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四百四十五章:魔道

第四百四十五章:魔道


                入道中期的我立即能感到一阵恐怖的凉气从我脚底穿流,仿佛当时孟婆婆的碧落黄泉集气一般!

媳妇姐姐轻轻的拉了我的衣角,我知道这是要给殃及的信号,扯上了海师兄就逃。

海师兄不干了。气呼呼的道:“刚才我让你逃,你还跑去帮那女娃子,什么漂亮姑娘都和你有关!现在跑什么呢?”

“天一借法,飞步!”我差点没笑岔了,念了飞步,一扯师兄就飞出了极远的距离!

刚落地,轰的一声,猛烈的黑气就如同朝着穆锋白洒了一堆黑灰,然而穆锋白可不是什么小喽啰。手指前面,一张纸符如同小型盾牌一样高速旋转,将黑烟屏蔽,直贴全婵妤的脑门!

佛门那边,圆慈双手合十,大喝一声,浑身金光盘踞,黑烟散发到他的位置时,全都震回了原来的地方,其他佛门的高僧也各施办法,躲避那黑烟的攻击!

几个玄警躲避不及,竟给这黑烟扑倒,只是几会功夫,阴阳眼里。他们整个人都黑成一团,而表象上,却只是全身青筋冒起,承受巨大痛苦!

几个天尊道的长老连忙吞服了一种诡异的丹药,这才未收受到影响。

佛门的和玄警很近,看到好些人倒地,似乎呼吸都不顺畅,几个大和尚赶紧施救起来,特别是浑身补丁的灰衣和尚,更是率先跑过去,伸手去解感染魔气的玄警。

这些和尚和以往见到的都不一样,念起了咒语,竟真能驱除了这股黑气,颇为有效。

“好歹毒的小娃儿!今天我便替天行道,除去你身体里的东西!”穆锋白符纸给弹开后,呵斥一声。再次拿出了符纸,准备镇住全婵妤!

“呵呵呵……老家伙,你还是少想着这些事情的好,终日妄想封魔,无法实现不会气闷么?修道修成傻子了?”全婵妤性格大变,原本看似文静的她开始冷笑起来。

开了阴阳眼,全婵妤浑身黑气如八爪鱼一样,散出了好几条如同触手一样的诡异东西,这东西不断的搅动空气,就跟活物一样!

一个八爪怪物,怎么和它对拼?看着修为,应该也有悟道了,要不然怎么和穆老前辈斗法?

我和师兄都咽了口唾沫,黑烟确实很厉害。弥漫开来的话,我们都挡不住它的侵蚀,反正我只能远离这毒烟,而师兄我就不知道他能用什么办法了。冬讨有技。

见全婵妤一小女孩竟这般嚣张,穆锋白已然有些不高兴,皱起了眉。直接从裤兜里摸出了一张黑符,四张红符,紧接着一捏剑指,连点五符,冷道:“今天若不能灭你,必危害人间,尝尝我太青门禁法!五符速驰百令施,截止邪妄不得违,太青道!百灭天灾!”

全婵妤也知道厉害,一身休闲装如狂风扫过,透着一股邪气,见她也从背后的背包里拿出了一张黑符,双手一合,闭起了眼睛,睁开时嘴里似乎已经酝酿一口精血,噗的一下喷到了黑符上!

天尊道也是道教,只是信仰不同,只是我看着不像什么好人,毕竟这全婵妤一会普通人,一会又悟道了,这简直不可理喻。

“敬告真灵降劫神,云卷雨收我急行,天尊道,继灵神降!”全婵妤手中符纸黑光大放,饱饮精血后,竟有通达天地的气势,念起咒语后,这符纸竟然活灵活现的飘悠悠悬浮空中,诡异无比!

我在远处看得真切,这黑符出手后,道道黑光凝聚在符纸上,黑气遮天蔽日一般,全婵妤嘴角冒着冷笑,玉笋般的食指伸出,往那黑符一点,瞬间,她身上的触手猛然经过黑符轰向了对面的穆锋白!

这恐怖的触手从尖锐的八道气息转变成一只只有五爪的手臂,全都抓向了穆锋白!

“灭!”穆锋白五张符纸往手掌里一叠,咬破了中指点在了符纸上,一一飞递向那诡异的手臂!霎时间,数之不尽的符纸如蝗虫天灾一般扑向了那黑色的魔手,剧烈的爆炸声恐怖无比,炸得地面也震动了起来!

悟道期简直就是场地的破坏者,地面顿时遭了殃,一连串的爆炸后,场地硝烟弥漫,我和海师兄开阴阳眼都已经看不清里面的真相。

“天一借法,天眼!”我拿出了一张符纸,抹过了双眼,开了天眼后,方才看到两个人在里面各有千秋!

