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六十八章:忽略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六十八章:忽略


                我抓了抓头发,然后说道:“姗姗,你给我工作去,别再添乱了。 ”

韩珊珊却嘿嘿一笑,看着两位小美女,还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们的脑袋:“才不,这两个新来的不懂规矩,我要不好好教训她们,以后咱家后宫还不翻天了?”

赵茜听罢,脸上顿时一红的看着我,求证这话的真假,而荆小蛮和李念君脸上一时都红到了脖子根,这后宫要是她们还听不出,那可就白瞎了这身份了!

魔神界的魔尊当然是三妻四妾少不了的,而古仙界就算不是帝制,但李念君说过了,她祖父和父亲,都是坐拥无数女人的,反正都不是什么一夫一妻的作风,后宫是什么她们自然知道!

眼下韩珊珊把他们当成了我家的后宫一员,这就摆谱来教训她们,她们当然是又羞又惊,不知道该以什么态度来面对眼前的事情。

“我……我才不是……什么新来的!”李念君绯红着脸,看了我一眼,却又忙低下了头,不知道怎么继续说下去了。

“韩珊珊,你看看你,别胡说八道的!”我立即呵斥了一句,而赵茜也帮忙道:“姗姗姐,你这么说,会引来外交纠纷的!这都是什么话?平时我们几个一起说说也就算了,你在外人面前还这么说,人家姑娘家家的,清白岂不是给你这么毁了?!”

“什么清白不清白的,我才管不了那么多,要么合作,乖乖的,安安分分的给一天堆砌一个稳固的天下,要是不安分,就赶紧离开!这是我们女子军团最重要的一条约定!你看看她们,大清早的争风吃醋都争我这里来了,没点规矩!”韩珊珊一副虎着脸的样子,看了两个少女一眼。

李念君瞪大了眼睛,有些不知所措,而荆小蛮毕竟刁蛮大胆一些,反瞪了一眼韩珊珊:“你……你凭什么教训我?”

“凭什么?凭我在女子军团中,也是靠前的存在,你这后来者,还不好好听话,难道还想造反不成?”韩珊珊笑道。

荆小蛮愣了一下看向了我:“凃……凃冥,她说的可是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小蛮,你别听她胡说八道,拿了剑就出去吧,别给她污染了。”我苦笑说道。

荆小蛮咬咬牙,然后说道:“我不!我才要当第一,我要把你们都踩在脚下!”

我这一听,顿时抓了抓脑袋,这小姑娘还真是缺心眼了,这就上了韩珊珊的当了!

韩珊珊冷笑一声,然后说道:“就你还要当老大?你跟我来。”

荆小蛮果然跟着去了,留下李念君不知所措的看着我,说道:“天哥……这是……这是怎么回事呀?”

结果这称呼让赵茜气呼呼的看着我,说道:“连天哥都叫出来了,她……真的和你有……那个……”

我知道赵茜想要说什么,叫我天哥的,也就赵茜和苗小狸她们几个,而我在鬼道,是人称凃冥的鬼帝,眼下这李念君这么叫我,当然让她感到错愕了。

“没有!真的什么都没有!我连她们手都没摸过!能有什么关系?”我连忙解释起来。

“真……真的?”赵茜这才缓下了心,可李念君却气鼓鼓的看着我,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可是天哥摸过我的头发了。”

这顿时让赵茜气得踩了下我的脚,然后转身就走了。

我瞪目结舌,顿时是追了上去,一把将她拉住:“茜,你听我说,这孩子的身世,其实挺可怜的,我就是觉得她孤家寡人的,把她当成了妹妹。”

“天哥,你从不骗我的……”赵茜转过身,一副委屈的看着我,我连忙说道:“我真没有,对,我是抹过她的头,但除了觉得她……真的没其他的情感!”

赵茜摇摇头,然后叹了口气:“反正最后还不是一个个的带回来么……算了……让我静一静,一会就好了……”

我愕然看着她离去,心中顿时失落下来,这两个小姑娘,这下子把我害惨了。

见我脸色沉了下来,李念君吐了吐舌头,然后拉了拉我的袖子,说道:“天哥,你不要着急,我这就去跟赵姐姐说说,她肯定是……误……误会了。”

“那还不快去!”我瞪了她一眼,这两个刺头,玩笑也是开大了!这回我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李念君只能是追着赵茜去了。

“哈哈哈哈,我说夏小友,你还是那么多情风流呀,这回搭上了两大世界的继任者呀,那可不是开玩笑的!”陈训华也从炼器工坊那出来凑起了热闹,而他身边,除了徐剑娇,还有一身端庄连衣裙的肆小仙。

“一个是魔尊的刁蛮公主,一个是仙尊的孙女,一天,你这次该如何解决?”肆小仙眉如远山,嘴边永远带着淡淡的笑容,而在穿着上也十分的考究,让人一见就觉得贵气逼人,丝毫不比任何美人逊色。

我现在用抓耳挠腮都不足以形容这窘境,好在竺家姐妹去圣殿界的活跃星球传道去了,要不然指不定更加的混乱。

“走吧,跟我去参观下我们的炼器工坊,男人嘛,怎么能让儿女私情缠住了手脚?你是办大事的神仙,考虑的是六神天的大事!”陈训华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我带入了工厂里。

心道这些事还是让韩珊珊解决算了,我就跟着陈训华走马观花的看完了整个工厂。

而这半天时间,韩珊珊似乎说通了荆小蛮,而赵茜相继也跟着李念君回来了,这倒是让我心中一松。

可我方才松一口气的时候,小蛮却找上了我,说有话要跟我说,让我和她单独出去一趟。

我看向了韩珊珊,一副你到底和她说了什么的表情。

韩珊珊却露出了黯然的苦笑,说道:“你还是自己去问她吧,小姑娘心里有事,估计她告诉你后,你也不会撒手不管吧……这孩子,和你想象的不一样,她很可怜。”

我看了一眼走出门口的荆小蛮,又看了一眼韩珊珊,面色严肃了下来,问道:“怎么回事?”

“大体就是她那边的情况吧,本人说会好点,姐说算什么嘛,去去,别让孩子久等了。”韩珊珊双手推着我的后背出门,一副我不能这么不管荆小蛮的样子。

我叹了口气,而李念君看着这一幕,欲言又止的看了赵茜一眼,赵茜摇摇头,她也就不说话了,看来她们分了两组,居然都把俩位小姑娘说服了?

到了外面,荆小蛮已经等着我了,我想了想,看向了议事殿前方的悬崖说道:“我们去议事殿前面的悬崖上说吧。”

那个地方是我们平时斗法观战的所在,一眼看过去,烟雾弥漫,隐约可见远山,是圣殿界的景色中稍微能过眼的地方了,至少看过去见不到处处遗址。

悬崖并没有多高,我和荆小蛮站在了悬崖边上,好一会,我开口打破了沉寂:“怎么了?”

“我……我……”荆小蛮踌躇着,好一会竟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就好像当时在自己的战舰上面临失败似的,泪会竟不停的落下来,最后直接蹲在了地上捂着脸恸哭。

我吓了一跳,连忙蹲下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别哭呀,怎么好好的你又哭了!”

这孩子也太爱哭了点,真不知道平时的刁蛮都跑到哪儿去了。

“我就是要哭!”荆小蛮一边说,一边还是在抹着眼泪,看来,女孩子的心细如发不是说笑的,我肯定是忽略了什么。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