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七十章:花瓣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七十章:花瓣


                “经历过种种事情后,外公再也不敢让我离开他能够感应到我的地方,我没有外婆,他就杀光和驱逐了他的侧室,全心全意的保护我,照顾我,而我……也努力的修炼,为了成为继任者,为了报仇,我不断一步步的往上爬……”荆小蛮细嫩的手仅仅的抓着我的衣服不放,仿佛只有我这里是安全的,仿佛我这里就是她外公的怀抱。..

“我甚至记得,第一场战斗,原来还发着抖,但杀了对手后那种痛快的感觉……那是复仇的烈焰在熊熊燃烧……对不对?”荆小蛮激动的说道。

“你杀了那群畜生了没有?”我叹道,荆小蛮无疑经历了无数的事情,她的刁蛮也不是一天两天就形成的,因为除了他外公,她不相信任何人,所以她对任何人都不会好,甚至动辄打骂,甚至疏远,想要进入她的圈子,几乎不可能,而既然不是她圈子里的人,她当然不会客气,会抱着永远的敌意!

“我从最弱的开始,一个一个,一步一步的,或者在外面,或者在熔火魔域中虐杀了他们,我砍断了他们的四肢,在一次次的折磨他们,就像是当年他们折磨我姐姐那样,你说……姐姐对我那么好,我又怎么会放过他们?我要让他们害怕,让他们惊悚……”荆小蛮冷冰冰的说道。

我没有说话,这些畜生就算换成了我,我也不会有半分的容情,所以我继续听她说着。

“外公把一切他能得到的资源,把一切能够用上的东西,都给了我,就是为了让我报仇,让我杀戮!所以去年进阶一品道体的我站在三皇子的面前时,他恐惧了……他害怕了,因为派出了无数的暗杀者,他都没杀掉我……最后如同一只困兽,给我逼到了悬崖边上!”荆小蛮离开了我的胸膛,那双眼睛是复仇的凄厉,是报复的快感。

我淡淡一笑,伸出手擦拭她脸颊上的泪水,试图在她失去人性的时候,给与她一丝人性的温暖。

荆小蛮在感应我的体温时,忍不住撇开了头,双目中的幽然凶光,却仍恐怖的闪烁着:“外公竭尽所能的牵制着皇后的外家,而我,绝对不会在这场生死斗争中败下阵来!”

“对……我杀了他,当着魔尊的面,当着皇后的面,不顾一切的,跟以前虐杀那群畜生一样虐杀了他,我仍然记得……熔火魔域外面观战的所有神仙都一句话说不出来,整个场面安静得可怕,我也仍然记得,威胁我敢再做出跟上一场一样残酷的举动,就杀了我的皇后那张震惊而愤恨的脸,我提着她的三皇子,站在界墙对面,一剑一剑的跟杀死畜生一样,将她的儿子杀死!”

“魔尊没有惩罚你?”我心中倒吸一口冷气,荆小蛮的胆子,实在是太大,而心也坚如磐石!

“呵呵……爹爹笑了,笑得很开心,他喜欢看着儿女厮杀,只要不是对他不利,只要不是不听他的话,他乐见其成!”荆小蛮冷笑起来,那种笑容如同地狱中爬出来的,冰冷彻骨。

我心情复杂,这魔尊看来绝对是个变态,居然看着儿子给女儿大卸八块,也会露出笑容!

“而让那皇后措手不及的是,决斗结束以后,爹爹亲自见了我,并且还夸我是个好孩子,还赐予了一界给我,并给了我一大堆的赏赐,还说很喜欢看我在熔火魔域里杀人,他激动得不行,他喜欢我虐杀他的孩子,还告诉所有臣子,他只想看到我死在熔火魔域中!而不是外面!”荆小蛮嘴角抽动了下,眼眸中对于复仇的兴奋和狂热,让我也震惊不已!

“你……”我久久说出了个‘你’字,却不知道怎么接着说下去,这父女简直是太过疯狂了,那魔尊居然喜欢看自己的儿子们在死亡线上挣扎和给自己的女儿虐杀!这是何等病态!

得到了魔尊的承诺,其他的臣子,又怎么敢让荆小蛮死在外面?所以除了在熔火魔域中杀了她,就再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荆小蛮步步为营,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杀了三皇子,其他的子嗣反应过来,却已经没办法应对了,只能是老老实实的挑战她,并且要在继任者的决斗中才能有机会下手!

“随后……很多爹爹的子嗣又挑战了我,他们诡计用尽,办法用尽,但又怎么打得过灵越王以一家全部之力培养起来的我?我或者将他们大卸八块,或者活活的将他们泡在熔火中!他们有男的,也有女的,可又怎样,我全都杀光了!杀得他们再也不敢挑战我!每一场,爹爹都会到场,都会莫名其妙的笑起来,我觉得终于有人欣赏我了,还是我的爹爹……所以为了他的笑容,我也变得越发疯狂起来……因为我知道,我不用尽各种办法残杀他的儿子,他对我的眷顾,也将会随之结束……不过凃冥,你放心,爹爹现在对我眷顾正隆呢!因为离着他最兴奋的那一次,只是在去年的新年……那时候是我和大皇子的决战!”荆小蛮回忆起来。

我脸色微变,荆小蛮活下去的原因正是魔尊的神眷,但隐约的,她也开始觉得自己的神眷正在消失,因为虐杀魔尊儿子给与其的快感,终究有一天随着杀无可杀,或者陈旧的花样而冲淡,到时候魔尊不再喜欢这样了呢?

从来剧情在高潮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下一个稍显平淡的高潮,又如何再打动人心?

这正是荆小蛮最担忧的地方,所以她杀了大皇子,登上了最高峰的时候,也隐约察觉和敏感印证了自己的想法,因此初战后从未失败过的她,出使鬼神界后却不再想回去了,她知道回去后,剩下的还是杀杀杀,还是不断的要讨魔尊的眷顾,而魔尊之位,还遥遥无期,不知道杀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人总有厌倦的时候,特别是她杀了大皇子,报了自己仇的同时,也失去了报仇的目标,从此往后对于其他的对手,她还能虐杀得起来么?

她还是个孩子,没有了动力,怎么周而复始继续下去?哪怕就算她拥有铁石心肠,但她那种没有仇恨的狰狞,能吸引住魔尊的么?答案是否定的,所以她不敢回去了,她对魔尊的位置没有太大的兴趣,她现在所站的位置,就是最巅峰了!

没有了仇恨为推动力,没有求生本能的她,再遇上一个同样的对手,她未必打得过,而现在我看到的她,害怕了,跟一个小女孩一样在我怀中瑟瑟发抖,如此恐惧而没有了支撑点的她,恐怕会给同阶者轻松击败!到时候别人一定会用跟她曾经用过的手段来虐杀她!

我不敢想象一个风华正茂,娇滴滴的荆小蛮,在众目睽睽下给撕成碎片,那样太残酷。

“我把大皇子凌迟了,他的肉块,如同鲜花的花瓣,片片落下,在沾染了熔火后,烧得一干二净,爹爹高兴得不行,连口中的唾液也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那双狂热的眼睛,仿佛无神,却是凝聚于自己的儿子身上……”荆小蛮的笑容苍白而淡然,我知道,那是暴风雨过后的宁静,接下来恐怕风都不会再吹起了,因为她的仇恨之心,早就随着暴风雨离开了。

“接下来呢……”我平静的问道。

“我央求父亲,退出继任者……”荆小蛮又平淡的笑,变成了苦笑。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