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001、黑血来袭(01)

001、黑血来袭(01)


                佣兵的灵魂早已交给了恶魔,但他们中大多数只是隐藏了人性,而不是灭绝了人性。?.??`

山丘之狼

27日,索马里西北丛林和草原交界地带。

茂密的丛林犹如绿色的屏障切断了蔓延的草原,时至盛夏,满眼都是墨绿的植被,林木高耸绿草如甸,碧蓝的天空和翠绿的大地交相辉映,自然、纯粹、宁静、悠远……

然而丛林边缘正在生的一切却打破了原本美丽的风景,取而代之的硝烟、战火、鲜血和死亡……

两队人马正在激战,守住丛林的一方人数不多,只有十来个人,这些人武器各异,肤色不同,他们唯一共有的是那份普通士兵少有的冷静、彪悍和无所畏惧,他们正据守丛林边缘和敌人激战。

而进攻一方人手充足,有数十人之多,这些人着装统一,武器清一色的k,轻重机枪齐全,正借着齐腰高的草丛橡树林推进,远处两辆卡车已经被打坏,正停在草地里吭哧吭哧的冒着黑烟,损坏的卡车上还有人正在调试着一门迫击炮。

“在坚持一下,我们要为vip撤离赢得足够的时间。”说话的是弯刀,这次行动负责人,一个左耳有缺口端着sopmodm4的黑白混血,此时他对着单兵电台大声的喊叫,必须大声,因为在枪炮声下他的声音有些微不足道。?. ?`

弯刀,亚历克诺曼,年龄39,国籍不详,因为他喜欢使用库尔弯刀和布维救生弯刀所以得了弯刀这个绰号,黑血雇佣军的几大神秘人之一,除了队长之外没人知道他的来历。

说道黑血不得不多交代几句,这支雇佣军的兴起之路充满了坎坷和曲折,他们人数不多,但各个骁勇善战,他们作战经验丰富,武器装备精良,第一次崭露头角是在非洲的一个小国生叛乱之时,以区区十五人之众和五百余正规军周旋了三天三夜,以伤亡一人重伤一人的代价将该国总统护送到其支持者手中,创造了现代战争中一次以少胜多的经典范例。

黑血中的每个人都小有来头,其中涵盖了经受过车臣战火考验的退役的俄国近卫空降师士兵、以色列野小子、三角洲、ss、德国边防军、中国退役侦察兵,等等一大批不同身份的退役军人,是一支典型的不同肤色,不同人群组成的杂牌、杂种、混编作战队伍,因此他们除了黑血这个名字之外还有一个很有趣的外号编外联合国特种部队。

黑血的头儿,本艾伦,绰号“兽人”,美国6军少校,在伊拉克战争中因为犯严重的错被美军出名,为了生计,除了打仗之外什么都不会的他带着几名老部下加入刚组建不久的黑血,那时候黑血算上他们还只有不到十五个人,本艾伦加入后利用自己在军队中的关系和外面的人脉接了不少活儿,使黑血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之后的几年里,黑血开始迅展壮大,任务接连不断,队伍持续扩编,2oo1年本艾伦成为黑血的第二任队长,但从o8年开始就不再露面,现在黑血的一切事物都由副队长山狼代理,至于本艾伦的去向没人知道,如同人间蒸,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山狼是个中美混血,本名杰克李,除了名字里的“李”之外根本体现不出他二分之一的中国血统,山狼是他的简称,他的绰号其实是山丘之狼,但熟悉的人都习惯叫他山狼,原本是一个落魄的退伍特种兵,在一次酒吧斗殴中和本艾伦结识后加入黑血,加入黑血的杰克李如同鱼儿回到了大海,作战天分得以施展,迅成为本艾伦的副手,自从本艾伦失踪后他一直掌控着黑血,在他的带领下黑血东征西讨,名气也越来越大,他们以接受有难度的任务而名声在外,当然他们在这些任务中获得的报酬也价格不菲,所以又被人称呼为专肯硬骨头的疯狗雇佣军。

这次弯刀带队执行的是一次救援护送任务,说起来和他们的成名之战颇为相像,索马里一支武装的领导人不慎被政府军围困,弯刀的任务就是带人将被围困的人从政府军的重围中救出来并护送他回到自己的地盘。

其实政府军并不知道他们围困的敌人中有个“大人物”,以为只是武装的一支小队,并没有足够重视,围困的兵力也不多,所以弯刀带人趁着月黑风高很顺利的潜入包围圈把人带出来,等敌人察觉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几公里之外了。

敌人紧追不舍,弯刀带人且战且退,直到丛林的边缘。

“巨人,掩护我……”弯刀蹲在树后面大声的喊着,子弹不断打在他身后的树上,那声音如同啄木鸟在啄一块烂木头,子弹穿过树干从他头顶飞过,虽然伤不到他但他也被压得无法移动分毫。

“知道了,听我信号。”巨人,一个身高193厘米体重过12o公斤的壮汉,俄罗斯近卫空降师退役士兵,机枪手,一个性格豪爽力大无比的北国汉子。

只见他猛地从树后冲出来单手端着一挺peeg通用机枪对着敌人疯狂扫射,同时另一只手伸到背后去取备用弹药箱,然后一个侧身转到树后磕掉打空的弹药箱迅换上新的,一转身从树另一侧跳出来继续扫射,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射击停顿时间非常的短,敌人的火力迅被吸引了过来,弯刀那边压力顿减。

“就现在。”巨人大吼一声一边跑动躲避敌人的子弹一边继续对敌进行火力压制。

弯刀借机就地翻滚转移阵地。

“轰……”不远处的一片草丛被轰得泥土四溅,弹片四散飞扬,树妖腿上一阵剧痛,被划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疼的他腿一软单腿跪在地上,破口大骂,“、、……”

“是迫击炮,在卡车上。”赌徒冲上去将树妖拖回林子里,用军刀挑开他的裤管,腿上全是血,“感觉怎么样?”

“可恶,你觉得我会好受吗?”趁着处理伤口这个空档他开始整理弹药。

“赌一百美元,伤口深度不过三厘米。”赌徒的老毛病又犯了。

“you。”树妖大骂。

“哈哈……恐惧,掩护我!”赌徒大笑这将树妖腿上的弹片挑出来给他包扎伤口,伤口不深,不妨碍行动。

“轰……”又一枚迫击炮弹从天而降,离恐惧藏身的大树不到十米,弹片镶进树干震得大树一阵乱颤,恐惧抽动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个冷笑,脸上那条吓人的伤疤如同一条蚯蚓在蠕动,如果没有这条伤疤,再配上那双蓝色的大眼睛,他可以算作一个标准的帅哥,可现在……

恐惧一边给1852突击步枪更换着弹夹一边通过单兵电台对其他人说道,“苏制82毫米迫击炮。”

题外话:

龙焱终于写完了,比预计的多了十几万字,有不舍也有欣慰,毕竟是第一本书,所以不舍,欣慰在于终于有所成,没有半途而废。在此给自己做个广告吧、

秘密部队之龙焱一部我写了很久的书,腾讯读书。

dushu。qq。intro。htm1bid18o95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