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66、巧计偷袭(03)

166、巧计偷袭(03)


                重拳焦躁的守在d区的外围,因为进不去他不清楚里面的情况,但从监控画面上看里面的防卫相当的森严,他担心玛丽会有危险,但只能在这里干着急。?.??`

“我进来了。”玛丽的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已经是数分钟之后,“先去查看病房的情况,注意你的随身电脑,我把里面的图像传给你。”

“你带了无线摄像探头?”重拳赶紧缩进一间无人的病房拿出随身电脑。

“当然,有备无患,侦查行动多带点设备有好处,学着点上士。”玛丽的声音非常轻,如果用的不是喉式对讲机重拳恐怕听不出她在说什么。

按照玛丽的指引重拳很快搜索到了她传输出来的信号,图像中一片昏暗,信号并不是很好,满是花点,勉强能看清图像。

“你在哪?怎么这么暗?”重拳问。

“通风管道。”玛丽简单的回答。

“你真行!”重拳佩服的说道。

“这……管道很细,你恐怕爬不进来。”低声说道,“快到了,我要保持安静。”然后就再也不说话了,重拳只能从图像上观察她那边的情况。

通道里很暗,虽然是红外线摄像头,但效果并不好,重拳也只能看出个大概,不知道玛丽将摄像头安装在什么地方,总之晃动的很厉害。

耳机里只有玛丽略显沉重的呼吸,重拳将电脑屏幕分成两块,一边是玛丽传回的图像,另一边是监控画面,这样两面都能兼顾,也能给玛丽提供一些敌人的活动信息。

很快耳机里就传来了玛丽叩击麦克风的声音,图像剧烈的晃动了一阵之后总算是稳定了下来,仔细一看才现原来是玛丽将摄像头推了出去,在图像上还能看见她的手指。

很快图像亮了起来,看样子是玛丽将伸向头伸到了通风口附近,透过滤网能看见房间里的情形,虽然不够清晰,但也能看明白里面的情况,屏幕的左上角的病床上躺着一个人,浑身绷带,只有一条腿,露在外面的眼睛紧闭着,浑身接满了各种设备的和管子,满脸的绷带已经将他的面部特征完全盖住,一时间也看不出这个人到底是谁,而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床附近或坐或立的有好些人,坐着的是全副武装的警卫,还有几个人站在一边,因为图像范围有限,所以他无法看清里面的全貌,但根据经验估计,里面至少有七八个人,这些人座的很整齐,武器全都横在大腿上。

“妈的,居然有这么多人。”重拳骂了一句,然后有对玛丽道,“出来吧,里面太危险。”

耳机里传来两声轻叩,玛丽示意明白然后图像晃了几下房间里的情况更清晰的显现了出来,重拳看到窗口位置还坐着两个人,一个人拿着望远镜在观察外面的情况,另一人抱着狙击步枪坐在椅子上,他查了一下,房间里除了床上那具“木乃伊”之外一共十一个人,从坐姿上看应该是职业军人,很可能是消失的两支雇佣兵中的一部分,另外一些可能是华莱斯家族的保镖或者随从。??.? `

看来这就是一个陷阱,只不过诱饵是一个真切存在的伤者罢了。

画面固定住之后就在也不动了,就在重拳纳闷的时候玛丽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我出来了,在第三条走廊见。”

“收到。”重拳这才知道玛丽将摄像头留在了里面。

过了十几分钟玛丽才回来,他身上没有一丝尘土,根本看出是刚从通风管道里爬出来的。

“看不出里面的那个木乃伊是谁,摄像头和窃听器都留下了可以继续监视。”玛丽一边走一边说道。

“里面十多个人,不容易对付。”重拳从护士车下层拿出自己的包,“我们走。”

“另外两个房间也有人,都是全副武装,看来他们早就做好了准备。”玛丽找了没人的房间钻了进去随手将护士车丢在一边,而且当着重拳的面毫不避讳的开始换衣服,护士装里只有内衣。

“回去之后先查查再说。”重拳盯着玛丽,目光平静内心火热。

“情况不明朗之前还是不要接近医院的好。”玛丽捡起重拳换下的衣服塞进护士床铺的下面,然后取出自己的包,“走吧。”

两人出了医院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躲在车里将这边的情况报告了山狼,同时将视频图像也传了回去,山狼那边的调查没有任何进展,但坏消息是华莱斯家族已经开始反扑,华龙帮的在码头的地盘已经遭遇攻击,双方枪战半小时,互有死伤,虽然华龙帮保住了码头,大量建筑在枪战中毁坏,华莱斯家族的人马带了很多燃烧弹,他们就是奔着搞破坏去的。

“除了留下摄像头和窃听器之外我还留下了一些炸药。”玛丽不紧不慢的说道,“如果有需要现在就解决到那个木乃伊。”

“靠,你怎么不早说。”重拳责怪的说道。

“上士,我没必要像你回报。”玛丽的一句话就把他噎回去了。

山狼考虑了一下:“先不要动手,继续监视看看你们那边能否获得更多有价值的信息。”

“是,长官。”玛丽调皮的说道,然后对重拳说,“上士,现在你听我指挥。”

重拳苦着脸道:“山狼,有这个必要吗?”

