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59、恶狼末日(03)

159、恶狼末日(03)


                很快莽汉就现了敌人的踪迹,尽管敌人关闭了车灯以夜色作为掩护,但还是没能逃过莽汉那双贼眼。?. ?`

“战斗准备。”山狼开始加。

“早就准备好了。”军医打着哈欠说道,“再等下去我都该睡着了。”“一会儿你就能精神起来。”莽汉将自己的弹药袋填满,“准备开战,敌人数量和我们相当,但他们有伤员,我们优势明显。”“别大意,在战斗没结束之前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出现,敌人战斗经验丰富,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狮鹫将自己的m11o狙击步枪装上消焰器,这样在黑夜中可以很好的隐藏自己。

敌人很快就现他们又追了上来,既然跑不掉就只有背水一战了,无奈之下敌人将车开下了公路,钻进了丘陵地带,汽车在山沟里到处乱转,试图甩掉“黑血”的追击,但没多久他们就现这只是个奢望,最后他们只能弃车逃跑。

山狼带人赶到的时候已经人去车空,从地上的痕迹上判断敌人正是向着地形最复杂的丘陵方向前进,重拳检查了车辆之后直接将四个轮胎都打漏,这是为了防止敌人兜一圈之后回来才乘车逃走。

山狼挥了挥手,幽灵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这是他大显身手的时候,其余人散开队形,小心的跟在后面夜色中一队黑影沿着起伏的地形向前推进。

丘陵地带高低起伏的地势给敌人提供了许多不错的隐蔽地点,这是一次对决,这是你死我活的战斗。

一路上的战斗“黑血”已经将原本的劣势去除,现在双方人数大致相当,敌人还有几名伤员,所以“黑血”相对来说还占一些优势,但在这夜色之下的复杂环境中优势不再明显,所以胜负还是个未知数。幽灵伏在缓坡上盯着对面的动静,夜视仪中对面的一切都非常的清晰,空旷的沙土丘上除了几只仙人掌和一些枯草之外什么都没有,一排杂乱的足迹清晰的延伸到沙丘的后面,一切都显得那么安静,但不知为什么,幽灵心里总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他不算继续前进,好像前面有某种危险等着他,但他却无法从寂静的环境中分辨出到底是什么让他产生了这种感觉。不远处狮鹫悄悄的出现在一片枯草的后面,m11o的枪口缓缓的探了出去,幽灵向他打手语:“情况不明,可能有埋伏。”“收到。”狮鹫回了ok的手势。

山狼在后面了解情况之后立即派赌徒带着莽汉和军医从左翼迂回过去。

“情况不明,不要轻举妄动。”狮鹫通过喉麦提醒其他人。

“收到,继续观察。”山狼打开左臂上的电脑调出这一带的地形图开始分析敌人可能存在的位置。

“注意十一点钟方向,距离两百,沙丘左翼仙人掌右侧五米处。”狮鹫低声提醒着幽灵。

幽灵仔细盯着那个位置看了半天:“没现异常。”

“是沙地伪装,那里有一名狙击手。”狮鹫盯着那个位置,“继续寻找,如果还有其他人那肯定都在这附近。”

“我怎么看不出来?”幽灵又盯着那个位置看了半天,仍然没现什么异常。

“如果连你都能看出来那还要专业狙击手干什么?”重拳在耳机里说道。

“操。”幽灵骂了一句不再说话,而是认真地寻找可能存在的敌人。

“我把对方的狙击手干掉他们就该出来了。”说话间狮鹫扣动了扳机,那个位置的沙地被子弹打出了一个小坑,没人。

“该死,是个诱饵。”狮鹫一愣然后怒骂一缩身滚下了缓坡,几乎同时一枚子弹从他头顶飞过,然后他才听到了一声枪响。

“九点钟方向。”幽灵立即调转枪口扫过去一排子弹,但敌人已经转移了阵地,就在这时一阵阵“嘭嘭……”破空声从对面的沙丘后面传过来。

“枪榴弹。”重拳喊着滚到了一边,紧接着他们刚才所在的缓坡顶部被数枚枪榴弹击中,连续的爆炸掀起的泥土和碎石飞的到处都是。

“妈的,差点中计。”山狼抖落头上的泥土,“还击还击。”

