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60、恶狼末日(04)

160、恶狼末日(04)


                敌人的一番话让所有人心里都一沉,如果他说的没错那幽灵真的会凶多吉少。? ?.??` .

“幽灵,狮鹫呼叫,听到请回话。”狮鹫立即联系幽灵,但半天都没反应。

山狼的眉毛抖了一下,他转头对重拳道:“去看看。”

“幽灵,幽灵,听到请回话。”山狼一边跑焦急的通过通话器呼叫着,可是那边还是没有回应。

“他已经死了。”敌人冷哼着说道。

“别得意,地雷爆炸不代表人死了。”山狼盯着地上的敌人问道,“说说你的来历。”

“哈哈,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敌人躺在地上大笑,尽管身上疼得要命,但他的确是在大笑,只是笑容中充满了绝望。

“好,我们换个方式。”山狼一脚踹在他的小腿上,“嘎巴”一声脆响,他的腿骨被踩断,小腿弯曲将近九十度。

“啊……”那家伙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替他止血,我们需要一个活口。”山狼走到一边。军医走过来开始给俘虏处理伤口。

“这边还有个活的。”赌徒踩着一名还能移动的敌人说道。

“留他一条命,一起带走。”山狼盯着地雷爆炸的方向继续说道,“从这向北2。5公里有一条公路,莽汉、树妖,去搞两台交通工具。”

“是。”两人立即出。

“杀了我。”俘虏醒过来的第一个要求就是求死。“你叫什么?”山狼看着远方问道。“可以叫我t。”俘虏满脸豆大的汗珠,断骨之痛不是什么人都能忍受的。“t?”山狼点了点头,“好吧,我叫山狼,现在我们算认识了。”“我知道,你们是黑血雇佣军的主力。”t任由军医给他处理伤口,他已经豁出去了,反正早晚都是个死。

“哦。”山狼并不觉得意外,李宏身边有内奸,他们到来肯定已经暗地里被泄露了出去,这才能说通为什么他们在利用伪装的李家亲人身份四处活动的时候没遭到袭击,敌人应是不想在他们身上浪费兵力,也制造一个放弃对李家人攻击的假象,虽然针对李莉莎的偷袭行动中俘虏的皮特以李家侄子称呼幽灵和重拳,但这只能说明恶狼帮的高层并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太多人,很可能是对李家内部隐藏内奸的一种保护。“看来看来你们有准确的情报来源。”山狼不紧不慢的说道。“当然,别把我们想得一无是处。”t冷笑这说,“虽然我们战败了,但不代表这次行动失败。”“什么屁行动?你们已经死光了,这就是失败,你无法改变的实时。”山狼蹲下身看着他,“别拿你们故意诱惑我们离开李家说事儿,就算我们不在,李家也会有数百帮众的保护,你们是没有能力攻进去的。”“哼。”t冷笑,“我说过,别把我们看得一无是处,只要你们这些绊脚石不再,我们的人就有办法对付李家。”“我们还有人留守的,你别得意。”山狼点上一支烟塞进t的嘴里,“现在我会优待你,但你别抱什么希望。”t吸了口咽:“落在你们手里我没打算活,你别以为留在李家的巨人、光还有那些娘们有什么作为,我们对你的人了如指掌。”山狼皱了皱眉,事情比他想像的更糟糕,看来李家的间隙已经将李家和他们的详细情报都头颅给了恶狼帮。“引你们出城就是为了分散你们的兵力,进山却是为了让你们无法和李家联系,现在离开城市太远了就算你们知道上当也来不及赶回去。”t非常得意的说道。“嗯,计划非常周详。”山狼点了点头。??.?`“难道你不着急吗?”t有些奇怪地看着山狼,“你的手下和几个美女很可能已经死了。”“死亡只是告别雇佣兵生涯的一种方式,这算不得什么。”山狼站起身,“就像你,早就做好了战死的准备,不同的是死在战场上还是死在对手手里。”“说的没错,但我总觉得你的反应有些平淡。”t一脸的虚汗,但他还是忍着身上的剧痛继续和山狼交谈,他希望看到山狼焦急的表情,这能让他在心理上得到一些满足感。“你希望我气急败坏是吗?”山狼看着t,军医已经将他的伤口包扎的差不多。“看来你很冷血,不在乎手下人的生死。”t开始挑拨。

