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八十一章:造魔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八十一章:造魔


                “先前嘛,价码也不高,我们也是例行公事,准备暗杀将鬼道至尊带回来的你,为大鬼皇清除异己,结果意想不到的是,竟让我们看到你以一品的道体挑战超品的道体的精彩一战,并且还借此机会当上了凃冥鬼帝,这发现当然让我们慎之又慎,加上后来你劫持血海战舰,和我们魔神界的灵越王讨论生意经,挟持质子以待交易的举措,就更让我们注意万分了。”大鬼皇身边的其中一位绿衣平淡的说道。

原来之前和大鬼皇一战,已经给注意上了,而之前大鬼皇道器里冒出的森森魔气,恐怕也并非和魔道全无关系。

这话落音,大鬼皇哼了一声,低沉着呻吟说道:“这些话,能不说就闭嘴!”

“大鬼皇,反正他也快要死了,说一说也好让他死得明明白白,老白,继续。”另一个绿衣笑道。

“嘿嘿,价码当然随着要杀的是谁,难度有多大,就要跟着水涨船高,你说是不是,大鬼皇?所以为了能够让暗杀这家伙万无一失,我们当然要多找点伙伴过来,毕竟他体内可藏着一位鬼道至尊呢,虽说不是本体,但实力相信也不低吧?况且,祖龙也在他身上,我们这次可不打算激怒他,顶多让他沉睡个千儿八百年的,当然,和死了没什么区别。”叫老白的绿衣拿出了一个笼子,在我面前晃了晃:“你是打算乖乖进这笼子里,还是让我们打半死丢里面?”

我心中一沉,他们早有预谋,把我关进笼子里沉睡,确实比杀了我好处多太多,要杀我,就得先对付媳妇姐姐和祖龙,而把我关进笼子,却能够间接威胁肆小仙和韩珊珊正常启动工厂!甚至连补天计划都不会落下半分,堪称一举多得。

而威胁韩珊珊和肆小仙,这期限恐怕就是他说的千八百年了,至少有希望,人就不会放弃。

“不是还没说价码么?我也可以开同样的价码,只要你杀了大鬼皇!”我冷笑起来。

结果那六位绿衣全都笑了起来,那老白摇摇头,说道:“你给不了我们这个价码。”

“你们不说,怎么知道我给不了?”我仍然面露笑容,但先天魔气已经开始注入禁奴剑里面,这个力量将黑色的禁奴剑裹挟起来,露出黑色而死寂的凶光!

“呵呵,我们要的是鬼道的控制权,这点,你恐怕不能给我们魔神界吧?”老白饶有兴趣的看着我。

鬼道的控制权?难道一开始,大鬼皇就是给魔神界控制的?他身边的两个绿衣,也是为了监督而存在的?如果真是这样,那很多事情就可以解释清楚了。

大鬼皇不过是傀儡,魔神界才是背后的正主,至于妖神界和古仙界,也不过是帮衬者,没准只是魔神界和鬼神界联合后的冤大头也不好说!

现在如果鬼道的控制权还在魔神界手中,那之前灵越王谈判下来的虽然照样会按照单据来执行,但背地里,鬼神界肯定要给魔神界一些回扣,而这六位绿衣,就是这回扣能够到达魔神界那里的保障!

成为傀儡,是我永远不会想的,媳妇姐姐是鬼道至尊,即便决策失误把鬼神界丢了,但现在回来了,失去多少,当然要拿回多少,与其成个傀儡而来,还不如不回来!

所以这些绿衣都很清楚,我绝对给不了大鬼皇能够给他们的条件。

大鬼皇心中的想法,我也隐隐猜出了一些,他并非不在乎鬼界,如果不在乎,也不可能心甘情愿维持着鬼界平衡千年而不崩坏,混乱!只是他屈于夹缝而求存罢了,而为了生存下去,牺牲自己的利益,是最直接的办法,他同样也没有回旋余地,没有翻天的本事,所以苦苦隐忍了那么多年。

但我的出现,对他来说是一个机会,同样,这也是灾难并存的!因为他清晰明白自己就要给我架空了!

毕竟中庭和圣殿,如今几乎成了两个朝廷,而其他鬼帝都往圣殿那边跑,他存在的意义就没有了,到时候他不但会给八方鬼帝架起来烤火,还会给魔神界抛弃,这样的凄凉后果,导致了他对鬼道的反叛,他想要将一切逆转回来,牢牢抓在自己手中!

不得不说他很聪明,凑齐了十个超品才想要对我下手,而且又准又狠的找到了机会让我落单,加上他并非想要杀我,而是想到了用笼子,这就说明他已经想好了退路,既要得到圣殿的一切,还要让我建立的工厂继续开工,从而达振兴鬼道的目的!

“给你们鬼道的控制权,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有一样确实可以给你们,也是你们需要的。”我冷冷的说道。

老白似乎是绿衣的核心,当下十分好奇的问我:“哦?是什么?”

“死!”我厉声说出这字,所有的绿衣,包括桃止、罗浮,都是脸色微变。

“困兽犹斗虽然精神可嘉,不过,这也只是引来一声喝彩而已!这就把你关入囚神笼!让你一睡千年!”老白冷冷说罢,看向了其他的绿衣:“先消耗掉他的道力,尽可能的消耗!”

听完这话,我就知道这囚神笼的作用了,基本上也就是葬神棺差不多的东西,但却比葬神棺要邪门的多的,只要把我关入笼子,我恐怕会因为失去道力而陷入沉睡。

我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刚才强迫先天魔气注入的禁奴剑,这个时候发出了‘咯咯’的破裂声音,这声音,让在场所有的超品神仙都愣住了。

“是古仙界的禁剑!”

“禁奴!”罗浮犹豫了下,立即明白我要干什么,所以看向了老白,说道:“这小子刚才都是在拖时间!他要震破此剑,放出禁奴!快阻止他!”

“妈的!诡计多端!快!”老白大惊失色,连忙挥手,让所有绿衣全都围向我!

“晚了!禁奴,出来!”我冷喝一声,注入的先天魔气以剑的裂口为突入点,瞬间就撑破了禁奴剑!

禁奴剑还未落入我手中的时候,我就对它关注颇多,甚至不惜以一把一品的对剑来换取这把残破的禁奴剑,正是为了有朝一日放出禁奴为我而战!

这恐怖的魔头,嗜血成性,对于魔气,本能无比的喜爱,我将自己炼化的先天魔气注入其中,无异于投其所好,助纣为虐!

毕竟再厉害的魔气,也没有先天魔气纯粹,那是先于天而生的魔气,就算是一缕,也是永恒不灭的,而给我炼化成了我的东西,就变成了恍若是道器一样的东西,这股猛烈的气息,一注入禁奴剑,禁奴得到力量,震碎这把残剑出来也就理所当然了!

披头散发的禁奴出现在了我眼前,浑身散发着先天魔气的气息,它缓缓的看了一眼周围,露出了一抹残酷的笑容,并且这淡淡的笑容,很快发展成了‘桀桀’的狂笑!

所有绿衣全都不约而同的止住了行动,因为禁奴的气息,确实异乎寻常的可怕!

“桀桀……”

它的声音如同夜枭,刺耳而让人浑身颤栗,而它垂立的双手,恍如伺机而动的野兽,谁都会本能察觉到它的危险!

这就是以一己之力,杀得古仙界鸡飞狗跳,甚至还杀死了古仙界南宫老太的师父,极其一脉三千多号弟子门人的禁奴!

而正是这么可怕的家伙,眼下因为我把先天魔气注入它的身体,所以彻底脱离了道器的束缚,站在了我面前!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