“早就准备好了。”树妖端着转轮式榴弹射器从后面冲上来瞄准对面的沙丘顶部扣动了扳机,“通……通……通……”的一阵闷响之后对面的沙丘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连续的爆炸将沙丘顶部的浮沙全部炸飞,下面的泥沙混合物被翻了出来,到处都是被炸出来的脸盆大的坑。

“赌徒,你们那边怎么还不动手?”山狼摁着通话键问道。

“马上到达指定位置。”

“动作快点。”山狼再次冲上缓坡,“树妖、重拳,火力掩护,幽灵跟我上。”说完从侧面冲向了敌人的阵地,可他们刚跑到一半对面就没了动静。

“该死,跑了。”山狼加快了脚步,为了保险幽灵先甩了两枚手雷过去,手雷越过沙丘在后面爆炸,然后又陷入了寂静。??.?`

两人快步冲上沙丘,后面空无一人,不远处树妖等人正向这边冲来,敌人却没了踪影。

“跑了?动作真快!”幽灵骂道。

“跑不远。”重拳单腿跪在地上开始开始观察附近的动静,左翼是赌徒他们过来的路线,如果敌人逃向那边肯定会被现,那就剩下了正前方和右翼,放眼望去,两个方向都是一望无际的沙丘。

“让我来。”幽灵从后面冲上来,他走的是下面沿着沙丘的边缘前冲,很快就到达了沙丘正前方的底部,只见他蹲在地上一路寻找着向前走了一段之后向他们一招手:“这边。”

众人立即跟上去,幽灵提着枪快向前冲,转过里四五座沙丘地上的痕迹更加明显起来,看来到这里之后敌人已经没耐性继续隐藏痕迹。

“在那!九点钟方向,距离一百五十米。”狮鹫低声道。众人转头望去,就看见几个人影正冲进一座沙丘的后面。“,追。”山狼抬腿向着那边追了下去。

重拳和幽灵一马当先,两人都是合格的尖兵,度快动作灵敏,他们刚跑出去不到一百米对面突然穿来了枪声,只是一声枪响,幽灵被打了个筋斗翻到在地上。

“一点钟方向狙击手。”重拳侧滚到暗处问倒地的幽灵,“还活着吗?”

“死不了。”幽灵呻吟着说道,“我的防弹陶瓷板碎了,子弹卡在里面,肉都他妈被烫熟了。”

“哈哈,咱俩情况差不多,不过我只是碎了防弹陶瓷板,但没伤到皮肉。”听他这么说重拳的心总算是放下了,虽然防弹陶瓷板碎了,但只是皮外伤。

“。”幽灵匍匐着躲到一边,然后身手到衣服里摸了半天取出一枚弹头,“7。62的,怪不得一枪打碎我的陶瓷护板。”

“看看他还在不在;狮鹫,我引他出来。”说着重拳突然起身斜着冲了出去,没跑几步就听见对面一声枪响,接着明显感觉有个东西贴着他的后颈飞了过去,辣的剧痛让他一缩脖子,他一个前跃躲进了暗处骂道,“该死,为什么到我这就打脑袋?”

“我已经找到他的位置了,你们忍耐一下。”耳机里狮鹫沉静地说道。

“搞定他。”幽灵抽着凉气说道。

“知道。”狮鹫的声音沉静如水。

“嘭……”狮鹫开火了。

“搞定了?”重拳靠在暗处问道。

“还没有。”狮鹫回答,“先别动。”