“哈哈。”山狼笑了。“哈哈……”其他人也都笑了。“你觉得这些挑拨离间的话有用吗?”山狼盯着t,“这不是漠视生命,而是对我的人有信心,他们有能力化解遇到的危机。”

“这次恐怕不行,我们已经算到你们会派人留守,所以做了充分的准备,一支军队和数百帮众同时偷袭李家,你觉得这个实力不够威胁李家的存在吗?”“我不相信你们有这种能力。”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山狼心里隐隐觉得事情可能在出他预料的方向展。“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有种无力感?”t有些得意。“是吗?”山狼不置可否的回了一句。“赶紧回去看看你们的李帮主吧,万一他还活着着!”t非常可恶的说道。

“他肯定活着,这个你不用担心,不单他或者,还包括他的家人和我的手下在内的所有人都活着。”山狼淡淡地说道。

“不用安慰自己,要面对现实,就像我,从落在你们手里我已经豁出去了,你们怎么折磨我都不会说,你们也该明白,心存侥幸是一种很傻的想法。”

“当然不是。”山狼看他的伤势已经处理的差不多就又蹲下来盯着他,“实话告诉你,李帮主根本不在大宅,你们动手的时候他的家人也早就走了,而在我们离开之后我的人也离开了大宅去了新的地点,所有的可能我都已经考虑到,你们的整个计划全都落空了……”

原来在大战之前山狼早就考虑到了能恩出现的一些情况,所以他请李宏躲一躲,李家人也一起跟着离开,毕竟外界都知道李宏最近一直住在老宅,这个目标太大了。

其实在山狼做准备工作的时候就已经在挣得李宏同意之后秘密的屏蔽了李家的手机信号,因为他充分考虑过,如果内部有人向外通风报信,那他唯一可以使用的就是手机,在进行人员安排以及行动部署的时候这一切都有可能被李家的内奸透漏出去,所以山狼用了这个办法,李宏对此也不反对,因为一切都是为保护他和他的家人,当晚在趁着频繁人马调动的时候山狼暗地里将李宏和他的家人乔装之后运出了李家,而这件事除了他和李家的几个亲信之外没人知道,包括在李家居住负责保卫的华龙帮帮众。

李宏离开的时候山狼同样对车辆上的通信进行了干扰,这个不难,只要带上一台干扰设备就足够了,这东西体积又不大,可以屏蔽两公里内的任何电子信号,用起来很方便,毕竟他们在短时间内还查不出内奸是谁,这是最简单也最有效的办法。

同时他也很好的利用了这个机会,在李宏离开之后他故意让光将李家的屏蔽解除了一段时间,同时监听这段时间内在李家出去的所有通信内容,如果内奸是知道李宏离开并且留在李家的几个人那他们就可以轻易地将其找出来,但他们并没有有在这段时间现李家有什么人向外泄露消息,所以他这一举动排除了留守在李家的那部分人,而一直处于干扰状态的跟着李宏撤走的亲信就变成了最值得怀疑的人,范围一下自缩小了很多,当然这也只是怀疑,在那名内奸没露出马脚之前他们无法准确的将他揪出来。 这是个一箭双雕的计策,就算当晚李家不会遭遇偷袭那他们也可以借机对李家的人进行排查,所以出于这些原因李宏才算勉强接受了山狼的建议,见他还在有些犹豫山狼告诉他,他离开之后大宅是否失守是另一码事,这只是个以防万一的办法,不管敌人来多少人,不管敌人使用什么武器,都没关系,他们可以在这里放手一搏,就算白忙了一晚上他们至少能缩小内奸的范围,最终李宏还是同意了,并且很配合的服从山狼的安排,包括对手机信号的屏蔽。??.?`所以山狼在从t口中得知在他们走后李家真的遭遇第二轮偷袭的时候他并没有太多惊讶,因为李宏早就不在那里,不管李家是否被夷为平地都没关系,李宏的家人现在是安全的,自己的手下也不会有他大的危险。“这不可能。”t不相信的摇着头,他有些疯狂的说道,“怎么可能,你们根本不知道我们的计划,怎么可能会生这样事儿,我不相信,不相信。”

“没关系,回去之后你就知道了。”山狼冷笑。

就在这时候耳机里传来重拳的声音:“山狼,我是重拳,幽灵经找到,他很安全,刚才为了静心排雷他关闭了通信系统,这小子真欠揍,回去我要好好修理他。”

