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67、浪漫之夜(01)

167、浪漫之夜(01)


                重拳一直盯着屏幕不说话,从医院的监控画面上看,里面已经乱作一团,非工作人员全部被疏散,大量的医护涌向事地点,废墟里烟尘弥漫,上一层的楼板都被炸穿了,在不确定是否有继续爆炸或者塌方危险的情况下很多勇敢的进入废墟救人,很快一具具尸体被抬了出来,直到木乃伊被运出来重拳这才松了一口气:“完蛋了。?.??` .”

“都盖上白布了还不完蛋?除非他有乌龟壳,否则肯定会被砸死,我设置的炸弹绝对不会有问题。”玛丽从后座钻到副驾驶,“这下可以走了吧?”

“走,回去!”重拳动汽车,没走多远他们就遇到了呼啸的警车和消防车。

重拳将车靠边,让过警车和消防车:“反应迟钝。”

“例行公事,不来不行,来了也帮不上什么忙,黑帮地盘不比平民区,警察也不敢过多干预,特别是华莱斯家族这种背景深厚的帮会,警察也只是去看看,起不到什么作用。”玛丽修着指甲说道。

“在墨西哥警察是最没有前途和安全保障的职业。”车队过去之后重拳重新上路。

“当然不是,黑帮分子才是最没有安全保障的职业,从我们到这里到现在华龙帮、恶狼帮、华莱斯家族已经损失了多少人?至少有几十人在火拼中死于非命了吧?”

“帮会!”重拳摇了摇头,他想起了旧上海早年间的青洪帮,那真是枭雄辈出的年代,斧头帮在街上砍人是常有的事儿,而现在的治安环境比旧社会要好上百倍,虽然不至于夜不闭户,但总体来讲还是不错的,和墨西哥的帮会枪战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其实帮会之间相安无事的时候也没这么多危险,平时大家各自呆在各自的地盘里,各自过各自的小日子,城市就安稳的多。”玛丽看着外面的街景道,“不管怎么讲这里也比伊拉克和阿富汗安全,那些地方才是人间地狱。”

“战争的残酷远不是处于和平年代的人能体会到的,征战沙场是大多数男人的梦想,但又有多少人真正明白梦想和现实的差距呢?当一个人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才能明白活着有多可贵,但又有多少人在面对死亡之后还有在重来的机会呢?”重拳颇为感慨的说道。

“你厌倦了?”玛丽很敏锐的问道。

“厌倦?这是可以选择的吗?”重拳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当然,选择有很多种。”玛丽看着前方,“至少你可以选择相对平静的生活,这几年你的钱也该赚的差不多了,你可以随时退出。”

“是吗?退出之后干什么?”重拳有些失神的问道。

“做个农场主,或者做个猎人,也可以开个林场,总之要远离城市,过自由自在的生活,没有繁闹的人群,没有震耳欲聋的战场,只有纯正的自然。”玛丽说的悠然神往。

“我的愿望是在法国买一栋庄园,开一家葡萄酒厂,每天和自己酿制的葡萄酒。”重拳道,“可以带着自己的孩子在葡萄园捉迷藏,冬天躲在壁炉旁给他们讲故事……”

“你倒是挺会享受。”玛丽羡慕的看着他,“那我买下一栋在普罗旺斯的庄园,你愿不愿意过来帮我打理葡萄园和葡萄酒厂?”

话说到这已经在明了不过了,只要不是傻子都明白她的意思,但重拳只是轻轻的笑了笑:“我无法给你任何承诺,我的未来是无法掌控的。?.?`”

玛丽也不生气:“那就要看你是否想掌控了,我的邀请长期有效,葡萄园给你留着,不会请别人打理,你可以随时来。”

“希望有那么一天。”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目的,重拳将车停进地下车库,这个地方很别扭,因为公寓式别墅附近没有大型停车场,长时间停车只能到隔街的地下停车场,所以在很多时候都不太方便,但这也有好处,可以借助停车的机会观察一下是否有人跟踪。

玛丽下了车围着车绕了一圈,从后轮毂上取下一个东西:“看来我还真的被人盯上了,敌人很聪明,知道跟踪会被我们现,所以用了定位设备,步枪射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下的手。”

“妈的,我们不能直接回去了。”重拳将刚打开的车门又关上对玛丽道,“上车。”

“去哪?”玛丽重新做到副驾驶。

“兜风。”重拳开车出库,沿着接到向前开,同时联系山狼。

“山狼,我们被定位,不能回藏身地,完毕。”重拳有些郁闷的说道。

山狼的表现倒是比较平静,只是简单的给他们提了两个要求:“带他们走远点,你们的粗心增加了我们百分之三十的暴露风险,我不管你们怎么做,想办法修补这个错误。”“是,我们会搞定这条尾巴。”重拳将车开出停车场然后问一边的玛丽,“我们带的家伙够不够?”“那就得看他们来多少人了,人少我们手里的轻武器就够应付的,人多就没办法了。”玛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随身武器,“弹药还算充足,后备箱还有一支m41和一支g36c,手雷若干,应该不成问题。”

“好,给他们点儿颜色看看。”重拳开着车向城东开去,那边人群相对比较稀疏,方便动手。

“选择什么地方?”玛丽不知道他要去哪。

“还没想好,找个方便动手的地方!”重拳一边开车一边观察四周的情况,最后他选择了一条又窄又的巷道,“这个地方不错,够长,弯道够多,车辆无法掉头,想跑都没那么容易。”

“怎么干?”玛丽拿出枪。

“我在前面偷袭,你守住后面,别放任何人出去。”重拳从后备箱里取出武器,“保持联系,注意安全!”