“嘭……”又是一枪,这次开火的是对面的敌人。

“还是个高手。”狮鹫低声说道。

“妈的。”幽灵沿着身边的山丘开始向相反方向跑去。

“你要干什么?”重拳低声问。

“帮忙,不能让一个狙击手把我们都拖在这里。”幽灵一边跑一边说道。

“你打算怎么办?”重拳用通话器问道。

“怎么办?”幽灵反问了一句,“还能怎么办?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小心点。”重拳叮嘱,他知道幽灵怒了,这场面可不多见,幽灵想来不轻易生气,今天被闷了一枪可能让他感觉窝火,所以才有这种的表现。

幽灵不再说话,仿佛消失了一般。

“幽灵,你给我小心点。”山狼低声说道,声音中带着一些怒意,他对幽灵没什么办法,这家伙独来独往习惯了,很多时候都是单独行动,就算是在集体行动中他也经常消失,经常都是游离在队伍之外的,特别是这种僵持战中,他经常突然消失不见然后出现在某个所有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幽灵是他从缅甸边境救出来的苦孩子,一个丛林战的天才,经过这么的学习和战斗考验已经成为了一名合格的战士,是指就是算是山狼进入丛林与其对抗都没有任何胜算,这就是丛林中神出鬼没的幽灵,也是队伍中行动最诡秘的幽灵,就像在苏帝米亚一样,“握手”组织设置的陷阱中只有他一个全身而退,爆炸前两秒钟他还在十楼,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从大厦里逃出来的,那次几乎所有人进入大厦活着出来的人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而他却毫无损的出现在本艾伦面前,整个“黑血”也只有他有这个能力,也只有他做到这一点别人不会大惊小怪,因为他是幽灵,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家伙。他是整支队伍里山狼最难控制的一个,扭曲的性格和与众不同的心态导致幽灵成为了一个不太容易被理解的人,很多时候他做出来的事情都完全出乎别人的意料,所以山狼几乎无法完全掌控他的行为,但幽灵不会危机自己人的安全,对山狼却是忠心耿耿,是山狼将他带出了丛林,给了他新的生活,教会了他如何融入这个社会,送他进入外籍兵团受训,让他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所以他感谢山狼,他誓效忠山狼,永不背叛。??.?`

狮鹫不断的转移这阵地,双方继续不紧不慢的对射着,狙击手的战斗没有那么激烈,彼此之间都在磨耐性和斗智慧,所以战斗进行的非常单调、沉闷。

重拳几次想靠上去都被敌人逼了回来,最后他只好无奈的躲在暗处。

“对方在浪费我们的时间。”狮鹫低声的说道,“应该只有一名狙击手,他打算拖住我们,给他的同伴争取时间。”

“我知道。”山狼平静的说道,“不要急,狙击手对决最忌心浮气躁,他们跑不远。”

“这事儿,急不来,我尽快吧。”狮鹫苦笑。

“没关系,我相信你。”山狼简单地说道,这时候他不能分狮鹫的心,高手对决机会一闪即逝,失之分毫就可能有性命之忧。

“嘭……”一枚子弹击中了狮鹫设置的诱饵,瞄准镜里他看到了对面一块石头后面闪过一丝光亮,敌人居然将枪口缩进了石头缝隙,以此遮蔽枪口的烟火。

狮鹫立即调转枪口扣动了扳机,“嘭……”子弹准确无误的击中了那条缝隙,但凭经验判断并没有击中目标,对方已经在开枪之后的瞬间转移了阵地。

“动作够快。”狮鹫在心里暗暗点头,他收起枪翻过沙丘向下一个阵地靠拢,这条路是他精心计算过的,敌人射击的死角,不管从哪个方向都无法看到他,除非敌人横移到侧面,但那是不可能的。

刚到新的阵地狮鹫就现对面某处有东西动了一下,他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夜视瞄准镜里他清晰的看到一股鲜血喷起了老高,这次敌人算是没能逃脱。

就在他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对面又传来了一声枪响,一枚子弹几乎是贴着他的脖子飞了过去。

狮鹫立即侧身滚下阵地,“敌人没有被干掉?”这是他的第一个念头,但随即他又推翻了这个想法,他对自己的枪法绝对有信心,刚才的一枪分明是击中了敌人的要害,就算不死也不可能有能力迅转移阵地再开一枪,刚才他开枪之后不到两秒钟敌人就开的第二枪了,而敌人两个阵地之间的距离在三十米以上,一个人不可能有这么快的度。