“对不起各位,脱险之后我将地雷引爆了,而且忘记了开启通信设备,我道歉,让大家担心了。”幽灵的声音也钻了进来。

“,你小子,真欠揍,白让我这么担心。”赌徒大骂。“回来就好。”狮鹫平静如水的说道。“欢迎回来。”军医一边给t处理伤口一边说道。

“你小子,真不让人省心,我们都以为你被那变态的地雷炸死了。”山狼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就那点小伎俩也拿来对付我?自不量力,别忘了我当年可是在缅甸的雷区里流浪,什么地雷没见过。”幽灵哼了一声说道。山狼转回头看着目瞪口呆t:“怎么样?你的地雷也失效了。”t早已从山狼他们的对话中听明白了怎么回事儿,用一种很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山狼:“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那可是我精心改造的地雷,我不相信,不相信……”山狼摇了摇头:“没关系,他很快就到,你可以亲眼看到他会毫无损的出现在你的面前。”很快幽灵和重拳返回,幽灵上去就是一脚踢在t的脸上:“妈的,毁了我一双军靴。”原来他在排雷的时候现地雷经过改装,排起来非常的麻烦,而且要冒着很大的风险,所以他用个很简单的办法,就是脱掉军靴然后将身边一块足有六七十斤中的大石头将靴子和地雷一起压住,保证地雷无法爆炸,这才顺利脱身,然后开了几枪将附近的地雷引爆,因为是连环雷才出现了连续的爆炸。然后他才从背囊里取出备用的军靴换上。t吐出嘴里被踢掉的牙齿得意的大笑着说道:“原来你没排除我的地雷,只是找个办法逃脱。”“哼。”幽灵冷笑,“别自以为是了,你的地雷只是做了个隐藏的双引信,然后又做了个假的引信迷惑别人而已。”“你怎么知道?”t惊异地看着幽灵。“小伎俩,不值一提,这种办法我在十年前就见过。”幽灵很不屑的说道。“吹牛。”t不相信的看着他,然后嘲弄的说道,“十年前你断奶了吗?”“十年前我杀的人不比你现在杀的少。”幽灵突然阴起脸,表情异常的恐怖,满脸的杀气让t不自觉的一阵哆嗦,虽然他不知道幽灵说的是不是真的,但至他能肯定少幽灵杀过的人不再少数,因为这股杀气不是一般人能散出来的,只有杀人如麻的人才能有散出这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气势。“你是个魔鬼。”t心有余悸的说道。

“说得对。”幽灵轻蔑的笑了笑,“和我相比,你连小鬼都算不上。”“好了,我们该走了,让他睡觉。”山狼对军医说道。“这个简单。”军医拿出麻醉剂扎进t的脖子。“别想……别想从我,我嘴里……得到……”话还没说完t就进入了昏迷状态。“赌徒,重拳,你们背上俘虏,我们走。”山狼看了看表,“如果想吃午饭我们就得在中午之前赶回去。”“背俘虏的能不能吃双份?”赌徒将装备交给狮鹫直接扛起了t。

“如果你的胃够大吃多少都没人管。”重拳扛起另一名俘虏,“这两个人能活到回去吗?”

“我打赌他们死不了,一百块,有没有兴趣?”赌徒又犯病了。“你还是赌一赌枫叶的胸围吧!”重拳说道。“可以,我赌她的胸围是36c。”赌徒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不是又偷了人家的胸罩吧?”幽灵问道。

“去你的,我可没那癖好,上次只是和重拳开个玩笑。”赌徒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不过我的眼里向来不错,这个还没看走眼过。”

“是泡妞太多积累的经验吧?”狮鹫一针见血的说道,“我现你看别的好像没什么准确性可言。”

“嘿……不要把我说的像个色狼好不好!”赌徒开始抗议。

“你本来就是。”重拳笑着说道。

“别把我说的那么不堪。”赌徒一本正经起来,“美人、美酒、美食,我平生的三大爱好,美人排在第一位不代表我多好色,只能能说明我很懂得审美。”

“好色和爱美用在女人身上是一回事,只是好不好听罢了。”狮鹫说的很有哲理。

“这个我同意。”重拳道,“但我还是觉得赌徒是好色,不是爱美。”

“你不好色。”赌徒没好气的说道。

“你觉得我好色吗?”重拳反问。

赌徒一时语塞,的确他还真没法说重拳好色,因为玛丽那妞算是人间极品了,但重拳就是不为所动,他想了半天才说道:“你是不懂审美;对了,你不是同性恋吧?”

