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64、巧计偷袭(01)

164、巧计偷袭(01)


                比特经过仔细考虑之后确信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从家族的安全到帮会的安全都做好了应急准备,先家族驻地的安全不必过于担心,这里有接近两百帮众和大量的现代化监控设施,防卫森严程度直逼总统官邸,大量荷枪实弹的守卫配合专业人士精心构筑的建筑结构让整个家族驻地拥有着近乎完美的防御能力,在这一点上李宏的别墅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如果说华莱斯家族的驻地是经过几代人精心构建以及改造的防御工事的话,那么李宏的花园式别墅只是单纯的住宅,非常欠缺对防御方面的考虑,所以才会导致在大量火箭弹偷袭之下被炸成一片瓦砾。?.??`

“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比特有些疲惫的问众人,年纪大了精神明显没有年轻人好。

安格尔道:“减少外出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意,我们总不能让客人全都到家里来洽谈合作,尤其是那些危险分子。”

比特道:“这个问题我已经考虑过了,将两公里外的山庄买下来,用来接待客人,必要的时候我们都可以到哪里去,但大家要记住,一定是必要的时候,没事儿的时候不要到处乱逛,现在是非常时期,管住自己的腿。”说到这他又想起一件事,转头对鲍里斯说,“把希恩叫回来,外面不安全,少在外面闲逛。”

“这个混蛋在哪我都不知道。”鲍里斯无奈的耸了耸肩,“雷切尔,给你弟弟打电话,让他快回来,就说我有事找他。”

“叔叔,你说家里来了几个美女他肯定回来。”安格尔阴阳怪气的说道。

希恩是家族里的花花公子,整天在外面招蜂惹蝶,因为他有钱有势力,所以经常能钓到一些美女,身边的女人不断,他在市区拥有房产,长期在市区居住,几乎不回家族的驻地,风流快活之余贩卖点毒品做零花钱,除了向鲍里斯要钱之外他根本会不回来。

“这个臭小子。”鲍里斯觉得自己很没面子。

其他人也没人表现出什么大惊小怪,对此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又讨论了一些问之后比特这才满意的宣布会议结束,此时已经是深夜,所有人都很累了,就在众人即将离去的时候屋里的灯突然闪了几闪,接着突然炸开,屋里瞬间陷入了黑暗,一阵刺耳的尖锐轰鸣让众人一阵眩晕。

“上帝,出了什么事?”鲍里斯捂着有些疼的脑袋摸着黑从地上爬起来,“变压器爆炸了吗?应急灯怎么不亮了?”

“不要慌。”黑暗中比特平静的说道,“吉德,问问外面到底生了什么事。”

“是。”吉德一边摸索着手机一边说道,结果刚摸到手机他就被烫的将手机丢到了一边,“怎么这么热?”

“怎么了……该死。”安格尔也被自己的手机烫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儿?”

其他人也现了类似的情况,手机如同刚出锅的肉排一样烫手,而且全部损坏,根本无法再用,几个人在黑漆漆的会议室里摸索着,但他们没有任何照明设备,最后还是雷切尔点着了自己的打火机这才算是给大家带来了一丝光明。

“快,找手电筒,看看到底生了什么!”比特催促道。

“来人来人。”安格尔大声的呼喊着。

很快一个举着蜡烛保镖冲了进来:“整个庄园的电力全部中断,所有设备都无法使用,就连备用电力系统也出于瘫痪状态,电机烧毁无法运转。”

“怎么会这样?”安格尔看着他手里的蜡烛不由得大怒,“快去给我弄几个手电筒过来。??.??`? ”

“对不起先生,所有的手电筒全部热的像刚被火烤过的石头,而且已经无法点亮,我们现在只有蜡烛还能用。”保镖很为难的说道。

“你说什么?连手电筒都无法使用?这怎么可能?就算变压器烧毁也只是整个供电系统出现异常,怎么会连手电筒都坏掉?会不会是你们忘记了充电现在借口推脱?”安格尔根本就不相信。

“好了,不要在一个问题上纠缠,我们可能遭遇了攻击,把对讲机给我。”吉德道。

“什么攻击?别把一次电力事故和外敌入侵联系在一起。”安格尔不满的说道。

“对讲机也失灵了,根本无法使用。”保镖将自己的对讲机递过去,吉德接在手里的时候才现对讲机很烫,如果不是有之前手机的经历估计他会将对讲机直接丢出去,他按了几下通话键,才现一点反应都没有。

