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百九十一章:闹鬼

第一百九十一章:闹鬼


                “庆和爸爸走了,给人拘了魂,你过来看看,我会尽量给你维持现场。”我拉住了在那伤心的李庆和。准备让专业的人来调查。

“当真?”王元一也给吓醒了,电话那头传来了穿衣服的声音,反应速度很快。

“没假的,听到庆和哭声没?李老死得离奇,是坐在椅子上给人拘魂的,应该是认识的人。”我简单的说道。

“我马上过去。”王元一那边响起了开门声,速度相当的快。

李家人听到动静,都从房间里走出来,我拦在了外面,保护起了现场:“李老去了,电话叫了警察,先别过来,庆和就在那边陪他爸。”

李瑞中的死犹如晴天霹雳,震得李家老小面面相觑。远远看到李庆和在那跪着默默流泪,李家人都信了,但事情来得过分突然了,大家都无法接受。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王元一开跑车来了,还有两辆警用车陆续的开来。

“什么情况?”王元一问我。

我就把当时的情况告诉了他,实际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这么巧是李瑞中死了,如果我们不回去呢?他会死么?

李瑞中到底得罪了谁?谁没事会去杀他?难道是临县的?

“给问问,谁刚才来找李老密议的?两人应该在书房里说了一段话。这里这么多人,不会没人知道吧。”我提了建议。

王元一招手,两辆警车的玄警就下来了,七八个人有一半都跟我照过面,看到我都跟看到鬼一样,当时给张栋梁征用的时候,都给我打昏过,知道我的厉害。

我在旁边等着王元一的消息,李家人都知无不言,不久就反馈过来,说李老接待的人他们都不知道。书房是李家的小禁区,灯开了很久了,大家都各自在庄子的房间里,哪会没事接近。

这么一来,线索就断了,我有了一股山雨欲来的感觉,现在时间快两点了,我表情有些阴沉,如果拘魂李瑞中的人是来找我的,我能躲得过么?

遁入阴间逃命?

拘魂这么利索,到底是谁?周善么?

“庆和,我在你家也不怎么受欢迎,就先走了,明天有时间。我会再过来看看,你节哀顺变。”我看李庆和给玄警们叫出来,宽慰了两句。就准备离开。

王元一正在忙前忙后,我也不便打扰,就上了越野车离开。

一路上,车里的黛眉也很担心。

我看出来了,但没说话,注意开着车,雨夜里,车子前面的雨刮不停的快速刮着水,前方黑漆漆的看不清路,如果有什么鬼东西冲出来我估计也刹车不及。

庄子有点偏郊区,这见鬼的雨夜里,我不敢久留,现在只有黛眉保护我,所以要赶紧回四小仙道观才行。

正认真的开车,忽然一个白惨惨的人影出现在了山路中央,我立刻踩了刹车,车子骤然的减速后,差点的要翻下了山坡,那面对着我的白影也跟着清晰起来。

是李瑞中!

他的鬼魂凄厉的看着我,那绿色的脸庞,发白的双目,把我吓坏了,黛眉也不禁皱了皱眉。

我放开了刹车,等车子拐稳住路线后,停靠在了路边。

可下了车哪还有李瑞中的魂,我脸色很不好看,黛眉也飘在了空中检查异样。

“你是不是招惹了什么厉害的家伙?”黛眉也闹不懂这什么事了。

“是宣王周善吧?其他人没见过这么厉害的。”我想了想,觉得是周善,毕竟我认识的厉害人物只有他了,要不然李瑞中死了找我干嘛?

