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一十一章:分裂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一十一章:分裂


                “一切都挺好的,这里的人男女老少,自成家庭,虽然只是一个小镇,但和我当年所居没什么不同的,摆卖的东西除了山珍海味,还有日用之物。 ”母亲很有兴致的跟我介绍起来。

“瑞泽在行吏科那边无论道体修为,收留了很多无家可归的守护者,极其家人,现在这里有近万的人居住,他还说要打造成山城,平时由我和妈来管理。”郁小雪解释。

我看着错落在山脚下的几条街,心中也感觉这样的地方确实让人感觉安逸,夏瑞泽是花了大功夫的。

进入了一座跟下界没区别的钢筋混泥土豪宅,母亲带着两个女侍亲自去下厨了,郁小雪带着孩子,陪我喝着茶。

“天哥,好些日子不见,你可还好么?当时我们上界,可担心你了。”郁小雪叹了口气,可以看得出,她话语中不再是当年那种想说就说的语气,面对我时,不知何时隔上了一层薄膜。

“嗯,这些事不多说了。”我淡淡一笑,夏瑞泽是自私的,至少在所有人没上去的时候,他靠着他自己的小计谋上去了。

然而现在,我觉得他阴险也好,狡猾多诈也罢,都切断不了他是我的亲兄弟,当然,这并不代表起我同意他的做法,就算再多的狡辩,他终究也逃不过审判制裁。

“哦……”郁小雪知道我不想提这事,所以也不敢再说下去,而夏虞心这孩子,一直坐在了地毯上,捣鼓一些玉简,还有一些画上了各种草药注释的典籍,这让我有了一丝好奇。

“孩子很好学,对这些感兴趣,瑞泽就搜罗了好些给她自己看,有什么不懂她就会问我。”郁小雪笑道。

“看来有炼丹师的潜质。”我说道,炼丹师在神庭的吃香程度不言而喻,这是一种好的专业。

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不一会,侍女们就端上了好几个菜色上来,都是一些我在下界的时候就喜欢吃的家常菜,而母亲最后还端上了一碟西红柿炒鸡蛋。

我看着一干菜色心中苦笑,虽然神仙不用吃饭,这些东西也都是多年不见,但看到的时候,还是食指大动,忍不住会去想吃。

“阿天,快吃吧。”母亲见我看着菜品发怔,就把筷子塞到了我手中。

我夹起了一块鸡蛋咽入腹中,发现味道确实还是那个味道,怀旧的情感也抑制不住的涌了出来:“很好吃。”

母亲再次的掉下泪来,但很快,也叹了口气,说道:“阿天,你肯定责怪你大哥,甚至责怪我和阿雪吧?”

我放下了筷子,这种压抑的情感,仿佛再也节制不住,直至努力压下了情绪,才缓缓说道:“对,我不明白他为什么非要这么做!”

似乎给我的话吓到,孩子愣愣的看着我,郁小雪看向了一旁的女侍,那女侍很机灵的把孩子抱走了。

母亲苦笑道:“你大哥……是有苦衷的。”

“可他杀了那么多人,害死了那么多人,数以千机,万计,甚至数十万生灵都毁灭在了他手中!他就是个杀人魔头!不为正义,不为任何,单纯就是为了完成自己的野心霸业!所以当年分封他去了北府十三郡,他手握重兵,却不安于现状,在天下大定之时轻启刀戈反我,不但杀害了荆云,杀死了自己外公任之,还制造了多少杀戮?你也可以理解?后来又联合内仙海的一群海妖,引来兽潮,又死了多少的中州百姓!我疲于奔命,而中州人民势同水!这让我怎么理解?这一路过来,如果妈都说是他的苦衷!那你让我怎么理解这种苦衷?”我摇摇头,这样的夏瑞泽,简直不可理喻。

母亲脸色变得惨白,她似乎都知道这些事,所以才会脸色这么难过。

我叹了口气,说道:“妈,任之是他的外公,是他的师父啊!姑且不论亲情,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怎么舍得下手?如此丧心病狂,你们又怎么能信任他?”

母亲沉默,郁小雪也一句话不说,眼泪从脸颊滑落,她们仿佛都没有感觉似的,好半响的沉默,母亲说道:“我知道你不理解……包括我和小雪,都不能理解……”

“那为什么!?”我觉得很可笑的站了起来,说起来,我并没有当年那么愤怒了,或许,哀莫更大于心死。

母亲看了一眼小雪,很快深吸一口气,然后跟我说道:“其实……你大哥他……得了严重的病,时而行事疯狂,时而却又正常……连我们都不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脸色微变。

而郁小雪很快说道:“类似人格分裂……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可对我们的时候,他却没有任何变化,甚至记得我们在一起的任何细节……但偏偏,我们却不知道他在某些事里,为什么会这么抉择……我也质问过他,他却说:不这么做不行,如果不这么做,大家都会死!”

“什么?”我再度色变,如果说郁小雪要给夏瑞泽洗白,我还可以理解,但母亲不是谁都可以轻易糊弄的,她既然这么说,还留在夏瑞泽身边,那就肯定发生了什么!

“我曾经想过,会不会是因为夏武前辈的影响,可后来发现似乎并非如此,因为他还是夏瑞泽,而非是夏武前辈!也绝对不是有心魔控制他,因为我敢保证他没有发疯!”郁小雪决然的说道。

我怔了一下,母亲看着我,说道:“阿天,你大哥不是疯子,他是不是给什么东西逼着去做这些事情了?你现在本事那么大……难道不能帮妈查一查么?”

郁小雪也认真的看着我。

我脸色变了数次,心中纠结之极,本来来的时候,我就没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但现在,我质问不成,反而却成了给问询的对象……

夏瑞泽为何会这样,我怎么知道?我只知道他杀死了荆云,我要找他索命!可母亲却说这不是他愿意做的,那还有谁逼迫他?

“天哥……你救救瑞泽吧,他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他一定是被什么控制了、限制了,这不是他该做得事……”郁小雪认真无比的说道。

“你们……就那么信任他?”我摇摇头,既然没疯,那为什么要这么做?既然给人控制,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难道不是他内心的恶魔控制着他做出这些丧心病狂的事情么?

真不知道母亲和郁小雪都吃了什么迷魂药,居然会这么相信他!

“阿天!难道你还不信妈的眼光么!妈难道还能看错自己的孩子么!”母亲看我怀疑她的目光,用力的抓住了我的手。

我愣了一下,确实,现在的我,甚至连母亲都怀疑了,只因为夏瑞泽的所作所为,以及之后母亲仍然对他的不离不弃,让我妒忌母爱不公的同时,也对她产生了芥蒂。

我确实迷茫了,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我生怕再一次给欺骗。

夏瑞泽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是给逼迫的,还是这才是他的本来面目?这一切本来清晰无比,现在却将我拖入了重重迷雾之中。

我忽然想起了祁天阳这三个字,难道这一切的幕后推动,是祁天阳么?

“妈,我相信你……我也不得不信,我答应你,会去调查这件事,但如果我发现一切所作所为,都是他自己的意愿,我一定会大义灭亲!”我坚定的说道。

郁小雪愣愣的看着我,而母亲咬着牙,点了点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