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三卷_第二千二百一十一章:下雪

第二十三卷_第二千二百一十一章:下雪


                我拿出了传言令牌,我已经抑制不住兴奋,在古仙界能够联系上我的,毫无疑问就是李仙君,所以我立刻拿出了令牌读取里面的信息。

果不其然,上面很快出现了一段简单的位置算法,还有最近一段时间的情况,我看向了头顶的神仙城方向,随后迅速往西边飞去。

李念君躲在这个活跃星球已经有好些天了,南宫老太在边境驿站那边和禁奴大战一场后,恰巧关键的时刻禁奴戾气超过自己的控制而急需用洗戾棺清除戾气,所以她和南宫老太就逃到了这里,但不知道是身上有什么气息,或者是怎么给禁奴捕捉到,竟让禁奴追到了这里。

甚至还刚下神仙城的时候大战了一场,禁奴因为清洗戾气的时间不够,并未能杀死她们俩,又进入了洗戾棺中,故而她们也才逃到了西边的一处山峦里,闭气准备等待禁奴自己离开。

而巧碰这个时间里,正遇上了我用传言令牌联系了她们,所以她们不顾暴露危险,发了信息给我。

这颗行星虽然巨大,不过对我现在的速度而言,如果只是跨越位置,那还真算不上远,只是在搜索细节方面,必须得降低速度到一定程度罢了,否则一掠而过,已经是千里之外,那找个人太难了。

到了李念君给我的位置附近,我立即潜入了茂密的丛林之中,并且速度放慢得可以侦查到能量体的层次。

就在我游荡了不久,俩道气息就从茂密的山林中朝我飞来,我立即迎了上去,没有半点意外,飞在前面的,正是李念君!

“天哥!”李念君远远的双目都红了,含泪喊了我的名字,看来这段时间还真受了不少苦。

“你们没事吧?”我上下打量了她们一眼,李念君还算完好无损,那把出自鬼道炼器工坊的剑也还在,不过南宫老太就惨了一些,道体残损,袖子和衣摆都没了,看来是扎扎实实的吃了几剑,而看那平整的切口,看来手臂和腿都给斩断过,只是现在强用道力恢复了过来而已。

南宫老太实力也算极强,对于禁奴的招数和力量了解远胜他人,毕竟禁奴本就是她剑中器灵,但纵然这样,她仍然这惨状,可想而知现在禁奴的强横。

禁奴有了洗戾棺,清醒的时间会更多,疯狂的时间自然就会变少,偏偏也只有她疯狂的时候,才能用阴招对付她,那现在她如果一直清醒的话,那恐怕就没人能对付她了!

因为一旦她是清醒的,打不过,亦或者戾气超过自己的承受,她就会预先逃走,而拥有缩地术的她,一心想逃,就很难追得上了。

“我们没事,可……大家都死了……”李念君嗖嗖掉泪,飞过来就抱住了我。

“没事了,我这不是来了么,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我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看向了松了口气的南宫老太

“百里这家伙在路上终归没忍住,把洗戾棺打开了,并且趁机研究这禁奴的道统,而为了激活和明晰她的道统,势必要给她注入一部分的道力,以备之后更进一步,更改和加入自己新弄出来的什么东西,结果那禁奴一开始只是在麻痹他,所以一直强忍和让他恢复部分道力,事实上根本就是清醒的,还在关键的时刻趁机发难,把百里给阴了,听百里的弟子后来说,几乎只是一招,百里就给打出了虚体,本来百里还想要逃,结果给禁奴死死追着不放,连虚体也给渐渐吸光,最后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南宫老太叹了口气。

“真没想到这禁奴竟有如此的心机。”我皱眉自语,看来平时她在我面前,是没找到翻盘的机会和实力,毕竟我都是改良她的虚体多,却没有给她注入道力,让她具备反击的实力。

这百里还真是抱着据为己有的心态,想要控制对方,结果付出了身死道消的代价。

“那禁奴杀了百里,夺走了不少运输舰备用的仙气盘后,一路追杀我们,每次都能够准确的找到我们的位置,开始我们还能靠着三艘船的炮火密集抵挡,后来她来回几次后,一直在恢复和强化自己的力量,所以每次撞见,她的实力都会比上次来的时候强上一截。”南宫老太继续说道。

“她巅峰的实力恐怕还没完全恢复,现在又有了洗戾棺和仙气盘,就更加难以对付了。”我沉吟说道。

“可不是么,不但如此,百里的宝剑满城惊雪给她夺去后,连战舰她都直接能够打成筛子。”李念君脸色发青的说道。

百里的剑唤作满城惊雪,之前曾经让炼器工坊浇注过一层混沌合金,所以我很清楚这把剑的来历,而且在没有浇筑浑沌合金之前,听说这把剑就极度有名了,传言中,这把剑的初代主人锻造完成此剑后,一时因习惯难改而忘了束缚此剑,而路过仙城时,竟在三伏天,引来了瓢泼大雪轰动一时,故名满城惊雪,能在大阵密集的仙城里引来惊雪,可见这把剑的厉害,而且听说剑一出鞘,触碰什么都无一例外的能将其瞬间冰封,所以算是剑阁里最厉害的宝剑,眼下再经过混沌合金的重铸,是最接近超品的剑了!

满城惊雪居然到了她手中,那现在的禁奴可想而知的难对付了,我当即问道:“三艘战舰都毁了,那货物呢?这些东西价值连城,你们带不回去,仙尊岂不要怪罪你们?”

李仙君连忙说道:“见互相交替掩护都无法阻止禁奴,其他两艘战舰就做了诱饵,把禁奴拉远了,而我和仙长坐着的那艘,则把余下的一品道器运到了驿站那里,因为价值不菲,所以我们就暂时放在了神仙城,眼下我们要走,当然还得返回去取来,再送回仙盟。”

“一座驿站驻扎一个仙门数百弟子门人,全都给杀个精光,我们逃出来就不错了,至于身边侍卫,也全都给杀了,有的虚体得逃,有的连逃都做不到,就给吸收殆尽了。”南宫老太叹气道。

“禁奴习惯轻车上路,若不是洗戾棺对她有绝妙作用,还能顺带带上仙气盘,她也早就丢了,所以如果那堆混沌合金武器跟百变石放在库房中,倒也不着急去拿,我们现在先离开这里,返回你们仙盟要紧。”我一路过来都好几天,再折返回去太过浪费时间。

“不行……没有这些东西,祖父不骂死我就怪了。”李仙君当然不愿意。

“对,这些货物里也不只是有武器,还有很多仙长和我们那边的工匠指名带的材料,目标大不说,还价值连城,我们怎么能让它躺在废墟神仙城中?边境之地,也会有一些邪门歪道,这一来去就是数月光景,实在不保险。”南宫老太也连忙说道。

“嗯,既然如此,那我们赶紧先回驿站吧。”我说完,就拿出了黑云道器,载着她们一起冲上神仙城。

冲破界墙,对我而言早就不是事,不过要出界墙之外的星辰大海,如果不想浪费太多道力,还是免不了要经过神仙城。

去往神仙城的中途,我为了养精蓄锐对付禁奴的追击,决定把黑云道器交给了南宫老太,因为就算不能战斗,发挥点余热也是应该。

可就在我传授南宫老太控制口诀的时候,李念君忽然摇了摇我的肩膀:“天哥……看那边,城里好像……下……下雪了!?”

我心中一凛,当即看向了她,这一看,发现她正目露惊恐的看着前方神仙城。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