玛丽将自己的包装满弹药:“明白,我们缺乏重武器,你也要注意安全。”

重拳点了点头取出兜里的定位器看了看:“还真没注意,在哪中的招呢?”他一边想着事情一边开着车往巷道里面走。

巷道是条单行路,非常的长,足有一公里多,扭曲回环,一眼望不到头,不太宽,一侧是停车位另一侧是行车道,只能容纳一辆车通过,他将定位器扔进转角处的一个垃圾桶,然后将车向前开了一段停下,在附近转了一圈之后车沿着一侧的楼梯上了二楼的缓台,坐在边上盯着下面的情况。

“就位。”重拳点上一支烟对着麦克说道。

“看到了你,我在你九点钟方向二楼窗口,距离三十。”

重拳顺着她的指引望去,看见玛丽正在向他招手,靓丽的身影让他一阵走神。?.??`

重拳一边抽着烟一边将武器弹药摆在身边的平台上,这次他们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带上重武器,所以最大威力的只有四枚手雷,每个人也只有六个卡宾枪弹夹和四个微型冲锋枪弹夹可消耗,虽然不多,但打一场阻击战也足够了,两人的位置可以完全控制下面的巷道,而且居高临下,完全可以打敌人个措手不及。

就这么等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就在重拳以为敌人不会来的时候玛丽那边先现了情况:“注意,来了三辆车,他们度很慢,应该是找什么。”

重拳转头望去正看见三辆黑色轿车进入他是视野:“看到了,先确认身份再说。”

“能看见副驾驶的人拿着设备。”

经她提醒重拳果然看见第一辆车上坐在副驾驶位置的人手里拿着一个东西,正不停的抬头低头,应该是在确认位置。“找不到了吧?”重拳得意的说道,他将定位器丢尽了垃圾桶,而车却在稍远一点的路边,敌人应该是觉得接近信号射位置,但却看不到车辆。“动手吧。”重拳举起手里的m41瞄准驾驶位置就是一个三连射,尽管他的枪正处于连状态,但对他来说控制手指的力量完全可以打出单或者三连射,根本不用去管快慢机。

子弹穿透挡风玻璃将司机的脑袋打掉了一半,车里的人顿时慌乱,副驾驶的那个反应很快,立即丢下设备,俯身一手按住油门一手抓住方向盘准备冲过去。

重拳当然不会让他这么容易的逃掉,一颗手雷丢下去直接将车炸翻,道路完全被堵死。

后面的玛丽也已经将断后的敌人车辆轮胎打爆,原本准备倒车出去的轿车失控,一头扎进了路边的车缝隙出不来,玛丽对着车顶一口气将枪里的子弹打光,车顶变成了筛子,估计里面的人也好不到哪去,不过玛丽并不甘心,而是又扔了两枚手雷过去,直接将汽车炸成了废铁。

中间轿车上的人见前后都被堵死立即下车一边开枪还击一边找掩体,但他们运气不好的是这里除了路边停着的一些车辆之外根本找不大什么有效的遮挡物。

重拳盯着缩进车辆缝隙的两名敌人一边更换打空的弹夹一边说道:“这他娘的就是单方屠杀,没什么作战技巧可言。”

“如果你愿意,可以把他们放出去然后逐一追杀。”玛丽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撤离,剩下的两名敌人已经不足为惧,重拳完全可以对付。

“那多浪费时间。”重拳举起枪瞄准敌人躲藏汽车的油箱开了一枪,子弹在上面钻了个洞,汽油撒了一地,“你肯定没玩儿过一个游戏。”

玛丽已经从楼上下来,她一边走一边问:“什么?”

“火烧藤甲兵!”说着重拳又对着撒落燃油旁边的地面开了一枪,子弹打在坚硬的地面上擦出一大片火花,汽油被点燃,蓝色的火苗沿着油迹直接扑向了汽车的油箱。

“轰……”油箱爆炸,汽车翻了个筋斗将正准备逃跑的一名敌人直接压在了下面。

另一名敌人仍然一边开枪射击一边借助停在路边车辆掩护向后退,他已经被重拳逼得手忙脚乱,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这边,却没注意到玛丽在后面走了上来。

“嘭嘭……”玛丽对着仍然不断后退的敌人就是两枪,“你这是浪费子弹。”经过尸体的时候她又对着还在抽搐的尸体补了一枪。

“这是给你个机会表现。”重拳收起自己的武器下了缓台,“任务完成,回去吃饭。”从开始到结束,整个战斗过程只用了十分不钟,他们就干掉了十一名敌人。“不如出去吃。”玛丽将g36c塞进后备箱,“怎么样?有没有想法?”

