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三卷_第二千二百二十四章:相濡

第二十三卷_第二千二百二十四章:相濡


                毕竟道统皆有恍如水管一样的连接口,超过这个口子,根本无法增大其流量,除非修为增强,道统脉络变粗,才能加宽威力输出的通道,也就是平时说的增加法术威力。

但禁奴现在的举动,却化不可能为可能,她把自己的能量全都聚集在左手上,然后炸掉了左手,形成一股废弃的巨大道力,再用纳灵法吸纳轰出来,这也就不会有威力上的限制了!

可见禁奴已经把纳灵法运用得如火纯清,甚至能够面对许多不可能赢的战斗,而这恐怖的攻击方式,和道法上的沥血攻击,有异曲同工之妙,却又比沥血要强大无数倍!

但这样的攻击可以不可二,自断汇聚几乎所有力量的一臂,道力自然消耗殆尽,所以禁奴没有继续追击,而是转身就把洗戾棺带走了,打不过就逃,简直就难缠到了极点。

虎婆脸色难看的看着禁奴远去的背影,牙齿咬得咯咯直响,而太叔倩脸上布满了挫败感,这恐怕是她出道以来,受挫最严重的一次了。

“好了,你也不用感到失落,能够把禁奴击退,已经算是运气好了,还是有太蟠葫和大阵在,把小的们藏好了,限制了纳灵法的发挥,若是在外面,恐怕我们也不过送死而已。”虎婆毕竟历经沧桑,即便是脾气天生耿硬,但生气也不过是一转眼而已。

“奶娘,这纳灵法到底是什么?为何如此厉害?我们难道就不能学了去么?”太叔倩问出了我想要问的话,或许,所有人也都有这个想法。

“纳灵法么?哼,那种东西,我们永远学不会,没有谁会想把自己弄得疯疯癫癫。”虎婆摆摆手,却不愿意多说,立即返回了飞舟这里,而上飞舟的时候,不由的厌恶看了我一眼。

我心中苦笑,这老太婆是怪我逃了,因为她知道,我是有和禁奴一战之力的,而且如果不是我逃了,这一战怕禁奴就要留下来了。

“好了,先回去吧。”太叔倩见自己奶娘不愿意说,她也不想再问,带着我们返回苍仙阁,而回去的时候,飞舟的屏风再次升起,又快速的穿梭了起来。

回去的路上,太叔倩愁眉紧锁,而虎婆也一句话不说,好一会后,太叔妤率先开口了:“娘,看这禁奴前辈的样子,她如果恢复了巅峰状态,肯定还会回来的,我们的大阵恐怕拦不住她,该怎么办?”

这话说出了大家的隐忧,太叔倩也感到无比的棘手,但很快就把问题抛给了我:“夏仙家,你与禁奴在仙城有过一战,你觉得我们怎么做才能拦住她?”

我表情有些尴尬,摇头说道:“太叔阁主,我并没有太好的办法。”

“呵呵,有办法的话,当年也不会让禁奴一路横扫,所向睥睨了,你们知道,因她灭门的门派有多少么?死在她纳灵法之下的,又有多少仙家么?若是真要一劳永逸,就要趁现在她还没有恢复原先巅峰的真仙境对付她!否则一旦她再如真仙境,恐怕就得仙盟那位才能对付了!”虎婆冷笑一声。

我心中一凛,暗道果然如此,禁奴之所以横扫整个古仙界,自然不止是超品的修为,而是已经进入八重天的真仙境真仙,否则也无法解释其强大。

地球因为仙气的受限,所以五重天的悟道期和六重天的地仙境区分更为细化,其实它就是九州的飞仙境的前身,同样都是六重天的范畴,而六重天共有九个仙阶,我都是一一经历过的。

至于现在我所在的境界则是神仙境,是道统中的七重天,它以九品来划分,眼下我处于最高的第一品序,但距离八重天,传说中的真仙境尚且有一步之遥,而跨过的距离称为超品,也是我即将冲击的位置。