“怎么回事?”山狼略显焦急的声音传了进来。

“不知道。”狮鹫摸了摸脖子,“应该不只有一名敌人,我们上当了。”

“怎么可能?”山狼不信。

“我也觉得不可能,刚才我干掉了一名敌人,但枪声又从另一个方向响了起来,就算是一个人动作再快也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在两个地点开枪。”

“难道敌人有两名狙击手?”山狼皱着眉说道。

“有可能,他们一直伪装成一个在和我缠斗,目的就是想引出我的破绽。”狮鹫呼了一口气,“没关系,现在知道还不晚,我还没死。”

“不用了,过来吧,这边已经被我搞定了。”幽灵的声音闯了进来。

“你在敌人的阵地上?”山狼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是的,我就在这里,过来吧,注意,你们十一点钟方向,三点钟方向有地雷。”等众人冲上敌人阵地的时候才现沙丘的另一面缓坡上躺着四具尸体,幽灵毫无损的坐在一边摆弄着缴获来的一支狙击步枪。“雷明登msr点7。65口径版,枪管长了半寸,还是定制版。”狮鹫看着他手里的狙击步枪默默的说道。

幽灵抬头看了他一眼:“送给你填充你的狙击步枪库怎么样?”

“谢谢。”狮鹫也不推辞,身手接过来背在背上。“居然有四名敌人?”重拳看着地上的尸体说道。“五个,被狮鹫干掉的我没动,只是把枪拿了过来。”幽灵头也不抬的说道,“这里四个都是伤兵,都是无法移动或者行动迟缓的重伤员,可能是自愿留下来给同伴争取时间的,只有一名狙击手轻伤,刚才被狮鹫干掉的就是那名狙击手,而开最后一枪的是这家伙。”他指着一具左腿从膝盖一下已经被炸断的尸体说道,“这是他死前的最后一枪,差点要了狮鹫的命,枪在那边,一支m4o1狙击步枪,他开枪的同时我抹了他的脖子;抱歉,差点要了你的命。”最后一句话他是对着狮鹫说的。

“没什么抱歉的,我应该谢谢你才对,如果不是你及时杀了他我可能已经被打死了。”狮鹫深吸了口气,“我太大意了,就算被打死也怪不得别人,问题在我自身,我有些轻敌。”

幽灵笑了笑:“继续说道,我检查过了,没有熟悉面孔,不是我们打过交道的雇佣军。”

“如果这里有五名敌人的话,那剩下的敌人只有不到五个或者六个了?”军医看着地上的尸体说道。

“管他有几个追上去看看就知道了。”重拳从尸体身上取下有用的装备。

“山狼,这边现敌人留下的痕迹。”去打前站的树妖传回了新消息。

“走,我们去看看这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敌人!”山狼带人向树妖前进的方向摸了过去。

他们在这边耽搁了将近二十分钟,如果敌人动作够快恐怕已经在数公里之外了,毕竟他们已经在没有伤员的拖累。

直到天亮他们才赶上敌人,暮色之中他们远远地看到六名敌人正在向几公里外的大山进,山狼举着望远镜仔细的注视着六名敌人,统一的服装,长短家伙齐全,精神状态丝毫看不出疲惫。

仿佛有感应一般,一名敌人也停下了脚步举着望远镜向这边看过来,两人都在望远镜里看到了彼此。

山狼对着那名敌人竖起了中指,而对方却回敬了他们一个割喉的动作,然后和其他人一起钻进了山沟,消失在山狼的视野之中

“距离过两千米,这可能是这片丘陵地最开阔的地方了。”狮鹫看着敌人消失的方向说道。

“必须在进山之前干掉他们。”山狼收起望远镜,“走,现在视野越来越清晰了,他们进山之前基本上没什么地方可藏,我们要抓住这个机会。”