“去通知其他人收缩防线,放弃外围,守住中央建筑。”吉德脸色阴沉的吩咐道,“对了,让大家取出所有重武器,全副武装,包括夜视设备,总之准备的越全越好。”

“是……是!”保镖有些慌张的离开了。

“父亲,我们可能真的遭遇了袭击。”吉德对一直没会说话的比特说道。

“我知道了,你安排的很好。”比特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还无法确定生了什么,但你的第一反应我很满意。”

“要不要给电力部门打电话让他们来维修一下?”鲍里斯继续抽着他的雪茄说道。

“这个不用担心,手下人肯定在做了。”吉德从墙壁上取下一枝蜡烛点上,“在事情没搞清楚之前我们就呆在这里。”

“为什么不回去睡觉?”安格尔从另一侧开始点屋里的蜡烛,很快房间里亮了起来,最后他拿起墙角的电话,“送点咖啡过来,喂……喂?”然后生气的挂上电话,“连电话都失灵了,,这是什么怪事,所有东西都不能用。”

“安心等消息吧!”比特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

很快又有人跑进来报告消息,整个山庄的所有东西都坏了,一切设备全部失灵,不管是在断电的时候是否和电力系统有连接的设备,另外夜视望远镜、夜视仪、武器上的夜视瞄准镜、对讲机,无线电射器,全部失灵,他们现在和外界已经完全失去了联系。

“所有武器的夜视设备全部失灵?”安格尔不相信的看着保镖。

“是的,全部失灵,我们不清楚到底生了什么,但我们已经按照吩咐将防线缩小到这个建筑的外围,对了就连汽车的车灯都无法点亮,我们只能在房子周围点起火把进行照明。”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鲍里斯暴躁的说道。

“派几个人到外面去看看,可以的话和城里的帮会成员取得联系,调派一下人手过来,另外我们还需要大量的照明设备,夜视设备、武器附件和车辆,还有让外面的人加强防御,我们静待天亮,有事情天亮之后再说。”吉德一边说一边看向比特,见父亲没反应就继续说道,“既然不知道生了什么我们就按兵不动,其余的事天亮之后再解决。”

对于他的安排所有人都没有异议,就连比特都挑不出什么毛病,虽然安格尔对此很不服气,但他也不得不在心里承认吉德的安排非常到位,自己挑不出什么不足,最后他只能加了一句:“叫人送一些咖啡和点心过来,今晚我们要在这里过夜。??. `”

人被派了出去,但他们只能骑上晨练的自行车,因为所有的汽车都无法启动,十几个人被6续派了出去,但比特的感觉却越来越不好,如果这是一次敌人有预谋的袭击那这些被派出去的人恐怕根本没机会走太远,尽管现在还无法确定是不是真的有人对他们动了攻击,但在天亮之前他们还是小心为妙,现在他们几乎已经失去了抵抗力,所有监控设备失灵,武器附件失灵,通信系统失灵,他们几乎已经变得又聋又瞎。

半个小时后有人进来报告,被派出去的人中有四个人的尸体被丢在了大门口。

比特叹了口气,最不想生的事情还是生了,现在可以确定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袭击,敌人就在外面,但为什么还没进攻?难道他们在玩儿猫和老鼠的游戏吗?

“该死的,我们要反击!”鲍里斯大声的咆哮着,“我们华莱斯家族不是软柿子,不是一碟小菜,不是谁都能摆布的。”

“反击?像谁反击?敌人在哪里?”比特反问道。

“这……”鲍里斯一下被问得哑口无言,“我想华龙帮的可能性比较大,不反击我该怎么办?就这么等着?敌人就在外面,他们不进来我们就不理吗?”

“他们为什么不进来?”吉德若有所思的问道。

“我他妈怎么知道?”鲍里斯大怒。

“现在我们外面有接近两百人的防御力量,但已经没有了任何夜战设备,他们还不进来的话就是因为他们顾及我们充足的人手,所以……”吉德眼睛一亮,“如果不是在和我们玩儿游戏就是因为他们不足,对,肯定是这样。”

“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是在耍我们?”安格尔不以为然地说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他们人手不足?”