“唉,婆婆,那这趟我们岂不是招来了不该招来的敌人了?”太叔妤有些害怕的说道。

“有得必有失,哪有什么都不付出,就能够得到的东西?”虎婆个子很矮,站在太叔妤身边,只到她的腰间,她宽慰太叔妤的方式也很简单,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小姑娘的手。

太叔妤又道:“希望这次李仙君能够让我们和仙盟共处吧,要不然我们一家可怎么挡得住禁奴前辈呀。”

眼见太叔妤悲观,太叔倩伸出葱笋玉指,轻轻点了下女儿的额头,嗔道:“你这孩子,才多大本事,用得着你来操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回去后先加固大阵吧,而且我倒是觉得她冲着的并非是我们苍仙阁。”

“娘,难不成她还是冲着夏仙家来的么?”太叔妤伸出一只手捂住自己的额头发嗲,我笑着摇摇头,显然不可能,要是禁奴追着我来的,根本不会把运输舰弄成这样。

看到我不承认,太叔妤旋即想到了什么,眼睛轱辘转起来,并且看向了苍仙阁的方向,说道:“那看来就是李仙君了!”

“除了那位的后代,还有谁天生带有那样的剑体?禁奴最擅追踪气息,而当年将她打败,并封印起来的那位,自然成了她追踪的目标!”虎婆淡淡的说道。

太叔妤一听,蹲下来摇了摇虎婆的手问道:“婆婆,仙盟那位是谁呀?很厉害么?”

“呵呵,那位?哼,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花公子,我羞以提及此名。”虎婆冷笑说道,似乎颇为看不起对方。

“奶娘,你说的,应该就是仙尊吧?”太叔倩问道。

虎婆哼了一声,点了点头,太叔倩苦笑的看向了自己女儿,说道:“仙尊之称呼名动天下,真名却鲜为人知,不过我们这一代仙家能走到了如今程度,对他的名字自然不会陌生,这李相濡,因生而知之,抱剑即会舞剑,自成剑法当世无敌,故而长者取了相濡与沫的前面两字作为他的名字,意指其与剑相濡,天生就离不开剑,和剑共生共死。”

“李相濡,名字好文雅,想不到还是与剑相濡,生而知剑的神仙,多少神仙都想当世无敌呢!他居然真的做到了!”太叔妤神往的说道。

“哼,什么李相濡,我看该取名李好色!李败絮才对!他妻妾成群,子嗣多得数不清,简直就是个花公子,什么叫离不开剑?看是离不开女子!”虎婆有些鄙夷的说道。

我心中暗笑,邪恶的想着该不会这虎婆和李相濡有一腿吧?要不是给始乱终弃,又怎么会这么痛恨他?

不过抛开李相濡好色这一点而换个角度来想,这家伙不但名头这么厉害,竟还真有本事能打败剑奴,简直是这里最逆天的人物了,而且听说还是生而知剑的超级天才,也不知道到底会厉害到什么程度。

“哈哈,婆婆不要生气嘛,我就是随口说说,我又不是喜欢上这李相濡了,按照仙尊现在的年纪,怕比婆婆都大了呢!我又怎么会喜欢上他?”太叔妤笑嘻嘻的安慰起了虎婆,而虎婆伸出手捏了捏这孩子的鼻子,一副你很调皮的嗔怪表情。

太叔倩在一旁笑了笑,随后也不再说什么了。

一个小时左右,我们就返回了苍仙阁,太叔倩和虎婆都受了不大不小的伤,也消耗了极多道力,所以都返回后山恢复了。

太叔妤则从库房取来了丹药给我,然后带着我去往后山的道场。

因为道场在西边,而她母亲和虎婆都在后山东边的主人居恢复,所以我冲击超品和她们恢复的地方并不在一个点上。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