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六百二十五章:混战

第六百二十五章:混战


                魏杨龙神情一滞,很快就想了起来:“乾坤道……乾坤道李破晓!哈哈!就是当年十八岁不到就悟道的绝世天才么!那是废物吧!借身还魂的废物,听说还是借了一个废物的躯体!现在顶多就是个二流的修道菜鸟!废物!来战!”

青年高昂头颅,平伸乾坤道剑,缓步的走向了魏杨龙。踏出三步后,忽然绝尘向前,如鹰隼猎鱼!

“道气归宗何有生,真灵忘我诛仙剑!”李破晓剑尖一抖,无数剑气猛然间冲向了魏杨龙:“乾坤道!吾剑诛仙!”

“驱雷电运应日月,统御仙阴风掷火!全真道!万丈雷霆!”魏杨龙怒吼一声,那把特别的桃木剑运剑如飞,快速的脚踏七星步,引雷轰向李破晓!扔引住巴。

轰隆!

天空雷霆震怒,一道光电一瞬间就引导到了魏杨龙的桃木剑上,他狞笑一声,劈向了李破晓!

李破晓浑身散发剑气,嗖一下就消失不见,雷霆就算往前释放,也无法对李破晓造成任何的伤害!

嗡!

我在乱战中借法,忽然听到一声剑鸣响起。就看到魏杨龙全身喷出血雾。然后整个人倒飞而出,撞在了一颗巨大的松柏上!

“噗!”魏杨龙一口血喷了出来,两眼一翻。几乎昏厥过去!

居然是秒杀!

我升级后的阴阳天眼看向了李破晓,一道淡淡的金光出现在他的身上,强大的威压感,让我生出了一丝的警惕。

他又重新的悟道了!

之前给他喂服了一颗龙魂仙草,所以他体力完全恢复一点都不奇怪,怪就怪在他居然这么轻松就再次悟道,果然是天才中的天才!

听魏杨龙所说,这家伙十八岁悟道,到底是真是假?若是属实。那也太过逆天了一点!

李破晓看向了围攻我的五个悟道期修士,脸上没有丝毫的喜怒,继续长剑平伸,嘴里念念有词!

“撤退……带着宝物……撤退!”魏杨龙低声的说着,随后站了起来,准备带着一群修士离开!

“都别走了,既然不按规矩出牌,那就都留下!魏杨龙,你毕竟也站在南方道门的土地上。如今对抗我南方道门,终究要付出代价!”章素离冷冷的说完,从背后朴素无比的剑鞘中,抽出了一把青色的长剑:“五符速驰百令施,截止邪妄不得违,太青道!百灭天灾!”

“天九符剑!来的好!”魏杨龙叫破了这把青剑的名字,立即拿着桃木剑往前方一挥:“敕令奉行飞云霆,统辖真符落雷神,全真道!云庭雷神!”

魏杨龙的雷电噼噼啪啪的落下来,而在桃木剑指引下,瞬间凝结的电精形成了一只虚幻似的雷霆巨神,拿着一把雷剑朝章素离劈过去!

“白灭天灾!”章素离一指前方,悟道符纸迅速贴上了雷霆巨神,猛然间爆炸声响起,周边区域全都笼罩在浓浓的青云和宣泄的雷电之下!

轰!

魏杨龙和章素离两人都给自家的招数震飞了出去,最后站起来时,都脸色苍白了许多。

南方道门也加入了乱战后,我成了能够对付悟道中期的存在,面对前面的老者,我拿出了黑符,快速施法起来:“令如虚步无踪影,游空荡尽碧落天,天一道!碧落云影!”

“小子,你挺有本事,不过你毕竟是悟道初期,刚才那样的招数,至少六七倍于别人的威力,同样会消耗掉六七倍的法力,恐怕正常情况下根本施展不了两次!今天虽然我们整体是输了,但我却不会让你活得太高兴!”那位悟道中期的老者冷笑者,手中的尺子往前面一挥,跟着念起了咒语。

我的飞步猛然启动,随后周围全成了的我的虚影,如同踏在云间一样,附近全都绿成一片!