“证据我没有。”吉德不紧不慢的说道,“不过,你想一想,还有几个小时天就亮了,那时候他们仅有的优势也就不存在了,如果他们人手足够的话为什么不趁着刚才断电的瞬间对我们动进攻?那时候的成功机率最大,为什么到现在不动手呢?因为我们人多,多到就算没有夜战设备他们都无法应付的地步。”

“吉德说得对。”比特睁开眼睛,“敌人应该不多,他们可能是在等候机会,也可能是在利用杀人的手段等我们内部瓦解,但这种可能性不大,天亮之后我们将完全扭转被动的局面,所以敌人不可能是在等待我们内部瓦解,他们应该是在等待机会,或者,他们是在等待援兵,这是最糟糕的一种可能,也是最可能生的。”

安格尔摇了摇头,他并不同意老头子的看法:“援兵?敌人先来断了我们的电然后不进来,在外面不许我们出去,再等待援兵的到来……这不合理,如果真是这样那敌人干了一件既聪明又愚蠢的事情,他们错过了对我们下手的最佳时机。”

“不管敌人在干什么,我现在最关心的是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真的等着天亮吧?”雷切尔说道。

“对,我们不能坐以待不,要行动起来,但需要谨慎,不能让敌人有机可乘。”吉德点头,“先我们必须联系外界,其次我们要加强警戒,保证敌人无法进来。”

“说得轻松,怎么联系?你出去试试!”安格尔翻着白眼说道。

“所以才要想办法。”吉德也不生气,“派人出去并非是不可行的办法,虽然敌人之所以将尸体丢在大门口就是在告诉我们不要试图离开山庄,不过大家别忘了,山庄很大,如果敌人真的人手不足的话那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对我们形成绝对的包围,也就是说他们无法监控我们所有的地方,我们可以尝试派人从不同方向离开山庄,哪怕有一人能出去,我们就成功了。”

“是个办法,虽然不高明,但很管用。”鲍里斯大力的点着头,“不过这样会牺牲一些人的性命,这和赌博无异。”

“生存本来就是一场赌博,按照吉德的意思去办吧。”比特拍板。

“第二个问题就是加强防御,我们已经调整了警卫部署,防御完全回缩到中央建筑,也就是我们所在的这栋房子,敌人要进来应该并不容易,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不够安全,所以我打算命人在周围点起火把,照亮四周的环境,让敌人根本就没机会潜入,这件事迫在眉睫,必须马上进行,四周太黑了,敌人随时都有可能潜入。”

“那还等什么,马上叫人去做。”比特道。

“我的花园完了。”鲍里斯一脸心疼地说道。

“叔叔,花园我会尽量为您保留下来,这个不必担心。”吉德微笑着说道。

“好孩子,真是叔叔的好孩子。”鲍里斯大喜。

吉德立即安排人手分头行动,先他派遣了接二十人从不同方向尝试的离开山庄,其次在这栋建筑周围点燃大堆的篝火将四周照的雪亮。

安排妥当之后吉德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是在布置好之前敌人没有动进攻。

“接下来呢?”安格尔问。

“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等待明天的太阳升起,如果在这之前敌人无法攻破我们的防御那他们就输了。”

半个小时之后手下人报告,又有六具尸体被仍在了大门口,对此吉德并不在意,他说,这么多人一起从不同方向出去求援不可能一个都跑不出去,所以,敌人只是在和他们玩儿心理战,让他们放弃求救的念头罢了。

又过了大约二十分钟,一辆残破的汽车缓缓驶向山庄,大门口的几名守卫全部端起了手里的枪,经过吉德的调整他们换都换上了通用机枪,目的就是为了保证火力优势,如果敌人再来丢尸体太久以个齐射过去将敌人干掉。

车辆越来越近守门的几个人中终于有人忍不住的喊道:“停车,否则我们开枪了。”

“别开枪,是我。”车窗里有人身手出来喊道。

“是巴布!是的,是巴布,我的老天,你还活着。”守门的几个人中有人认出了来人是第一批从别墅出去的人中的一个,谁也没想到他居然没死。

“对,是我,快去报告就说希恩华莱斯先生回来了鲍里斯的小儿子。”

