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八十二章:纳灵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八十二章:纳灵


                因为对于魔气的理解,让我早就打起了禁奴的注意,也知道什么东西,最能激发它原本的力量,所以把先天魔气注入它的身体,就能把它的戾气转化,让它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全盛时期!而即便不是全盛时期,至少在剑术上,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可以打赢的!

甚至连名师指导过的我,都知道在剑术上,绝对不可能是禁奴的对手!

先天魔气等于一座动力炉,而我把动力炉嵌入了禁奴的身体里,毫无疑问,我现在再生了一只恶魔!这只恶魔,将会吞噬眼前的一切!

所有的超品神仙都哑口无言的盯紧了禁奴,因为这禁奴实在太过有名了,没有任何一位超品神仙不认识!因为它传唱于六神天的顶级界面之中,是一种不败的象征!

唪!

忽然间,媳妇姐姐却猛然的拉了我的衣角,我想都不想,立刻就缩地术到了身后很远的地方!而我原来站着的地方,一片空间,竟给那禁奴往身后甩手的功夫,多出了五道由手指带来的狰狞空间裂缝!

我咬咬牙,这禁奴,刚才是想要杀我的!看来这家伙轻不善允,绝对不是善类!

“不知所谓,若不将眼前的超品神仙杀光,你也别想活了。”想不到它居然不听号令,我呢喃了一句,随后念起了控制先天魔气的咒语,而下一刻,她浑身上下居然透出了一缕缕的红光,最后竟痛苦万分的跪倒在地!

这一幕落入众神眼中,他们互相对视,都从彼此眼中看出了妖异,老白则当场就大声叫道:“趁现在!杀了这魔头!”

我立刻停止了继续控制先天魔气,而禁奴的双目,这一刻也爆发了摄人的凶光!

一群超品神仙听到号令,顿时各施各法,不是剑气攻击,就是道器全都朝着禁奴招呼起来,显然大家都明白对手的实力等级,绝对不是随随便便能够打发的,即便他们有十个超品!

轰隆!

攻击顿时把一个空间震成了虚无,我甚至怀疑这次的攻击,能够打穿大世界,直通血海都有可能!

可并不是攻击对了地方,就可以将一切抹削得一干二净的!禁奴却诡异的出现在老白的身后,老白大吃一惊,立即朝着我这里飞奔,而随后,袖中忽然飞出一道金光闪闪的符纸,朝着剑奴射去!

那金符化作无数的飞禽,将禁奴顷刻包围,如狂蜂浪蝶一样飞禽也开始啄击眼前的敌人!

“你们攻击禁奴!我去抓凃冥!”老白声音冒着喜悦的意味,立马提着笼子朝着我飞过来!

我心下大骇,却不敢直面老白,因为这笼子我也不知道它的情况,万一给念咒抓了去,连反抗都没机会,我岂不是亏大了?

而看着那飞禽包围禁奴,我顿时缩地术到了那边,想要用天子怒救下禁奴!结果出乎我意料的是,媳妇竟又拉了我的衣角!

千钧一发的思虑后,我只能放弃救助禁奴,转而飞到了桃止身后,因为桃止是所有超品神仙里面,眼下最弱的一个,毕竟之前给我重伤过。

轰隆!我原先要救助禁奴的地方,猛然炸开了一个缺口,而一道黑影闪过,竟直奔最近的一位持剑超品神仙而去!

我瞬间明白,那禁奴虽然对其他超品也抱有攻击性,但实质上对于控制它的我,则更令它讨厌和忌惮!

“禁奴!想要自由,就杀光这些家伙!”我冷喝一声,算是给了它保证,那禁奴低沉的发出了一声哼,随后五爪如勾,抓向了那持剑超品神仙!

我知道,它现在唯独想要一把剑,有了剑,它就能够大显身手了!

嗡!

我一剑砍出,紫色雷浆立即覆盖了前方一大片的地方,桃止却早有预备,立即飞离了原地,怒而挥鞭,嘭一声砸向了我!

