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七十五章:阳奉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七十五章:阳奉


                信息里说的是,这界守亲自下去调查,所以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已经确定是有谁在底下作祟,只不过他逛了一圈,却没有得到太多的信息,毕竟星球太大,就算是一两个月,也不会有太大的进展,所以他这次发信息给我,是打算让我派下更多的神仙,帮助他找到更多的信息。

我犹豫了下,就发了信息给了蚩圣和斩龙,命令他们俩各带一队精英,前往饲养场调查,因为这底下有一只超品的穷奇,就可能有更厉害的凶兽,所以必须找些能够胜任者。

安排好这件事,我又跟酆域质询了一些关于桃止的事,这家伙历数数百年来桃止的罪行,这自然让我生出了除之后快的决心。

而因为要准备迎接几位鬼帝带团来圣殿学习,所以我打算先返回圣殿,安排培训的工作,顺道送不愿意跟着酆域的那群妾侍。

之后在大家准备的时间里,我会去大鬼皇、罗浮、桃止那边当说客,游说他们为鬼道复兴一起努力。

酆域守着自己的酆域山这么多年,早就无聊透了,巴不得有什么大事发生,所以我说要回去,他顿时点齐了一大帮的工匠,再将所有界石打包后,跟着我就返回圣殿,反正过后他也会跟我一起前往大鬼皇那边。

来的时候只有我和赵茜两人,但离开这里的时候,浩浩荡荡居然有数千人,酆域反正已经是郁闷坏了,不止是之前不愿意跟他的那些妃子,在皇宫里还有一帮的侍妾也不愿意呆在这里了,因此我这趟算是刮了他一层皮。

不过这酆域却没觉得怎样,他这里活跃星球比我凃冥山还多,层层递进后,一年光是飞升的漂亮女仙就不知道多少,所以他根本不愁找不到美人。

我心中其实对这事也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毕竟林子大了,不能指望谁都是好鸟,正儿八经的,肯定治理不好这么大的界面,不过只要不是太过分,发生一些颜面上过不去的事,姑且也就先这样了。

一路上这酆域也是唉声叹气,自然是为了这群美妾跑了而心生郁闷,不过我也不是不给机会,他自己也跑去再过问了一遍,可惜的是这群美妾是死活要走的,所以他也很是无奈的接受了这结果。

返回了圣殿,这群女仙就尽归了赵茜来统领,毕竟韩珊珊和肆小仙都各自有事,而其他我信得过的女官,也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赵茜把他们分为了两部分,一部分送去了肆小仙和韩珊珊那边学习锻造工作,另一部分守身如玉的则进入了圣殿,这并非是区别对待,而是圣殿的特殊性,必须要有守得住机密的女仙才能胜任。

这酆域倒也不算是太坏,至少他不会去真的勉强对方做一件事,以他自己的想法,扑过来的他不要,半推半就的那是最好的,抵死不从的,他不会去逼迫,因为这种女子就算用强,自己玩起来也不会舒服。

我对他嗤之以鼻,不过水至清无鱼,暂时先收拾了桃止和罗浮、大鬼皇这三个再说其他。

安排好一切,我和酆域就前往中庭的大鬼皇那边,毕竟要去罗浮、桃止的南方罗浮山、东方桃止山,还得路经中庭。

结果半路上,酆域摸出了传言令牌,然后眉心当场就是一凝,并且看向了我说道:“喂,凃冥,这大圣皇发来消息,让我不要去参加你那什么补天计划,而是让除了你之外的七大圣帝,现在立即去中庭集合,你觉得呢?”

“什么意思?”我皱起了眉,暗道这大鬼皇现在要闹事了。

“嘿嘿,你知道这什么意思。”酆域阴险一笑,我则说道:“难道他想要联合你们对抗我?”

酆域抱着手看我,说道:“这不明摆着?你越过了他,让我们全都去圣殿听你指挥,这**裸挑战了他的权威,他怎么可能让你舒舒服服的成事?”

“振兴鬼道,总有阻力,我早就猜到他不会那么容易让我如愿。”我冷笑起来。

“那可不?上次你用使节团坑了他一把,你还记得吧?当时他坐得跟木偶似的,什么事都轮不到他来拍板,这算什么?后来股份的事情,你占了五成还多,我们这八位每个人就拿了一丁点,我倒是没什么,反正出多少拿多少,有付出有回报,但你听说了没?大圣皇回去气得把桌子都一巴掌打碎了,还连杀了几个疑似跟你有过接触的内侍官,嘿嘿,这事你应该不知道。”酆域笑嘻嘻的说道。

这点我也想过,不过改革好比重新分蛋糕,既得利益者当然不会让我胡来,特别是现在大鬼皇的那部分利益还给我切得面目全非,他当然要挣扎。

“简直自私。”我冷冷说道。

酆域摊手一笑:“谁不自私?凃冥,你自己拿了五成,大家也就拿了几分,你说谁想起来不郁闷?”

“补天的钱是我出的,战舰的钱也是我的,这难道都不是钱?”我也觉得郁闷了。

“不是谁都知道你在这上面花了多少钱的,一旦涉及利益,谁会觉得你中饱私囊,难道不是?”酆域也很是犹豫的看着我,可见他也不是很信我。

“我这是给至尊办事,难道这还能有假的?”我嗤声一笑。

酆域摇头阴笑,说道:“我们也是为了至尊办事。”

我额上青筋都冒了出来,酆域看我脸色阴沉,顿时摆摆手:“别呀,兄弟,我这是对他们设身处地!我可没这种心态!”

“哼,你其实也这么想,我知道你们想什么!”我冷哼一声,然后说道:“看来其他鬼帝也会先去他那儿了,走吧,我也过去看看他大鬼皇想要干什么!”

我要孤立大鬼皇,他同样没有通知我到中庭集合,而是直接单独请了七方鬼帝,这次想来是打算跟我来硬的了。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中庭区域,但这次,我们却巧遇了抱犊鬼帝!

看到我和酆域居然和他几乎同时到了中庭,这抱犊鬼帝相当的尴尬,不过只是一会功夫,他就说道:“凃冥!我们正想此会在大圣皇这复命后,就立即去你那呢,工匠和材料,都已经开始准备了,看看大圣皇有何吩咐后,就去你那。”

“抱犊,你不是住西北抱犊山的么?按理说,先去我那,再一起来这里也是一样的吧?”我冷冰冰的说道。

这抱犊鬼帝看到我有些不高兴,也颇为难堪,笑道:“凡事有先有后嘛,哈哈……”

我冷哼一声,也就不说话了,酆域却笑道:“看来抱犊,你口口声声说要振兴鬼道,实则也就是说说嘛,阳奉阴违的本事可不小,就不怕至尊不高兴?”

“你!呵呵,至尊我当然是敬畏有加,但我首先也是治理圣道的八方圣帝之一!总是要按照实际的来嘛!”给说中心思,抱犊很不高兴起来。

“哦?实际的?难道你们是觉得还有另一条出路不成?”酆域一向口不择言,这次也是一样。

“什么……什么出路?酆域!你别说胡话!”抱犊瞪了酆域一眼,然后小心的瞥了我一眼。

抱犊和嶓冢、罗酆三位都是一体的,既然抱犊来了中庭,其他两位鬼帝当然也会来,至于罗浮和桃止,显而易见也到了这里,所以在不叫我的情况下,他们要谋划什么就不言而喻了。

可偏偏我就这么不请自来了,这就让大鬼皇尴尬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