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七十一章:魔皇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七十一章:魔皇


                “他没有同意?”我问道,实际上这答案早就显而易见了,他亲手把孩子丢下地狱,而荆小蛮却凭借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将爬上来,把同样向上爬的孩子都丢回了地狱里,她就是他心慕中的最终人选,所以他又怎么会让荆小蛮退出?

“嗯,他把我大骂了一顿,可我告诉他,我已经杀无可杀,能杀的都杀光了,嫡系一脉的子嗣,旁系一脉的子嗣,只要是站在继任者位置上的候选,我全都一个不剩的杀光了!除了那些还在襁褓中的婴儿,那些牙牙学语的小子,或者还未足年龄的孩子!”荆小蛮咬牙说道。

我摇摇头,这魔尊到底得多疯狂!本来还以为作为一界的至尊,至少没有那么变态,但偏偏对方能够看着自己的子嗣就这么给荆小蛮全都屠猪杀狗一样宰掉!简直不可理喻,而这样的他,难道还想要连自己最后一个女儿也杀掉不成?

“听到我的话,爹爹又疯狂了,指着我大骂起来,不过骂着骂着,他似乎也觉得再没有能威胁到我的孩子后,也颓然的蹲了下来,在那不断的摇头。”荆小蛮恍然一笑,这是一抹讥讽的笑容,看来她是在自己的心中,对自己的父亲有种嘲讽和轻视。

“他眷恋自己的位置。”我面无表情的说道,这是肯定的,像是拥有无限生命的神仙,习惯了这个位置,想要再挪动屁股就难了。

“他说……既然杀光了他的孩子,那就去杀外面的,我就问他,就算他找到比我强的,把我杀了,他除了能高兴,会把魔尊之位交给对方么?他表情扭曲的犹豫着,说这是最后一次,他还说他找到了一个足以领导魔神界的继任者,只要我和他走入熔火魔域还能出来,就让我继任魔尊之位!”荆小蛮凄然一笑。

“你不怕他骗你?”我反问道。

“不怕,他虽然疯了,但不会轻易骗人,所以他让我做准备,这段准备的时间随便我怎么折腾都行,因为在我身边,已经没有任何一个继任者能作为我的对手了……所以第一站,就派我跟着使节团来了这里,而外公灵越王,也觉得于其在魔神界等待,不如四处走走,没准能够有突破自身的机会,应对最后一位不是子嗣的强者。”荆小蛮说道。

“所以你来了这里,就想着如何继续变强,对么?或者,你只是想好好开心快乐的度过准备的日子,是不是?”我认真的看着她。

荆小蛮抱着膝盖,仍在那微微颤抖,这不关害怕,不关寒冷,而是因为迷茫,因为不知所措,她早就失去了目标,早就失去了对手,所以她和等死的人,没有区别。

“其实,除了等待和死亡,这一生一世,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你活在仇恨中一辈子,仇恨没有了,你也就可以换一个活法了,别人想要走,都未必能走出来,至少你现在不想回去了,不是么?”我笑了笑。

荆小蛮抬起头看着我,两眼怔怔的,但脸色微微的红了,好一会她把脑袋埋入了我的怀中:“我可以不回去么……姗姗姐说我可以问你的……即便我双手占满鲜血,即便我残忍得就跟恶魔一样……”

很显然,韩珊珊说了多余的话,可面对这可怜可悲,刚从地狱中爬出来的孩子,我又怎么忍心把她再推下万丈深渊炼狱,由着她自生自灭?

一时间,我也茫然了,我不知道怎么帮助她。

“除了外公灵越王,没有任何谁帮助过我,所以姗姗姐说……我的世界里只有黑暗,没有一丝光芒……以至于我才会如此自暴自弃……甚至那日在血魔战舰上,如果不是你不顾一切的保护我,劝阻我……我想我要么干脆就这么死了算了……”荆小蛮幽幽的说道。

我想起那日的情况,终于理解了为何她的表现会如此极端,为何她要死要活,即便是作为魔神界唯一的继任者,也如同慌不择路的逃亡者。

“所以那天,李念君那小贱人叫你天哥的时候,我真的很生气……可你却还去追她……我才会不顾一切的逃走……不顾一切的想要杀戮……发泄……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蛮横无理……”荆小蛮眼中的泪水又再度流淌下来,打湿了我的衣衫。

我叹了口气,如果不理解的话,荆小蛮确实很刁蛮,但现在看来,她的内在,并不是这样的性格。

她亲眼目睹亲姐姐给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们,带了一群纨绔子弟玩弄而死,那时候善良而温柔的她,自然而然会覆盖上一层保护壳,来保护自己,刺伤对她心怀不轨的任何人!包括李念君,包括韩珊珊。

只不过韩珊珊大智若愚,一眼就看穿了她的保护壳,并且轻松巧妙的层层剥开,让她知道,谁可信,而谁又不可信。

这是个可怜的孩子,而并非什么刁蛮的公主!

“不会,保护自己,不让别人伤害自己,背上巨大的壳,行动难免臃肿难看一些。”我轻轻一笑,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

“噗哧……我才不臃肿难看……”荆小蛮忍不住笑了起来,但就在我以为她还会继续笑下去的时候,她接下来却泪流满面了,但这次她没有像是之前那样号啕大哭,而是嘤嘤而哭起来,仿佛是找到了可以信任的避风港,把委屈和无尽的悲伤倾泻在我身上。

“别哭了,只要你不再去伤害别人,就没有人能再伤害你了,你不想回去,没人逼得了你。”我摇头苦笑,我希望她释然,希望她不要再回到过去。

不然而,我的希翼,只坚持了一会儿,就彻底的破碎了,荆小蛮把所有的委屈都放下后,离开了我的胸怀,认真的看了我一会,叹了口气说道:“凃冥……我要回去的,我不能不回去……”

我愕然的看着她,但那股凛冽的目光,早就超越了她年龄拥有的坚毅,我瞬间明白了过来,说道:“是灵越王么?是害怕魔神界么?”

“凃冥,你待我好,我知道的,可我虽然想要留下,但我却知道不能留下……外公灵越王对我的好,我无以为报,我也同样不能害你。”荆小蛮默默点头,她是小女孩,但心智绝对不低,能够站在巅峰的强者,又有哪个是笨蛋?笨蛋早就在弱肉强食中给强者吞掉了,她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她不回去,把灵越王置身何处?把魔神界置身何处?魔神界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止她留下,即便是动用武力。

而我作为八方鬼帝之一,魔神界确实不会把我看在眼中,甚至连一颗灰粉都不如,所以她只能是继续抗争命运,直到站在最高的位置上!甚至凌驾于魔尊!这才是最好的解决之策。

现在鬼神界正在发展,魔神界庞大无匹,两者之间,是不能存在任何矛盾的,否则我的一切努力将会前功尽弃,那我又怎么保护她?

“最后一战是什么时候?”我认真的看着她,既然无法逃避,就要面对。

“爹爹喜怒无常,核心的事情从来不告诉我,所以大家都不知道,但一定是在六神天大战之前……”荆小蛮摇摇头。

这魔尊果然是疯子,我想了想,说道:“我会让工坊把你武装到牙齿的,即便是难免一战,我也不想输了,会助你成为魔界之皇。”

荆小蛮双目中带着灼热的光芒,仿佛再也不会移开。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