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八十四章:妇人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八十四章:妇人


                这些禁卫最低都是三品的,最高已经是一品,是精锐部队中的精锐,我看了一眼,这群禁卫少说也有三千,是大鬼皇的禁卫军了,而眼下罗酆鬼帝,抱犊鬼帝,嶓冢鬼帝带头,加上他们自己三山的山鬼,侍卫首领,一窝蜂的冲了过来。

我心情当然是无比郁闷的,这么大批的数量,可不是砍瓜切菜就能够对付的,然而,一声尖锐的笑声,却打破了战场的沉默。

禁奴狰狞的笑容此时如寒霜凄雪般的灿烂,这种对待蝼蚁一般的狞笑,我一点都不陌生,下一刻,那禁奴毫不理会正打算朝她追过来的存余三绿衣,一瞬间就缩地冲入了禁卫群中!

“纳灵法!”唪的一声,她浑身上下就冒出了一层燃烧的彩色焰火,这种焰火一样的能量体,仿佛可以将能量吸附在上面,然后强行的逆转和借用任何属性的残余能量,所以当她杀灭一个个体时,一瞬间那虹光焰火就飞窜了起来!

吸收的强度和多寡,和被吸收者的实力,以及瞬间消逝时残余的力量有关,禁奴拥有逆天的纳灵法,自然尤为擅长此道,以最快的速度,将一位禁卫打得粉碎后,就再也一发不可收拾,她横起长剑,根本不需要任何花俏,把身上的纳来的道力,全都一瞬间震了出去,霎时间,一大片的禁卫给这恐怖的攻击湮灭殆尽,而她一路冲飞过去,身上的气焰再度爆发式的增长起来!

如同狂暴一般的攻击方式,让我对禁奴有了彻底的了解,她能够在古仙界杀尽一脉三千多的仙修,这持续战斗下去的方式,确实是可以办到的!而且听说当时是针对性的进行了布阵才将她道体击杀,否则这数量估计还得再浓墨重笔添上一道!

“全部都不要使用道力!散开!轰杀她!”大鬼皇大怒,一边喊着,一边看向了浑沌凶兽,命令它再度咏唱出那限制神仙施展道法的超声波!

我扫了一眼剩下的三位绿衣,此时,他们拿走了囚神笼后,顿时飞向了禁奴那边,不断用远程的法术轰击对方,还别说,如果那禁奴不会缩地术,面对三位超品神仙,确实光是躲避都困难,遑论是继续攻击了,然而偏偏这禁奴还会缩地术,这种法术能够施展的神仙也绝对不多,不过古仙界传说是古神界无数年前分割出来的大世界,所以能够拥有这样的强横法术,也并不奇怪!禁奴攻有纳灵法,避有缩地术,在禁卫群里如虎狼入羊群,左突右冲,把禁卫杀得是丢盔弃甲,顾前不顾后!

三位超品神仙连拦截都做不到,反倒是误杀了不少的禁卫,气得大鬼皇是心情糟糕,因为禁奴并非是有浑沌在就无法以纳灵法吸收对方的道力,她只要是杀了对手就可以吸收到!

所以管你之前是否因为浑沌在而给强行闭气,死了一样会散发出大量的能量,这正是禁奴厉害之处,所以要杀禁奴,就必须更多的,比禁奴修为还要高,比她技击技巧更强的对手!

因为修为高就可以不死,技击强横,就可以在限制对方纳灵法同时,以无道力状态击败对方!

但让人头痛的是,禁奴除了修为现在已经是超品外,其剑技更是匪夷所思的厉害,一把剑飞舞如星光,所过之处竟无一合之敌,可以想象她所师的名门,怕在古仙界也是名震天下的。

罗酆鬼帝他们早就带领山鬼和卫队逃开了,眼下他们来不是帮了忙,反倒是帮了倒忙,禁奴是对付她的人越多,她就越厉害的典型,所以一杀一片,一片一杀,周而复始之下,很快三千禁卫中,十成去了四五成!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逆天的强者,无论是剑圣李太冲、剑魔师父,无论是帝纤尘,无论是李剑臣、李剑圣,无论是我曾经过往中,任何一位惊世天才,都无法与这位狰狞的中年妇人相提并论,那是一种绝对的实力,一种匹敌一个大世界天下至尊的实力!