但这种高级法术的对轰,威力何等的恐怖,就算没给直接打中,也被震得五脏六腑遭殃,穆锋白肩膀处全是血,衣服都破了,一口老血喷在了地上,摇摇晃晃的要倒地。

全婵妤也好不到哪里去,休闲服也给炸飞了一个衣袖,点黑符的手全是血,嘴角的血跟掉线的珠子一样漏到了地上,也是给个大长老扶着,才没昏地上!

“道尊!”

剩下的三个长老全都惊讶的叫起来。

“哼,穆锋白,你这老狗,我一定会再来讨教的!我们走!”全婵妤双目里透着杀机,往后面给毁去的竹林那逃向了小义屯的方向!

“妹妹!魔头!不准走!”圆慈咬咬牙,决心要拦住自己的妹妹进入小义屯,义无反顾就晃着身体追了上去!

结果全婵妤冷然无比的回了下头,伸手就把黑气导向了圆慈!霎时间,黑云滚滚,飞沙走石,仿佛缎带一样的黑气缠向了圆慈!

圆慈虽然有心阻挡,但悟道期的魔岂是一个入道中期可抵抗,护体的金光立马给缠破,准备卷入他身体中,将他感染入魔!

不过一张红色的符纸很快就贴了过去,无数黑气就跟受惊了似的全都缩了回去。

全婵妤冷冷看了一眼放出符纸的穆锋白,回头直接没入了一片竹林里!

圆慈给黑气拘,整个人呼吸难受的跪倒在地,呼呼的喘着气,手掌伸出,想要念动什么咒语,结果竟发不出言辞了。

穆锋白瞬间出现在圆慈身上,念了几句咒语,一张符纸在手中烧了起来,捏了胖子的嘴巴,就这么丢了进去。

胖子跟呛到一般咳了起来,但很快呼吸就顺畅了,站起来连声感谢。

这时的全婵妤已经带着天尊道修士沿小路逃入了小义屯,也不知道做什么打算。

我正准备过去和穆老前辈说点什么,那边孟婆婆和李牧凡直接对轰上了!

一声炸响,剑气和碧落黄泉都恐怖异常,两位的对决,简直可以用惊天动地来形容!道门里最厉害就是李牧凡了,而在这里,能和他抗衡的除了孟婆婆,我真想不到还有谁。

对轰后,旁边的沙石都炸飞了起来,两位的力量都在伯仲之中,旁边就遭殃了,就跟暴力拆迁似的,声势浩大,比刚才威力还要猛!

两人的法术在对撞之后,全都双双受伤,李牧凡脸色苍白,差点没吐血的样子,孟婆婆魂体动荡,颜色暗淡了许多,能量消耗绝对不小。

“天一借法!血衣!”我伸出手,再次给孟婆婆远远加了一层血衣!

孟婆婆原本动荡的魂体,因为血衣的缘故,直接固神了!浑身神采奕奕,一副受伤都好得七七八八的样子!

这下李牧凡鼻子里重重哼了下,全都是火气。

“嘿嘿,真不好意思,李大腿,换平时我也不至于跟你翻脸,现在没法子了,那是我家孟婆婆,要不是你们逼我,她也不会出来,我不帮她难道还帮你?”我嘀咕说道,根本懒得正视他。

李牧凡碍于身份和强敌在前不来找我麻烦,可他的弟子就没那么乖了,李破晓冷着脸朝着我走来,就跟要杀了我似的。

我无动于衷,你来就来吧,李大腿我打不过,但欺负你,我夏老魔还不跟玩儿似的?

“你和魔头勾结,真以为逃得过制裁么?放过魔头,世间又会死多少人,你应该也很清楚!”李破晓阴沉的说道。

“呵呵,那是我婆婆,我不帮她,难道还帮你乾坤道杀她?你要是能,自己加入战场就行,我又不拦你,你拦我干什么?各施各法呗。”我不怒反笑,老子管你什么魔不魔的,难道帮自己要帮的人,还要考虑这么多事情?

“简直匪夷所思,我还以为你最近已然改邪归正,想不到仍是这般吊儿郎当,替魔说话,助魔行事!如此颠三倒四,真不怕招来天下正道诛杀?”李破晓声色俱厉,一只手放在了后面的背剑上,看着像是一言不合就准备大打出手的样子。

我对这二愣子简直受够了,气道:“魔来救你性命,你也下手杀了吗?李破晓,差不多就行了,我明着跟你说,你要不爽就去帮你师父,一会儿血衣我还一样会加,你再敢鼓噪,老子揍你!”

李破晓气笑了,后面的手一拍,长剑凌空飞起,而后两根手指不知道哪里捏来一张红符:“既然你这么执迷不悟的要破坏我师父除魔卫道,那也怪不得我不顾往日情份!”

“我跟你有个屁情份,你真以为我怕你了?”我不怒反笑,同样捏出一张红符!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