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战争是佣兵的乐土,杀戮是他们的工作,鲜血是他们成长的肥料。 ? ? ?说 . `

山丘之狼

2oo4年8月25日东非莫尼比亚第二大城市卢斯卡尼。

旷日持久内战将莫尼比亚折磨的满目疮痍,连年的饥荒折磨着这个贫弱不堪战乱连绵的国家,成千上万的人死于军阀混战,然而更多的人却死于饥饿,这个总人口不到一千五百万国家中,灾民人数就占了将近三分之一,每年联合国都会投入巨资运送大批的粮食和药品对其进行援助,然而相对于成千上万的灾民来说这无异于杯水车薪,更让人愤怒的是军阀截留物资、切断援助通道,还曾以各种苛刻条件阻挠援助物资的进入,甚至将饥荒说成是国际社会“企图干涉莫尼比亚内政”的借口,他们巧立名目倒卖救援粮食,中饱私囊,甚至有传闻称,5ou4ee5上的救济粮都涌上了黑市,能真正放到饥民手中的粮食可算是寥寥无几,虽然联合国派遣了一支规模15oo名维和部队监督粮食的放工作,但结果依然没有多大的改变,其中的主要原因是,莫尼比亚临时过渡政府的实际控制范围不到全国面积的百分之二十,剩下的地区全都掌握在军阀手中,这些军阀控制了全国百分之七十上的人口,大部分饥民都分布在军阀的实际控制区内,这也是导致救济粮食无法正常放的主要原因。

三天前,莫尼比亚最大的军阀萨迪曼突然出兵占领了东部第一大城市卢斯卡尼,并向联合国维和部队宣战,要求维和部队撤出莫尼比亚,停止对本国内政的“干预”并突袭了一个维和营地,32名美军士兵全部被杀死,尸体被在大街上点燃或者高高的挂起来,期间在营地参与监督粮食放工作的六名联合国官员遭到绑架,现关押在卢斯卡尼政府大楼里。? ?.??`

当天晚上萨迪曼表电视讲话要求联合国部队在三天内撤出莫尼比亚,否则他会在29日上午将六名联合国官员全部处死,同时萨迪曼调集了一支由民兵、游击队和正规武装组成的万人的军队进驻卢斯卡尼与维和部队对峙。

联合国驻莫尼比亚维和部队司令帕默少将大怒,誓一定要教训萨迪曼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疯子。

26日晚帕默少将精心策划的“蓝色自由行动”秘密展开,负责实施此次行动的是美军海军6战队第44特勤队,目的是突袭卢斯卡尼政府大楼营救人质并杀死萨迪曼。

当晚,联军对卢斯卡尼起佯攻,44特勤队趁着夜色的掩护乘坐直升机进入市区,并顺利到达政府大楼,然而等待他们的是一个巨大的陷阱,萨迪曼早料到这一手,设了个口袋让他们钻。

44特勤组在近千名民兵的围攻下全军覆,试图进入接应的直升机被火箭弹击落,再次上演了一幕黑鹰坠落。

当晚萨迪曼再次表电视讲话,扬言如果再有此类事件生他将立即处死所有人质。? ? ?.

帕默少将看着电视上不断叫嚣的萨迪曼一脸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我们该怎么办?”

“将军我到是有个办法。”

帕默抬起头循声看去,原来说话的是奇科少校:“哦?说说看。”

奇科整理了一下思路:“交给黑血。”

帕默皱了皱眉,因为他知道“黑血”的名声并不怎么好,这是一支混迹于世界各地战场、亦正亦邪的雇佣兵队伍,哪里有战争他们就出现在哪里,而且所过之处一片狼藉,留下的只有尸体,作战中除了贫民之外不留活口,不抓俘虏,不管敌人是否投降他们都一概处死,他们奉行的战场法则是:挡我者死。

“将军,如果救援再出现问题恐怕我们难以交代,如果用黑血我们可以退掉一切责任,就算他们再次全军覆没我们也可以说和我们无关,萨迪曼也找不到借口处决人质。”

“嗯……”帕默沉思了片刻,“他们在哪?需要多少酬金?”

“他们在索马里,到这需要四个小时的路程,据我了解他们刚结束一宗买卖,现在正有时间,佣金的问题好办,我们可以变通一下……”

“变通?”帕默没明白。

“萨迪曼的钻石矿,只要黑血能干掉萨迪曼,我们就把萨迪曼最大的钻石矿给他们半年的开采权。”

“你疯了,我们是维和部队不可能进行这种交易,这要是传出去我们是要掉脑袋的。”帕默少将摇了摇头,“再说他们不是傻瓜,这个蛋糕很大他们却吃不下,就算得到开采权他们根本无力进入那一地区进行开采。”

奇科微笑说道:“将军放心,这在于谈判的技巧,另外我们可以将雇佣黑血的事情交给反对派或者临时政府,如果他们想掌权的话肯定会同意。”

帕默摇了摇头:“萨迪曼在城区可是驻扎了成千上万军队的,黑血那几个人恐怕……,另外就算谈判成功他们在钻石矿的诱惑之下,营救人质的事儿恐怕会被他们抛在脑后。”

“为了保证我们的利益,我会在中间操作,合约履行的前提是必须保证人质被营救,否则合约无效,为了保证他们能完成任务我们必须给予一切必要支援,除了人力之外的支援,包括通信、交通、武器装备、情报支援……等等等等……,嗯,具体细节我需要仔细斟酌,形成合约条款,然后找反对派和临时过渡政府交涉,然后再和黑血联系。”

“嗯!”帕默敲着桌子陷入了沉思,他在做选择,一个关乎包括人质在内众多人命运的决定,雇佣外人解决问题这并不是第一次,但在这种情况下还是第一次,现在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这里,如果让雇佣兵介入的事情被外界知道这就是在间接的说明自己的无能,但继续采取营救行动他却没有丝毫的把握,所以他必须慎重。

过了很久帕默还是拿不定主意,最后他只好对奇科说:“综合考虑的结果是利大于弊,但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正处于世界的聚焦点,所以我需要请示更高层的官员才能做出决定。”

奇科仿佛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他微笑着点了点头:“理解,这也是必要程序。”

两个小时之后,经过激励争吵的官员们终于做出决定雇佣“外人”来解决这场危机,前提是,把自己摘干净,一旦失败“黑血”要承担一切责任。

“这群该死的政客,只懂得占便宜。”帕默无奈的骂了一句,然后对奇科道,“好吧,剩下的事情交给你。”

题外话:

龙焱终于写完了,比预计的多了十几万字,有不舍也有欣慰,毕竟是第一本书,所以不舍,欣慰在于终于有所成,没有半途而废。在此给自己做个广告吧、

秘密部队之龙焱一部我写了很久的书,腾讯读书。

dushu。qq。intro。htm1bid18o95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