早知道会给躲开,我也不恋战,顿时缩地出现在了老白的身后,念了咒语,手起剑落,把他逼入了我的紫雷区域!

“又是缩地术!”老白似乎也对我神出鬼没没太多办法,后退的时候,又是一道金符抽出,也要把我逼到外面!

而这时候,一声惨叫却把老白吓住了,由此动作不禁慢了一拍!我却毫无犹豫的以时空剑势施展剑法,瞬间砍飞了掷出的金符,并且硬逼着他闯入了我准备好的雷区!

老白怒哼一声,拼着受伤冲出了雷区,这时候,我们才有一瞬的时间感应周遭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这一感应,就让我们全都面露骇然,因为不知何时,禁奴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剑,而那位原本的持剑绿衣超品神仙,此时此刻已经是没了半具道体,两只脚蹬了几下,虚体就挣脱而出,预备逃出此地了!

我不知道刚才这禁奴怎么做到的,也只是一瞬间,忽然感觉一股能量猛然释放而已,就出现了弑神夺剑的戏码!

禁奴没有去追击,而是发出一声凄厉的笑容,随后那枯槁的手就此从剑的剑尖朝着剑把那一抹,彻底将剑纳为己有了!

“桀桀……”禁奴手中有剑后,在错愕的人群中双手展开,微微的抬起了头,而发丝也垂落露出了它的容颜。

它早已面目全非,双眼也翻成了白色,但却有着一口漂亮的牙齿,这让它整体的容貌变得恐怖无比,而这一抬头,枯瘦的身躯却搭配了微隆而起的胸膛,让我发现了它的真实性别,竟是个女人!

之前看不出性格,是她的声音沙哑而尖刻,显得男女不分,而笑声凄厉中带着一股幽深,也抹去了岁月的痕迹,让她恍若是不人不鬼的怪兽。

以至于攻击前后如同野兽一般的驼背形象,也让我误以为是苍老到不行的老者,所以一切就显得理所当然了,而若非是她脱离禁奴剑后的狂笑,我可能都无法理解她居然是个女子。

南宫老太说过,剑奴之凶戾,残暴,在漫长的千年岁月里,都极为罕见,因为她不止是恶贯满盈这么简单。

她的剑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杀了自己的授业恩师,她的主人,甚至还将一界仙者陆续几百,而一旦赢了对方,她便会将对方一族老少尽数屠戮干净!

这样的凶神,在古仙界还竟未尝一败!可见她习惯了以一对多,习惯了杀戮和战斗,剑技早已登峰造极!

我重新审视禁奴的同时,拿到剑的她,也开始在我面前展示那恐怖无双的剑技!

“纳!灵!法!”禁奴如深渊中爬出的恶鬼,幽幽的声音从口中吐出,而念罢了这法术咒语,她浑身上下,竟冒出了奇怪的虹光!

我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不过她似乎用一种古怪的法术,加持了自身!

而这道法术,在她给封入道器的期间里,并没有施展而出!这纳灵法,既不是攻击剑诀,那到底是什么法术?

就在法术加身,而她浑身上下全是彩光之后,她也开始了她疯狂之旅!

没有一丝的犹豫,她缩地到达了一位绿衣超品神仙的身后,身子忽然弯曲如弓,然后瞬间将剑猛劈而下!

“怒剑狂崩!”

轰隆!没有任何花俏,无数剑气这就这么将前方那位超品神仙笼罩了进去,那神仙因中了无数的剑气,忍不住惨嚎起来!

而所有的超品神仙,也由此全都瞬间汇聚她身后,准备给与反击!

我却愣住了,因为禁奴刚才一剑虽然剑技出彩,果决无匹,但这除了说明她足够剑法厉害外,仍然没有任何太多惊人的地方,我心中暗道如果光是这样,我同样也可以做到才是!

但说纵横古仙界,这如何可能!?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