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39、神仙生活(01)

139、神仙生活(01)


                “真他妈爽,哈……”巨人一边自嘲一边仰着头打算止住瀑布一样的鼻血,不是因为他走路撞了墙,而是掉进了刚开始放水的泳池,水还没盖上池底他就掉下去了,原因很简单,泳池对面的一群只穿着泳衣的姑娘让他走了神,而这地方他刚来两天也不算熟,虽然是沿着泳池的边缘走,但还是一脚踏空掉了下去,结果就变成了这个德性。? ? ?.

“人家看美女看到流鼻血,你他娘的差点把自己的鼻梁骨摔断,平时的应变能力都哪去了?在苏帝米亚的时候楼上炸弹爆炸前你逃跑的度连兔子都追不上你。”幽灵在一边数落他。

“you,看美女又没有生命危险,我干嘛那么专心走路?”巨人继续擦着鼻血。

“你这也算是看美女流鼻血,只不过是动静大了点。”幽灵讥讽道。

“我看他是离开老婆的日子太久了。”黑玫瑰穿着泳衣从二人的身边走过,游泳池已经放满了水。

“忍不住去红灯区。”蜂糖故意在经过巨人旁边的时候托了一下自己的,弄得巨人的鼻子差点再次狂喷鲜血。

“就你这色相敌人用个美人计你就投降了。”玛丽穿着三点泳衣从两人中间“飘”过,还不忘向巨人抛了个媚眼,巨人差点昏过去。

“重拳,管好你的马子。? ? ?.”巨人向远处的重拳招手,然后又自言自语地说道,“,这群小妞没一个省油灯。”

“我又没承认她是我马子。”重拳穿着泳裤站在游泳池边上深了个懒腰用汉语说道,“揩油时间道。”说完跳了进去直接游向“护士团”的几个姑娘。

“他说什么?”巨人没听懂重拳后面的话。

“揩油的意思是……”幽灵想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确切的词语解释,最后他只能用很通俗的语言说,“就是在接触女性的时候趁机站点便宜,但不能过分,否则会变成性骚扰。”

“,他这就是性骚扰。”巨人擦了擦鼻子上的血大声的对着游泳池里的姑娘们喊道,“注意,重拳要对你们进行性骚扰。”

“我靠。”幽灵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

结果可想而知,重拳被无数粉拳打得最终逃离了游泳池,尤其是玛丽,抡起小拳头在他头上猛捶,差点把他打晕过去。

“巨人,我祝你下半辈子都长不出头!”重拳揉着脑袋骂道。

“我喜欢光头。”巨人摸着还缠满绷带的光头露出一副奸计得逞的笑容。

“操!”重拳也没心思理他,揉着脑袋做到一边的躺椅上抽烟。?.?`

“光屁股的小伙子,愿不愿意和我赌一把。”伤势未愈的赌徒靠在一边的躺椅上,他带着太阳镜,看似在仰望天空,其实眼睛却盯着泳池里的姑娘们。

“赌什么?”重拳懒躺下懒洋洋的问道。

“赌一赌蜂糖的胸围!”赌徒用一种很严肃的口吻说道,但其他人都觉得这中口吻谈论这个话题有点搞笑。

“操,赌博是恶习,你还女人作为赌具,我看你是找死了,让蜂糖知道她能把你阉了。”重拳很无语的说道。

“他说的对。”幽灵也凑了过来,“不如赌你们谁有办法问出她的胸围。”

“笑话,以本大人的眼力能看出来她至少是f罩杯。”赌徒很有信心的说道。

“我不信,如果你能证实我给你一百美元。”

“确定?”赌徒见重拳愿意和他赌顿时来了精神。

“说话算话。”重拳点了点头,从一边自己的包里抽出一百元放在桌子上,“钱我放这,但你必须拿出证据。”说完他就饶有兴致的等着看赌徒出丑,他不相信赌徒有胆量去问蜂糖胸围多少。

“这一百归我了。”赌徒拿起钱就要往口袋里装。

“我是说你的拿出证据,如果蜂糖承认她是f罩,钱你拿走,否则把钱还我你还得再输给我一百。”重拳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不用找了,证据我有。”赌徒说着从身下拽出一个黑色的胸罩来,“蜂糖的贴身装备!”

“我靠,这种事儿你也干的出来?”重拳和幽灵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看看是不是f罩?”赌徒得意洋洋的说道。

重拳眼珠转了转问道:“可你怎么证明这就是蜂糖的?”

“这容易。”赌徒恶笑,突然大喊了一声,“蜂糖。”然后将胸罩丢在重拳身上。

重拳的脸顿时就绿了,他瞬间就明白自己着了他的道,但一切都已经晚了,还没等他将胸罩丢回去包括游泳池里的“护士团”成员在内的所有人的注意力动集中到了这边。

这一刻他正单手挥起,准备将胸罩丢向赌徒,整个过程几乎被所有人看到。

一秒钟后,尖叫声、口哨声四起,除了生气的就是起哄的,其中反应最为明显的到不是蜂糖,而是玛丽,那张脸难看的吓人,

“我靠。”重拳起身就跑,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记丢下一句,“赌徒,我大爷。”匆忙中这句话是用中文喊出来的,在场的所有人里除了狮鹫和幽灵能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之外其他人都听不懂,虽然他们有着一些基本的汉语口语知识,但这种骂人话确实没学过。

而泳池里的玛丽和蜂糖几乎是从里面飞出来的,直接追向了重拳逃走的方向,剧烈运动中两人的跟着上下摆动,巨人刚止住的鼻血又喷了出来……

“重拳最后说的什么意思?”赌徒有些懵的问幽灵。

“yourunc1e!”幽灵给他来了个直接翻译。

“我叔叔?”赌徒还没反应过来,“我叔叔又不是同性恋。”

这句话让幽灵和狮鹫彻底崩溃。

就在众人的哄笑声中远远的传来了重拳的惨叫。

“你说谁打得最狠?”赌徒问一边的幽灵。

“当然是玛丽,还用说,如果你拿着别的女人的内衣你老婆能绕了你吗?”幽灵反问,“不过你也太损了,骗钱不说还害人。”

“有钱赢还能看戏这有多爽?”赌徒很得意的说道。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