“天雷地雷震八方,摧坛破域彻天仓!全真道!天地雷行!”老者那把引雷尺往空中一指,眨眼睛天雷就给他引了过来,而地上同样出现了无数的雷球,四面八方的冲我而来!

嘭!

砰砰砰!

我正在游走控制自己的法术时,面对如此多的雷电,心中也震惊难抑,只要给打中一道,恐怕都不好受!

悟道中期对我还是有威慑力的,不是一般的悟道初期修士能够比拟!

“哈哈哈!小子!我今天就让你知道,差一个级别,相距也是十万八千里!并非是你想象的那样,能够为所欲为!”老者狰狞大笑,不断引来雷电轰击我!

“碧落云影!收!”我绕着雷霆走了一圈,招数也施展完毕,轰隆一声,青云落下,我的踪迹全无,老者瞬间也给囊在了里边!

“雷行!走!”云层里,老者也跟着怒吼一声,所有雷电顿时滚滚而来!

结果令人意外的情况发生了,那雷霆忽然在遇到我的一瞬间变向了!或者是自己撞在了一起,或者是直接的偏离的位置,完全绕着我离开!

我本来还打算用飞步躲避,结果现在根本不需要了。

回过头,赵茜正拿着红嫣剑对我微微一笑,随后没入了青云之中。

“哇!”一声惨叫,老者在我布下的碧落云影阵下重伤当场,这招数是从四小仙的道统和蛊神的道统中衍化而出,形成了我自己的独门杀阵,进入里面的人,会受到毒云所伤,防不胜防,用来对付一些擅长躲来躲去的敌人。

除了老者的惨叫,旁边还有人惨叫出声,另外的茅山修士给雷霆打中,重伤当场,这些修士都不是悟道期的,只是陪着自己的掌门前来找晦气而已。

魏杨龙重伤,两个悟道中期也重伤了,剩下的还有两个悟道初期的,都给李破晓解决,逃得不见踪影!

等到混战结束,除了一群的入道弟子茅山南分院已经谁都不剩了,宝物也给截流了下来,只不过没有人敢去动。

我走了过去,将五件宝物都拿了起来,还给了太极门、素玄门、天元派,而允凤阳和崔兰的宝物我却犹豫了下。

但很快,在众目睽睽之下,我把两样宝物又丢回去给了他们。

“大家都是南方道门的人,同根相杀的事情,以后就不要再做了。”我淡淡的说道。

“夏一天,这次我允凤阳欠你一个人情,不过不代表我和你的仇怨就此完结,杀子之仇不共戴天,我绝不会放过你的!”允凤阳抱着自己的宝物,根本不打算给我面子。

净灵道的崔兰也不打算领情,冷笑道:“夏掌门果然年少英雄,我的宝物输给了别人,本也没打算取回,现在你还到了我手中,我同样欠你情分,但不代表我认同你,顶多你以后遭殃的时候,老夫不落井下石而已。”

我早就料到这几个人是这副嘴脸,不过也有认同的人存在。

“夏掌门,今日就多谢了,我天元派的至宝重归山门,都是你的功劳,你的好朋友王元一如今已经在庞君如长老的指点下独当一面了,你也可放心,四方道门大会,你们一定能见面,愿我们天元派和天一道永远交好。”天元派的老妇人还不清楚名字,但却是认识我的。

“前辈何须太客气,就算是什么关系都没有,大家同为南方道门的一份子,总要互相帮助的。”我笑着说道。

“夏掌门,今天多谢了,我们素玄门对你的感激,也不亚于任何门派,不像是一些其他门派,明面得了好处,还不愿意感谢一声!”素玄门的老师太也是性情中人,直言不讳的指桑骂槐。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