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七十四章:阴违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七十四章:阴违


                “你什么表情?看你好像还不高兴似的?”我皱起了眉,脸凑近了酆域,他近距离仰视我恐怖的面具,吓了一跳,连忙摆手:“不不不,高兴!怎么会不高兴呢?你能莅临寒舍,我是高兴地不得了呢!咱们就别谈这事了,说说正事吧!”

“也是,那我就先说说吧。 ”我看了一眼酆域被砍了大半的妃子团,笑了笑说道:“我自己的炼器工坊,已经研究出了用界石制作界面搭桥手术通道的器具,你一会就发给其他鬼帝信息,希望他们带一队工匠,每一位鬼帝带大概一百左右的工匠,过来学习修补漏洞的手术,同时领一批搭桥通道器具回去,把技术传播下去,并先把周遭区域的漏洞搭桥下,解决下血海倒灌的问题,此事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万万不能疏忽了!”

酆域连忙说道:“这是必然,此乃是解决我圣道不再受制其他大世界的大事,我岂能当儿戏?这便通知其他圣帝将此事落实下去。”

“桃止那边,我亲自去一趟,若他真是你说的那种性情,我断然不会姑息养奸!”我冷冷说道。

酆域张口结舌,好一会才说道:“这……这不大好吧,罗浮和桃止,从来除了大圣皇,其他谁去说了,他们都不会听呀,况且这家伙和罗浮一向是同仇敌忾,谁敢去招惹他们?”

我皱着眉,而赵茜也在看着我,当然是在看我敢不敢管这事。

“那我先去大鬼皇那边,看看他怎么说。”我想了想说道。

酆域松了口气,然后说道:“你到时候千万别说是我说的,其实,也是我好些年前去他那才发现这家伙变态的,他这家伙可没有我这般的怜香惜玉,尤其嗜好吃女子,上次端上来一大盘清蒸美人,还跟我说,他年年都派手底下去各地搜罗美女,每逢宴席,都杀上几十个美人儿,我当时气得差点没拍案斥责他,简直是个老变态。”

我咬咬牙,这桃止鬼帝断然是不能留,为所欲为,祸害鬼道名声,不过对付桃止,罗浮和鬼皇肯定是绕不过去的,我当即问道:“那青牙鬼罗浮什么情况?可也是有这样的嗜好?”

“那倒是没有见过,不过这家伙是战争狂,他那里简直就是军国的典型,全民皆兵,而且内斗内耗也厉害,但你知道,他们那经过这样的战争筛选,出来的自然就是精英,而且他的领地无比巨大,让他有远比大家大的势力,乃是咱们八大圣帝之最!如果硬说不良嗜好,那就是他喜欢在自己的界面里烧杀掳掠,特别能折腾,但偏偏我们中又有些鬼帝受过他不少小恩小惠,而神皇也觉得他办事得力,从不说他。”酆域皱眉说道。

“你也收受过他贿赂?”我上下打量他一眼。

“屁话,别说啥都没唠叨,隔三差五他闹饥荒,还来我这借粮,他娘的畜生,我和另外几个圣帝,都是他借粮的对象,如果不给他,他当场就能收拾你!上回不是,你刚当上鬼帝吧,这家伙就寻思了要怎么打劫你,还拉了桃止鬼帝,要不是你在血海上大展神威,把血海战舰都搞来了,你看他上不上你那打秋风!”酆域瞪了我一眼,一副我福大命大的样子。

“还想打劫我?这小子,活得不耐烦了。”我冷笑起来,不过罗浮圣帝确实有点实力,毕竟他也是超品了,修为明显要比我高一些。

“可不是,不过这话你也别说是我说的,我担不起这罪呀!”酆域苦笑道。

我无所谓一笑:“你该不会抱着驱虎吞狼的想法让我去找他麻烦吧?”

“嘿嘿,哪能呢,你反正也对罗浮没好印象吧?”酆域阴险一笑,一副看透我的表情。

虽然现在大家都在合作,但鬼神界里面的败类不处理的话,肯定会出事,况且这罗浮和桃止,还有大鬼皇如今早就对我虎视眈眈了,现在或许还相安无事,可一旦准备接收胜利果实的时候呢?他们大可杀了我,然后接手我的工厂,自己发家致富!

谁瞅见一半的利润而不会心动?如果把我干掉,还能多一份子的钱!我就不信他们不合起来对付我。

而这些事酆域肯定不会说,因为就算是他偶尔给欺负一下,但几千年也忍过来了,他是无所谓,无关痛痒的!

反而我要死了,他的份子钱却会多起来,所以他根本上就是乐见其成。

因为来之前沟通过,所以界石的接收很顺利,不但让赵茜找到了两枚一品的界石,还拿到了很大一批用来制作搭桥通道的界石,即日就会运回凃冥山。

至于超品的补天石,和凃冥山斩龙雕像一样,这里的补天石一样存在于雕像中,所以酆域当然也不会将它给我们,毕竟鬼门关就算破了,还有这八方八山大阵大阵顶着,如果这阵因为我拿走了补天石而失灵导致血海倒灌,那我就是千古罪人了。

赵茜还在酆域山的大阵中研究八方八山大阵的构造,而我则让酆域联络其他鬼帝,准备再聚一趟圣殿,没有他们的帮忙,我也无法把搭桥手术的事情落实下来。

结果第一个联系的大鬼皇当场就拒绝了这事,说是政务繁忙,工匠可以派遣,但他是不会没事跑圣殿那破废墟的,语气里尽是高高在上,还问我是不是忘了谁才是鬼神界的皇帝。

我脸色难看,让酆域再联系其他的鬼帝。

因为第一次就给拒绝了,所以酆域很聪明的联系了渡途鬼帝,这老太婆说话很中规中矩,除了高度赞扬我为振兴鬼道的高尚情操,还对我无私奉献致以崇高的敬重,并且爽快答应带上自己一界中的所有界石亲来圣殿,再者还说明了鬼门关已经修补完成,而抹星阵眼下已经开始着手框架的事。

“这才是鬼帝的榜样。”我当即称赞道,渡途鬼帝还算正常。

“那是呀,渡途那老太婆就是严肃了点,耿直了点,还算是恪尽职守的。”酆域笑呵呵的说道,随后又再接再厉的传讯给了抱犊鬼帝,罗酆鬼帝和嶓冢鬼帝。

这三位几乎一体的,所以通知了他们一个后,好长时间都没有回信,毫无疑问是三位一体的正商量着,我和酆域也不着急,就打算先通知罗浮和桃止。

结果这两位的回答,差点没让我和酆域吐血。

罗浮除了说他自己没人外,还反问了酆域除了鬼道有好处,他自己又有什么好处可以捞到!如果没有,他就不派人了,说自己那边内战,正在平反,抽不出兵力,又忙得不可开交。

这无耻的行径,让酆域也连连骂起来:“土匪!简直就是土匪!也不想想,鬼道好了,他能不好么?简直是够了。”

而桃止就有些意味不明了,说只是让酆域光通知还不成,再抽空把我带到他那一山,至少大家得大喝一顿,熟络熟络后,于酒桌上才能确认此事可行性!

“桃止几个意思?”我就纳闷了,这桃止阳奉阴违,葫芦里卖的啥药?

“呵呵,找他办事都这样,没有好处,根本行不通!另外这老变态花样多,我们去了得小心点。”酆域提醒我的同时,却也决定要去一趟。

我皱了皱眉,可结果我自己的传言令牌却震了一震。

我连忙拿出来读取里面的信息,这一看,顿时吓了一跳!之前我让饲养神兽的界守密切留意一界的状况,这次是他反馈过来的消息!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