“出去吃?”重拳动汽车,“去哪?”

“让我想想。”玛丽嘟着嘴想了半天,“没主意,转转再说。”

“最好和山狼打个招呼。”重拳道。

玛丽点了点头:“有这个必要,你先问问,如果那边没有任务就说我们晚一点回去。”

重拳联系了山狼,那边没什么事儿,所有人都处于待命状态,重拳找个了借口说晚点回去山狼也没反对。

“这下放心了吧?”玛丽得意的说道。

“好吧,不过不要耽搁太久,否则回去可能会挨骂。”重拳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同意了。

“当然。”玛丽满心欢喜。

没多久车子停在了一架法国餐馆附近。

“这里?”重拳用怀疑的目光看着玛丽。

“怎么?”玛丽不以为然地说道。

“就穿这个?”重拳指着身上的运动服和脚上的运动鞋,“能进得去门才怪。”

“这不是问题。”玛丽从后面取出一套西装丢给他,“我早有准备。”

“原来你早有预谋。”重拳无奈的看着她。

“当然不是,出来的时候采购服装做了两手准备,都是为了进入医院做身份掩护,所以多准备了一套应急方案。”玛丽取出一套晚礼服在后座换起来,仍然对重拳好不避讳,重拳依然面色平静内心火热。“看什么看?换衣服!”玛丽见他呆瞪了他一眼。“yes,mdm。”重拳无奈的开始换衣服。

几分钟后一对青年男女下了车,衣着光鲜亮丽,美女耀眼夺目,男人身材挺拔,虽然说不上十分帅气但也棱角分明。

“感觉怎么样?”玛丽帮重拳拉了拉领带。

“感觉?”重拳扭了扭被束缚的脖子,“感觉有点怪!”

“别废话了,走。”玛丽挽住他的胳膊,两人走向了餐馆。

这顿饭吃得气氛非常融洽,加入“黑血”以来重拳还是第一次如此安静的吃一顿饭,柔和光线和音乐让他感觉很放松,特别是在经历了一天的忙碌之后,这种感觉的确不错。

“怎么样?多久没来这种地方了?”玛丽喝着香槟问重拳。

“大概……”重拳思索了片刻,他也想不起上次来高级场所是什么时候,“至少有一年多了。”

“如果这是在自己家就更好了。”玛丽看着附近的布景说道。

“我的家可没这么浪漫。”重拳挠挠头,“中国式的家庭是你不能理解的,亲情分为更浓烈,二人世界不是没有,但没你想像的那么好。”

“至少我们可以在庄园里布置一次浪漫的晚宴!”

“等有了庄园再说吧。”重拳的话有些煞风景。

“你为什么做雇佣兵?”重拳问道,对于玛丽他了解的并不透彻。

“因为我父亲是雇佣兵,他把我带入了这个行业,虽然他不希望我加入,但这是我的选择,也是我的自由。”

“哦?”重拳有些意外,“真没想到是出于这个原因。”

“对,我父亲影响了我的一生,他和任护士团队长是好友,我是单亲,从小寄养在护士团的驻地,耳濡目染我就接受了这个职业。”玛丽有些出神地看着桌上的蜡烛,“那个时候护士团还叫守护天使,我还是比较喜欢老名字。”

“那你父亲呢?”重拳问。

“他已经失踪很多年了,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到底还在不在这个世界上。”玛丽有些出神的说道,“我十五岁加入护士团,第二年他就失踪了。”

“对不起。”重拳道歉。

“没关系。”玛丽轻笑,“反正都过去了。”

“吃东西吧!”重拳感觉气氛有些沉重。

“你又为什么加入黑血?”玛丽问。

“为了……”重拳想了想,“战斗。”

“战斗?”玛丽不解的看着他。

“属于男人的战斗,和军人的使命。”重拳很正式的说道。

“就这些?”玛丽不信。

“就这些!”重拳点了点头。

“那赚钱呢?这不是每个雇佣兵的最终目的吗?”

“酬劳只是附加品,这是工作,当然需要酬劳,但酬劳却不是最主要的,我不喜欢战争,但我离不开战争,我讨厌杀戮,但无法回避杀戮,这就是人生,这就是无奈,这就使命的代价。”重拳一脸的无奈,“在战斗中成长,在杀戮中麻木,可以麻木,可以无奈,但是不可以忘记自己的使命。”

“好深奥。”玛丽不懂重拳的意思,不过她能看得出重拳比表面上难琢磨的多。

“没什么深奥的,只是无奈的一种表现。”重拳耸了耸肩。

这一餐他们吃了将近两个小时,交谈中彼此加深了解,离开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街上的人不多,车也不多,两人慢慢地走自己的车。

“今晚过的真高兴。”玛丽道。

“是吗?”重拳有些心不在焉。

“当然,好久没这么轻松了。”玛丽认真地说道,“谢谢。”

“不客气。”就在两人走到车前准备上车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声低喝:“不许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