周善是玄门世家理事会的副秘书长,他要找李瑞中谈话,应该是很轻松的。

我上了车,心中打着突突,这周善阴魂不散也来了,这趟又是要折腾血云棺么?现在小义屯也很乱,官方大把的人进去调查,也不知道和现在这事有没有联系。

这趟遇到李瑞中,不知道什么意思,一直到了四小仙道观,我终于松了口气,把廖氏叫了起来,告诉了他们大龙县玄门世家头目死了的事,两人都脸露惊容。

今晚巡逻四小仙道观也就在所难免了。

鬼都是夜伏昼出,不用睡觉的黛眉负责了警戒,廖氏兄弟也打算一人睡半夜的用赵昱尸身守道观。

结果精神紧张下,我后半夜遁入了阴间,带上了面具,还叫出了陈善芸才睡着了,醒来后,觉得身体状况并不是特别的好,但没法子,闹铃响了,我要赶回别墅看魂瓮出炉。

我再次借道回阳间,天已经大亮了,黛眉站在阴暗的树下,正等我出现后自己离开。

廖氏兄弟还是一副熊猫眼,但明显憔悴了很多,昨晚都喝了不少酒。

只有张小飞精神的喝着茶,看我出来还朝我打招呼。

“昨晚没事?”我看黛眉神色有点奇怪,就问了起来。

“有,有东西找你。”黛眉有些害怕的说道。

“什么东西?描述下。”我吓惨了,不会是闹鬼了吧!连黛眉都害怕了。

“我不知道,黑玄玄的,浑身都是黑色的气息,忽然出现在了这里,然后面对大殿看了一眼,我刚反应过来就消失了,我赶过去看你有没有事,结果在大殿门口往里瞧,没看到你,最后那两兄弟跟我说你应该是借道阴间了,我就没那么担心了。”黛眉指着三间瓦房包围的正中央广场。

我能想象到,下雨的夜里,跟孽镜台显示差不多的黑影恍惚的出现,恍惚消失的景象。

遁入了阴间,让我逃过了一劫!

走尸匠?还是周善?

我脸色难看得很,一到雨夜,就要闹鬼,但这次好像闹得有点玄,连黛眉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们先去睡觉吧,张小飞应该没事,今天我请他看家到中午再走。”我说着就朝着张小飞走去。

和张小飞交代了下,这小子的确很闲,还想拉我喝茶,我哪有闲工夫陪他,能逃过昨晚,今晚就不知道能不能躲过去了。

张小飞欲言又止,好像想要说点什么,但最后看我着急也就不强留我了。

我知道这小子肯定要找我干点什么赚钱的行当,但现在小命堪忧,哪有时间去搞这些副业。

黛眉上了车,最后跟我说要进山里修炼,等我回四小仙道观的时候她再来,我嘱咐她一定要注意安全后,驱车前往别墅。

别墅里,赵茜和苗小狸、郁小雪正在等待炉子的时间,还不停的去猜到底能成功几个。

看我来后,她们都很高兴。

我简要的说了情况,三人都是目瞪口呆,大龙县玄门世家第一人,居然给人杀死在自己庄子里,匪夷所思。

其实这事情虽然很大,但我感觉到的,却是有什么东西或者人正在逼近我,这像是把蚂蚁放在热锅上烤似的,能把我急得跳脚。

叮!

电炉的提示音响了,把我从思绪里震出来,赶紧打开了电炉,但看到眼前魂瓮的情况,脸色瞬间黑了一片。

六个魂瓮,只有一个成功了,其他都是裂开的。

拿出了鬼王魂瓮,我心情晦暗,这次运气并没有眷顾我。

不过至少能让惜君出来,也算是安慰奖了,我和赵茜她们说了些感谢的话,就去了楼上的道场,开始对魂瓮进行转换。

这一次我小心翼翼,每个步骤都考虑再三后再施行,连点燃香火这些事都不敢有半点差错。

很庆幸,我运气没有坏到极点,过程顺利,惜君终于稳定的转到了鬼王级别的魂瓮里,蓝符放开的一瞬间,原来的魂瓮碎了一地,可见相当的危险。

鬼王魂瓮的花纹相当复杂,也很精致,拳头大小,很方便藏在口袋里。

“惜君,出来吧。”我摸了摸魂瓮,把惜君叫了出来。

好半响,惜君才飞了出来,结果背对着我坐着,一副不搭理我的样子。巨匠匠划。

“惜君?你要吃血食么?”我问了句。

惜君在那边犹豫了下,猛地摇头,决定不理我了。

我哑然失笑,她还在怪我之前在韩家的时候不放她出来,她那时候都饿坏了,我居然还残忍的封印了她。

“当时我不是怕你把自己的家撑破了么,现在给你换了新家,你还不高兴呀?还给你好多血食,这几天我准备了好多。”我笑着说道,其实昨天还给孙重阳狠揍了一顿。

惜君还是摇摇头。

我站起来走到了她的身前,看她嘟嘴气呼呼的模样,有些心疼起来,伸出中指放到她嫣红的唇瓣上挑逗她。

惜君忍了好一会终于狠狠的咬了我一口。

我痛并快乐着,毕竟她算是原谅了我。

她并没有吸食多少的精血,完了也不说话,就扑向了我,亲了我额头一下,就搂着我的脖子不放了。

我抚摸着她的脑袋,好些天都没见着她,也挺想念的。

“好了,我要看会书,把江寒他们都放出来吧。”我拿出了从鬼市里淘来的云门古籍,开始研究起封符的奥妙来。

弄了大半天,结果看完了整本书籍后,以我的基础,记是记住了云门的咒符,但解封起来,借到的法术威力却微弱无比,无法破咒,或者要花水磨工夫慢慢磨,可我现在强敌环绕,等不及呀!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