“按照军衔来说你早该升军士长了,但现在天堂鸟的职务的确比你高,所以在行动的时候你有必要遵循她的命令,但我要提醒你们,一切以任务为目的,以保证自身安全为优先条件,所以,你们在做决定之前最好慎重考虑,必要的时候联系我。”

“是,长官。”重拳无奈的说道。

“好了,那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们,注意安全,完毕。? ?.??`”

结束通话之后重拳看着玛丽:“长官有什么吩咐?”

“那我就以长官的身份给你下达第一条命令。”玛丽一本正经的说道,“我饿了,去给我卖点吃的。”

重拳差点晕过去,自己居然成了跑腿的,不过作为一名男士,这种跑腿的工作当然由他来做,所以他只好下车去采购食物。

半小时后重拳才回来,带来了足量的墨西哥烤肉、披萨饼和可乐,这些东西足够他们饱餐一顿了。

“和你在一起的唯一好处就是你懂得什么东西好吃。”玛丽一边吃着烤肉一边说道。

“那是因为我对吃很挑剔,只有吃过世界上最种类繁多的食物的中国人才对菜肴挑剔,因为我们吃过的美食太多,所以味道略微差一点都不满意。”重拳吃着比萨说道。

“那你觉得今天的比萨和墨西哥烤肉怎么样?”玛丽吃得不亦乐乎。

“比萨……”重拳舔了舔手指上的番茄酱,“就是不会做馅饼的把馅儿洒在了饼的外面而已,吃着远没有馅饼过瘾;如果你吃过中国人做的烤全羊就不会觉得这烤肉有什么特别了。”

“有什么不同?只是烤制方法有所区别而已。”玛丽不以为然地说道。

重拳摇了摇头:“有些东西只有你吃过才知道,语言是无法形容的,比如上次吃的烤鸭味道怎么样?”

“李家的北京烤鸭味道很好,这个我承认。”玛丽肯定的点了点头,“人间美食。”

“如果你吃过正宗的北京烤鸭就知道他们之前的差别了。”重拳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两者之间的差别,最后只好说道,“特色食品只有在它的产地才能吃出原有的味道。”

玛丽反应了半天才似懂非懂的问道:“就像在外面永远也买不到妈妈做的肉卷的味道?”

重拳勉强点了点头:“虽然比喻不恰当,但意思很贴近,只有产地才有原味。”

“那我真的要去中国吃一下你们的食物。”玛丽悠然神往的说道。

“还是别去了,我怕你去了不愿意回来。”重拳笑着说道。

“那我就住在你家不走了。”玛丽仰起脖子挑衅的说道。

“你还是先学会用筷子吧!”重拳摇了摇头,心道,这娘们要是去了我家可就麻烦了,我老娘还不得要了我的命?

让他们奇怪的是病房里的人很少说话,他们除了坐着之外几乎不交谈,除非医生来检查病人状况的时候才简答的交流几句,几个小时过去了他们几乎没有正常的交流,只是坐在那里坐着,甚至不谈论伤者的伤情,也不询问治疗进展。

“这些人的举动太奇怪了。”重拳看着监控图像说道。

“肯定有问题。”玛丽用电脑调出比特华莱斯的照片和图像上木乃伊的面部进行对比,希望能从中找到共同点以确认伤者的身份。

“医院居然能容忍他们全部呆在病房里!有点不可思议。”

“不是容忍,而是因为华莱斯家族是这家医院的股东,所以他们和在自己家一样,没人管他们。”玛丽仔细对比这照片,但因为监控图像清晰度有限,所以对比效果并不理想。

“股东?真把医院当自己家了!”重拳用软件处理了一下图像,效果仍然不理想,“我不相信他们会用比特华莱斯作为诱饵,如果他躺在这里那理组织对华龙帮展开偷袭的是谁?要知道他们家族的掌权人几乎都被幽灵炸死了。”

“这个恐怕只有比特本人才知道,不过你说得对,如果比特华莱斯一直躺在这里肯定无法指挥外面的行动,所以这个人不是比特的可能性非常大。”玛丽盯着图像上一直闭着眼睛的单腿木乃伊,“这家伙到底是谁呢?”