“还有好几公里才能进山,我们肯定追得上。”重拳看了看天色,“大晴天,在清晨杀人感觉肯定不一样。”

“有点饿了。”赌徒揉着肚子说道。这次行动的主要战场在市区,出城追击敌人只是个意外,他们并没有带上单兵口粮,所以现在他们只能饿肚子。

“那还不动作快点,在中午之前解决他们,回去让李家的打出做几道地道的中国菜。”树妖小跑着说道。

“要不要打个赌,九点之前解决战斗你给我一百美元,否则我给你一百美元。”赌徒的老毛病又犯了。

“那还不如赌在战斗中谁干掉的敌人多。”幽灵在一边说道。

“也行,赌一百美元,不过要是的敌人一样怎么办?平局就没意思了。”

“平局算你赢。”幽灵淡淡地说道。

“成交;有没有人响应?”赌徒兴奋的问道。

“疯子。”重拳骂道。

赌徒也不生气,只是放肆的大笑,此时他们离敌人尚远,也不在乎被敌人现。

八个人一路疾行,在太阳升起的时候终于追上了敌人,此时敌人离大山只有不到一公里了。

敌人见已经没有机会进山干脆抢占有利地形准备和“黑血”开战,这正是山狼求之不得的。

双方以最快的度投入战斗,敌人的目的很简单,摆脱或者干掉烦人的“黑血”,当然,能摆脱他们才不会留下来拼命。

而“黑血”的目的就只有一个了,解决这些敌人,完成对李宏的承诺。

“六个对八个,传出去会不会有人说我们以多欺少?”幽灵兴奋的说道,这是他第三次转移阵地,已经推进到里敌人不到一百米的地方,而敌人对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这家伙就像一只猴子一样稍不留神就向前推进几十米。

“这是什么话?之前我们四个对十五个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他们以多欺少?”莽汉不满的说道。

“哈哈!”幽灵一边开着枪一边大笑,“我可没看到你们以少胜多。”

“狗屎。”莽夫见幽灵完全是在先撤也不在和他废话,而是专心的向敌人起进攻。

“注意左翼,敌人在这边设置了地雷。”重拳将一枚刚排除的地雷向扔手雷一样扔出去,然后开枪将地雷凌空打爆。

“你真会玩儿。”树妖在一边说道。

重拳哈哈大笑:“带着太沉,扔了可惜,不如利用一下。”

“注意敌人的机枪。”山狼在远处喊道,战场的枪声已经密集的分不出个数,幸亏他们携带的是振动式喉结麦克风,麦克风贴在喉咙上,依靠喉结振动传导声音,由于不经空气传送,所以可以完全杜绝外在环境的杂音,能完美地阻挡嘈杂的噪音,因此耳机里传来的声音非常的清晰。

“这个交给我。”狮鹫说道,他的位置靠后,而且比较高,正是最合适的狙击阵地。他慢慢的调整着枪口寻找着敌人的破绽,一名狙击手的存在对敌人造成的心理压力是不言而喻的,所以一开始敌人就放出了烟幕弹,让他无机可乘,但这难不倒狮鹫,他很快就换上了热成像瞄准镜,透过烟雾敌人活动的身形一览无余,这些敌人几乎只在射击的时候将上半身露在外面,开完枪立即缩回去或者更换阵地,狡猾的很。

狮鹫很快就找到了敌人的机枪手,这家伙正弯着腰向另一侧运动,看样子是在准备转移阵地,狮鹫怎么能给他在开火的机会?一枪过去打穿了他的脖子,带着热量的鲜血飞溅,在热成像瞄准镜里看得清清楚楚。

狮鹫移动的瞄准镜,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敌人在机枪手被干掉之后更加谨慎了,甚至很多时候只将枪举起了扫射,身体根本就不露出掩体。

