕大的雨点砸在身上生疼,透过密集的雨水他看见船尾的探照灯亮着,骨鱼正在对着水里射击。

“怎么回事?”重拳冲上去,浑浊的河水中什么都没有。

“是蟒蛇,差点爬上船。”骨鱼抹掉脸上的雨水,“很大,不过光线太差看不清到底有多长。”

其他人也都冲了出来,重拳摇着探照灯在水里寻找,除了一条长长的血迹之外什么也没有,鳄鱼也都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被巨蟒吓跑了。

“你不是说这种天气很安全吗?难道蟒蛇也喜欢淋雨?”弯刀问骨鱼。

“这里是亚马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生,我不是蟒蛇,不知道它出来干什么!”骨鱼拉了拉固定渔船的缆绳,确认没问题之后返回来对众人道,“它可能只是路过,希望他不是看上了我们这一船的人。”

重拳用军刀挑着一块带鳞片的肉块返回来,上面的鳞片足有鸡蛋大小:“你打了他几枪?希望它不记仇。”

“应该希望它早日康复,从鳞片大小看这家伙在十米以上,这么大个头的蟒蛇可不多见。”幽灵仔细看了看鳞片,“这是蛇精吗?这家伙至少有十米长。”然后他又看着骨鱼问道,“会不会是你的老相识?”

骨鱼的脸色变了几变:“希望不是。”

“你上次被蟒蛇偷袭是开的这艘船吗?”幽灵又问。

“是,不过已经修了很多次,船体有三分之一都换过,你什么意思?”

幽灵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继续问道:“上次遇袭是在这条河道吗?那次之后你来过这附近吗?”

虽然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但骨鱼还是回到道:“遇袭的地点在大约四公里外的另一条河道,之前我经常从这一带经过,不过遭遇袭击之后我就不在来了,这还是那次之后第一次来这里,我对这一带有阴影,除非万不得已我不会进入那片区域,当然也包括这里,如果不是最近游击队和毒贩活动频繁我才不会从这里走;你他妈到底想说什么?”

“它可能是来找你报仇的。”幽灵恻阴阴的说道,“这种东西寿命很长,它们非常聪明灵活,而且记忆力很好,记仇,能准确地认出曾经伤害过它的人,多年以后还会伺机进行报复,别以为过了几年它就把你忘了,它们比你想象中的要聪明的多。”

骨鱼有些不安,看样子好像是被吓到了:“不可能,这条巨蟒没有那条大,再说你他妈怎么这么了解它们。”他有些神经质的大吼着,好像吓得不轻。

“哼……”幽灵冷笑,“我在丛林里和蟒蛇打架的时候你应该还不知道这东西的厉害。”他说的是实话,在丛林流浪那段时间他没少接触蟒蛇,几次都差点被吃掉,但以他的年纪说出这样的话,不了解他的人会觉得他在吹牛或者嘲笑别人。

果然骨鱼怒了,他大声地说道:“小子,别和我用这种口气说话,我在这里生活了八年,八年你懂吗,我在你还在中学的时候就在这里,我不相信你不我更熟悉这片丛林。”

幽灵冷冷地说道:“我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在缅甸的丛林里到处跑了,那里的环境不比这里好多少,只是这里有一条亚马逊河罢了,所以我比你更了解这些动物。”

骨鱼一愣,他并不相信幽灵的话,但见其他人从其他人的反应看仿佛这是真的,他愣了半晌才开口道:“如果真的是它我们该怎么办?”

“还不能完全确定,这只是一种猜测,不过幽灵的话肯定有他根据,所以我们还是小心点好,就算是那条巨蟒真的来寻仇也不必担心,我们这么多人,这么多条枪,足够把它打成烂泥。”山狼安慰骨鱼。

“愿上帝保佑,不要让我在遇到它。”骨鱼开始在胸前画十字,然后他又问幽灵,“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现在幽灵成了他的主心骨。

“进入船舱,该睡觉的睡觉,该守夜的守夜,然后继续观察情况!”幽灵看了看天,“希望今晚雨会停。”“就这样?”骨鱼有点不相信,他还以为幽灵有什么好办法。“就这样,我们没必要为一条蟒蛇浪费精力,它不来就算了,来了一起干了它。”说完幽灵直接回了船舱,他可不想继续在这淋雨,骨鱼开始在外面布置起来,天太黑了,他只能将船头和船尾的灯点着,虽然效果不怎么好的,但至少能把船只的前后照亮,幽灵前后看了看就告诉把灯熄灭,这种光线还不如没有,夜视仪的效果要更好。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