“你大爷。”重拳直接用中文骂道。

“什么意思?”赌徒没懂,也没想到重拳会骂他。

“听不懂算了。”重拳摇了摇头。“他什么意思?”赌徒不甘心,又去问幽灵。幽灵笑了笑:“大概的意思是,yourubsp; “又是这句,我说过,我叔叔不是同性恋。”赌徒自言自语地说道。

“看来这鸟人真不懂。”幽灵摇了摇头用中文说。

重拳道:“这种脏话一般老外都没法理解。”“你们能不能说英语,法语也可以,别用最我最不擅长的中文好不好?”赌徒有些不满的说道。“,you!”重拳很直接的说道。

众人很快到了公路,树妖和莽汉已经搞来了车。

“抢劫?”幽灵问。

“是借用。”树妖纠正道。

“都一样。”幽灵上车。

“不用抢,我站在路中间他们就自动停车然后下车跑了。”

“你要不拿枪估计人家会直接把你撞死。”幽灵从储物格翻出几块口香糖闻了闻又丢了回去。

“快走快走,回去吃东西,我快饿死了。”赌徒拍着车厢说道,俘虏被他丢尽了后备箱。

“走。”树妖将车开起来。

到达李家在城南的别墅时候已经快上午十一点了,李家的别墅外面到处都是华龙帮的武装人员,这一带比较偏僻,但风景非常好,是个回归大自然的好地方。

经过询问他们才知道,昨晚他晚上他们离开之后李家大宅果然遭受了袭击,一支突然出现的武装人员向李家射了数十枚火箭弹,其中包括弹径136毫米艾利克斯反坦克导弹,李家的几栋建筑几乎无一幸免,全部在疯狂的进攻中被毁于一旦,参与这次行动的敌人非常的专业化,不像恶狼帮那些乌合之众,他们分成两组一部分人吸引华龙帮的注意力,另一部分人带着重武器悄悄地从各个方向同时动进攻,几乎不到两分钟时间里就将李家的几栋建筑变成了废墟,动作之快甚至让华龙帮反应不过来。

“如果不是你考虑的周全我们李家恐怕……”李宏摇了摇头,“总之很感谢山狼先生。”的书房里李宏不断地向山狼表达谢意。

“不要客气,这是我们的职责,如果我们没有这个能力岂不是让人白花那么多钱了吗?”

“现在看来我真的是嘀咕了恶狼帮的实力。”李宏给山狼的杯子倒上茶,书房里就他们两个人,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已经完全相信山狼。

“是啊,我也没想到。”山狼点了点头,“还在保持通信屏蔽吗?”

“是的,我们一直和外界出于中断联系的状态。”李宏揉了揉太阳穴,他一夜没睡,看上去有些疲惫,“现在范围缩小了,除了我的家人就剩下六名贴身保镖、一个厨师、一个管家和三名佣人,我真想不出他们中有谁会背叛我。”

“这件事不要操之过急,我有办法。”山狼安慰他,“午饭后时候您把他们都召集起来谈一次话。”

“你打算怎么办?”李宏问。

“您就和他们这么说……”

李宏听着山狼的计划不住地点头。

午饭的时候李家人又聚在了以前,很多人还没从昨天晚上生事情中反应过来,李夫人倒是比其他人镇定的多,默默地吃着午餐,餐厅里没有一个外人。

见大家没什么情绪李宏开口道:“大家不要担心,这里也是我们的家,今后我们就住在这里,房子虽然小了点,但也足够大家居住,过一段安定下来我们在搬到其他地方。”

“爷爷,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出去自由活动?”李豪问。

“怎么?”李宏看着他。

“这个地方住着太不习惯了。”

“忍耐一下,事情很快就会过去。”

这时候山狼进来趴在李宏耳边说了几句,李宏一愣:“你确定?”山狼点了点头。

李宏皱了皱眉:“下午我要去一下码头,李豪,照顾好家里人。”

“是,您放心。”李豪点了点头,“外面不安全,你多带点人。”

“我知道了,我会走帮会地盘,很安全。”李宏放下餐具,“你们慢慢吃。”说完起身和山狼一起出去了。

“有那么严重吗?”出了餐厅李宏问。

“是的,所以需要您去码头看一下。”山狼点点头,“对了,您先见见仆人和保镖,按照我和您说的那些和他们谈谈。”李宏叹了口气:“好吧。”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