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25、天堂鸟(01)

125、天堂鸟(01)


                教堂经过重新布置之后,马丁运来的设备和信使的技术支持,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情报指挥中心,每天在这里分兵派将,展开对“握手”组织的围捕行动,三天来他们已经在开周密部署,再过两天“握手”组织的会议就要开始了。w?

这段时间“黑血”和护士团的所有人都被撒了出去,在苏帝米亚东部第城市米伦市中心的“握手”组织会议地点进行各种准备活动,这是一栋十一层的商业大楼,会议将在顶楼举行,整栋楼的八层以上已经在半个月前被不明身份的人包了下来,大批青壮年将八层以上封锁,任何人不得入内,包括保洁员、各种服务人员和维修人员在内的所有人都禁止入内,看得出握手组织准备的非常充分。

“没有任何漏洞可钻。”赌徒穿着电工服从大厦里走出来拉开路边的电力维修车钻了进去,“我特意在线路上做了手脚,但他们还是不让我上去检查,而是自己派人修好了电路,妈的,他们带的人才可真全。”

“再想其他办法。”山狼动汽车开上主路。

“修水管的办法一样无效,我们已经找不到其他理由上去了,就连清洁卫生都是他们自己人在做。”赌徒脱掉伪装的电工服装丢在座椅上,“后天他们就要到了,我们却连个窃听设备都装不进去,这算什么?是敌人太专业还是我们太无能?”

“你承认自己无能吗?”山狼反问道。??.??`

“再这样下去我没不承认自己无能。”赌徒摘掉脸上的伪装,这也是为了以防万一,“握手”掌握了“黑血”大量的情报,不排除他们每名队员的资料,所以他们不得不谨慎小心。

“任何防御都是有漏洞可利用的,我们只是还没找到有效的方法。”山狼将车开进小路停在路边,“走,这车没用了。”

两人下车离开,这辆车是他们偷来的,既然用不上就只能随便找个地方丢了。

他们的住处在“握手”组织会议地点斜对面不到一公里的一家酒店,在他们的房间可以直接观察到大厦的情况。

他们这边有六个人,除了他们之外幽灵、重拳以及“护士团”的玛丽和蜂糖,之所以这么搭配就是为了防止引起别人不必要的怀疑,需要的时候他们可以伪装成情侣作为掩护。

今天重拳和幽灵一组去想其他办法,而蜂糖和玛丽也化妆出去侦查情况,对了,玛丽的代号天堂鸟,一种原产于非洲的花,据说是世界上最美的花之一,玛丽的美貌的确凡脱俗,也算对得起这个绰号,但今天她却把自己打扮成了一个有些神经质的四十多岁的女白领,一头黑里还掺杂着一根白,脸上扑着厚厚的粉,鼻子上卡了个大眼镜,眼神犀利,左腮点了一颗黑痣,经过细致的化妆之后样貌大变,就连蜂糖都被吓了一跳。? .

玛丽夹着大文件夹上了电梯直奔十一楼,她知道只要到八楼以上一出电梯,就被拦了下来,两名西装革履的壮汉很礼貌的挡住她的去路。

“你们是谁?竟敢拦住我。”玛丽大呼小叫的说道。

“对不起夫人,这里是私人会所,不接待会员意外的人士进入。”一个异常健壮的光头很礼貌地说道。

“夫人?你居然敢叫我夫人?我是,玛丽奥希丝小姐。”玛丽叉着腰挥舞着手里的文件夹,“太没礼貌了,不要开这种玩笑,你这个没礼貌的东西,叫你们老板出来,我要让他知道他的属下是多么的无理,我要他炒你们的鱿鱼,同时我还要重新考虑我们的合作。”

“女士,您搞错了,这不是你要来的地方。”光头耐心的解释。

“搞错了,我看是你们搞错了。”玛丽挥舞着手里的文件夹,一不小心文件夹散落,里面的文件撒的到处都是,“上帝,我的合同。”玛丽尖叫。

“希丝女士,请您离开……”

“还不快不帮我捡起来。”玛丽尖叫,“我誓一定要让希克森先生炒掉你们。”

“那好,您稍等,不过请你马上离开。”秃头和另一个保镖无奈的开始捡地上的文件。

玛丽借机越过两人快不往里面走:“这简直让我忍无可忍,希克森先生?希克森先生?我要投诉。”

“女士,女士,您不能进去。”秃头赶紧追了上来,而就在这时候玛丽已经转过了走廊,连续推开了几扇门,里面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她还一边走一边喊着,“希克森先生?希克森先生,奇怪,怎么和上次来的不一样?”

“女士,女士。”秃头赶上来抓住她的胳膊,“女士,请不要这样,否则我报警了。”

“希克森先生在哪?”玛丽扶了扶眼睛一脸的茫然,“这里怎么变成这样?你们重新装修了办公区吗?”

“女士,您是不是搞错了,这里肯定不是您要找的地方!”秃头极其无奈的说道,可以看得出他快被玛丽气疯了。

“错了?”玛丽环视着四周,“怎么可能?这是十一楼才对,我按的是顶楼。”

“肯定是搞错了,请您离开,否则我要采必要措施强迫您离开。”秃头绷着脸说道。

“不要用这种阳光看着我,你吓到我了。”玛丽一脸害怕的表情,“你不要告诉我这里不是c座十一楼的里恩企业。”

“女士,这里是b座,您做错了电梯。”光头彻底崩溃了。

“b座?我的天,这里居然是b座。”玛丽扶了扶眼镜受惊了一样跑向电梯,“居然是b座,我怎么可能搞错?”

另一名壮汉将整理好的文件夹还给她:“请拿好。”

“这里是b座,我怎么能做出这么无礼的事情来。”玛丽一边进电梯一边捂着脸自言自语,“上帝,太丢脸了。”

看着玛丽离开两人总算是松了口气,秃头拍了拍自己光秃秃的脑袋:“,要不是老板不允许惹事我肯定打断这疯婆字的腿。”

“这个人很可疑”另一个壮汉从里怀取出一张纸,那是玛丽手里的文件其中的一张,“以防万一,我去核实一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