“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重拳把车挪了个地方,为了不引起华莱斯家族在这附近耳目的注意,他们不能在一个的地方逗留太久,“如果这不是个陷阱,那用这么多人把守防御只能说明这个人对华莱斯家族很重要,所以我们要尽快搞清楚这个人的身份。”

“但是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就是无法弄清他的身份,如果有全套的侦查和分析设备就好了,我们可以通过骨骼对比来进行身份识别。”玛丽无聊的看着窗外,“盯梢这项工作真是太无聊了。”

重拳也盯着外面道:“要不我们抓一个活口来问问?这附近的华莱斯家族耳目可不在少数。”

“应该没那么容易,如果我华莱斯家族的现任控制者那绝对不会从这方面暴露里面人的信息,这些外围人马肯定不知道里面人的身份。”玛丽扫了一眼屏幕,画面上的人几乎没什么变化,坐着的还坐着,单腿木乃伊依然像一具尸体一样躺在那里,各种设备依然有序的工作着,“一个人伤到这个程度应该不会是爆炸导致的结果吧?”

“应该是烧伤才能或者腐蚀才能造成如此大面积的伤害。”重拳点了点头,“你是怀疑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华莱斯家族的成员,而是随便找了个伤者当诱饵?”

“不是,我的意思是如果这个人胳膊就没这么重的伤那他们将其缠成木乃伊就是为了防止被人认出来。”玛丽拍了拍脑门,“但这只是猜测,一切都需要证据。”

“我们是不是把问题想的复杂了?”重拳歪着脑袋看图像。

“复杂?为什么这么说。”玛丽没明白他的意思。

“如果他是比特华莱斯,那我们把他弄死就是了,如果他不是我们不冒险的把他弄死也没什么损失对不对?管他是谁,他死了都不会威胁到我们安全,就算他不是比特,那我们至少不用在这里浪费力气。所以,弄死他对我们来说没坏处,至少是个试探他身份的方法。”

玛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说的到是没错,不过山狼的意思可是让我们通过这个渠道了解更多的情况。”

“了解情况的渠道很多,不一定非得守在这里,而且里面还有十几个雇佣兵,所以就算他不是我们要找的第一目标,也能削弱另外两只雇佣兵的力量。”重拳说得头头是道。

“那我们问一下山狼,看看他的意思。”玛丽最后决定到。

“你是长官,你说了算。”重拳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继续说道,“决定权在你。”

“现在承认我是长官了?”玛丽看着他,“那长官命令你联系山狼,征求他的一件。”

“是,长官。”重拳无奈的说道,对于眼前的美女他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虽然两人的关系还算清楚,但在其他人眼里他们就是一对儿,而且是很配的一对儿,尽管他们他们属于不同的种族和国度,但并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只要情投意合其他一切都不重要,这是最理想的恋爱观,但往往受到现实环境的制约,重拳不打算娶一个同行做老婆,彼此互相担心的滋味可不好受,虽然玛丽年轻貌美,而且身手不凡,但这兵不代表他可以接受自己的老婆整天扛着枪在生死战场上奔波,在他眼里这是男人的工作,女人还是安静一点的好,而玛丽却是那种喜欢战斗的美女,这和他的要求出入很大,按理说玛丽无论从样貌和身材上来看都是一等一的美女,但重拳就是觉得扛枪的女人并不是最美的,所谓巾帼不让须眉在他看来就是扯淡,如果女人都能打仗还要男人干什么?

联系上山狼之后重拳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对此山狼并没有反对,但也没表示支持,而是让他们自己做主,因为他们最了解实际情况,应该有自己的判断能力,所以他不打算参与意见,“黑血”在这方面做的非常好,长官只是管理、下达命令和作战要求,至于如何答道目的就要看你自己的习惯了,只要答道目的不管你用什么方式都行。

结束通话之后重拳看着玛丽:“怎么样?你是怎么考虑的?”

“我没意见,反正我不想呆在这里。”虽然她没说,但她的态度很明确,很希望结束这次无聊的监视行动,但他不打算参与到重拳的决定中区,所以一切凭他做出,自己不管。

“那好吧。”重拳拿起了遥控器,“既然这样我们就送他们下地狱。”说着按下了起爆按键,很快他们就听到了一声并不太响的爆炸声,电脑画面一闪变成了一片雪花,从另一侧的医院内部监控图像上能看到病房里飞出的房门和轰烈的火光与烟雾,外面的警卫已经乱作一团,他们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现屋里居然逃出三个人,从身手和装备上看应该是雇佣兵。

“这几个家伙还真命大。”玛丽摇了摇头。

“是在门口的几个,他们受到爆炸波及最小。”重拳盯着屏幕,“不知道木乃伊怎么样了?”

“放心,肯定死了;我们什么时候走?”

“再等等。”重拳继续看着画面,“看看他们要干什么?”“干什么?等太久了你不怕我们找过来?”玛丽看着远处已经接到消息的华莱斯家族的耳目,“很快他们就会动起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