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八十六章:困境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八十六章:困境


                那枚玉佩给我激活,紫烟猛然喷薄而出,剑在它的带动下,释放了万钧的雷霆!禁奴闷哼一声,已经出现在了我身后,焦黑的手往我抓过来!

要不是媳妇姐姐的提前预警,我确实不相信这世界上会真有这样一个不怕死的疯子,所以左手毫无凝滞的抽出一剑,往身后劈去!

剑抵在了禁奴的脑门前,而她咬牙的表情连带身躯,却如鬼魅一样褪去,最后出现在稍远的位置,这一回,她开始忍不住上下的打量起了我。

我冷哼一声,把手中的剑丢向了她,然后说道:“想要杀你,我有无数的办法,但要救你,办法却只有一个,拿着这把剑,我们走。”

禁奴微微蹙眉,看来总算是信了这句话,我却感到一阵的冒火,这一回取信她,显然也是靠着媳妇的作弊,否则真要打起来,实在不是她的对手。

那种鬼魅一样的缩地术,和我的缩地术并不同,它距离没有那么远,但更快,更随心所欲,这绝对是为了战斗而研究出来的快速缩地术,而跟用来逃跑的太一道缩地术全然不同,恐怕这缩地术就算经过我无数次的改良,仍有再改良的空间!

这禁奴处处给我惊讶,处处让我感到一丝挫败,她的战法非常的先进和出彩,是我值得学习的,当然,这并不是就说明我和她没有一战之力。

甚至恰恰相反,剑魔传授的剑法,也是上古传下的秘剑,代表着仙道中顶级的存在,加上我时常和剑魔师父敛去气息斗剑,即便没有使用道力,和禁奴一战也未必落太多下风。

而且就算禁奴灵活无比,但她就算跳得再快,只要是想杀我,就会给媳妇姐姐预警到,同样给我砍上一剑,那也还是死的下场。

“呵呵,要杀我……哪里不是一样……”禁奴阴鸷一笑,仍然不打算跟着我。

“要杀你早就杀了,但我现在取下我的先天魔气,你必死无疑,我之前是利用你,不过也利用结束了,等到了真正安全的时候,我会让你摆脱器灵之身,恢复原样,再抽取先天魔气!这样你才能真正的自由!”我冷冷的回答。

“桀桀……若跟你走……我还会成为器灵……你不过是要稳住我罢了……”禁奴完全不信任的说道。

我顿时无语,对完全无法相信别人的怪物而言,无论说什么都是徒劳!

“难道你就不想要自由?”我不禁苦笑问道。

“自由?自由就是杀戮,只有杀戮,才能争取到自由!你放了我,我还是会杀!杀!杀!”禁奴忽然双目爆发出一股摄人的凶芒!

我冷笑起来,寒声说道:“自由,不应该是过上正常的生活,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遥于天地之间,心意自得?”

“不,天下仙死,才是自由!我要杀光一切能飞的,杀光一切能杀的!”禁奴忽然戾气又继续的暴涨起来。

“呵呵,那很简单,我废了你的法术,抹去你的痛苦记忆,把你放在一个安全的星球,你没有了能力,岂不是永远都不再纠结杀人,只能过正常人的生活了么?”我冷笑起来,暗里却用先天魔气吸纳她散发的戾气,这股戾气一旦给先天魔气吸得七七八八,她又再度恢复了正常。

禁奴皱着眉,竟仿佛清醒了很多,冷哼一声说道:“那不过是自欺欺人!”

“那你又何曾不是自欺欺人?你杀了那么多的神仙,不还是给镇压的下场?这世界又改变了么?”我反问道,禁奴双目圆瞪,但却再也生不出杀气了,她忽然抱着脑袋,不知道自己该往哪个方向来反驳我!

就在说话的功夫,大鬼皇的气息又再度出现在了我能够察觉的范围,我了一眼也惊醒过来的禁奴,说道:“走吧,无论如何,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

禁奴的杀气给吸收后,疯癫的症状竟缓解了过来,毕竟她的疯狂缘于入魔,而先天魔气自然有吸魔气的特性,解除癫狂当然行之有效,至于之前逃亡,纯粹是为了激发她的凶戾,我的先天魔气当然不会吸食她的杀气。只是此刻情形不同,为了让她冷静下来,以及恢复先天魔气,趁机吸收她体内戾气就成必然的了。

所以在我靠近她的时候,没有了杀气的她,被我一扯就扯了起来,但本能的,她还是用剑朝我劈过来,我用天子怒一格一带,就把她压制了下去,这时候,她的好胜心和杀气,居然又蓬勃的炸起了!也不知道她是想到了什么,居然能那么快的让戾气蹿升出来!

我心中吃了一惊,连忙放开了手,默念咒语又压制了她体内的煞气,这一收一放,显然她也无法承受,居然又昏了过去,我拎起她,顿时飞奔起来,相对这类对人性完全无法相信的家伙,唯有做出点实际的事情,才能渐渐取得她的信任。

想通这点,我继续了疲于奔命之旅,只是和之前的心境不一样,这次的我已经对他们没太多的惧意了,因为按照这次逃亡的时间算来,我已经到了中庭和圣殿的半路,而我的援军,随时都有可能会跟我汇合!

但就在我感觉到了希望的时候,后面大鬼皇却神情若定,似乎没有任何感到担忧的样子,难道他真的不怕我和禁奴联手,再加上援军进行逆转?

我心中忽然想到一个可能,所以凛然之下停了下来,而这时,大鬼皇居然也跟着停了下来,但我却发现,他除了带着浑沌外,其他的超品神仙,全都不见了!

我皱着眉,说道:“原来真的有另一条快速通道,所以现在,你是让他们在前面拦截我!?”

“呵呵……看来你总算发现了不对劲,凃冥,有时候我也不得不夸赞你的头脑,除了智取血海战舰,除了开工厂和三大世界交易,原来你的战场临敌经验也如此的丰富!居然这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大鬼皇冷笑着看我。

“果然如此!”我心中暗暗吃惊,掂量再三,还真的没应对的法子?

好比神庭的外围,连接边境和各地都有快速通道存在,这大鬼皇苦心经营鬼道,怎么可能没架设这样的秘密通道?

而这通道极有可能就隐藏在八方八山大阵之中!眼下他自己假装在后面追我,实际上是赶我进布袋口,至于我的援军,还不知道能不能来!

“不仅仅如此,你的援军,恐怕也来不来了,我也不会让他们来这里,罗浮他们早就带着所有鬼道禁卫,所有的精英士兵走了快速通道,圣殿和凃冥山都会完蛋,什么都不会留下。”大鬼皇冷冷一笑,手中却掂量着囚神笼:“还是那句话,你应该没什么道力了吧,祖龙铠甲的能量,好像也大不如昨天炽烈了,难道是用尽了?哈哈……乖乖进来吧,进了囚神笼,我一个命令过去,你的朋友都能够活下来,我也不会关押你太久,五百年如何?五百年后,我就放你出来。”

“呵呵,你以为你是佛主么?关我五百年后再放我出来西天取经?”我冷冷一笑,心中却感到一丝苦涩,现在我确实没折了,如果韩珊珊他们按照我之前的要求来,现在肯定给对方截住了!而且大军一旦突入圣殿和凃冥山,我的势力也将毁之殆尽!

大鬼皇当然听不懂我说什么,只是冷冷一笑:“困兽犹斗,现在连禁奴都完了,你还有什么筹码!”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