“这车是怎么回事?”守卫赶紧打开大门放他进来,等他走进了才现巴布已经受了不轻的伤,胸前全都是鲜血。

“希恩先生……”巴布指了指后座,几名保镖靠上去一看几乎全都吐了,希恩浑身上下全都是密密麻麻的口子,车座下面已经积满了厚厚的一层鲜血,除了一颗头颅还能辨认出是希恩之外里浑身上下全部血肉模糊,场面恐怖的让这些究竟沙场的黑社会都心有余悸。

“我在路上遇到希恩先生的车。”巴布趴在方向盘上,状态很不好,“当时希恩先生还很清醒,我就把车开回来,但路上遭遇了袭击,有人不断地向车辆扫射,我只好加冲过来,但车好像出了问题,所以只能低行驶,才耽搁了这么久,快去通知鲍里斯先生,还有,叫医生……”

巴布的状态越来越差,最后直接晕倒在驾驶位上。

“把车开到防御圈里去,在这里不安全。”有人提议。

其他人也觉得这话说的有道理,于是他们将巴布推到副驾驶位置上,但谁来开车成了难题,车里的情况太血腥了,没人愿意进去,后来他们只能以抽签的方式选了一个人。

防御圈四周全都是大堆的篝火,就连远处的几棵大树都照的清清楚楚,所以就算哪有敌人靠近也逃不过守在附近的大量的武装警卫的眼睛,他们抱着枪半圆形的矮墙后面密切的注视着四周的动向,这他们今晚防御的唯一一道防线。

“我的希恩在哪?”鲍里斯狂奔着从里面冲出来,当他看到车里的情形时直接就晕了过去,后面赶到的其他人见了之后也值周眉头,场面太血腥了。

“赶快救人。”安格尔招呼着赶来的几名私人医生道。

“还有救吗?”雷切尔关切的问趴在车里检查伤势的医生,这毕竟是他的亲弟弟。

“情况不太妙,不过还有呼吸。”一声一脸担忧的说道,“非常麻烦的一件事就是他被固定在了车座上,虽然只是几根铁丝,但离心脏很近,如果处理不好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那我们该怎么办?”安格尔在一边年抽着烟问,说实话他并不关系这个花花公子表弟,之所以希望他能活下来就是因为向从他嘴里知道到底是谁干的,这关乎华莱斯家族的名誉。

“我们尝试将他和车座分离,如果做的及时希恩或许还有救。”医生带上手套说道。

“怎么会这样?”吉德从里面走出来,刚才他去检查了一下防御部署,所以来的比较晚。

“到底是他妈谁干的。”雷切尔咬着牙,“一定是华龙帮,李宏,我不会放过你。”

“放心,不管是谁,我们会为他报仇的。”吉德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

“把巴布弄醒,我要知道到底生了什么!”雷切尔咬牙切齿地说道。

“巴布在路上现这辆车的,据他昏迷之前说希恩先生当时还很清醒。”那名将车开进来的保镖说道。

“半路上?”吉德皱了皱眉,“有点奇怪。”

“怎么了?”安格尔看着他,“仇家故意将他送回来恶心我们,这有什么奇怪的?”

“不……”吉德摇了摇头,“没那么简单。”突然,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又问那名保镖,“你们检查车辆了吗?”

“检查车辆?”保镖一愣,“这倒没有,当时他们两个情况都很糟糕,我们没来得及……”

“该死,大家退后!”吉德一边大喊着一边往后退。

所有人都没明白他什么意思,就在他们想问个清楚的时候汽车突然生了爆炸,剧烈的爆炸将中央建筑的四分之一炸毁,以爆炸的汽车为中心形成了一个直径近十米的大坑,冲击波将三十米意外的房屋门窗打了个粉碎,就连碗口粗的小树都被扯成数截,爆炸当中吉德、鲍里斯、安格尔、雷切尔还有半死不活的希恩,以及巴布和附近的十几名保镖全都被炸成了碎片,爆炸的汽车零件被抛洒到方圆数百米范围内很大一片区域。五十几米外的那几个大树上幽灵将起爆器塞进口袋,然后用小指掏了掏还在嗡嗡作响的耳朵低声说道:“任务完成,除了比特华莱斯之外主要人物全部阵亡。”耳机里传来山狼的声音:“收到,任务完成,尽快归队,我们走!”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