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085、遭遇偷袭(02)

085、遭遇偷袭(02)


                恐怖分子的进攻越来越疯狂,很多恐怖分子甚至将大半个身子探出掩体对着谷底的美军疯狂扫射,狂飙的子弹在空中乱舞,受到地形限制,美军陷入苦战,很多人已经被恐怖分子的疯狂震慑,缩进角落瑟瑟抖。??.?`

“为什么不派攻击机?”重拳靠在一块石头后面大声问安德森。

“上面认为无人机足够对付这些恐怖分子。”安德森无奈的喊道。

“,一群白痴。”幽灵低声骂道。

“烟幕弹,烟幕弹。”见谷底的烟幕即将被山风吹散,山狼立即命令继续制造烟雾,他们的行动不能直接暴露在恐怖分子视野里。

山谷里再次充满了浓密的烟雾,恐怖分子再次失却了准确射击的机会,烟雾遮蔽了他们的视野,他们只能用密集的扫射作为进攻的唯一手段,而美军也从开始的恐慌中反应了过来,所在角落里躲避敌人的子弹,守住阵地等待后援是保险的战术,所以只要敌人不冲锋就没关系,尽量保存实力,减少伤亡再说现在最主要的问题。

“他们变成瞎子了。”幽灵点上一支烟一边抽着一边观察敌人的动向。

“援军马上到。? .”安德森也不再疯狂的扫射反击,而是看准机会才开几枪。

“恐怖分子该撤了。”山狼靠在石头山检查弹药消耗情况。

“他们已经开始撤离了。”狮鹫端着m24狙击步枪不紧不慢的开着枪,几乎每一枪都将一名恐怖分子送进地狱,他才是真正的对恐怖分子威胁最大的人。

“撤退?我听这火力是越来越猛!”树妖躲在石头后面闷头抽烟。

“已经撤走了将近三分之一,剩下的正在以不断增强火力的方式进攻,看来他们已经得到了援军即将到达的消息。”

“安德森,叫无人机继续攻击,多干掉一些恐怖分子。”山狼拍了拍安德森,“不用紧盯着,恐怖分子撤了,去查看一下伤亡情况,指挥救援,顺便安抚士兵。”

“四架无人机已经耗尽弹药返航了。”安德森擦了擦汗,“我去巡视一下。”

几分钟之后山上的枪声开始零落,恐怖分子开始大批撤走,只留下了战场上燃烧的装甲车和飘散的硝烟。

美军大部队到达的时候恐怖分子已经全部撤走,恐怖分子时间计算的非常好。?. ?`

美军立即展开了漫山遍野的大搜捕行动,试图将这支突然出现的大规模恐怖分子剿灭。

大部队到达的时候安德森已经统计出了伤亡情况,并对伤员按照轻重等级进行救治这次遇袭美军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十辆装甲车损毁大半,阵亡九人,伤员过三十人,伤亡人数接近线头部队的百分之五十。

这一事件引起美军高层的足够重视,恐怖分子是如何得到美军的行军路线的?如果不是因为恐怖分子提前得到了消息是无法组织这多恐怖分子参与战斗的,所以肯定有人事先泄漏了这次行动的细节,必须严查到底。

遇袭之后安德森的队伍被编入搜索队展开对恐怖分子的搜索与清剿,山狼的队伍也自然一起前往,经过一番激战之后安德森的队伍损失不大,阵亡一人,狙击手被流弹打死,还有两名士兵因伤退出战斗。

这次搜索行动先头部队的剩余士兵也都参与了进来,他们比别人更加积极,因为同伴的伤亡点燃了他们的仇恨之火。

大部队拉开阵势沿着恐怖分子逃走的方向追了下去,重拳和幽灵很快利用他们的特长带着其他追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一个小时之后他们追到了交火线附近的大山深处,终于追上了一小股恐怖分子。

这些更恐怖分子只有三十多人,正沿着背阴一侧的山坡向山里跑去。

“干掉他们。”说着山狼端起了枪。

“等等。”安德森拦住他,“这里靠近交火线,附近有大部落驻扎,我们不能擅自行动,需要请示上级。”

“等你的命令到了他们早跑了。”狮鹫端起m24瞄准恐怖分子中的一名火箭弹射手扣动了扳机,为了方便他在安德森同意之后带上了阵亡狙击手的m24狙击步枪,而自己带来的m1o7被他拆散装进了背囊。毕竟在行军中m24携带更方便。

不愧是黑血最好的狙击手,这一枪正中恐怖分子背上的火箭弹弹头,火箭弹轰然炸开,那名恐怖分子当即被炸成了碎肉,附近的另外两名恐怖分子也被炸得横尸当场。

“动手。”山狼跟着扣动了扳机,“别杀光,给我留个活口。”

事已至此安德森只好带着自己的人加入战斗,其实他也想干掉这些恐怖分子,山谷遇袭中他损失以一名手下,他也对这些恐怖分子充满仇恨。

这些恐怖分子虽然遭遇偷袭,但并没有被打乱阵脚,打了十几年游击战的恐怖分子毕竟是久经战火的老兵,在第一轮攻击死了七八个人的同时其他恐怖分子迅就近寻找掩体开始反击。

“尽快解决战斗,这里不宜久留;树妖跟我来。”山狼带着树妖打算从侧面绕过去偷袭恐怖分子的侧翼。

“用枪榴弹炸这群狗娘养的。”重拳取出几枚枪榴弹放在身边,开始不间断的射。

“杀光他们只是时间问题,不要急躁。”说话间狮鹫又干掉一名火箭弹射手,在过去的这点时间里他已经干掉了恐怖分子的机枪手和两名火箭弹射手,在他的压制之下恐怖分子的火力一直很弱。

山狼和树妖的偷袭成功,恐怖分子受到重创,不到五分钟战斗结束,所有恐怖分子中除了一名受伤被俘之外全部被干掉。

在横七竖八的尸体中山狼找到了一部老式军用无线电台,而且正处于通话状态,安德森队伍里的翻译押着俘虏尝试和对方进行交谈,对方很快对方就结束了通话。

翻译道:“他们说的是一种少数民族语言,我不太懂,不过能听得出他们正在向这个方向增兵。”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