对此狮鹫也有办法应对,他盯住一名敌人,当敌人将步枪伸出来准备扫射的时候他对着敌人的胳膊就是一枪,敌人的手臂齐肘被打成两截,剧痛中敌人倒在地上,上半个身体暴露了出来,狮鹫随手又补了一枪,子弹贯脑而过,他的习惯是能打头的时候绝不打身体,这个时代防弹衣已经不再是什么奢饰品,尽管不是所有的防弹衣都能挡住狙击步枪的子弹,但为了保险他还是习惯狙击颈部以上和脑门一下的面部,如果是背后或者侧面他就瞄准后颈或者耳根,就算你船上八层防弹衣带上十顶钢盔都没法保证这几个部位的安全,这拼的完全是狙击手的枪法,而这正是他最擅长的。

敌人的狙击手已经消耗在之前的战斗之中,所以在狮鹫的压制下几乎没有什么反击的能力,很快就溃不成军了,狮鹫的几次狙杀将敌人的战斗力逐一消灭,他们只有六个,损失忍受达到半数的时候敌人彻底崩溃了,他们开始溃逃。

“想跑?没那么容易。”幽灵喊着一马当先冲了上去,但跑到敌人阵地的时候却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当场。

“什么情况?”跟在后面的重拳差点撞在他的身上。

“别过来,有地雷。”幽灵张开双臂阻止其他人的靠近,“松雷,我不动不会爆炸。”

“该死。”重拳观察了一下附近的情况,现四周还有几处地方可能埋有地雷,但在没经过探查的情况下还无法最终确认。

“重拳留下帮助排雷,其他人继续追。”山狼立即做出了人员分工,然后有叮嘱道,“大家注意脚下。”

重拳拔出军刀就准备动手,幽灵拦住他:“继续追,我自己可以。”

“扯淡。”重拳不理蹲下身开始观察幽灵脚下的地雷。

“走,我自己可以。”幽灵推了他一把,“别在这废话,浪费时间,我能行。”

“别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重拳大怒。

“走,赶紧走,话我不再重复。”幽灵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然后蹲下身挡住重拳伸过来的军刀。

重拳看着他,幽灵丝毫不让步的盯着他的眼睛。

“那你小心,记住,快点跟上来,听见没有。”重拳瞪着血红的眼睛盯着幽灵,如同要杀人一样。

“知道了,快走。”幽灵肯定地点了点。

重拳最后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幽灵的脾气他最了解,这小子起疯来什么事儿都干的出来。

走出几十米重拳回头看相幽灵,那小子正孤独的站在原地放着他,还向他挥了挥手,重拳一狠心向山狼他们的方向追去。

还有三名敌人,“黑血”已经完全占据了人数上的优势,敌人只能一边战斗一边后退,但在七名“黑血”战士的逼迫下他们已经走上了绝路,转过最后一道沙丘再冲上一个大约三十米的斜坡他们就可以进山了,可是,这三十米的斜坡没有任何遮挡物,“黑血”就在后面,他们根本没机会冲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山狼带着人到了,一阵激战之后,三名敌人全都倒在了地上,一名被打死,两名被打伤,一个伤的较轻还能移动的敌人的伸手去拔腰间的手枪,一枚子弹飞来,手枪被打飞,他又去抓胸前的手雷,有是一枪,手被打断,直到这时他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

山狼带着人慢慢的靠上来站在那名敌人面前,这正是那名和他在望远镜里“交流”过的敌人:“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个下场吧。”

“哼,你以为你们真的赢了吗?”敌人满脸痛苦的看着山狼,他身上的伤口还在不断地往外流血。

“难道不是吗?”山狼轻蔑的说道。

“哈哈……”敌人大笑,鲜血从他的嘴里流出来,“你们上当了,我们只是诱饵,虽然我们全军覆没,但我们的任务完成了,你们被成功的诱骗出了李家,如果没猜错的话现在李家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所有人都是一惊,就在这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连续的爆炸声。

“是幽灵。”重拳猛地回过头,果然是幽灵的方向。“哈哈……”俘虏继续狂笑,“忘记告诉你们,那是连环地雷,而且引信都被我改过了,按照正规的排雷方式肯定会爆炸……”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