纳灵法到底是什么样的法术,我已经是瞪目结舌,但现在我已经不及细想了,因为大鬼皇已经咬牙把任务交给了三个绿衣:“改变计划,你们三位,把凃冥抓入囚神笼!我们指挥军队对付禁奴!”

那三位绿衣屡次无法建功,反倒助长了禁奴的嚣张气焰,正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一听这提议,顿时如蒙大赦,三位朝着我围过来!

“罗浮!桃止!我们去牵制对方!不要再让她杀任何一位禁卫!逃出的禁卫,则全力去对付凃冥!浑沌,你将禁法施展到极致!限制这禁奴的纳灵法!”大鬼皇还是选择了刚才那一套,因为只有这一套是有用的,至于其他的攻击方式,完全起到的是逆反的作用!

大鬼皇能坐到这位置,自然不是一般神仙可比,两道命令下来,立即逆转了这次的局面,三位绿衣牵制我的行动,而逃出来的禁卫围住我后,顿时开始远程协助三位绿衣,这看似寻常的战术,却给我带来了十足的麻烦,因为我和禁奴不一样,单对单的情况下,凭借时空剑力和先天魔气,我能够轻易的稳胜同阶,甚至对付超品神仙,只要祖龙铠加身,越阶杀死对方都绰绰有余!

可现在一旦给围攻,我除了能够用缩地术逃命,完全没有任何反击的能力了,好几次避无可避,给罗酆鬼帝和抱犊鬼帝的精妙法术打到,瞬间就感觉到祖龙铠消耗的巨大,眼下很快也是强弩之末了!

大鬼皇那边,禁卫诱禁奴释放了纳灵法后,大鬼皇立即趁机冲了进去,以剑硬抗了一击失去纳灵的禁奴,虽然他给禁奴的强横力量击飞了出去,但明显他仍有虽败犹荣的笑容,而罗浮和桃止瞅中机会,也飞了下去,挡在了禁奴前面,防止她对大鬼皇追击!

然而禁奴却灵巧百端,缩地术又到了大鬼皇身后,一剑劈向了大鬼皇!

大惊失色的大鬼皇连忙回击对方,结果那禁奴十分厉害,剑以不可思议的方向一转,瞬间扎入了大鬼皇的小腹!

纳灵的一瞬间,大鬼皇闷哼一声竟抓住对方的剑拔了出来,疯狂的想要脱困,禁奴当然不会让他如愿以偿,长剑一扭,就把大鬼皇的五根手指都切了下来!

但大鬼皇早就报了壁虎断尾的心思,竟只是闷哼一声,自爆了断肢,然后脱逃而出,禁奴对这不惜一切的逃亡似乎多出了一抹诧异,但很快不依不饶的追了上去!

罗浮保存了实力,所以这时候用狼牙棍,顷刻挡住了对方!还别说,这罗浮鬼帝技击实力似乎还在大鬼皇之上的样子,一把狼牙棍舞得是滴水不透,禁奴连出二十三剑,居然讨不到半点便宜,委实震惊住了我,看来他恐怕和蚩圣也在伯仲之间了!

有了罗浮牵制,大鬼皇手按在了伤处,念了几句咒语,强行的把断肢恢复了过来,而桃止也在罗浮和禁奴酣战中频施冷手,好几次封住禁奴的退路,可谓阴险至极!

看我已经无法反击,三位绿衣中的一位,则掉头过去一起和大鬼皇围攻禁奴,誓要给自己兄弟报仇,但即便这样,我这里的状况依然不乐观!

因为我现在对上的是一千多的禁卫,以及两位超品的老怪物!以我现在残余的祖龙之力,对付一个都够呛,别说是这么多的数量了,所以我想都没想就准备逃命了,至于要和禁奴联手这事,眼下我实在分身乏术,根本帮不上她半点忙。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